• 即将谢幕的青春

    更新时间:2018-01-13 23:04:31本章字数:3746字

    即将谢幕的青春

    ——我们在即将谢幕的青春岁月里挣扎

    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好像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对于净竹来说年龄越来越大,快乐却越来越少,幸福呢,也不知能抓住多少。本来多少次她都想搁笔,因为真实的生活,真实的幸福瓦解了她要写的爱情故事,因为人沉浸在幸福与舒坦的生活中时好像就会忘记用笔墨纸砚抒发自己的情感。净竹就是这样,现在终于尝到了生活的无奈,必须面对痛苦与无奈的时候才会有所反思,把心里话写出来。

    半生缘的开头说“对于中年人来说,十年八年就好像是指缝间的事,但对于年轻人来说,三年五年就可能是一生一世”,当她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是大一,没觉出它的深意,现在看到这样的话却觉得感触很深。净竹和子君就是这样,不,她不希望成为这样,但她们现在却正好处于这样的尴尬和无奈的阶段里。

    最近常想,青春难在,那爱情呢,是否也难长存?

    从上学到毕业,她们心里都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们迟早都会结婚,而不敢想会分开,不知道分开后怎么过。也知道父母打从开始知道她们在一起就反对,而且根本不会在父母跟前提这件事,大学的时候,她们期待赶紧毕业,毕了业就可以在一起不用异地,不用分开,终于四年的大学生活结束了,她们都回了老家,想在老家发展,挣钱,买房子,然后结婚。对于未来,想的总是那么顺利,可是实际生活怎么会那样一帆风顺,恰恰相反,一路上尽是挫折坎坷。

    毕业后她们过上了大学里想象的日子,自己租了个便宜的房子,条件很艰苦,但是家具比较齐全,锅碗瓢盆都有了,有床,有衣柜,这对于她们来说就已经够了。因为她们下班时间不同,净竹早一个小时下班,子君晚一个小时下班,所以,每天下班后净竹都会坐公交车去他上班的公司等他下班,然后一起坐上单车回家,先去菜市场买菜,再回家,每次回家都是子君做饭,净竹打开电脑看电视,吃完饭后有时候会出去散散步,有时候一起看看电视然后睡觉,第二天早上一起吃早餐,他送她上班,工资呢就只能维持基本的生活。时间就这样重复着过了两个月。慢慢地她不满足眼前的生活,因为父母给的压力很大,要买房子,可是,想到自己当前的生活状况怎么会买到房子呢,她不在觉得这样的日子是一种平淡的幸福,而是坐井观天,浪费青春,浪费时间,于是她的脾气越来越大,无论一件小事都会提到买房子上面去,好像爱情对她来说没有那么美好,没有那么神圣,也没有多少憧憬,面对着父母的反对,她的意志在逐渐消退,有时候甚至想,就这样顺其自然吧,她不知道在自己内心深处是否怪子君什么。

    就这样时间已经推移到冬腊月,要过年了,就各回各家过年,她不敢给家里说和子君的事,因为她知道现在她们什么也没有说了也是白说,反而会惹爸爸生气,所以一点都不提,不敢提。而子君呢也不给他家里说,因为他也知道说了也于事无补,他的父母没有能力帮他买房子,而且他和父母的关系也比较僵硬。按道理说净竹可以这样去理解他,也可以去怪他。

    过完年,净竹越来越得浮躁,想出去工作,哪怕再苦,不想在这样坐井观天的生活了,子君也是。他也觉得趁着年轻应该出去闯荡一下,但这样想着却没有行动,好像有很多不可能的实际。她也觉得出去有点不符合当时的状况,可是她不想再给别人打两千块钱一个月的工了,她决定从七月份开始自己开一个补习班。子君也打算着尽快自己开一个工作室,她们都有了各自的打算,所以生活还是充满着希望,也不在那么浮躁了,一直以来净竹都是对未来充满着规划,有着打算的人,如果生活没有了规划就会觉得浑浑噩噩,那样一天都过不下去的。

    可是在她预料之外,却又和考试扯上了关系。本来毕业后的那次考试,她想应该是她人生中最后一次考试,考编制的试,考过之后她也再没试过其他的考试。又一次在无意中同事告诉她,她们可以考四川的教师,当时净竹想,在老家有子君,怎么会一个人去四川呢,因为大学异地了四年,她再不想分开了,别说考不上,考上了也不符合她们规划的未来。便随口告诉她:“我有牵绊呢。”可是同事一脸坚定地说:“那怕什么,先考呀,先让自己安稳了再说嘛”,她好想突然明白是这个理,也反省到自己不是一直都是把未来规划的井井有条才能安心吗,可是实际生活已经证明了无数次,生活中的变数实在太多,我的规划实现了几条呢,开始明白说的俗话:“什么都是活的,生活中充满了太多的变数”于是。她决定考试。好像从这个决定开始,净竹的生活就真的充满了变数。

    三月份报名,四月份考试,报了名后才买的书,她知道时间已经不够了,但是还是考一考,一方面也可以出去转转,从毕业还没有出去过。一个月的时间,断断续续地看书,每天要上班,上班回来已经累得疲惫不堪了,根本不想看书,除了休息两天可以看书其他的时间都浪费掉了,我也没有对自己抱有希望。每天晚上吃完晚饭,子君在画一些装修施工的图,她就想拿出手机看看这看看那就是不想看书,幸亏子君地监督,教她看书的方法,说实在的这次能考上除了运气之外,子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说的看书方法好像在某个瞬间她顿悟了,在她心里子君是个脑子聪明,思想独特,心态特好的人,真的是这样。

    很快就到了考试的时候,四月很快就到了,她和妈妈一起到四川考试,她对自己不报希望,多半还是因为陪妈妈出来逛一逛,结果考试的时候还觉得可以,自己做卷子都没有做这么好过,考完后估了分数还可以,她便开始对自己抱有希望,家人也是。回来后又开始上班,等待着考试结果,后面的生活便不在沉寂,现在反思一下,好像从分数出来的那一刻她的生活就开始浮躁,灵魂也开始干渴了,她很少很少去看书,更不说写作了。一到休息天,就回去,因为她知道父母想让她回去,他们期待着她的分数,净竹看着父母对他充满了希望,她又对自己能够拥有一个正式工作也充满希望,因为父母听说成绩还不错时那么高兴,她也打从心底高兴,因为从上学到毕业,她好想一直都在让父母失望着,考高中是这样,考大学也是这样,大学毕业后考工作更让他们彻底失望,难得他们再次高兴,她也变得“世俗”起来,每次回家顺着他们的意思说一些没必要说的关于考试的事情。

    等待的时间过于漫长,父亲隔两三天就打电话问她结果,她自己也等得不耐烦了,更没有心思去看书,一天的生活都围绕着考试。终于排名出来了,名列第九,而面试是前42名,这让谁分析都有把握能进入围名单的。她就立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父母,父母高兴,她也高兴,可能是因为眼前的工作辛苦,她的思想好像越来越靠近父母的思想,以为正式工作就是好,净竹这时候开始觉得父母说得没错,她们以前的想法的确有点幼稚,但她承认自己是世俗的。

    很快便到了面试的日子,还是妈妈陪她去,因为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面试反而拉下了名次,不过还好,还是入围了。家人都高兴坏了,尤其是爸爸,她完全能够理解他。

    就这样,她得离开老家,去四川的一个学校上班,她知道在乡下,但是还是对新生会充满希望。现在工作稳定了紧接着的一件事就是又该说她和子君的事了,父亲终于开口向她说这件事,表明了他的观点:极度反对,绝对不同意。父亲说,她听。也只有听,一句话都说不上来,这次说过了也就过了。

    九月份来临,又到了她家各奔东西的时候了,从她上高中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这样,她要去他考到的新学校工作,弟弟要去他的学校,而父母要去远处打工,直到冬腊月他们才回家,然后等到放假她们也才会回家。今年也一样,弟弟要去学校,爸爸妈妈要去打工,她呢,还是要去她的学校。不过不同的是,她这次是去学校上班,实现了爸爸妈妈的心愿,他们不再担心,虽是去打工但是这次不同于前面,至少他们可以欣慰一点了。

    爸妈走后的第二天,她也要走了,子君送她到车站,就这样她们又分开了。

    刚开始她还是憧憬新生活的,毕竟打了一年的工,一是看了老板一年的脸色,还是觉得份正式工作比较好,二来呢她想既然工作安稳了就可以过目中想象的生活了,有很充足的时间看书,写作。

    可哪里想得到,来了之后才发现一片糟糕,至于怎样的糟糕这里无需提及了••••

    只是那段时间让她再次深刻认识到,兜兜转转,最终的归属感还是那个地方,最温馨最温暖的的话语还是子君的给的安慰。

    后来,她慢慢地习惯那里的生活。也开始了对新生活的规划,她们一致认为还是在大城市发展的好,如果子君在成都上班,那么她们可以在成都租间房子,然后每周周末她就可以去成都找他,因为,她工作的地方虽然偏僻但是交通好算方便,离成都也比较近。这样就可以又在一起了。过个一年半载存点钱,事业搞上去了,就可以给家里说她们的事,到时候父母不会不同意的。规划好了这一切后,觉得生活还是充满着幸福与希望的。

    可是,子君告诉她说,他想在老家自己做,因为他在老家那边已经有了一定的客户资源,子君说如果他自己不做他不甘心,她也不勉强他。当初毕业后,他说他不想考试,不想进体制,不想走仕途,她都能理解。所以现在照样能理解。无论怎么样,她都相信他。

    至于家里呢,只要父母不问,她就不会说的,她想到时候等到水到渠成的时候再说,可是没想到的是,当她工作稳定后,父亲却主动提出这件事情来,竟让她不知所措。父亲坚决不同意她们两个在一起,她没有力量给父亲说这件事,最后她们达成协议:子君考个正式工作就同意,否则就不可以。

    净竹把和父亲的口头协议转告给子君,他沉思••••••她哭了••••••

    第二天子君变便买了书准备停下眼前的工作,安心看书。她知道他的沉思里包含了多少无奈和心酸,就像她的眼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