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来山镇惊变

    更新时间:2018-01-18 09:00:25本章字数:3085字

    炼气初期人类最大的威胁往往是周围各种天敌的伤害,故一旦踏入炼气三层,就可修炼法术。法术是修真者赖以护身、斗法的根本,有了上品法术,可以移山倒海、摘星揽月。

    一个炼气三层的修真者掌握了具备杀伤力的法术神通,凡人世界中的武夫即便练到了先天大成之境,也根本不是一个炼气期修真者的对手。

    凡夫俗子依靠蛮力对肉身的开发,最多也就是先天之境,哪比得上利用天地之间的灵气召唤出的法术之力。依托体内真气的运转,对天地间的金木水火土等各类物质充分利用,以此产生的威力,那是自然之力。孱弱的肉身在自然的威力之下,根本就不够看。

    “厚土三山咒”专为炼气期修真者诞生。土居中央,随处可见,炼气期修真者无法飞行,脚踏大地,如果能够熟练掌握土元之力,召唤随处可见的土能,既可化为垒土之盾保护自己,又可以抽离出厚土之力增加到自己的拳头上,强化三山之力,用以伤敌,是攻守兼备的一道法术。

    安静的来山镇给了梁琨修炼的绝佳环境,不受外界打扰又有充沛的天地灵气,修炼一日千里,“厚土三山咒”经过千百次不断尝试后也渐渐运行熟练。

    梁琨也从以前的一介凡人,摇身一变,成为如今可以调动山川之力的修真者。

    进入炼气三层后,修炼法术占去了大多数的时间,一个多月以来停滞在炼气三层没有再进一步。梁琨知道,修行不光是闷头一味苦修,需要慢慢体悟,方能日夜精进。

    修炼无岁月,可能是第一次太顺利了吧,一年来,来山镇再也没有逝者的身上出现“福缘珠”。

    来山镇东北角有一大片茂密无边的巨林,这一日中午,一声巨响自林中传出,一颗需要好几个成年人合抱的几百年树龄的大树轰然倒塌。

    “成了”!梁琨看着双手上缠绕着的淡淡土黄色气息,双拳之上竟然有山纹隐现,一山之力就已经有如此大的威能,被拳头打中的树身周围木屑纷飞,脸盆大的区域被一拳打碎。

    感受着拳头上萦绕的巨力,浑身有一种虚脱感。这一山之力竟然耗尽了自己气海内三分之一的真气,那如果练成三山之力,现阶段的自己只能挥出一拳!

    远处有镇上伐木镇民循着树木倒地的声音走来,梁琨不想引起镇民的注意,掐起法诀,周身一道朦胧的灰尘将自己裹了起来,快速离开。“厚土三山咒”对土的运用无比神奇,一阵风过,原地灰蒙蒙一片,就失去了梁琨的身影。

    ……………………………………………………

    获得力量后梁琨的性格也逐渐开朗,这才是修真啊,拥有凡人无法企及的力量,拥有对世间美好事物持续探索的能力!美好的感觉甚至都让梁琨暂时淡忘了制约自己进阶炼气四层的瓶颈。

    这一日,小镇的平静被打破,事情接二连三的来了。

    先是一名四十几岁精壮汉子在挖矿时遭遇罕见的矿难而死,接着又是一名十几岁的少年出海时被突然而起的飓风打落水面尸骨全无,再就是一家铁匠突然炉灶爆裂,一家五口四死一伤……老人们都说这是来山镇从未遇过的灾祸,平时风平浪静镇民大都能享寿终甚至很少有重病的,今年居然接二连三的意外死人,整个小镇那几家死人的哭声夜夜不断,小镇居民一片惊恐。

    “阴阳先生”梁琨开始忙起来,送走逝者,救治伤者,安抚镇民。在灾祸中唯一可以欣慰的是,在那名因为矿难而死的精壮汉子身上又发现了“福缘珠”,这也算给这一家留下的孤儿寡母一种安慰。

    “福缘珠”会选择什么样的人寄居?这真是一个不解之谜,没有规律可言,不看人品、年龄、性别、是否健康等等,具体选择的寄居的条件,可能只有天知道了。

    尽管修炼后心志异于常人,但镇子上这些人人谈之色变的反常事情给梁琨巨大的压力,他毕竟还是个少年,他也需要主心骨。

    “福缘珠” 终于再现,可以当面向熊先生请教。

    宗庙的大门打开,永远年轻的熊先生缓步走出。

    “先生,今天又有福缘珠现身”,梁琨深躬到地,越是修炼就越发对熊先生敬佩不已。熊先生应该有元婴境界了吧,梁琨暗暗猜测。尽管有很多问题要问,梁琨还是决定等熊先生将“福缘珠”收回再问。

    静静等待的梁琨感受着手心里被白绫禁锢住不断跳跃的福缘珠,过了好一会,熊先生竟然没有像第一次一样喜悦的吞掉福缘珠。

    抬头刚想问个究竟,梁琨惊讶的发现天变了!

    天空之上,大白天太阳竟然被什么盖住了,丝毫没有光亮散出,通红一片,就像无数盆鲜血泼洒在天上,云中竟有阵阵血腥之气。

    血腥气奇臭难闻,让人闻之欲呕!镇上大批的镇民呕吐,甚至有那体弱之人晕倒在地。

    这是怎么了?梁琨也不禁怕了起来。

    “颠倒阴阳绝灭大阵!”一贯文静如大儒的熊先生猛地一震,双目如电刺向空中,真个人气势大变,以前那个文弱的教书先生,哪里还有?

    如今的熊先生,全身气势猛涨,如一把出鞘的利剑,战意昂扬。

    “何方道友,既然来了,又何必藏头露尾”。手指一点,天空某处炸雷响起,云朵四散,一道光门出现在空中,四个身穿不同服饰,带着鬼头面具的人出现在空中。

    “熊某自问没有招惹诸位,为什么布下这如此恶毒的颠倒阴阳绝灭大阵?”熊鱼山十指掐动,眼中有雷电迸射,自来山镇地底涌出大量肉眼看得见的灵气,化为一只长达几十丈的箭矢,冲破音速直冲天际,化作一只大手就要撕开空中的血云。

    “不要白费力气了,我们既然在你不知不觉间布下这绝杀大阵,自然对你所有的手段了如指掌。这方天地是你在八百年前立下大功,你师门赏赐的一件次元小洞天,你为了突破修炼瓶颈,迁凡人罪人之子入内,建设红尘人间,借以观红尘百态,等待冲击瓶颈的机缘”话音刚落,空中出现一人,右手执一面小旗,鬼面具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劫”字,说话间手中的小旗变大,猛地挥动,快要被大手撕开的血云竟然重新凝聚,将灵气所化的大手吞噬。

    “啧啧,你我素不相识,也无冤无仇,你这是怀璧其罪啊。

    你小子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穿行于各界的先天神物大愿虫竟然在百年前落于你这个灵气最少、威能最低只能容纳不足万人的小次元洞天之中!

    天道渺渺,神物之喜好从来不可捉摸。你发现神物后,竟然韬光养晦,将这小洞天藏匿在时空乱流中,偷偷积攒大愿宝玉献给你的师傅。没成想,你师门内斗的厉害,其他支脉不想看你们这一脉独大,有人出了让我们兄弟心动的价格,请我们兄弟碎了你这小洞天。啧啧,门派大了支脉多了,这内斗真是激烈。为了自己的利益,只要敌对支脉不一支独大,门派利益都不管了”手执小旗的鬼面人说个不停,其他三人一声不吭。

    “无回谷,四鬼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神物从来都是择主,而我们却从来无法掌控神物。既然得不到,那就大家一起玩完。哈哈,什么狗屁名门正派,还不如我们,至少我们明码标价,拿钱办事”鬼面人吃定了熊鱼山,再次一挥大旗,漫天血云中有妖魔诞生,无数魔头嘶吼,形成一股洪流,在洪流的前方魔头堆积成一个骷髅巨口,要吞噬熊鱼山。

    灵光闪过,一条巨大白蟒凭空而出,首尾一摆掀起阵阵狂风,风中藏有无数细小的冰刃,冲来的魔头哀嚎着化为血光掉落,地面“嗤嗤”被融化,血云化作的魔头能消金融铁。

    一杆巨大的三叉戟横空扫过,戟身缠绕三条恶龙,头在戟尖尾巴在戟身,三个戟尖有冥冥的鬼火燃烧,鬼火三丈之内的魔头尖叫着化为虚无,将冲来的魔头扫荡一空。

    梁琨身上的白绫和蜡烛,显露真身,原来分别是一条巨蟒和三叉戟,扫荡群魔。

    “怪力蟒和乱神戟,真是好宝贝,要不是主家交代,将这方洞天所有的一切都抹杀个干净,我还真想得了这两件宝物。”鬼面人撮嘴,一声尖尖的啸声,四鬼身形一个模糊,凭空消失。

    轰隆隆巨响,无数大威力法雷在小镇四周响起,天空中的太阳首先炸裂,大地破裂、湖水蒸发、山林大火,整个小镇一片人间末日。

    整个来山镇上下左右好像有无数天雷炸响,就要将来山镇炸个片甲不留!

    镇子上的居民惊慌失措,被流火烧成灰烬,被天雷炸的粉身碎骨,被大地吞噬。有的刚刚冲到小镇的边界,镇子外阵法闪烁,一道道红光闪过,镇民纷纷被拦腰斩断,这是外面大阵的威力,斩杀小镇内所有人!天空中的魔头想趁势杀下来,但被熊先生控制着怪力蟒和乱神戟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