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偷入老猿洞穴

    更新时间:2018-01-20 08:00:00本章字数:3052字

    梁琨毫不客气,将龟卵挖出来吃掉,剩余的蛋液也不浪费,用来涂抹全身!水中老龟发出怒吼,梁琨赶紧逃离。

    龟卵似乎有神奇的能量,梁琨的身体渐渐发生变化,五脏六腑轰鸣之声,在丛林中健走如飞,上下攀爬,比猿猴还灵敏。力量更大,徒手与狮虎争斗不落下风。

    更令他欣喜的是,禁锢九大穴的奇异力量竟然开始松动!

    最神奇的是那只白毛老猿,梁琨对它洞穴内的东西早已垂涎三尺。老猿领地的一个山洞中,生长着一种奇异的植物,根茎鼓鼓中空如灯笼,植物分泌一种物质,中空如灯笼的部位可以储存东西而不坏。

    老猿将山林中的果实摘取,储存到这些植物当中,算准时间,这些果实就会慢慢发酵成为极佳的天然果酒,老猿每月都会去喝,喝完就会醉。梁琨观察了很久,终于趁着老猿喝醉,偷偷潜入它的洞穴。

    老猿实力极其强悍,它的领地其它猛兽没有敢进入的。

    老猿洞穴里面传出来如山的鼾声,老猿贪杯,自以为是一方霸主,其他猛兽不敢靠近它,每次都放开喝,如今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

    蹑手蹑脚进入老猿洞穴,让梁琨哭笑不得是,这老猿竟然身穿花花绿绿的人类衣服,歪倒在山洞最高处的一个高台上。

    活脱脱一只搞笑猿!

    梁琨还是第一次进入这强悍老猿的洞穴,山洞四周散落着的箱子里,杂七杂八都是人类的衣服、首饰、镜子等日用品。

    这头畜牲竟然在模仿人类的生活日常以及穿着,不但懂得自己酿酒,还以人类自居,简直成了精了!

    梁琨冒着生命危险,趁着它喝醉,进来它的洞穴当然不是来玩的,是来偷宝物的!

    洞内高处有一个贡台,贡台上摆放着各类新鲜的水果、绫罗绸缎等凡人之物,正中心摆放着一个惟妙惟肖、巴掌大小的老猿木雕像,老猿背着一把剑,目视前方,有一种悠然物外大高手的风范。

    老猿背剑!好东西,贼笑着把它放在自己怀里。

    挑挑拣拣,吃的穿的用的在老猿看来是稀罕东西,但对人来说都是平凡之物,梁琨在山洞里兜兜转转,挖地三尺找宝贝。

    “不能吧,这头老猿实力强横,在山林里也算一霸,平时应该积攒下不少好东西,怎么就一个老猿背剑雕像看起来还不错。”梁琨不相信老猿这么穷。

    终于,在老猿收藏的衣服堆里,发现了一个精致的布袋,布袋内有几十块亮闪闪的晶石,这才是像样的宝贝吗。

    小爷我都笑纳了,梁琨一股脑拿走。搜刮的差不多了,梁琨害怕老猿会醒过来,赶紧离开洞穴。

    越远越好,梁琨赶紧向密林深处跑,他记得老猿每次从密林深处回来都会带着一些箱子,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人类的衣服等日用品,那就说明密林深处距离人类居住地已经不远了!

    梁琨在森林里整天偷吃各类灵物,比猴子跑的还快,全身充满了爆发力,有使不完的力气,两条强健有力的大腿奔跑如风。

    清晨来临,梁琨打死一只傻狍子,割取腿上最好的肉,在河边洗干净,架起柴火,撒上林中的土盐,再采来两颗生长在悬崖之上、结有亮晶晶果实的灵草当做调料,慢慢烤至金黄,饱餐一顿。

    找到一个干净的山洞,梁琨在洞口做了一个简易的防御陷阱,躺在干草上拿出从老猿偷来的小雕像和晶石,慢慢观赏研究。

    这两样东西一看就不是凡品,尤其那老猿背剑的木雕,雕刻的痕迹有一种天然的神韵,老猿栩栩如生,好像下一刻就会醒来,御剑而去。但翻来看去,弄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用,找了根藤条,搓成绳子,挂在了胸前。

    晶石也是好东西,就看老猿珍而重之的收藏在衣服堆里,就知道这次赚大了。

    梁琨拿起一块仔细打量,里面传导出奇异的能量,试着运转《转生离垢神道诀》,竟然感觉到一丝丝久违的灵气进入体内,这种灵气比自己能够炼气时候从外界吸收灵气更加精纯、直接,没有丝毫杂质,体内经脉就如久旱逢甘霖,对灵气如饥似渴。

    梁琨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九大穴和识海缠绕的异物在灵气的冲刷下又有松动。

    梁琨从入定中醒来,内心掀起波澜。

    这奇异的石头里竟然有大量精纯的灵气,能让自己直接吸收,冲击被封禁的九大穴,这应该就是熊先生曾经说过的灵石!

    好东西啊好东西,这个白毛老猿真是大方!再看手中的那一块晶石,灵气耗尽,变为一堆石粉。

    远处传来白毛老猿愤怒的咆哮,看来老猿终于酒醒,发现自己宝物被盗。梁琨“嘿嘿嘿”个不停,“你贪杯喝醉,我入洞寻宝”,人逢喜事精神爽,毕竟是少年心性,他哼起了小调。

    接下来的几天,他除了吃喝,全部时间拿那些灵石修炼,试图冲击体内的禁锢力量。

    饿了就找到那些生长在悬崖峭壁、树根底部或者有猛兽看守的各种果实、根茎、花苞等吃,他发现这些东西吃下去比吃肉还舒服,全身上下充满了力气,五脏六腑跳动有力!

    如果让外界人看到梁琨如此糟蹋这些价格不菲的灵药灵草,一定会大骂他暴殄天物!

    没人来管自己,还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梁琨直接放开了肚皮大吃特吃,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悄悄发生变化,有时候一觉醒来会有大量的油腻物质被排出体外,自己的无感非常敏锐,血管内的血液流淌有声,浑身充满爆发力!

    吃免费的花别人家的灵石不心疼,梁琨将从白毛老猿那里得来的灵石全部消耗一空,体内的禁锢力量有一部分已经被慢慢消磨,但还有一些仍旧顽固的封闭着他的九大穴和识海,没法从外界吸收灵气修炼。

    偷来的灵石已经用完,梁琨起身离开洞穴到外面河水里,痛痛快快洗了个澡。

    时间过得很快,经历春夏秋冬,一年多时间过去了。

    他不断吞食林中的奇花异果,用能够引来月光之力的巨龟蛋淬体,再加上吸收这几十块灵石后,肉身越来越结实,身体变高,骨骼坚硬,原来的衣服穿在身上都显小。

    皮肤闪耀健康的古铜色,皮肤下经脉如巨蚓,心脏如鼓跳动有力,给全身提供强劲的力量。健壮如牛,充满爆发力,行动间奔跑似风,现在他可以徒手打死虎豹,速度赛过猿猴,俨然是丛林中的人形暴兽。

    冬去春来,积雪融化,丛林中万物萌动,充满了勃勃生机。

    一头头巨蟒在丛林中开路,将挡在前方的树木丛林全都扫平,腥风阵阵,在林中硬生生开出一条道路。每一头巨蟒旁边都跟着个全身刺青的人,腰挎弯刀、手里拿着一个古怪形状的竹笛,以笛声的高低顿挫,指挥那些巨蟒,还不时从挎包里拿出一枚红色的药丸抛给巨蟒。

    群蟒开路,后面轰隆隆走来十几头巨象。

    中间一头身躯高大,是象群首领。每个象背上都坐着几个人,中间那头巨象首领背上竟然安放着一顶轿子,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固定,不管巨象怎么移动,轿子都稳稳当当。

    轿子里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满身绫罗绸缎,手里拿着一把硬弓,透过掀起来的轿帘向外射箭。少年臂力强劲,右手拇指有一枚硕大的扳指用来勾弦,哈哈大笑声中,弯弓射箭,被群蟒惊飞的各种鸟类,在他的箭下纷纷中箭落地。

    这少年年纪轻轻,竟然箭无虚发。

    象群后面跟着百十号人,四散开去为少年捡拾猎物。

    “报二少爷,箭无虚发,今年的春狩您大展神威啊……”

    “报喜报喜!一箭双雕,二少爷神射无双……”

    “二少爷,您拉弓射箭这身姿,真是仙人不换啊……”

    “二少爷,咱楼上楼商会,论射术,您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啊……”

    后面跟着的百十号人,溜须拍马声音震天。

    “哈哈,你们这群下贱奴才,今天本少爷高兴,这些猎物选取几只最好的献给我娘,剩下的赏给你们了”锦衣少爷在巨象之上弯弓射鸟,例无虚发,好不开心,好不威风!

    “咦,前面怎么好像有个……人!”前面开路的巨蟒,发出嘶嘶的示警声。站在巨象背的锦衣少爷站得高看得远,发现有人,顿时暴跳如雷“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进入我楼上楼商会的私家猎场!你们这些贱奴才,是怎么看的门、守的家!”。

    锦衣少年是楼上楼商会的二少爷,名字叫楼如危,这片森林是他楼家的私家猎场,猎场中有大量的天材地宝、各类奇珍异兽。

    为了防止异兽泛滥,过度吃掉灵药,每年会在春季到林中狩猎,猎杀林中繁衍过多的各种异兽,采摘成熟的灵药。

    楼上楼商会是靖州的一个非常大的势力,以商立派,与靖州的另外两处大势力——洞真七星派和逍遥天门三雄鼎立,靖州其他小门派无人敢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