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被擒

    更新时间:2018-01-21 09:00:00本章字数:3036字

    楼家以贩卖、种植、出售修真者需要的灵宝为生,在靖州占据了一处处宝地种植灵药、放养异兽,从而获取超额利润。楼家还有几处灵矿,出产大量对修真者来说必不可少的灵石。守着一座座灵矿,势力越来越大。

    据说楼家先祖发家,就是因为曾经买断过一个出产上品灵石的灵石矿而异军突起,挣下了偌大的家业,有钱能使磨推鬼,楼家财大气粗,网罗一大批修真者依附在其门下,逐渐成为一个修真门派,在靖州修真界立足,开枝散叶。

    “偷进了我家的猎场,还想跑,看小爷怎么收拾你”楼如危嘴角上扬,搭弓射箭,仿佛在他面前奔跑的只不过是一只可以随意射杀的飞禽走兽,射向前面的人影。

    嗖……射出的弓箭竟有音爆,这是毫不怜悯的必杀一箭!在这些世家少爷面前,人命一文不值!

    眼看弓箭就要射中,前面奔跑的人如脑后长了双眼睛,一个诡异的折弯,竟然躲过了这一箭。

    这少年正是被熊鱼山扔到这里的梁琨,他这几日正往密林外围突破,想进入人类活动的范围。这一日他听到人说话的声音,大喜过望就想来问路。哪里想到,这帮人看到他二话不说,竟然想要了自己的命!

    真是不讲理啊,后面那个在大象上射箭的小子,小爷我不就吃了你们一些奇花异果,烤了你们一些异兽吗,用得着上来就用箭来射我!

    嗯……其实吃的还真不少,一路走来,那些好吃的奇花异草和异兽,基本都被自己吃了个遍,剩下的那些都是没成熟的,早知道你们家的,我连不成熟的也不给你们留!

    听到后面劲风,几个月来在林中练出来的身法,梁琨躲过了这一箭。

    “好险!要不是自己这几个月来大量吃你们这猎场内的东西,身体大异常人,这一箭就把我射死了。这个二少爷好狠毒的心!”梁琨原本就是修真者,知道自己现在九大穴被封,在修真者手里根本讨不了好,能跑多远是多远。

    楼如危眼见梁琨奔跑如风消失在密林深处,弓箭的射程已经无法企及,向左右一挥手,道“反应速度不慢啊。来人,抓活的,送到滚江灵石矿。在我家猎场肯定糟蹋了不少好东西,淬炼出了这一身的腱子肉。送到矿区,贬为矿奴,让他挖矿到死,多少为我们家挽回点补偿。真是奇了怪了,猎场有大阵守护,凡人是怎么能进来的”。

    楼家私人猎场处处是宝,楼家自然安排人重兵把守。不但在外面有大阵严密防守,外围还有大量的修真者驻守。

    当然,楼家为了防止驻守的修真者监守自盗,不允许他们进入猎场,这也是梁琨能够在里面逍遥一年多、没有被发现的原因。至于自己是怎么进来的,恐怕除了熊先生就无人知道了。

    巨象上的一名随从应声而起,纵身从巨象背上跃下,将一张符箓拍在身上,在空中呼啸一声,化为一只弯喙金翅黑爪的猎鹰,快如闪电,眨眼飞向梁琨消失的密林。

    这名随从是一名修真者,利用符箓,神通变化为一只适合密林低飞的猎鹰,几个闪回就飞到了正慌不择路的梁琨头顶。

    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封死了上下左右所有的退路,将梁琨扣在网下,大网收缩将他紧紧收成一团。

    修真者对付凡人,手到擒来,深知这个道理的梁琨也不敢反抗,他假装是个憨厚少年,见到人变成猎鹰,脸上堆满不可思议的表情。

    猎鹰一声鸣叫,鹰爪连人带网抓起,飞回楼如危面前。扔下网子,就地一滚化为人形,“二少爷,小贼抓来了”。

    “小贼,你是怎么进来我家猎场的”楼如危放下弓箭,喝了一口下人送上来的茶水,冷冷问道。

    网中的少年也就十三四岁,一脸木讷忠厚,头发老长,身体健硕,穿着村民的粗布麻衣。

    “我…我…我也不知道,我出来砍柴,迷了路,不知道为什么就进来了”梁琨一脸老实忠厚,见到生人顿时话都不会说。梁琨知道,自己一介凡人在这些修真者眼里,还不如蝼蚁。要想活命,就得装傻充愣。

    “去个人看看他是不是修真者”楼如危有点不耐烦的摆摆手。刚才那名化成猎鹰的修真者应声上前,将手搭在梁琨脑门,一股真气送入梁琨体内。“少爷,这个小贼九大穴紧锁,是个不能炼气的凡人。”

    “晦气,这哪里来的浑小子,坏了我的兴致!来人啊,把这个小贼捆绑好了,派人送到滚江灵石矿,吃了我家不少的灵药灵草才练出这身身子骨,让他多挖点灵石,不要浪费了。你们这群奴才,哪个不好好听话,我把你们废了修为,也送到滚江灵石矿挖矿,让你们尝尝当矿奴的下场。继续走。”楼如危被梁琨这一搅和,心疼自家的灵物,顿时不如刚开始兴致那么高了。

    后面百十号随从听了,心头一震,彼此都看出内心对矿奴的恐惧。楼家掌控的几处灵矿,会与俗世的官府做生意,运来一些俗世作奸犯科的犯人去挖矿,疯狂压榨他们,基本上一旦进了灵矿成为矿奴,十死无生。

    灵矿经常发生塌方,里面派系林立,被几个矿老大把持,普通矿奴挖到矿后先得孝顺矿老大,然后才是上缴楼上楼商会。

    如果完不成商会定的数量,就没有口粮,过度的劳动力加上没有足够的补给,还有各种天灾,地下世界,最恐怖的是还有各类暗黑矿兽冥兽,可以说每一条灵矿都白骨累累。进了矿当了矿奴就等于宣判了死刑。他们看向缩在网里成一团的梁琨,就像看死人一样。

    矿奴,这所谓的滚江灵石矿绝对不是好地方,内心也咯噔一下。他再次尝试冲击体内禁锢九大穴的神秘力量,发现还是差一点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要想办法,冲开这禁锢力量,恢复自己修为,才可能博取一丝生机!

    ………………………………………………

    靖州有三条大江滚江、虬龙江、丹江贯穿全州,为靖州带来了丰富的矿产资源。滚江是其中最大的一条河流,河水充足,河流常年奔腾咆哮,楼家掌控着滚江中游最大的一处灵石矿,占地面积极大,矿藏丰富,矿内盛产灵石,尤其是出产一种叫青鳞灵石的上品灵石,在修真界供不应求,是楼家最重要的灵矿之一。

    楼家在滚江灵石矿派驻重兵把守,修筑了一处处住所,有大量修真者吃住生活在这里,渐渐形成了一座中型的城市。

    楼家本就是商会,允许凡人来此居住,也有些凡人为生活所迫,卖身给楼家,得到一笔可观的卖身金留给家里生活,自己来到暗黑的矿坑,卖身为矿工。

    修真界有严格的律法,修真者不得无故插手俗世事务,楼家尽管是靖州三大势力之一,但也必须遵守修真界传承了人族立下的规矩。

    俗世的凡人数量基数大,为修真界提供源源不断的新生力量,才能保证修真界延续。只要凡人繁荣,才有修真界繁荣。

    楼家在滚江灵石矿地面之上修建了中型城市,上面熙熙攘攘,各类商铺都有。在城中有一座城中城,城门上挂有三个大字:滚江城。

    滚江灵石矿的入口出口都在这里,楼家定下规定,滚江灵石矿只有这一个入口,其它想从其它地方入矿的统统视为偷矿,一律处死。

    在灵矿出口处,一名形容枯槁、紧闭双目的老者盘膝而坐,肩上蹲着一个长相极为怪异、正在啃食桃子的大眼长鼻猴,鼻子长长耷拉到下巴。

    背后立着一面青光闪闪的铜镜,铜镜四四方方,云纹绕体,让人感到恐怖的是,镜面好像有物在蠕动,一看就不是凡物。

    周围站着几十名大汉,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枯瘦老者面前排着的一百多号人。

    “禀火老,二少爷送来一名矿奴,请您老收下。”五花大绑的梁琨被那名化身猎鹰的修真者扔到墙角,自己暗骂倒霉,本来想在二少爷面前好好争个面子将这小子拿下,没想到二少爷竟然让自己将这小子送来滚江灵石矿,好在距离不远,飞了一天一夜就到了滚江灵石矿。

    想着赶紧交差,回去说不定还能在这次春狩中捞点剩汤喝喝。

    “一边等着。”老者眼不睁头不抬,嘴里蹦出四个字。

    此人不敢违背火老的命令,唯唯诺诺退在一边等待。

    一名五大三粗的大汉将一个袋子轻轻的放到老者面前,躬身弯腰,小心翼翼道:“火老,这是我这个月挖到的灵石。”说罢,静静伫立一边像是等待着什么。

    老者手指微动,一道法诀打入铜镜。铜镜镜面如同烧开的沸水,一道微光射向站立的大汉,镜中慢慢显出一个骷髅人形。

    与此同时,老者肩上蹲立的长鼻猴不再啃桃子,竖起长鼻对着大汉一吸,发出“吱吱”两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