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滚江灵石矿

    更新时间:2018-01-22 11:06:20本章字数:3060字

    “纪老大,你没有藏私也没有私下炼化灵石。本月你一共采得下品灵石四十块,超额完成任务。再继续这样干半年,就可以送你的后人进我楼外楼商会外围了。”老者睁眼,看了一眼对面的大汉,淡淡道。

    “谢火老!”那名叫纪老大的汉子一听到火老说自己的后人,立即眼睛发光,脸上冒出神采,千恩万谢的离开。

    这形容枯槁的老者是楼家当代家主的十六弟,名为楼焌火,筑基后期修为,寿命无多,无法进阶金丹期,便主动要求看守家族的滚江灵石矿,担下这个楼家高层公认的“肥差事”,为自己一脉的后人留点修炼资源。

    他身后的铜镜可以看透人身,不管你将灵石吞咽下去还是塞进肛门等隐秘位置,铜镜面前,都会一览无余。

    长鼻猴名叫“犀猴”,有一项特异能力,能够闻出人是否曾经炼化过灵石。

    灵石是战略资源,楼家是绝对不会允许矿内任何人偷取偷用。

    同时楼家也深深懂得不能涸泽而渔的道理,灵矿内挖矿的人分为两类:一类是主动签订合约来挖矿,叫矿工。

    有不少凡人为了后人能有一个好的前程,主动卖身给楼家,完成规定的份额后,超出的部分达到一定数量,就可以送后代进入楼家商会,从外围做起,博一个前程。

    这是楼家用人的高明之处。

    另外一类就是从俗世买来的罪囚或者像梁琨这样违背楼家利益的凡人,是最低等级的矿奴,矿奴没有身份地位,整个人都是楼家的,每月采灵石有严格的数量要求,达不到数量要求就没饭吃,没饭吃在矿内就代表着死亡。

    那名叫纪老大的下去后,后面的人陆续上前。大多数人都能完成任务,完不成任务是少数。

    由此看来,这灵石矿资源还比较丰富,楼家也没有过于剥皮。细水长流,才能长长久久。

    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好像很紧张,他甚至有有点颤抖的走向前去。

    刚一靠近火老,长鼻猴就发出凄厉的尖叫。火老猛的睁眼,其中有阵阵精光闪过,一拍身后铜镜,铜镜中显出异物纠缠,飞出一颗脸盆大的骷髅头,黑气滚滚发出瘆人的笑声,呼的一声,缠上那名中年人。

    “不……火老饶命,下次再也不敢了……”中年人毫无还手之力,黑气很快将中年人包围,在一片惨叫声中顷刻间化为只剩一副骨架。

    骷髅头嘴里咬着一个和中年人一样的小人,飞回铜镜。镜面一变,出现大火熊熊的场面,里面有不少小人在火中煎熬,有的奄奄一息、有的挣扎呼喊,被大火焚烧承受着无穷无尽的痛苦。

    排队等待上缴灵石的其他人全都吓得不轻,有胆小的竟然瘫坐在地上。

    “来我楼家灵矿还敢私下炼化灵石,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一重就敢出幺蛾子。

    正好为我的魔眸炼魂镜增加魂力。我的魔眸炼魂镜能够借魂魄的痛苦来增加法力,真是自寻死路”。火老咯咯笑道,“你们看镜中这些人哪个不想偷我家灵石,最后都落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魂魄为我所用。”

    修真界严禁修真者插手俗世凡人世界生活,但是对这种凡人侵犯修真门派利益被惩罚的事情,是不会插手的。

    火老玩了一手漂亮的杀鸡给猴看,成功震慑住了后面排队等待缴纳灵石的人。

    墙角边的梁琨看了这一幕,也吓了一跳,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关键是死了不能转世投胎,魂魄受无尽折磨,这个修真界真是步步惊险。

    又过了一会,终于把所有人都检查完了,没有人敢私藏或者私下炼化灵石,火老对这次的收成比较满意,他很小心的将这个月的灵石分类收好。

    火老的“魔眸炼魂镜”和“犀猴”在滚江城大名鼎鼎,除了极少数抱有侥幸心态的人敢冒险,大多数人不敢去尝试偷楼家的灵石。

    灵石虽好,但一旦失守,就要承受魂魄被生生炼化的痛苦。

    “把二少爷送来的那小子带上来,我先看看他以前有没有炼化过灵石。我家灵石矿绝对不能放进去一只耗子”,火老还是闭着眼睛,吩咐道。

    作为筑基后期境界的大高手,在这些凡人苦力以及大多数是炼气期的手下面前,自己就是神一样的存在,反手间就能灭杀一片,根本没有人值得自己正眼瞧一瞧。

    那名押送的修真者听到吩咐后,连忙将梁琨推到火老面前。犀猴得了指令,抬头对着梁琨看了一眼,接着竖起长鼻猛的一吸。

    梁琨左眼突然如风拂过水面一样波动起来,瞳孔内出现另外一个眼瞳,内眼瞳深邃如渊,有奇异的精神波动透过眼瞳自不知名之地射来,此目光无形无质无色无味无明无暗,直透犀猴双目!让犀猴出现刹那恍惚,对他的感应全部中断。

    犀猴一阵迷茫,鼻子竟然什么都没有闻到,就好像面前站的人是个透明的空气一般。这种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低头看了看火老,火老对梁琨眼中发生的事情毫无觉察,周围其他人更没有谁能发现。

    梁琨左眼发动时,尽管眼生异相,但只有当事者能感受到,其余人即便站在面前也视而不见。

    左眼之威能,自然奇妙无比。

    犀猴毕竟是一只畜生,没有闻到灵石味道当然不会像人一样过多思考,最终“吱吱”两声,代表对面的少年没有炼化过灵石。

    猴子也是鬼精鬼精,自己理解不了的事情就不去管。万一火老不高兴,说不定自己会“失宠”。

    “看来是一个凡人,来人,带下去。既然二少爷吩咐了,就安排他到最深的死亡矿坑。你们好好看守,我下个月再来”。

    火老不咸不淡的吩咐下去,极为威严的扫视了一圈,大袖往“魔眸炼魂镜”和“犀猴”上一卷,化为一阵黑风,消失无踪。

    “恭送火老”周围恭敬站立的几十名汉子弯腰齐声说道。这些人都是炼气期的修真者,协助火老看守滚江灵石矿。火老每月出现一次,其余时间都在滚江城的城主府里潜修。日常管理就靠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掌权者。

    “纪老大,你把这小子送进矿坑。跟他说说规矩”一名修真者看来是这群人的小头目,他转身吩咐纪老大。

    “是,是,我这就去。小子,跟我走吧。”刚刚上缴灵石的纪老大从后面闪出,拽着梁琨离开,进入灵石矿。

    “小子,你这命真不好,竟然偷进楼家的猎场,你一介凡人触犯修真者的利益,保护凡人的律法也保护不了你啊。啧啧,矿奴,你也就才十几岁,比我家儿子还小。要不是火老安排你进死亡矿坑,我还真想把你留在身边。

    哎,你可知道最深的矿坑之所以叫死亡矿坑,那是因为在最深的矿坑里死亡率太高了。狠毒的矿霸,最可怕的冥兽,吃人不吐骨头啊。你这身子骨倒是真健壮,也不知道是怎么练的。”这纪老大是个好人,尽管不熟悉,还是开口就说一些内幕。

    梁琨一路唯唯诺诺,只听不说,一副忠厚老实的乡下少年样子。

    “矿奴每月必须要上缴灵石六十块,楼家才会给你足够的行军粮。如果灵石不够,粮食就会被扣。你小子身子骨健壮,但在死亡矿坑,矿霸成群结队,拉帮结伙专门抢矿奴。

    倒是听说新上位的一个老大,有点学问,很懂得不能对矿奴太狠的道理,估计会有倒是有几分活路。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纪老大一路絮絮叨叨,一路将梁琨引到一排房屋前。

    房屋全部用石头搭建,三进十几间,前屋内伫立着一排排的木质箱子,一名搔首弄姿的女子在箱子前的柜台处,这名女子四十几岁,风韵犹存,胸前的一对巨峰呼之欲出,眼角一枚桃花痣,远远看到走来的梁琨,眼前一亮,忍不住赞道:好壮硕的少年!

    赶紧起身,将衣服再紧了紧,领口低了低,这一弄,让她的饱满身材更加诱惑,身材更加火热撩人。

    纪老大看了一眼这女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双眼在女子胸前那对巨球前挪不动了。“媚…媚…娘子,这是新来的矿奴,得罪了二少爷,火老安排进死亡矿坑,来领物资的。”纪老大他们整日在地底,不停地挖灵石,一个多月见不着女人,看见眼前这个尤物,立刻宣告失守,说话也不利索,开始结结巴巴。

    “什么?得罪了二少爷,矿奴?死亡矿坑?呸呸呸,可惜了这身好肉,姑奶奶还想吃口嫩草呢。二少爷想弄死的人,我可不敢碰”,被叫做媚娘子的女子是滚江灵石矿专门为矿工和矿奴发放物资的人。

    她丈夫是楼府的支脉门人,在一次护矿中被杀。她本性淫荡风流,丈夫死后没有了约束,更加变本加厉,到处留下露水姻缘,一度将楼府支脉弄得乌烟瘴气。

    偏偏她的那个死鬼丈夫是因公而死,有功于楼上楼商会。最重要的是,她儿子有灵根能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