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纪老大

    更新时间:2018-01-23 07:00:00本章字数:3036字

    最终楼府权衡之下,把她安排到滚江灵石矿干个发放物资的闲差。一是让楼上楼商会人看看,楼家善待有功之人的遗孀和孩子,不落人口实。二是毕竟她的儿子有灵根,说不定以后是楼家的一个好帮手。

    没成想她来了灵石矿后,面对一群常年不见女人的矿工,她一下子成了“香饽饽”,来了大生意!

    干脆发挥“特长”,兼职干起了皮肉生意,为那些矿工和矿奴提供全方位服务。不但自己爽了,还赚到了灵石!

    她利用此地“女人”独一份的优势,做生意只收灵石,不知道榨干了多少矿工和矿奴。

    负责看守的那些守卫,都是炼气期修真者,还不能彻底灭了人欲,媚娘子倒也有生意头脑,免费为守卫提供服务。于是,在利益驱动下,守卫们对媚娘子的“生意”,也是睁一眼闭一眼。

    自己能免费“吃”有“喝”,当然不会多管闲事。

    况且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看守灵石矿当然吃灵石,其他看守都有灰色收入,大家各凭本事吃饭,井水不犯河水。

    媚娘子一半灵石收入都孝敬了火老,此地修为最高、官职最高的火老都不管,其他人更是乐得其成。

    于是,媚娘子的生意越做越大,灵石越赚越多。

    媚娘子从后面一排箱子里拿出一把采矿锄、一顶帐篷、一个矿灯、一个黑色腰牌、一个口袋,扔到柜台上,哀怨的看了一眼纪老大。

    “纪老大,别光顾着给你儿子攒灵石,下个月记得来玩玩啊”,这销魂蚀骨的声音,让纪老大忍不住一阵心猿意马,最终欲望被憋成一头汗流出。纪老大急忙低头查看了一下口袋里的物资没有缺少什么,赶紧一拉梁琨快步离开。

    梁琨一路走来一直是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见了媚娘子也假装被迷倒,实际情况是在不断的记忆来时的道路。

    “楼上楼商会果然是个庞然大物,这内部管理真是严密。”梁琨一路走来,灵石矿内楼家设置了五步一岗十步一哨,都是精壮汉子把守,审查了腰牌才会放行。

    “看来想要凭借武力硬闯离开,很难啊”滚江灵石矿防守很严,尤其当梁琨走到一处中转站的时候,看守人员用一枚刻有阵纹的特殊灵玉之钥才能开启通往深处的大门,这说明有法阵封锁了矿场出口。

    这里层层把守,再加上阵法,凡人根本无法独立逃脱。

    行走了大半天,守卫渐少,来到一处深地,这里是死亡矿坑的入口处。有一处监控点,给梁琨再次登记了信息。

    纪老大将物资抛给梁琨,“口袋里有行军粮和辟邪丹。这些都是仙家手段,除非被冥兽吃掉,否则如果受伤或者生病,辟邪丹会让你一丹就好。

    行军粮每月十粒,这是楼家炼制的最低级行军粮,吃一粒顶三天。据说修真者服用的顶级行军粮吃一粒顶一年,我们这个行军粮是顶级的下脚料做成的。如果你没有完成每月限定的六十块灵石量,就会相应减少辟邪丹和行军粮供应。

    采矿锄和帐篷是你日常所需,这两样东西都是仙家炼制的宝物,采矿锄内里有符文,挖到灵石后会自动保护,不损坏灵石,并发出警示音,锄头用不坏,够你用一辈子。

    帐篷内有仙家烙印的法阵,冬暖夏凉,还能抵御普通的矿兽。矿灯燃烧灵石,一年一块,你自己换就可以了。黑色腰牌代表你是矿奴,像我这种矿工的牌子是蓝色。”

    “纪老大,什么是矿兽?”梁琨听到矿兽,赶紧憨厚的问道。“你和我家小子差不多年纪,叫我纪大叔就行了。在地下深处有无数的未知之谜,这矿兽就是其中之一,我们凡人,不知道它们是怎么出来的,据说,它们只生活在有灵石的土下。

    矿兽基本没有多少攻击力。地下是它们的家,我们挖矿就是毁了他们的家。攻击我们也是正常,如果你遇到普通矿兽攻击你,你用采矿锄打死就行了。

    除了矿兽外,最可怕的是冥兽。冥兽是矿兽的进化体,攻击力惊人,你一定要加倍小心,要祈祷千万别遇到冥兽。

    如果你点子背,遇到冥兽,唯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赶紧逃跑!同时立即掰碎你身上那枚身份腰牌,修真者很快就会下来收拾冥兽。

    我们矿工矿奴是楼家的财产,他们会保护我们免受冥兽攻击的。能对付冥兽的,只有修真者。还有矿霸,他们会收点保护费过路费,我倒是听说这次新上位了一名矿霸,好像还不错,压榨灵石不是特别狠,你应该能应付”。

    “大叔,冥兽长什么样子?”梁琨赶紧问道。

    “冥兽很好辨认,你一看到那种体型巨大、在土层中有自己独立的窝的恐怖存在,那就是冥兽。

    你不去挖通它们的窝,它们一般不会主动吃人。它们只对灵石感兴趣,一般有冥兽的窝里,一般会有大量的灵石。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修真者会主动下来消灭它们的原因。”纪老大不厌其烦,细细解释。

    一只长有四耳、没有眼睛但长着长长鼻子,体型类似老鼠的异兽从他们面前迅速跑过。“这就是矿兽,他们为了适应地下生活,眼睛退化,耳朵和鼻子进化。这种小兽基本没什么攻击力,你只要别去主动招惹它们就行了”纪老大指了指跑过的那头奇怪小兽。

    “楼上楼商会需要凡人给他们挖矿,他们是不希望我们死的。因为凡人无法私下里炼化吸收灵石,也没有仙法能将灵石私自带出去。

    你可知道,灵石在修真者手里,那是修行的必备品,就如同银子是凡人在玄天大陆的硬通货一样。灵石,是修真界的硬通货,非常珍贵。

    所以,每一个灵石矿都使用凡人挖矿,这样才能保证不发生监守自盗的情况。

    当然了,如果触犯了他们的律法或者完不成他们规定的任务,我们这些人的命在他们眼里分文不值”。纪老大重重叹了口气,领着梁琨继续往前走。

    纪老大领着梁琨渐渐进入矿深处,整个地下已被掏空,一根根巨大的石柱撑向地面,石柱上有符文闪烁,能够主动加固矿坑,将滚江灵石矿支撑的很牢固。

    符文明灭闪烁,吸引了不少肚子滚圆发光、体型有小狗大小类似萤火虫的矿兽飞来,配合走廊上一盏盏消耗灵石的无烟风灯,将矿坑照耀如白昼。

    “挖灵石矿看缘分,尤其是你们这些矿奴,都希望能够活下去。选择挖矿的方向极为重要,运气好挖到一条高产的矿洞,一个月能挖到上百枚。

    运气不好就要饿肚子了。不过好在滚江矿灵石储量丰富,现在正处于出灵石的旺季。你只要不偷懒,一般不会饿肚子。

    这个矿坑极为巨大,现在大多数矿奴都在争分夺秒挖矿,不到月底你很难遇到他们。到了月底你一定要小心了,会有矿霸堵你,勒索灵石你要想法子应付。

    还有,有一件事务必要记住:人,比任何冥兽、异类都可怕。最可怕的就是我们人!滚江灵石矿里,人吃人是常事。”

    纪老大拍了拍梁琨肩膀,“矿奴,摆脱身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能够挖到一枚青鳞灵石,青鳞灵石是滚江灵石矿的特产,比普通灵石价格高万倍。据我儿子说,这种上品灵石在修真者那里用处很多,价值极大。

    你要想摆脱矿奴身份,就要想办法弄到青鳞灵石。你要记住:如果发现了青鳞灵石,一定不要声张,想办法带出去交给火老,你就自由了”。

    梁琨听了内心一暖,这个纪老大观其行、听其言,是个好人。“谢谢纪大叔,我一定会活下去的。”

    纪老大拍了拍梁琨,转头离开,重重叹了口气,“滚江灵石矿处于滚江之下,楼家以法力做牵引,滚江水会一滴一滴从上面渗下来,然后被引导出去,如果你想喝水,随便找个低矮处挖个坑慢慢攒水就行了”,纪老大背对着梁琨摆摆手,转身疾步离开。“小子,争取活下来啊”。

    梁琨对着纪老大的背影,深深一躬。

    从熊先生那个世外桃源般的来山镇来到这个真实的世界,看到过为了自己家族利益将人抽魂取魄,永世不能转生的火老;也有热心为人,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纪老大。

    心与心迥异,人与人不同。

    真有点怀念熊先生那个小洞天世界啊。

    梁琨抛下一切,转身向矿坑深处走去,为今之计,就得先想办法活下去。要想离开这个所谓的死亡矿坑,不能靠青鳞灵石。这东西一听就很难弄到,得靠自己冲击开封禁,想办法离开才对。

    自己九大穴的神秘封禁已经松动,自己误打误撞吃了楼家的灵药,如今又进入盛产灵石的矿内,说不定也是一场天降的造化。

    别人害怕矿内各种危险,认为矿奴是楼家的死囚,必死无疑。那是因为他们都是凡人,没有法诀无法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