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禁锢碎、灵气来

    更新时间:2018-01-24 07:00:00本章字数:3181字

    自己不同,只要再多一点灵石,自己有信心冲开禁锢九大穴上的神秘封禁,走上修炼之路,有了法诀有了来山镇留给自己的左眼,梁琨有信心离开这滚江灵石矿,走出自己新的人生。

    越往深处走,到处传来“叮叮咚咚”矿奴开矿声音,灵石是天地间灵气浓郁之地,因特殊情况灵气固化而成,这个滚江灵石矿天然条件得天独厚,成型的灵石分布均匀,有两节手指大小,内里灵气盈动,如天地间的精灵。

    梁琨低头往深处走,一路上遇到过几个同行,他尽量低调的避过,自己现在只想抓紧找到一处人少的地方,挖到灵石,打开禁锢自己九大穴的神秘力量!

    越往里走,奇怪的矿兽越来越多,有的如老鼠、有的如蜈蚣、有的如蛇,全都长有奇怪的耳朵和鼻子,他还看到一只大蜘蛛矿兽,全身包裹着一层灰黑色的硬壳,吊在矿洞上方等待猎物上钩。

    好在这些矿兽还算温和,并不主动攻击自己。

    梁琨避开这些矿兽,走到矿坑最深处。选择了一处看起来顺眼的地方,抡起采矿锄,往深处挖,在这种地方,越早恢复实力越好。楼家二少爷明摆着心疼自己吃的那些楼家的灵草,铁了心要整死自己。

    自己对挖矿毫无经验,只能凭感觉去选,看运气了。

    “我们这些普通人在你们这些世家子弟眼里,真是不如蝼蚁。那个什么楼家二少爷,想弄死我,哼哼,等我修为有成,我先弄死你”,梁琨一边发狠,一边抡起膀子,开挖。

    少年梁琨的矿奴生活,就此开始。

    …………………………………………………………

    梁琨选择的这处地方,人迹罕至。凭借着健壮的身体,很快挖出了一条一人高低的矿洞。

    “楼家二少爷,多谢你们家猎场的灵药灵果,让我身强体健”,梁琨轮动采矿锄,向里向深处不停地挖下去,一上午工夫已经挖了深深一条矿洞。

    上午没有挖到一块灵石,他没有气馁,万事开头难。可能是深度不够,继续闷头往深处挖。

    一直到了下午,一枚行军粮吃下肚,他还是没挖到灵石。“点子不会这么背吧,难道是选了一条贫矿洞?”梁琨的积极性有点受打击。

    行军粮倒是好东西,吃下去虽然没什么味道,但是饥饿感立即一扫而空。

    到了夜晚,梁琨支起帐篷,挂起矿灯,先睡再说。

    只睡了两个时辰,全身的疲倦一扫而空。他的肉身经过灵药灵果灵液的洗刷,比常人好多了。

    起来继续挖矿!既然这里灵石矿藏丰富,自己没有理由挖不到。正在他有点怀疑这条矿洞是否选择正确的时候,“叮……”一声仅能耳闻的细微声音从采矿锄头传来,这声音如同天籁。

    梁琨大喜,按照纪老大所说,这是挖到灵石后采矿锄发出提示声音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枚两指大小的灵石出现在梁琨面前,他心里一阵狂喜,这是自己挖到的第一块灵石,他拿起这灵石放在眼前细细打量,灵石晶莹剔透,真是爱不释手。

    既然方向对了,那就得继续深入下去。赶紧把眼前这枚灵石装入口袋,继续往深处挖。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枚就有了第二枚、第三枚……两天下来梁琨很快挖到了六块灵石,超过了平均数。看来自己的这条矿洞,灵石分布在深处。

    挖到灵石要交上去?当然不,傻瓜才上缴,自己用了才是王道!

    小心无大错,梁琨开道矿洞口,用弃土封住自己的入口,矿内滚江水不停滴漏,有充沛的空气和饮用水,梁琨拿出六枚晶莹剔透的灵石,在矿洞最深处盘膝而坐,运转《转生离垢神道诀》中记载的修炼法门,默默修炼。

    灵石中充沛的天地灵气滚滚而来,如同小溪中的流水,对禁锢自己九大穴的神秘物质不停冲刷!

    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水滴石穿、绳锯木断,在六块灵石提供的灵气冲击下,梁琨慢慢看到了希望。

    六块灵石很快用完,梁琨有足够的耐心,灵石提供的灵气很精纯,一点点、一丝丝在消磨封禁之力。

    灵石用完了,继续挖啊!看到了希望,全身燃气很大的干劲!

    梁琨的运气还不错,凭借着自己强壮的身板,很快挖到了更多的灵石。

    楼家这一天,得进账多少灵石啊!想不发达也难啊,占了储量这么丰富的灵石矿,财富滚滚而来。

    饿了就吃行军粮,渴了就喝滚江滴下来的水,累了在随身帐篷小睡一会,只要攒够六块灵石,梁琨争分夺秒的运转法诀冲击九大穴中神秘的禁锢力量。

    一次,两次……梁琨消耗的灵石越来越多,梁琨惊喜的发现自己体内那股神秘的禁锢力量慢慢开始松动,再费点水磨工夫,就会彻底冲开。

    希望就在前方!

    算算时间入洞已经十多日,这一日梁琨这个小小矿奴正在挥汗如雨的挖矿。采矿锄突然发出连续多声“叮叮叮……”的声音。

    咦,他赶紧扔掉锄头,用手扒开前面的土,三十几块灵石围成一个半圆,有规律的分布在面前的土上。

    真是人品爆发!这还是第一次挖到灵石群!

    算算数量,十几日挖到的灵石就有近百了。梁琨大喜过望,挖矿是极其枯燥的,没有交流和其它娱乐活动,长时间一个动作,人最害怕的情况之一可能就是孤独了。

    对其他人来说,是为了生计和生存。但对梁琨来说,挖到的灵石都是自己的,自己的!!

    为自己干活,当然充满干劲!

    修炼,赶紧修炼,梁琨想起了自己作为一名修真者,炼气期三层时调动天地间的灵气,施展法术“厚土三山咒”,拥有的恐怖巨力,普通人哪怕练武一生也达不到一山之力。

    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不想有任何差错,梁琨重新检查了一下洞口,洞口填土并没有被人动过,他隐约感觉这十几块灵石绝对可以冲击开禁锢九大穴的神秘力量,重新开始感悟天地间的灵气。

    平缓一下自己的情绪,手握灵石开始修炼。

    熟悉的感觉再次涌来,灵石中蕴含的纯粹灵气沿着自己的奇经八脉,小心翼翼地运转,缓缓流向经脉,禁锢自己九大穴的胶状物质,一点点被消磨。

    水磨工夫最是考验人的耐心。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让人能够发挥出超出想象的潜力!

    一块灵石,两块……十块,一块块灵石在梁琨手中化为齑粉,大量的灵气进入他的体内,被他用来冲击禁锢力量。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终于,运气还算不错,当最后一块灵石用尽之后,那仅剩的一丝丝禁锢力量被彻底清除!

    身体仿佛一条挣断锁链,从被困池塘中重新腾空而起的巨龙,焕发出无尽的活力和生命力,空气中一丝丝灵气随着自己的吞吐,进入经脉,不断滋润自己的经脉。

    久违的感觉又回来了!

    梁琨来不及兴奋,却突然发现自己被强行拉进了一个未知空间中。空间有几间屋子大小,真身没有进来,进来的只是他的神魂。

    “熊先生”!

    熊鱼山竟然在空间中,微笑着注视自己。

    一个大约一人多高的奇怪茧子悬空漂浮在熊先生旁边,茧子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有节奏的呼吸。一口奇怪的井在茧子下方,随着茧子的呼吸向外飘散黑气,井里飘出来的黑气全被茧子吸收。

    “哦,梁小友,看来你冲散了我给你下的禁锢之力,你让我好等啊。”熊先生微微一笑,一如既往,说话间只是身影有些飘忽。

    “熊先生,太好了,你还活着!这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那天听到无回谷四鬼说你自爆了元婴,炸掉了来山镇。”眼前的熊先生,身形飘忽闪烁,不似真人,有点奇怪。但相见仍旧让他非常高兴。

    “梁小友,我们现在就在你灵魂之上的神秘空间中。你真身还在外面,进来的只是你的神魂所化。贫道实际上已经身死道消,还于天地。这只是我的一缕残识,有些事情放不下,得跟你做个交代”熊先生伸手轻抚身旁那枚漂浮的会呼吸的茧子说道。

    “梁小友,我这缕残魂只是借你的灵魂空间存在,你现在冲散了我给你的禁锢之力,九大穴觉醒,天地间的灵气入内,我的残魂很快就会消散,时间不多,我得抓紧跟你说几件事”。

    原来自己体内奇怪的禁锢之力是熊先生留下的,梁琨再看那奇怪的茧子和井,尽管有很多问题,但他知道熊先生会告诉自己所有的答案。他点点头“先生,您请讲”。

    “你可能有很多问题,先听我慢慢讲来。无回谷四鬼说得没错,你生活的来山镇,严格来说并不是真实的世界。那只是我的一个小次元洞天,我曾经为师门立下大功,师门长辈所赐。

    包括你在内的所有来山镇镇民,都是我从外面真实世界里带来的。他们有的是死刑犯,有的是奴隶之后,有的是我俗世的支脉后人,也有些是有灵根但因为特殊原因被不知情父母抛弃的儿童。

    当年靖州闹饥荒,那年我偶然路过,在四人堆里听到你的哭声。我心血来潮,把你救了出来,发现你身具灵根,就把你带入了我的小次元洞天。”熊先生首先告诉了梁琨,他最想知道的关于自己的身世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