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用你灵石、修我道法

    更新时间:2018-01-26 07:00:00本章字数:3017字

    “先生!”看到渐渐消散的熊先生,梁琨落泪,悲恸万分。

    “修真世界步步惊险,资源有限,人人都想快人一步,所以,妖魔鬼怪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人心,是人。

    梁小友,当日我捡到你不知你的姓氏,就给你起名梁琨,希望你内心如君子,如玉般温柔。我修行千年,最终被自己的宗派出卖,自己身死道消还连累了来山镇的镇民,你都看在眼里。今日我即将消散,只送你一句话,你可做参考”,熊鱼山上身消散的很快,渐渐的只剩头部。

    “修真修的是人心,不是泯灭人性。你要随心所欲,纯任自然,俯仰天地,无愧于心!”话音刚落,熊鱼山最后的一缕残魂完全消失,随身空间就只剩下那枚大茧子和黑乎乎的一口深井。

    此处还留有熊先生的音容笑貌,但斯人已逝,不复归来。

    梁琨再次下跪,对着熊鱼山消散的位置行三跪九叩大礼。熊鱼山对他有救命之恩、再造之恩,恩比再生父母。

    梁琨起身打量这个神秘的空间。太神奇了,自己的灵魂中,居然有这样一个随身空间!

    空间长宽三丈有余,几间屋子大小。所在位置与识海重叠,但却存在于另外的空间,随身而动。

    用手触碰那枚大茧子,随着茧子有规律的跳动,与梁琨产生了心血相连的感觉,他隐隐感觉到,茧子内正在孕养着一个强横的生命,破茧而出后,将会如另外一个自己,成为自己修真路上最忠诚得力的伙伴。

    靠近井口向里望去,梁琨只见井内深不见底,仿佛连通着未知的恐怖,里面不停向外冒出黑气,被上方的茧子吸收。

    他尝试着用熊先生交给自己的办法,精神凝聚双眉间,一个闪忽,睁开眼睛后发现自己依旧盘膝坐在洞坑内,双手灵石成粉。

    运转《转生离垢神道诀》,只觉得空气中的灵气汩汩而来,顺着自己的经脉,贯通九大穴,经过任督二脉,最后成为一丝丝精纯的真气储存在气海中。

    识海中道诀幻化的道种,三片嫩芽缓缓摇动有无限生机,第四枚嫩芽即将抽出,自己距离炼气期四层已经不远。

    待气海真气充足,梁琨运转厚土三山咒,一片土黄色的雾气从脚底产生,在身边围绕盘旋成一个小型飓风,将梁琨的身形完全遮盖起来。梁琨小心翼翼的控制这股巨力,念动术咒,将力量散去。

    力量恢复了,在矿内生存无忧!最根本的生死存亡问题解决了,加之自己左眼的力量,生存下去,绝对不成问题!

    下一步就思考如何离开这里了。看守这里的那些守卫,有不少是炼气期修为。而那个火老,更是有恐怖的筑基后期修为,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硬闯出去不是办法,得好好琢磨琢磨,智取方式上策。但目前来看,自己可是入了一座宝库啊。

    哪能如宝库空手而归的道理!那个什么楼家二少爷,小爷我吃完你家猎场的灵草灵药,再用你们家的灵石!

    修炼!不停止的修炼!

    用你楼家的灵石,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样便宜的事情,不做那是王八蛋啊!

    至于纪老大说的什么冥兽,自己修为恢复了,打不过就跑啊,到时候我只要比其他人跑的快点就行了。

    一切无忧,唯有修炼!

    灵石啊灵石,来的更猛烈些吧!

    ………………………………………………

    梁琨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厚土三山咒在手掌前形成一个圆锥钻头,挖土前进的速度快了十几倍,他的神识敏锐,能够在土堆中发现隐藏的灵石。

    自己有神通法术,难道还用采矿锄傻乎乎的一锄头一锄头下苦力吗?

    开矿速度比以前快了,获取的灵石自然也比以前多了很多。在楼家的灵石矿里,用他们的灵石提升自己的修为,这种好事可以无限有!

    灵石本来就是天地间气态灵气因缘际会形成的固体形态,灵石是修真界的通行货币,即便是楼家的家主和少爷们也不可能天天用灵石来修炼,因为灵石是重要的战略物资。

    梁琨得了楼家这莫大的好处,自然往死里用。用厚土三山咒开矿,用灵石修炼,说出去不知道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羡慕死多少人。

    有了源源不断的灵石供应,矿坑内其他人死命的挖矿完任务,无人打扰,梁琨的修炼速度惊人!

    修为很快进入炼气期四层。

    进入炼气期四层,厚土三山咒也终于修炼到二山之力。随身空间的那枚大茧子,也渐渐有了破壳而出的征兆。这一个月不停地用灵石修炼,梁琨的身体再次长高,身体更加匀称,浑身有一种力量爆棚的美感。

    这一日,在矿坑深处突然想起了“梆梆梆”的敲锣声,梁琨记得纪老大说过,这锣声代表到了月底,要上缴灵石了。

    看了一眼自己的口袋,行军粮居然还剩两粒,自己这一个月不断修炼,吸收灵气,对行军粮的需求变少,不似凡人必须三日一颗行军粮,略有剩余。

    梁琨略微一思索,就走了出来。

    要想让一切看起来正常,那就自己要表现的正常。到了月底就要上交灵石,换取行军粮,这样才能长长久久,不引起怀疑。

    毕竟,那个筑基后期的火老,自己绝对惹不起。

    梁琨走出矿洞后,发现矿坑外的大广场已经有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他的目力异于常人,发现在离开矿坑的必经之路上,一个满脸横肉、左胳膊空空的高大汉子坐在一把椅子上挡住去路,二十几个喽啰手持棍棒围在他周围,对每一个矿奴收取过路费。

    “我老张和大家一样都是矿奴,用一条胳膊换来这死亡矿坑区域矿奴老大的位子。新来的朋友可能不知道,老子以前是镖局的镖头,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不是我吹,你们谁也破不了我的身。

    要想过这个门去领行军粮,就得交过路费。每人五块灵石,让我看看你们的行军粮口袋,谁要是挖到青鳞灵石,最好乖乖的给我,要不有你们好看”老张话音刚落,后面的矿奴就炸了锅。

    “张老大,每月不是三颗灵石吗,怎么一下子涨到了五颗?”

    “是呀,张老大,这涨的也太快了吧!”

    “哼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这死亡矿坑这一个月风平浪静,矿兽和冥兽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只吃人的冥兽也没出现过,甚至矿兽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来打扰我们挖矿。

    你们每人挖到的灵石全都比上个月多了不少,想瞒过我老张,你们还嫩了点。一人就五块,不管你挖到一百块还是两百块,我们就要五块。

    我老张是讲道理的人,绝对不会乱收费!我还指望你们给我上供呢。如果下个月收成不好,我会考虑降成两块的。”

    老张说完,从后面抽出一把板斧,精光闪闪,看起来怕不得有百斤重,他单臂轻松举起板斧,在头顶抡了几斧头,咔嚓一声将面前的桌子劈成两半,双眼恶狠狠的环视一圈面前的矿奴。

    老张果然有一手!这具有威慑力的一斧头,立即对所有心怀不满的矿奴形成了绝对的镇压,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周围的那二十几个喽啰对着张老大一阵拍,接着熟门熟路,立即开始呼喊人向前,检查看有没有青鳞灵石,每人收五块灵石作为过路费。

    张老大这一手震慑力惊人,所有人乖乖上缴五块灵石。张老大说得没错,这一个月来死亡矿坑简直可以说是幸福矿坑,冥兽竟然一只都没有出现。

    除了塌方死了三名矿奴外,没有人死于冥兽的攻击。矿兽也少的可怜,自然挖矿的速度快了很多,每个人都能完成六十枚的灵石量还有剩余。

    梁琨默默向前,低眉顺目的上缴五块灵石作为买路费,他还想继续在里面修炼呢,绝对不能滋事。他发现张老大这些人确实只收五块,绝对不多收一块,可能这也是为了死亡矿坑的生态平衡。

    要是张老大收的太多,矿奴完不成任务得不到足够的行军粮饿死,没人给他上供,他张老大自然得不偿失。

    说到底,不管是上层的楼家还是底层的矿霸老张,能挖到灵石的矿奴才是他们的摇钱树。

    “老大说了,这次灵石多,孝敬完火老还有那几个楼家支脉护卫外,剩余会比以前多,也给我们多分几块。侯三,到时候一起去媚娘子那里快活啊……”

    “呵呵,她那里不知道要排队到什么时候呢,看你猴急样”。

    “侯三,你这就消息落后了,我倒是听说媚娘子知道咱死亡矿坑这个月收成高,又招了两个年轻的妹子,等着伺候你呢……嘿嘿嘿……”

    “是呀,这事是真的。老大都已经去过了呢……”

    这些小喽啰淫笑不停,一把扯过梁琨的行军粮袋,找了找没有青鳞灵石,从中取走五块普通灵石,将袋子扔回梁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