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斗飞天蝾螈

    更新时间:2018-02-09 06:00:00本章字数:3325字

    站在地上的那名男子哈哈大笑道“橡山、梭山,你们两个奴才真是废物,对付一窝小小的九阶炎兽,还丧失了战斗力。玉师妹,看师兄为你将火灵晶取来。”

    场内唯一的女子长的非常端庄,全身有一种冷艳的气质,但眉眼之间有妖娆,偏偏带有一丝丝的勾魂桃花,将冷艳与火热这两种,让男人欲罢不能的极致诱惑演绎到极致。她的眼睑有星辰标志,应该是星湖门的人。

    咦?百兽门和星湖门的人在一起。

    “唐少门主,奴家根本没有出手,怎么好意思要师兄拼死取来的火灵晶呢?”玉师妹的声音甜腻无比,含有丝丝魅惑。

    原来这场中的三名男子,其中年轻的那一位是百兽门门主唐蝽的私生子。

    这位唐蝽正室生的儿女全都没有灵根无法修炼,反而他的私生子唐蝾有灵根可以修炼。被唐蝽视为接班人,着力培养。

    这次试炼,唐蝽特意给唐蝾安排了橡山、梭山这两位炼气期九层的百兽门高手随行,为的是让唐蝾进来历练一番,增加以后接班的砝码。

    女子是星湖门的玉严蓉,此门派感悟九天之上的星辰之力,引星辉炼制各种秘术法宝,时间一久自身也就有了丝丝星辰的气质。

    尤其此女还擅长魅惑之术,略施手段就把百兽门这个私生子迷得五迷三道,恨不得把心掏出来。

    唐蝾一拍腰间的驭兽袋,一条蝾螈跳出,很快长成五丈大小,鳃后生有双翅全身滑溜无比,盯着那一窝蝎子炎兽竟然演了一口唾沫。

    “百兽门十三兽尊——飞天蝾螈!少门主,百兽门果然对你寄予厚望,你年纪轻轻竟被门派赏赐飞天蝾螈兽尊,奴家以后不知道有没有福分跟随少门主呢……”玉严蓉眼中闪过异色,继续勾引唐蝾。

    “哈哈,飞天蝾螈算的了什么,等我炼气期九层后,我爹还打算把吞天蟾蜍给我呢。”唐蝾意气风发,仿佛身边的美人随时可以扑倒,为所欲为。

    手中不停,捏一个法印,眉间一个令牌一闪而逝。这令牌是百兽门用来驾驭百兽的“兽牌”,炼化后运转由心。

    飞天蝾螈得到命令,全身恶气直冒,四足向前,大口狠狠咬住雄蝎子,蝎子炎兽本就还只剩一口气,对飞扑而来的蝾螈似乎已经放弃抵抗,被飞天蝾螈一口咬碎蝎子头!

    但就在雄蝎殒命的最后时刻,竟然用最后的力气摆起尾针,垂死一击狠狠扎在飞天蝾螈身上,原来它竟然懂得示敌以弱,以命换伤。

    雌蝎悲鸣一声,双螯攻向飞天蝾螈。蝾螈尾巴快如闪电,将雌蝎击飞,再扑打肉翅膀扑将过去,一口将还剩一口气的雌蝎头部咬碎。这飞天蝾螈经过百兽门不断进化,一口钢牙利齿,可切金断玉。

    飞天蝾螈从雌雄蝎子炎兽体内叼出两块火灵晶,扭曲着身子回来,献给唐蝾,对着剩余的五只蝎子炎兽幼崽口水直流,这东西感情能吃炎兽幼崽。

    唐蝾接过这两枚火灵晶,扔给玉严蓉,顺手搂住了她,“玉师妹,咱俩的事情好说,等三个月试炼结束,我就登门提亲”。

    玉严蓉半推半就接过两枚火灵晶,放进自己的储物袋,竟然对着唐蝾的耳朵说起了悄悄话。

    两人恋奸情热,将橡山梭山这两个原来为了斗雌雄双蝎身受重伤的苦主完全当做空气。

    橡山、梭山对望一眼,充满了深深的无奈。

    这些从小娇生惯养的少爷,简直目中无人。

    “少门主,你那只飞天蝾螈真是威武啊,三招两式就解决了蝎子炎兽,你真是御兽有方啊。你看,这只蝾螈想吃掉那几只蝎子炎兽幼崽呢”,玉严蓉忽而甜腻忽而高冷,让唐蝾欲罢不能,急的抓耳挠腮,脑中只想把她推倒,为所欲为。

    唐蝾原本想收回飞天蝾螈,听了玉严蓉的话就像接到了圣旨,立马就想指挥蝾螈去吃掉五只幼崽。

    “少门主,不可!三大门派有约定,在试炼之地尽量不伤害炎兽幼崽,这是不涸泽而渔,为下一个十年猎取成年炎兽留下种子。”受伤的橡山梭山同时说道,他们两个人看向玉严蓉已经咬牙切齿,这个小娘皮挑拨离间,自家兄弟打生打死,火灵晶最后便宜了她。

    现在又想挑拨少门主坏了规矩,真是可恨!

    “少门主,奴家还想看看飞天蝾螈怎样进食呢……”玉严蓉一撒娇,唐蝾当时就魂不守舍。

    一催“兽牌”,飞天蝾螈怪叫一声,极其喜悦的摆动巨尾一口将五只蝎子炎兽幼崽吃掉。

    橡山梭山摇了摇头,对少门主这简单的头脑毫无办法。

    这女子好毒的心!

    梁琨记住了此女的样貌,如果遇到她一定要注意!他此行只是观察学习修真者世界,方寸神地有百万灵石巨款,对火灵晶不感兴趣。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准备退走。

    正在此时,一只飞虫落入正在养伤的橡山手中,在橡山手中爬来爬去,形成一个古怪的痕迹。

    这是橡山放出去的一只示警虫,它发现了梁琨,以特殊的方式向橡山示警。

    橡山猛的向梁琨藏身的方向转头,大喝一声“什么人在那里”!这一声大喝让梭山、唐蝾、玉严蓉三人大惊,原本以为本地没有外人,哪里想到还有人藏身。

    出于本能,几人立即对着梁琨藏身的方向严阵以待。

    百兽门的各种虫兽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居然让他们发现了自己。

    梁琨散去厚土三山咒,双手摇摆从藏身之处走出。“各位师兄师姐,小弟只是路过,绝对没有任何恶意。我什么也没看见,也没听见,我这就走,还请各位行个方便”,他不想惹事,虽然那两名炼气期九层的橡山梭山受了重伤,战力打折。

    但那唐蝾和玉严蓉还是全盛时期,虽然不怕他们,但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这位师弟,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请便”,橡山梭山是老江湖,如今形式对他们不利,自然不愿惹是生非。况且,梁琨带着面具,似乎不是善茬。

    既然对方不想惹事,那自己这一方尽量不去招惹对方。

    唐蝾看了一眼梁琨,见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并且毫无恶意,根本没放在心上,回过头来,搂着玉严蓉手上开始不老实。

    梁琨看到他们似乎对自己不在意,听罢抬腿就想离开。

    玉严蓉一把打掉唐蝾在她身上移动的手,有点不快的说道“这人带着个面具,鬼鬼祟祟的,怕是不安什么好心吧。少门主,百兽门十三兽尊大名鼎鼎,刚才对付两只已经只剩一口气的蝎子炎兽如此犀利。那奴家很想知道,它对上修真者会怎么样呢?”

    这小娘皮该死,竟然挑唆那傻唐蝾攻击自己。梁琨大怒,这小娘皮心如蛇蝎!

    “少门主,万万不可!如今我两个暂时失去战力,本命兽正在疗伤,无法出战。况且,我们与此人无冤无仇,现在试炼刚开始,也不是出手争夺火灵晶的时候。不可以乱树敌!”橡山、梭山大怒,立即提醒,对玉严蓉怒目而视。

    唐蝾也不是真傻,他有点讨好的对玉严蓉说道“师妹,现在试炼刚开始,料他身上也没有火灵晶,我们还是保留战力为好。”

    玉严蓉脸上明显不悦,这傻小子居然敢违背本姑娘的意愿。

    但她只是稍微表现出不悦的表情,立即换上一副勾魂摄魄的面孔,伏在唐蝾耳边竟然说起了悄悄话,她饱满的胸部,还时不时摩擦唐蝾的胳膊。

    这是高级的勾魂术啊,梁琨一看,心想要坏,立即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唐蝾听了一阵,满脸通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已经心猿意马到了极致,如果没有梁琨在场,说不定就会立即扑倒玉严蓉,幕天席地干起那勾当。

    唐蝾哈哈一笑,伸手在玉严蓉丰满的臀部狠狠捏了一把,得意洋洋道“玉师妹,你可别忘了刚才你对为兄承诺的话。就让你看看我百兽门真正的技艺!”

    他看向梁琨,双眼有恶毒的神色。一拍驭兽袋,催动“兽牌”,飞天蝾螈怒吼一声冲向梁琨。

    “少门主,不可啊!”“阿蝾,好样的!”伴随着橡山梭山和玉严蓉的不同声音,唐蝾兴奋到了极点。

    似乎玉严蓉的话,能将他的魂魄勾出,更加肆无忌惮。

    这傻东西竟然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也不知道那淫贱的玉严蓉许诺了什么。

    呸!什么时候叫成阿蝾了,一对奸夫淫妇。梁琨心里暗骂。

    自己既然已经示好,对方还主动攻击,那就对不起了,管你少门主还是老门主,想要我的命,我先要你的命!

    “第三课:最毒妇人心!”皮囊再次出声。

    混蛋,这种时候还有闲心给我上课!梁琨腹诽不止。

    飞天蝾螈摆动巨尾,直冲梁琨奔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它尾巴在地上狠狠一砸,全身飞起,露出比猛虎还要锋利的满口利牙,大口张开狠狠向梁琨咬来。

    臭畜生,小爷我还怕你不成。

    梁琨斗志昂扬,你要战,那便战!

    他同时运转厚土三山咒和厚土长生术,化身五丈多高的岩石巨人,双拳三山之力爆发,侧身一个闪避,避开飞天蝾螈的势大力沉之撞,双臂如铁箍,抱住冲过来的飞天蝾螈。

    刚想用力震死飞天蝾螈,没想到这东西全身滑溜,分泌出一股股恶心的粘液,全身一扭,从他双臂之中逃脱。

    飞天蝾螈嘴巴一张,喷出浓浓的绿汁。

    梁琨凝聚土元之力,一面土盾出现在岩石巨人前面,将所有的绿汁挡住,“滋滋滋”声音响起,这绿汁有强烈的腐蚀性,将梁琨化成的土盾灼烧千疮百孔。

    好强的腐蚀性。

    剩余的绿汁洒在梁琨所化的岩石巨人身上,好在岩石巨人把梁琨包括脸部在内全部包裹,剩余的绿汁所剩无几,在岩石巨人上烧了几个坑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