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飞剑小试身手

    更新时间:2018-02-10 06:00:00本章字数:3297字

    梁琨运转土之长生,迅速修补因灼烧造成的损伤。

    一条巨舌紧随绿汁而来,趁着岩石巨人封挡绿汁,将岩石巨人缠了个结结实实!然后慢慢收紧,想活活勒死梁琨。

    和我比力气。你这是找死。

    梁琨丝毫不惧,岩石巨人疯狂吸收大地之力,大量的土元力进入巨人体内,六丈、八丈、十丈,岩石巨人不断变大,力量也不断变大。

    飞天蝾螈一看不好,巨舌已经无法缠住梁琨,它刚想收回巨舌,却反而被岩石巨人一把抓住。

    梁琨疯狂吸取大地之力,将手中的巨舌猛的向怀内一扯。这一扯,如同三座大山同时用力,破坏力惊人。

    “不好!”橡山、梭山大惊。

    怎奈他们与两只和自己修为相当的蝎子炎兽斗了个两败俱伤,如今无法战斗。但他们的眼界还是有的。梁琨化身的岩石巨人能吸取大地之力,力量源源不断,飞天蝾螈根本不是对手!

    “啪……”飞天蝾螈的巨舌被硬生生扯断!

    梁琨扔掉黏糊糊的巨舌,活动一下筋骨,手中幻化出一支土色长枪!

    飞天蝾螈剧痛,发出沉闷的哀嚎,声音仿佛被掐住了脖子,剧痛让它发狂!拍打两只肉翅,飞上空中!它想利用空中优势,杀死梁琨。

    飞天蝾螈受到巨创,唐蝾与他心神相连,忍不住大吼。掏出一把绿幽幽的丹药,扔进飞天蝾螈口中,催动“兽牌”就想拼命。

    本来想在美女面前露个脸,没想到踢到了一块铁板。臭小子,看我不活剐了你。

    飞天蝾螈吃下这些丹药,因为失去舌头而产生的剧痛得到稍微减轻。

    它猛的吸一口气,腹部鼓胀起来,在空中张开大嘴就想喷出绿汁。这绿汁有极强的腐蚀性,粘在身上可不好对付。

    就是现在!趁着飞天蝾螈张开没有舌头的大嘴,正在吸气,梁琨一声暴喝,原地助跑,手中长枪化作一点黄光,飞向张开嘴巴的飞天蝾螈。

    梁琨露出左眼,双瞳更替,沟通幽冥虚无,从遥远未知之地投射来一束精神波动,自左眼射出,直透蝾螈双目!

    飞天蝾螈在唐蝾的控制下,本来能够躲过飞穿而来的长枪。但是此时它不受控制的浑身一僵,产生了片刻恍惚。原本躲闪长枪的飞天蝾螈竟然被定在了原地。

    片刻就行。土色长枪如同一条黄龙,破空而去,瞬间就到了暂时僵硬的飞天蝾螈面前。

    长枪如入无人之境,自飞天蝾螈口中贯入,尾部穿出,巨大的撕扯力将飞天蝾螈内脏搅成稀烂。

    飞天蝾螈甚至连哀嚎都没顾得上发出,尸体就重重砸落在地上。

    “少门主,快逃啊!”橡山、梭山看出梁琨手段不凡,嘶吼着出声警告,同时二人挣扎着想起身参入战斗,但因受伤太重,刚起身双双又扑倒在地。

    唐蝾眉间的“兽牌”随着飞天蝾螈死去,“啪”的一声炸裂,他喷出一口黑血,飞天蝾螈与他心神相连,它一死唐蝾立即受到牵连,身受重伤。

    此时他已经丧失理智,双眼通红的盯着梁琨,睚眦俱裂,恨不得将梁琨扒皮抽筋。

    丝毫不管后面橡山、梭山的提醒,他猛的一张口,喷出一枚巴掌大的令旗,双眼满是疯狂之色。

    橡山、梭山一看唐蝾祭出的小旗,全都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个仿佛对唐蝾的这枚令旗有百倍的信心,绝对认可它能够轻易抹杀梁琨。

    “是符宝!快杀了他,你挡不住符宝一击!”皮囊大惊,一直不怎么上心的皮囊非常着急,向梁琨传言。

    梁琨丝毫不犹豫,心念一动,木魅道剑从神识中激射而出,如电光火石,唐蝾只觉眼前一花,还未及在令旗符宝中输出灵气,他恐怖的发现自己的头颅与躯体已经分家!瞳孔里倒映出玉容失色、惊恐无状的玉严蓉。

    好锋利的飞剑!好神速的飞剑!

    “飞剑!”玉严蓉惊恐喊道,扬手洒下一把星砂,此星砂一阵闪烁竟将她的身形渐渐隐去。此女倒也是识时务,看到飞剑,立刻就想逃跑。

    梁琨毫不留情,再次催动飞剑,木魅道剑在玉严蓉彻底消失前一剑贯穿她的头颅,竟还没有忘记将玉严蓉身上的那两枚火灵晶卷出吸尽菁华。

    星光中显出玉严蓉的尸身,美貌的脸上犹挂着不敢相信自己就这么被逆转杀死的结局。

    梁琨上前伸手将那枚令旗状符宝拿在手上,摘下两人的储物袋,看了一眼已经无力再战,满脸死灰色的橡山、梭山,稍一犹豫,转身便走。

    刚走出两步,听到后面传来“啊啊”两声。回头一看,皮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一手一个插碎橡山和梭山的心脏,一股生机自橡山和梭山心内流入皮囊体内,它紧贴在身上的皮肤内似乎有条条蚯蚓“汩汩”而动。

    皮囊伸手将两人的储物袋扔给梁琨,道“第四课:除恶务尽!你妇人之仁,等他们两人伤好,绝对不会放过杀害他们少门主的人。二人联手之力,我们两个解决起来又是大麻烦。哈哈,还是炼气期九层以上的人类心头血大补啊”。

    皮囊刚才竟然在吸取橡山、梭山的心头血!

    梁琨想想也是,刚才唐蝾祭出符宝,这二人明显松了口气,完全没有阻止唐蝾杀死自己的丝毫意思。如今杀了一了百了,是最好的选择。

    不再停步,向前方奔去。

    我只是想观摩观摩啊,你们何苦逼我呢,如今丢了大好性命,怨不得我怨不得我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

    一本描画的极为露骨的春宫图被梁琨扔出老远,这个百兽门少门主储物袋里竟然还有这东西。真是恶趣味啊。

    梁琨躲在一个山洞里,慢慢翻检四人的储物袋,这都是自己的战利品。

    不知是从橡山还是梭山储物袋内翻出一张地图,上面详细画了试炼之地的大部分内容,其中有三处画有一株小树模样的标志,还有几处标有“禁”的字样。

    看来标有小树的三处地方可能就是“炎魔心树”会出现的地方。

    四个人一共三百多块灵石,在梁琨眼里他们真是够穷的。还有两本百兽门的驭兽诀,这些梁琨都不感兴趣,灵石留下驭兽诀扔掉。

    玉严蓉的储物袋也没什么惊喜,只有一把白色的细砂看来不是凡物,这个收起来。

    最大的收获就是那枚令旗状符宝,符宝上有三朵小小的火焰,有一朵已经熄灭,另外两朵发出微光。看来这符宝还能用两次!能发出两次堪比筑基期的攻击。

    梁琨嘿嘿直笑,这个什么劳什子百兽门私生子少门主,估计你爹是花了大价钱弄到这个符宝为你保命,没想到你小子没命用,便宜了我。

    有了飞剑和符宝,自己在这个试炼之地大约可以横着走了。

    他本来是想放过受伤的橡山和梭山的,但皮囊做的对,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自己不惹事,但不代表自己怕事。无缘无故想杀我,就因为那个女人想看看飞天蝾螈与人争斗!仗着自己一方人多势众,就想杀死自己。

    修真世界真是步步惊险。

    实力决定一切,唯有砥砺奋进才是修真正途!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真是如此啊。

    经此一战,梁琨的道心固若磐石,让他卡在炼气期八层的瓶颈开始松动,久久期待的炼气期九层已经露出曙光。

    …………

    按照地图所指,梁琨来到标有小树的一处地方。这里是一处地下宫殿,里面有极大的空间,看入口的样子已经有人进去了。看来大多数人的目标想先找“炎魔心树”,然后再慢慢猎杀炎兽,收取火灵晶。

    地宫曲曲折折,里面有九层之多。每一层都有一座或者数座巨大的石像,这些石像全都雕刻了一种魔兽,应该是炎魔之主。

    石像有的已经坍塌有的完好,石像周围聚集了大量的炎兽,这里炎兽之主的能量较强,炎兽在地宫进阶较快。

    石像上的炎兽之主有一根长长的弯角,模样是一头站立的魔牛,浑身围绕火焰,双手持有一把开天巨斧,威风凛凛。

    梁琨看着这些年代久远的石像,不禁对人族大能充满无限向往,当时的人类从最底层的附庸种族一步步崛起,以孱弱的肉身修无上道法,战败先天条件如此强大的神魔两族,那真是令人向往。

    人类九圣又该是多么的强大,以一己之力击败万族,传下道法,让人类在玄天大陆繁衍生息,建立一座座雄城守卫人类,诞生了无数璀璨的文明。

    剑仙顾白水,当年又是多么的逆天。论肉身也就只能到这炎魔之主的脚跟,但他仗剑而行,一剑斩断炎魔之角、再一剑重创炎魔,逼迫它散尽修为、最后一点生命力自封洞府。

    那是多么的风华绝代。

    以吾三尺剑、斩尽阻路者。

    梁琨内心阵阵波动,道心如磐,法力波动荡漾,他感觉自己距离突破瓶颈,进入炼气期九层指日可待。

    忍不住昂天长啸,啸声如同九天之鸣音,响彻地宫深处。

    “咦,师妹,我好像听到地宫某处有人发出长啸”,地宫第九层最是广阔,有三十六处的连廊通向三十六处方向,最后汇聚到中央的一处广阔大厅。

    大厅中立有三座炎魔之主石像,全都双手举天,好像在举行什么仪式。某一处连廊内一男一女结伴而行,说话的是一名眼睑处有星纹的男子。

    旁边的女子身材极高,瘦削,剑眉朗目,看起来很英朗,五官协调,全身隐隐有星辉散出。

    男子长相普通、衣着普通,所有的一切都普普通通,星湖门弟子平日以星辉修行,久而久之,大多沾染星星的出尘气质,偏偏这男子与大多数门内弟子丰神俊朗的气质形成鲜明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