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泼天的豪赌

    更新时间:2018-02-22 06:00:00本章字数:3018字

    你要知道,即便江流是一门之主,是金丹期强者,三千万灵石也是很大一笔财富。我大商盟的‘白脸令’在整个修真界意义重大,从我大商盟立盟以来的几万年,‘白脸令’一出,一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江流委托我们发出的‘白脸令’内容只有一项:挑战楼家对你的必杀令,以公平的环境,从今天开始的一个月内,如果你能凭借自己的本领,跨越这一万公里的距离,从丹江城平安到达虬龙城,你不但会化解这死局,还会一步登天!

    江流委托我大商盟,为的是确保全程有一个公平的环境,不能有任何高于炼气期的修真者对你出手!我大商盟屹立几万载,生意遍布玄天大陆任何角落,我大商盟三个字就是金字招牌,所以,你要对我大商盟绝对的放心!

    我大商盟有灵石哪有不赚的道理,况且江流答应事成后,欠我们一个人情。目前我们已经有十名金丹期高手来到靖州,同时已经逼迫楼上楼商会的楼焌狻接受了‘白脸令’。我大商盟在小小的靖州办事,楼焌狻只不过是七十二辅州上的一个小小商会掌门,他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

    以上就是因你而起的一切,可以说,现在的你,处于靖州修真界的风暴核心。因为江流的请求,因为我大商盟的出现,你现在有了一个微弱的生存机会,如果你能凭自己的本事活着到达虬龙城,你将立即土鸡变凤凰。

    我大商盟画出这盘棋,再以无比强大的实力保证这盘棋公平公正,而身在棋中,身为棋子的你,风险与机遇并存!如能按时到达终点,你的人生从此将会不同!如果中途死了,那就一了百了。

    为什么?主要是因为各界的三层赌约”。

    胖子少年喝了一口茶水,看了一眼梁琨,见梁琨脸色如常,并没有因为听到自己正遭到楼家追杀而惊慌失措。

    他不禁暗自琢磨“这小子是真的有什么大的依仗,是某个大门大派暗地派出来的行走?还是,他原本就神经大条?!”

    “哪三层赌约?”梁琨听得很仔细,他其实一听到楼家有筑基期追杀他,就想立即逃跑。

    但这胖子少年说的内容太惊人,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间成了靖州两大巨无霸的博弈棋子?那什么江流为我花三千万灵石,开启这场豪赌?

    看这个胖子自信满满,然后皮囊又说他不是一般人,应该不是一个得了失心疯的傻子啊。

    他专门在这里泡着好茶等着我,不会是来忽悠我的吧?而且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知道我是谁,我得了楼家的灵石和炎魔之心。

    这个叫李有财的胖子,不是信口开河。

    我不认识什么江流啊!

    我不就拿了你们楼家一些灵石吗,至于吗?要不还给你们,我自己安安静静修炼,可好?

    唉,真是麻烦啊,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就卷进了一场风暴,我只想低调做人,好不好?

    胖子少年很满意梁琨懂事知趣,知道接自己的话茬问下去。他清了一下嗓子,非常郑重的对现在还有心思喝茶的梁琨道“豪赌的内容有三层,保证你听了后大吃一惊吧,少年。

    第一重豪赌:楼上楼商会拿出两粒筑基丹、滚江灵石矿全年总收益灵石两百万、内门精英弟子一个名额,悬赏你的人头。如果在一个月内,有哪位炼气期修真者摘走你的人头,就可以获得以上悬赏。当然,如果你活着到了虬龙城,内门精英弟子名额你一定不会要。筑基丹和两百万灵石都是你的。

    第二重豪赌:逍遥天门门主江流,拿出三份宝物,一是一粒筑基丹,二是他的成名‘天’品绝学传承,三是有生之年保你在靖州平安的承诺,赌你能够一个月内活着进入虬龙城。

    如果你死了,那一切皆休,他江流也不会为难杀死你的任何门派、家族、散修。只能说他江流瞎了眼,看错了人,用全部家当三千万灵石,来玩一场游戏。

    我不知道他江流为什么会如此看好你,敢花三千万灵石玩这个游戏。我来前他专门托我给你带来一个锦囊和一些物资。物资给你用,锦囊是在你快要死了的时候,才可以打开。

    我需要特别跟你提醒的是,江流此人来历极其神秘,实力超强,如星辰一样在靖州快速崛起,以一己之力独创逍遥天门,成为靖州三大势力。

    相传,他幼时曾经得到过非同寻常的‘天’品绝学传承,他的赌注里,最值钱的当然是他的‘天’品绝学传承。

    第三重豪赌:是我大商盟最喜欢的、最拿手的、最赚钱的,是我们面向整个靖州修真界的豪赌,由我们大商盟坐庄,开出赔率,接受修真者下注。

    我大商盟开启此次豪赌,当然时间越长参与下押赌注的人就越多,我大商盟抽取的彩头和获取的赌资就越多。所以,我大商盟是真诚希望你能活的时间越久越好。

    我今天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告诉你这一切,同时将江流带给你的东西给你。

    怎么样,少年,吃不吃惊、惊不惊讶,有没有觉得自己突然青蛙变王子的感觉?!”胖子少年嘿嘿直笑,双眼竟有隐隐的兴奋之情。

    梁琨听后内心翻起了滔天巨浪,这胖子少年明显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更不会知道自己有木魅道剑、方寸神地、皮囊等这些逆天的底牌!

    他认为自己绝对逃不出楼家的追杀,所以认为自己一定会接受赌约。

    他不禁敬佩皮囊的江湖老辣,以前杀的那些人,幸亏皮囊每次都除恶务尽、毁尸灭迹,到现在也无人知道自己的底牌,这才是我最大的倚仗所在。

    “哼,筑基期大圆满很了不起吗?打不过,我肯定能带你逃走。先看看那个什么江流给了你什么东西。”皮囊传音。

    “我先看看江流的物资”,梁琨道。

    胖子少年扔给他一个小小的锦囊,道“江流一共托我带给你两样东西,一是这个锦囊,他说你不到快死的时候不能打开。二是战斗物资。你如果接受我大商盟这个泼天的豪赌,我会允许你从我这里挑选一百万灵石的物资。这是包含在江流那三千万灵石的费用里面的。

    我大商盟生意遍布玄天大陆,岂是楼上楼商会那种乡下土鳖可比?我这里有整个玄天大陆的宝物,你可以任意挑选。

    当然,如果你不接受这泼天的豪赌,自认为能逃得过楼家的追杀。这一切都作罢,我们喝完这壶茶,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就此别过。

    我大商盟几万年信用,离开后绝对不会透露你的丝毫消息,这个你可以完全信得过我”。

    百万灵石物资!梁琨一听,口水差点流下来。这都是白给的啊,有钱人真是嚣张,花那么多钱给别人玩游戏。

    梁琨四处张望,这里除了这个茶摊,空无一物,你李有财不是吹牛皮吧,你所谓的整个玄天大陆的宝物,藏在哪里?从哪里挑?

    “呵呵,道友,我大商盟万年行商,储物、带物的能力天下无双,有玄天大陆储量最大的储物袋。更有随身‘须弥芥子百宝箱’”,胖子少年拿出一枚玉简,递给梁琨,“只要贴在两眉之间,神识侵入即可。”

    梁琨接过玉简,拍入额头,探入神识。眼前一亮,立即发现自己进入一个巨型空间,眼前有一排排商品,以及详细的商品价格、分类等。

    分门别类标注着比如“灵器”、“法宝”、“符宝”、“丹药”、“符箓”、“法雷”、“阵法”、“法诀”、“神通”等等。

    后面有的以“天品”、“地品”、“玄品”、“黄品”等品阶细分,有的以“鬼修”、“体修”、“佛修”等细分,有的以“疗伤”、“恢复”、“重生”等细分,每一个细分之后都带着价格。

    梁琨暗中喊皮囊,让他看这些物资,帮自己拿主意,是否接受这场豪赌。

    “堵了!你的优势是秘密多,他们对你完全不了解,关键是你有方寸神地这个逆天的存在。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劣势是,一旦赌局开始,大家在筑基丹的疯狂吸引下,会前仆后继的来杀你,你会疲于应付。你的胜率差不多三成,三成的几率去搏一搏,如果成了,筑基丹、灵石、江流的绝学还有他的庇护都是你的了,有了这些以后你的修真路将会是一片坦途。值得拼命去赌一把。

    一旦你成功了,我们真是一步登天了。让我看看替你选选应该要什么物资,一定要发挥物资的最大用处。”皮囊冷静的分析后,又慎之又慎的去挑选物资。

    不就是一个人面对全靖州的炼气期修真者吗?自己手段众多,刚才一个人对付三个所谓炼气期九层的人,根本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将他们斩杀,他对自己有信心。

    看完物资名单,梁琨从玉简中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