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假扮楼如危

    更新时间:2018-02-25 06:00:00本章字数:3139字

    梁琨唤出黄龙,全身包裹在土黄色雾气中。趁着其他人没有反应过来,立即进入战场收尾。

    里面断肢残臂、碎裂的内脏骨头到处都是,基本没有活人。让梁琨感到可惜的是,所有的储物袋也被炸碎了,一个完整的都没找到。

    还好,里面最富的楼如危没有被炸死,只是被法雷震晕躺在地上。

    他身上有一道淡淡的绿光护体,绿光忽明忽暗,眼见也是快失去效力。看来之所以没被炸死,就是这个护身宝物的功劳。

    不愧为是少爷!梁琨赞道。伸手摘掉储物袋,搜遍他的全身,在他的脖子上找到一枚种子一样的护身符,正是这枚护身符在关键时刻,自动护主,让楼如危活了下来。

    将这枚护身符拿下来,戴在自己脖子上。楼家二少爷用来保命的东西,品相真是不错,只要拿回去稍加温养,这枚护身符就可以重新用。

    再打一拳让楼如危晕上加晕,拿出皮囊给的槐树树筋将他捆了个结结实实,扔进方寸神地,这小子以后说不定还能用得上。

    闻一闻身上的香味已经散去,掏出胖子少年李有财给的“千变万化面皮”,内心里想起自己想要假扮的人,面皮随心而变,自己的身高、体型、发型等也跟着完全变化。

    激发脖子上的种子护身符,让其发出淡淡破碎的绿色光。带上从楼如危身上扒下的衣服、鞋子、储物袋等行头,躺在地上装“尸体”。

    只是,他装的是外表看起来和真的一模一样的楼家二少爷:楼——如——危。

    真正的楼如危,如今被炸的完全晕了过去,没有知觉的躺在方寸神地。

    而且,被皮囊拿出一个槐树皮,把楼如危的眼睛、耳朵、鼻子全部塞住,留下嘴巴呼吸,死不了就行,但是不能让他知道方寸神地的秘密不是。

    …………

    与此同时,大商盟成熟、系统、全面、快速的商业连锁行动快速展开,一系列围绕此次豪赌的商业宣传全面铺开,目的只有一个:将此事做大,越大越好,参与的人越多越好。

    这样,大商盟就能以其超强的运作模式,赚取超额收益。这才是真正的商业,楼上楼商会那种只是传统的商业模式,是资源型的商业,在大商盟眼里算不上号。

    整个靖州城,如同凡人过年一样,围绕这次豪赌,炸开了锅,热闹起来。

    “号外!号外!围捕梁琨第一战,楼家三十几人被炸上天!梁琨下落不明。具体内容请购买即时战报,一块灵石一份。”

    “大商盟坐庄,开出赔率,梁琨如今的赔率是一赔一百。一块灵石就认筹,欢迎大家押注!”

    “想拿梁琨人头的炼气期修真者不可错过:想知道梁琨从大商盟的购物清单吗?他不光买了法雷哦。知己知彼,方可取他人头。一百块灵石一份。”

    “最新战报!来自战场最前沿的目击者描述——当法雷响起的一刻!九块灵石一份,不可错过啊。”

    “一块灵石你富不了,一块灵石你穷不了,来呀,下注啊。”

    梁琨的第一声法雷炸响,成功吸引了靖州城所有修真者,本来以为这个无门无派、无靠山、无颜值的憨厚少年第一战就会被拿下,谁能想到他一雷惊天地。

    杀光楼家三十多名追杀者,还成功逃脱。

    据说,靠家传保命玉简活下来的楼如危,被救回去后,感觉颜面大失,如今暴跳如雷,正在向家族申请自己二少爷的三百年的灵石奉例额度透支,火速从家中调运法雷,打算一雪前耻。

    ………………

    “再给我催!!!催!把我做二少爷,从今往后的三百年最高灵石额度全部透支掉,立即给我送来足够的灵石。我也要买法雷。”幸存下来的楼如危在大声咆哮。

    他额头裹着一条红色战斗带,头发散乱半遮脸,脸上全是灰尘,衣服上还留下爆炸产生的污渍。

    二少爷“楼如危”故意留着一身伤,大吼着因为过度“悲伤”而嘶哑变声的嗓子,说不想换衣服,要以现在的模样,时刻提醒自己,敌人的狡猾。

    他战意昂扬,好像换了一个人,发誓要与梁琨不死不休,为楼家正名。

    楼家剩下的下人纷纷叹息,不愧是少爷脾气,遇点挫折就要把三百年的灵石奉例额度透支。

    今天的二少爷有点怪怪的,从没见过他如此积极。难道是被炸傻了?记得当时抬回来时,有家传保命护身符护体,没有受多大的伤啊?

    “怎么还没给我送来?我不是说了,先从最近的下宗给我调度灵石吗。马上就要下一个六个时辰了,梁琨那小子说不定跑的很远了。

    快,再给我催催!”“楼如危”不停的催促手下去办。

    “少爷,来了!楼副管家来了。”有下人报喜。

    一名楼家老奴从楼上楼总部回来,递给梁琨几个储物袋。

    “少爷,家主说了,只能同意透支你一百年的灵石奉例额度。说如果你拿不下梁琨的人头,就……就……不用回楼上楼商会了。

    这里面是一百万灵石,大多数是中品灵石。门主说,你要好自为之。”老奴不再说话,退在一旁。

    这位急切要灵石的“二少爷”,自然是梁琨用“千变万化面皮”变幻的,梁琨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不堪衣衫不整”的样子,就是怕楼家的手下认出来。

    “好。一百万也算超出我的意料了,”假扮成“楼如危”的梁琨内心大喜,他不动声色的收下这几个储物袋。

    他神识迅速扫过储物袋,里面竟然有十枚上品青鳞灵石,其余全是中品灵石。高品价值是中品灵石的百倍,中品是下品的百倍。

    储物袋内的中品灵石含有的灵气比下品灵石,更加纯粹,浓度更高,自然价值更高。

    他大手一挥道“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就会发出新的异香指示,你们几个安排下去准备第二次截杀!我立即联络大商盟买法雷。

    你们再给我狠狠的警告一下那些小门小派、散修什么的,都不许出手,杀死梁琨的,只能是我们楼家!就是我楼家的下宗,谁要是敢私自出手,我灭他满门!都给我把话传下去。

    对了,还有一件事。通知所有咱楼家人,将身上的灵石都拿出来,先暂时借给我,让副管家一一登记姓名记好,完成任务后我双倍偿还。我要买更多的法雷!”

    手下剩余的七十余人,都是楼家人,应该不会太穷,也是一笔不小的灵石吧。

    自己要借灵石,还得记录姓名,谁敢不借?每个人都得拿出灵石,否则得罪了二少爷,以后不想混了吗。

    很快手下凑了五千块灵石交了上来,蚊子瘦了也是肉!梁琨假扮的“楼如危”毫不客气的收下。

    这么多手下,才凑了五千块灵石,看来这些手下不是太穷就是太抠。

    算算时间还有不到一个时辰,这该死的异香就要再次显露自己,他找了借口,说要在下一场大战前放松放松,要一个人出去静一静。

    手下所有人,都不要跟来,要安静的思考一下战术。

    于是,假扮成楼如危的梁琨,骗了灵石大摇大摆的离开了。

    一百万零五千块灵石到手。

    方寸神地内,已经有两百万余块灵石。

    第一战完成作战目标!耍弄了楼家,绑架了楼家二少爷,白白得一百万零五千块灵石。此时正是开溜好时机,养精蓄锐去了!准备第二作战计划!

    …………

    “大家不期待下一战完全不被看好的梁琨有什么表现吗?下注了,下注了,大商盟再开第二个连环赌盘——六个时辰内,押梁琨‘生’和‘死’!”

    “概率五五开,我大商盟只提供平台收手续费,大家放开来下注!早来早选择,晚来没选择!”

    大商盟太会运作了,将人心最深处的赌性完全激发,连环赌盘,激动人心。

    在大商盟的连环轰炸下,那些躲在深上老林一心潜修的修真者都被惊动,将整个靖州真正点燃。

    ………………

    “有点意思,第一战居然丝毫不费力。三十几个人六十枚法雷足够了,浪费”,独立在逍遥天门之上的江流微笑,他对梁琨第一战还算满意。

    “一群蠢货!轻易被人设套,三十几条人命连对方面都没有见到就没了!”楼上楼商会楼焌狻大怒,狠狠摔碎了眼前的茶杯。

    “小看了我的法雷威力,浪费。倒也有好处,你尝过了法雷的甜头,下一次一定会再来购买。”胖子少年李有财正在逗弄一只猫,喝茶数灵石。

    大商盟此次在靖州运作非常成功,他是直接受益人,现在一切向着良性目标发展,他自然高兴。

    ………

    梁琨假扮的二少爷楼如危,在临走前还发出命令,把所有楼家的兵力分成三十几个小组,每组两人将所有人分散安排,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不让楼家兵力迅速集结,方便自己突围。

    他的安排受到楼家人的质疑,但他是二少爷,是此次的前沿指挥,尽管楼家参与追杀的七十几个人心里都骂他是白痴,但还是不折不扣的执行他的命令。

    分散成三十几个组,撒在了入虬龙城的必经之路。

    同时他利用楼家身份,对那些欲围剿自己的修真者发出“灭满门”的威吓,尽可能的为自己争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