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摆擂台

    更新时间:2018-02-26 17:00:00本章字数:3050字

    他的精气神和法力达到最佳状态,等待异香第三次示警,展开他的第三次作战。

    此时距离下一次异香示警还有一小会的功夫,三名背后插着旗子的修真者从密林中走出,每人背后都有三面旗子,呈品字形向梁琨抄去。

    这三人搜索此处,偶然发现了和白脸令上一模一样的梁琨。真是好大的一个惊喜,本来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发现梁琨,结果就发现了坐在江边的他。

    杀!为了筑基丹,为了灵石。

    尽管他们与梁琨无冤无仇,但是一切为了筑基丹和灵石,什么仇不仇的,放在一边。

    你梁琨的人头,才是我们兄弟三人的目标。

    三人对梁琨很忌惮,小心翼翼的前进,进入攻击范围后立即发动攻击。

    九面旗子同时飞向高空,“呼啦啦”伸展开来,一生二,二生三,生成九十九面旗子,“砰砰砰”声音不断,插入地面连成一个阵法。

    三人竟然懂得一套合击功法,想先用阵法困住梁琨。

    “想用阵法困住我,做梦吧!”他大吼一声,弹身而起,气来土生,土生金来,身如霹雳,化为一道闪电冲向最前方的敌人。

    这个阵法从升空到落地成型需要一点时间,梁琨抓住这一点时间,他对霹雳金光遁已经渐渐熟悉,用在斗法上速度极快,阵法还没成型,拥有三山之力的拳头已经结结实实的轰击在前面那人脸上。

    “波……”一声巨响,最前面那人的护身法器首先迎接梁琨的拳头,一接触就被被轰碎,他一口老血喷出,内心道“好强的力道!”

    只是这一耽搁的时间,九十九面旗子在他们四周落地,大阵成矣。

    三人同时催动法力,就想用他们师门传下的阵法困死梁琨。

    “润土生锐金!”梁琨之所以选择这处河岸,就是因为这里的土是湿润的土,湿润的土里面含有大量的金属。

    他催动霹雳金光遁,土中大量的锐金形成上万把小小的利刃,利刃循着某一种轨迹旋转,首尾相连旋转切割,趁着大阵未稳,将组成大阵的旗子瞬间割碎。

    “怎么会这样?”三人赖以成名的联合阵法竟然不堪一击!

    “上路吧”,梁琨再一指,锐金刀阵将三人切碎。

    恰在此时,第三波异香示警来临,在他上空形成一个大大的白脸令。

    大量的人影向梁琨扑来,大战一触即发。

    梁琨收齐那套阵旗和三人的储物袋,运转真气,轰隆隆声中,河岸这片视野开阔的空地上,脚下的土地开始隆起。

    不一会,凭空出现一座巨大的擂台,甩手将那重新变成九面的旗子插在擂台高处,他居中站在台上,擂台两侧挂着刚刚写成的两副对联。

    上联是,“给你一盏茶的时间”。

    下联是,“尽情上来挑战我吧”。

    横幅是,“来者报名!”

    这是皮囊写得,梁琨嘟囔一句,真是恶趣味啊。

    不过,正合我的胃口啊。既然一盏茶的时间,我不停散发香气,辨识度极高,还不如直接放开,光明正大陪你们玩一玩。

    免得你们以为,我只敢逃命,没有真材实料。

    “好狂傲的口气,我翠山老刁来会会你!”一条大汉飞上台,双手环抱,一头巨大饿狼虚影跑出,张开血盆大口咬向梁琨。

    他自己的身上出现一个龟壳虚影,手中一口大鼎,大鼎里有熊熊烈火燃烧,抡起大鼎紧随饿狼虚影砸向梁琨。

    “小道而已,炼猛兽凶禽之精魂于体内,借助它们的力量攻敌。你修炼的顶多是‘黄’品法决,不入流啊。”梁琨在擂台上一边应敌,一边点评。

    这是皮囊教给梁琨的,目的是来个擂台战,迅速解决掉一批人,起到震慑的作用!

    外面的人听了梁琨的点评,也感觉惊讶,感情人家懂得不少啊,一打眼就知道这老刁功法的强弱。似乎,只有大门派的弟子,才有这种眼光和见识吧。

    不要以为我好欺负,不和你们正面战斗不代表我们怕你。想来取梁琨人头,你先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

    面前出现九道土墙,土墙内混杂着金水,坚硬无比。饿狼虚影和大鼎先后砸在土墙上,土墙不断崩碎,但砸碎第七道土墙后,饿狼虚影和大鼎,就先后力竭,被两道土墙挡住。

    饿狼虚影哀鸣一声消散,大汉也被反弹而回的大鼎震飞。

    上千条张开嘴巴,口里丝丝作响的土蛇从地下钻出,不等大汉落地就纷纷弹起缠满他的全身,守护在身上的龟壳虚影被上千条土蛇生生咬碎,大汉失去护身之物,全身骨头被土蛇绞碎而死。

    只是一个照面,翠山老刁,死。

    “浑砀山老高”,一名长脸瘦高个自密林中一跃而起,口中念念有词,仰头吞食一名猩红的丹丸,身形开始变化,头顶生出两根弯角,全身血肉瞬间干枯,手脚伸长指甲疯长,变化成一头天鬼。自空中扑向梁琨。

    “小道而已,利用化鬼丹和引鬼诀,暂时化为天鬼,但你这个天鬼一看就是不完全体,应该是你的化鬼丹和引鬼诀是残本,没有得到核心传承。”梁琨嘴上重复皮囊的话,手上却丝毫不停。

    咦,观战的人更加觉得梁琨不俗,竟然知道鬼修的一些东西。

    他迎着天鬼一跃而起,全身泛起一层淡淡的土黄色的光护体,双拳凝聚三山之力狠狠的砸向天鬼。“砰!”一声巨响,两人力量斗了个旗鼓相当。

    化身天鬼果然力量凭空大了很多。

    那又怎样?梁琨身子还在空中,伸手凝出一把土元气大弓,右手快速拉弦十次,空气中肉眼可见的十只元气箭先后射向天鬼。

    此时天鬼刚刚落地,立即想翻身躲避元气箭,突然脚下一紧,一条狰狞的土蟒破土而出,在他落地之处早早等待,立即缠绕住天鬼,让他不能动弹!

    元气箭瞬间来到天鬼胸前!他立即用双手格挡,却发现这来势汹汹的元气箭射到他身上后,竟然毫无杀伤力,全都被轻易弹开!

    刚想挣脱土蟒,继续向前厮杀。却听到梁琨口中轻轻吐出一个让它魂飞魄散的字“爆”!

    连续十声爆炸,哪怕它是刀剑难伤、法器不灭的天鬼身,也被炸成了渣渣!

    原来梁琨将十枚“天罡千机灭绝法雷”隐藏在元气箭尖,元气箭只是迷惑之用,“天罡千机灭绝法雷”才是最终杀招。

    杀这两人,顶多两个照面杀敌,干净利索。显示出梁琨强大的道法神通和深厚的法力!

    梁琨嘴角微笑,这只是我想让你们知道的东西。

    我不想让你们知道的秘密,以后慢慢用来炮制你们。

    “古离门,袁刀。”一名五十几岁的女子腾空而起,抬手在空中洒出一粒绿色的种子,她接着喷出一口鲜血在种子上,种子吸到献血后,还在空中就开始疯长,落地后已经是一棵参天大树。

    叫袁刀的,竟然是个五十几岁的老太太?!皮囊嘟囔道。

    梁琨开口道“小道而已,你这是看出我是主修土元之力,想利用木克土的五行相克之术。但你好像忘记了一点,五行相生又相克。木确实克土,但你可否知道木克土生火?”

    梁琨扔进嘴里一粒“玲珑九曲复灵丹”,伴随着复灵丹的融化,体内消耗的真气如怒涛一般迅速补齐,气海充盈,新力又生。

    袁刀根本不接话,一个柔身落在那棵大树上,掏出两把如弯月的锋利长刀,飞身砍向梁琨。

    梁琨疯狂催动土元之力,但袁刀的大树随之将土元之力尽数吸收,枝干更加茂密、粗壮。好景不长,梁琨的土元之力太雄厚,大树吸取了超越自身的土元之后,被撑着了,根本无法承受更多。

    木含火性!大树根本承载不了梁琨如此海量的土元“进补”,一丝火星从“大补”的树心燃起,瞬间蔓延开来,一颗参天大树化为一团熊熊大火。

    袁刀的长刀还没有砍到梁琨,大树燃起的高温已经让她产生巨大的恐慌。本来就想借助这株大树的力量克制梁琨的土元之力,哪里想到对方法力这么雄浑。

    对方关于土元的理解和掌握远超自己,本以为用木克制住了对方,没想到一个照面就被破去。

    梁琨用土元气化出一把和袁刀一模一样的大刀,只不过他的是单刀,对方是双刀。

    用力一挥狠狠的与她的双刀砍在一起,两人隔刀相望,相互角力。

    袁刀刚想变招,梁琨的左眼突然显出双瞳,从不知名界面射来一道禁锢之光!这道光只有她能看见,如一道精神牢笼,直透她的识海,让她灵魂出窍。

    袁刀立即失去自主意识,真气一松,放弃防御,梁琨的元气刀顺势砍下毫无反抗的脑袋。卷起她的双刀和储物袋。

    口中喊道“一盏茶的时间,到了。吃我三百枚天罡千机灭绝法雷!”梁琨扬手向密林中正在跃跃欲试的人群,扔出几百枚圆乎乎的球状东西。

    林中那些刚想一哄而上耗死梁琨的人听到“三百枚天罡千机灭绝法雷”,立即吓得魂飞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