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老铁老甲老绿

    更新时间:2018-02-27 06:00:00本章字数:3004字

    在皮囊的牵引下,他吸引了大多数散修火力,让梁琨终于直面北面那三个看起来联手的家伙。

    梁琨一声长啸,两柄圆月长刀脱手飞出,直奔前面挡路的三人中最前面一人而去。

    此人身高居然和皮囊差不多,全身肌肉虬结,如一条条蚯蚓在皮下游动,身体呈现古铜色,应该是整天泡药浴的缘故。是一名体修,气贯全身,犹如一座铁塔。

    他大吼一声,赤手空拳,将飞来的两把圆月长刀硬生生格飞。刀身旋转切割在此人身上,竟然迸射出火花,这个体修已经将身体打磨的如钢似铁。

    第二人张口吐出一枚木质圆球,一掐灵诀,小小的木质圆球在空中不停地旋转中变大、变大、再变大,最后“嘎吱嘎吱”声中,竟成为一尊身高两丈的机甲木人。

    机甲木人胸口打开,此人迅速钻入。操纵机甲,等待梁琨的到来。看来,这个人是个擅长操控机甲的人。

    第三人身材矮小,竟然长着绿色的长胡子。他看梁琨就快要冲到眼前,将一个储物袋扬手扔出,从中“咕噜噜”滚出上百粒绿油油的种子。

    他再打出一片丹药粉末,口中念道“狂野之野,木之沙漠,疯狂种子,借药而生”。只是一个瞬间,那些绿油油的种子吸收了丹药粉末后,竟然如同爆炸一般立即疯狂膨胀为一片厚约一丈、方圆十丈的厚厚大草垫。

    也可以说一片厚达一丈的“木之沙漠”。绿胡子修真者身影下降,渐渐消失,竟然完全“融”入这个大草垫之上,消失无踪。看来他是想躲在草垫中伺机偷袭。

    三人这是连击之术,看来为了挡住并留下梁琨做足了准备。这厚厚的木之沙漠,自然是为了让精通土元之力的梁琨无法从大地之中吸取土元之力,算是煞费苦心。

    三人的目的非常明确:挡住梁琨,等待大部队到来。这三人和梁琨一样都是炼气期九层,自信拿出看家本领,有可能留下梁琨。

    梁琨丝毫不惧,一个作战计划在空中还未落地就已经形成。

    “以为我只有土元之力这一手?那我正好利用这一点”梁琨扬手打出一枚“天罡千机灭绝法雷”,直奔前面的炼体者。

    “早就料到你这一招,老铁,让开。”机甲木人身上打开一个机关,从里面出来一只木蛤蟆,张口卷舌将“天罡千机灭绝法雷”吃进肚子里,后腿一蹬闪电般飞向远处,“轰隆”一声在远处炸开。

    “哈哈,我的机甲专门涂了防法雷的特殊涂层,还有木蛤蟆来吃雷,你的法雷对我们无效。有木之沙漠,只要你站上木之沙漠,你的土元之术对无法施展。看你怎么死。”机甲木人很得意,似乎吃定了梁琨。

    “那如果我一百枚法雷同时发出来呢。”梁琨有的是灵石,一枚“天罡千机灭绝法雷”才二百块灵石,生死攸关时刻,不能再疼灵石。

    一百枚“天罡千机灭绝法雷”如雨一般洒向机甲木人,你不是得意吗,给你一百枚,看你怎么得意的起来。

    炼体者大汉老铁看着一百枚法雷全都攻向机甲木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他有点懵,好像不知道为什么梁琨连一枚法雷都不分给他。

    机甲木人中的修真者都快哭了,自己的大话说得有点满啊,竟然惹怒了梁琨,一百枚法雷全奔我来,你起码分一半去炸老铁啊。

    “老甲,你小心啊,我先去会会他。”炼体者大汉老铁看一百枚法雷也是发憷,他不管老甲,飞身迎向已经落在木之沙漠的梁琨。

    机甲木人面对漫天而至的“天罡千机灭绝法雷”,立即卧倒收缩,闪电般蜷缩为一个成人大小的木球。

    同时飞出一只狼狗大小的木蛤蟆,挡在身前,大嘴一张,将绝大多数法雷吸入。然后“咕嘎”一声,弹向远处。剩下的法雷在蜷缩成一个球的机甲木人上炸开,顿时将四周的空气炸裂的翻滚炙热。

    只是这用特殊材质做成的机甲木人,受损的只是表层,法雷巨大的杀伤力,对巧妙的缩成一个圆球,再加上特殊的防雷涂层的老甲,基本没有受损。

    而那只巨型蛤蟆吃了一肚子法雷,也在远处无人处的空中爆开。

    梁琨丝毫不看老甲是如何防雷的,他借着从远处奔来的势头,合身撞向老铁。

    老铁一看梁琨竟然傻呵呵的跟自己这个炼体者拼力气,他呵呵憨笑,沉腰落马,张开双臂,站在原地迎向梁琨。

    跟我老铁比力气,我还真没怕过谁。

    梁琨好像不知道对面之人是炼体者,全身如精钢铁打。他维持着高速,全身撞向老铁。

    “砰”一声闷响,二人撞在一起,如同撞到了一块铁板,即便是梁琨,被方寸井每时每刻的从内到外洗炼五脏六腑、肌理经脉也不好受,炼体者一身本领全在肉身之上,而且这老铁既然炼制了炼气期九层,实力自然非同小可。

    这一撞,老铁很惊讶的发现,梁琨竟然没有出现他想象中的那种应该口吐鲜血、全身骨头断裂的情况,梁琨只是一个摇晃,就好像什么时期没发生一样。

    老铁顾不上怀疑,他双臂环抱,如同一个铁箍,将梁琨紧紧抱在怀里,就想用力勒死他。

    “喂,老铁,你看我眼里有什么。”梁琨根本不惧老铁的环抱,心里想着所谓的炼体者也不过如此吗。

    他哪里知道,方寸井将灵气从他体内输出,时刻为他洗髓炼体,他的肉身强度不比炼体者差。只是缺少炼体的体术而已。

    老铁闻言一愣,头脑反应慢的他,还是乖乖看向比自己矮了一头的梁琨,突然,梁琨的左眼出现双瞳,一个向内的漩涡出现,从不知名之地传来一股精神波动,直透他的精神和意志。

    炼体者老铁心神瞬间被禁锢,然后一个声音告诉他“去杀死老甲!”

    炼体士在炼气期炼体不炼神,遇到精神力高手,是最容易被禁锢、控制的。

    他双眼一阵迷茫,下意识伸手接过梁琨塞给他的两枚圆球状东西。松开了环抱梁琨的手臂,如一只呆头鹅一般愣在原地。

    摆脱了这两个人,梁琨立即飞奔,就想冲出木之沙漠,前面暂时还无人追来,这三个人是北面最后的阻挡。

    “老铁,你愣在那里干什么?!”老甲完全搞不懂老铁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怎么会突然站在原地发起愣来,机甲木人重又恢复巨型身躯,大踏步越过老铁,冲向梁琨,决不能让他逃了。

    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老甲将自己的后背完全坦露在老铁面前,对老铁绝对不设防,他哪里能想到梁琨会用左眼控制老铁。

    愣愣的老铁此时突然动了,他脚底生出巨力,在软软的木之沙漠上高高弹起,运起最强之拳,对着毫无防备的机甲木人核心部位全力轰去。

    他们三个人在一起多年,知道彼此的弱点。

    以有心算无心,再加上老甲对后背毫无防备,只听得“啊”的一声惨叫,藏身机甲木人中的老甲被一生挚友老铁,从背后硬生生轰烂上身,带着强烈的不甘死去。机甲木人失去控制,将里面死了的老甲尸身弹出,慢慢恢复成一颗木质圆球。

    老甲到死也不明白,一向憨厚的老铁,今天这是怎么了?

    厚厚的木之沙漠一阵摇摆,隐藏着起来伺机攻击的那个绿胡须修真者心神大恨,完全不知道老铁为何会做出如此奇怪的举动。

    他刚想出手,却发现此时的老铁红着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藏身之处,似乎只要他一动,老铁就会扑过来。

    面对已经疯掉了的老铁,这个三人组最强战力,绿胡须选择了屈服,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不敢动弹。

    梁琨一声长啸,越过北面最后一道障碍,向皮囊发出撤退的神识。

    此时皮囊历经血战,也已经赶上来,他的狂狮、僵尸全都战死,全身被围攻他的人法雷、阵符、法剑、法器等击中,尽管它是不死之身、僵尸之身,但仍旧伤痕累累,腹部、胸膛还插着两柄主人被杀死后遗留的法剑,后背插着三只火磷箭,右手拿着一把白骨大弓,整个脸被法雷轰击的变了形。

    但皮囊此时身上挂着不下六十个储物袋,随着他的飞跑上下颠簸,他路过被杀死的老甲,竟然还顾得上把老甲、老铁的储物袋和地上的机甲球顺走。

    梁琨看皮囊已经平安闯过来,他心意一动,引爆了他塞给老铁的两枚天罡千机灭绝法雷,只听到后面“轰隆隆”巨响,老铁在迷迷糊糊中被炸成碎片,躲在木之沙漠的绿胡须也被炸的血肉横飞!

    唯一的生门被打开,皮囊扛起梁琨,在后面大爆破尘沙漫天的掩护下迅速远去。

    第四次异香示警完美逃脱,但真正意义上的大逃杀,开始。因为如今他们已经无所遁形,被天上的人时刻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