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入院测试

    更新时间:2018-01-27 22:12:19本章字数:3018字

    而这时候如月羞恼同时两眼欲喷火,死死的瞪着千木,“咋样,本姑娘的腿好摸吗?”如月突然没了之前的羞恼,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问道。

    “这?”千木有些不知所措,只能老实回答道,

    “好摸。”千木刚说完这句话便发现自己错了,只见那如月再也没了那小鸟依人样,眼睛瞪的老大尖叫道:“淫贼,你找死!”

    千木一阵愣神,立马松开手风一样的跑没影了。待到众人和如月反应过来之时早已不见了人影。

    “臭小子,淫贼,我们没完,给本姑娘等着!”说罢也快速的离去了。

    “哈哈哈哈。”留下一片笑声在书院久久的回荡。

    晚上,千木的房间之中,几人聚在一起时不时的那白天的调笑千木。

    “不过那完颜如月确实很厉害!”季如岩一改平时嬉皮笑脸的样子正经的说道。

    “哎哟喂,打的我现在还疼,那小娘们也忒狠了点!”王铁在床上时不时地疼的叫唤,完颜如月那一脚直将王铁踢昏过去了,到现在也心有余悸。

    到了天武书院已经几天了,在这几天之中一共有六七百人报名,不过现实很残酷,天武书院这次只招一百二十人。文武测试各取六十人,由这一百二十人随机组成天、地、玄、黄四个班,学习日期共三年,三年后可参加由武国举办的科举考试,或者留在书院当教习,或是闯荡江湖。

    此时的讲堂内已坐满了来自各地的学子,而摆在他们面前的不仅仅是一张考卷,更是人生道路上一个重要关卡。有人在认真答题自然也有人在挠头塞耳,书院测试的题目并不是死板的,相反需要的是一些灵活性逆向思维。书院招的不是只会背书的书呆子,而是真正的人才。

    上午的文试结束了考试成绩明天才能出来,下午进行的是武试。千木一行人之中只有辗逊是文试,看着他走进房里几人连忙问道,“辗兄觉得如何,有几分把握能过呢?”

    辗逊做了做手势“八分”。

    “那就完全不用担心了啊!”三人都恭贺道。

    “不知道下午的武试是怎样进行的?”季如岩面露担忧之色,要想在几百人的比试中胜出可不是一件易事。

    “不管怎么样尽力就行。”千木面色淡然道。

    几人用过午饭之后就朝着演武场走去了。

    演武场内已经来了有些人了,几人来到演武场之时已经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毕竟能让那暴力的完颜如月吃亏的少年可不简单。众人纷纷给几人让开道来,这时候考官还没有来,四人只得站在一旁打量着其他人,“千兄,快看是谁来了!”季如风扯了扯千木的衣服小声说道。

    “嗯?”千木闻声望去眉毛一挑心道不好,“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来人便是那完颜如月,像是感受到千木的目光,她也看向千木,四目相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千木已经死上好多回了,千木受不了那目光连忙别过头,见此情形如月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做出恶狠狠的样子向千木示威。而千木一副不搭理的样子,看的如月直跺脚。

    “快看,教习来了!”有人小声嘀咕着。众人顺着目光看去,来人是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

    “小崽子们,我就是今天其中一位考官——柳青阳,来来来,开始考试了!”

    “叫到名字的前来和我过招,只要能撑过十招的便算通过!”柳青阳的声音如洪钟一般响亮。

    “这教习据说可是八重武者啊,十招恐怕有点难啊。”有人面露苦色。

    “八重武者吗,自己还没和这样层次的武者交过手呢,不知和八重武者之间相差多少。”千木在心里思忖道。

    依次叫到名字都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不过能撑过十招的学子不多,大部分不到十招就被撂倒了,看的众人心惊胆战。

    “这就是八重武者的威势吗?我离八重武者层次也不远了!”千木握紧拳头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千木”就在千木愣神之际王铁赶忙拉了千木一把。

    “学生在!”千木向教习行了一礼,。

    “嗯?你是前两天和那女娃交手的那男娃吧,不错,你俩的实力我也看到了,可以不用过招了直接通过!”在场之人一听纷纷露出羡慕的眼神,不过千木却有些为难之色,

    “教习,那个我想向您讨教讨教,不知柳教习能否赐教?”千木试探性的着向向柳青阳。

    “哈哈,好小子,不过你可小心了,我的棍棒可不长眼!”柳教习提着一根铁棒招呼着千木就上场去了。

    千木的话一出,场上的少年们顿时一片哗然,有人冷笑,有人露出了鄙视的神情,有人则是好奇地打量着千木,兴许这少年真能创造奇迹也不一定呢。

    这一次千木将他那把黑刀也拔了出来,横放在身前。二人由于差了一层次,千木只得先发制人了,提刀边冲了上去。柳教习的棍法快速勇猛,舞动如飞。

    这是千木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亮刀,经过此前千木与完颜如月的比武都以为千木擅长拳法,没想到他也用刀!而完颜如月更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小淫贼刀法应该不赖,看来下次得用刀法向他讨教了。”

    因为只是简单切磋千木并没有使出浮生四式,他并不想过早的暴露这刀法,他还有不确定的敌人在暗处。虽然使用的是一些基本招式也能抵挡一番。

    “哼,这淫贼明显有保留,哼。”完颜如梦佯怒道。

    有老话说“枪似游龙,棍若雨”,就是说棍法似疾风暴雨,密而不疏。此时的千木内心一片苦涩,没想到这柳教习棍法如此精湛,那棍法如雨点般打向千木,使得他没有丝毫机会进攻只能抽刀防守显得格外狼狈。

    “教习!停!”千木连忙叫停,已经知道了自己跟八重的差距就没必要再挨揍了。

    “哈哈,小子在留手的情况下,还能挡住我这么多招已经不错了。”显然这教习对千木极为看重,辗逊过去搀扶着千木,此时辗逊的内心很是纠结和复杂,脑海里时不时的回忆起敏儿死时的画面。一想到此,辗逊下定了某种决心。

    令人意外的是柳教习对王铁竟然网开一面了,之前王铁与完颜如月的比试他也在场,对王铁还算满意也就没有多加为难。

    武试进行了有好几个时辰了,考试的武者们也早已测试大半了。除了柳教习之外其他几个教习也露面了,其中还有一个女教习。当最后一个武者测试完后今天为期一天的文试和武试都已经结束了。武试当场出成绩,而文试只能等明天出结果。

    毫无意外,千木一行人都通过了测试,待明天正式宣布之后就是天武书院的学子了。

    千木几人商量着去庆祝庆祝,毕竟明日过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像现在这般聚在一起。书院旁自然是有酒楼之类的店铺的,一应俱全。

    古人有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而诗中的杏花酒便是杏花楼的招牌酒,千木一行人便在这杏花酒楼庆贺,二楼一处靠窗位置,几人不胜酒力已经有些微醉了。几人的位置极好,与那灵河遥遥相望,晚风轻拂,吹醒了微醉的几人。

    当千木不经意间扫过大街上的人群时他发现了几个数熟悉的身影。

    几位先喝着在下有事先行告辞,改日定当陪诸位一醉方休。”几人见千木有事就没有多加劝阻了。

    灵河边千木背对着三人,欣赏着美丽的夜色。三人没有一丝不满反而十分恭敬,片刻之后千木开口:“有劳三位了,不知我让诸位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千木转过身关切的看向三人。

    “回公子,事情基本已经水落石出了,当年苏前辈和易前辈确实是被人出卖的!而出卖之人便是同行的其他二人,是他二人放出去的消息,目的就是为了得到那块令牌。当年知情的几人差不多都已被灭口了,只有少部分人逃出了生天。

    “还真是他二人,好一个至交好友!”千木冷哼道,“既然知道是他二人所为那就好办了,也该为他二人做点什么了,这段时间辛苦三位了,接下来的这一个月三位可以休息休息了,具体事宜等我突破八重武者再说。”

    三人内心巨震,眼前这少年已经远超他们一大截了,三人连忙开口道:“哪里哪里,能为公子效劳是我们三人的荣幸。”

    “你们去吧。”千木挥了挥手,一个人独自站在江边沉思。

    “这位朋友还不出来吗,非得在下请你出来吗?”千木看向一黑暗处。

    话毕只见一青衣女子从黑暗的夜色中中走了出来,依旧是那清冷的身影,仿佛没有什么能让她神色有所变化,可能只有触及内心深处的那一抹柔软的时候才会有所动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