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灭黑风寨

    更新时间:2018-02-01 12:57:50本章字数:3243字

    “你、你怎么知道!难道是三当家说的,难道他想黑了我,不可能啊!”刘掌柜一脸不置信的样子。

    “是谁说的你就不用知道了,他是那个山寨的?”说罢一个耳刮子打过去,打的刘掌柜哇哇叫疼,惊惧不已,“大爷,大爷别打了,我交,我交,他是黑风寨的!”

    “这还差不多。”千木反手一记手刀将刘掌柜拍晕。

    千木掂了掂手上的东西,面露寒光,喃喃道:“黑风寨吗,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黑风寨武国西部有名的一伙土匪,老大是一名七重武者,老二六重武者,老三也是六重武者,人多势重,官府围剿了几次也没有捕获匪首三人,黑风寨倒也聪明只谋财不害命,再加上黑风寨大把的银子往官府送,以至于到后来官府也懒得管了。而这黑风寨也是几年前参与追杀师傅的几路人马之一,一想到此千木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这事你怎么看?”千木把事情经过告诉苏伊霜询问她的意见。眼前这少女虽然才十来岁,不过却少见少女的那份天真和烂漫,多的是成熟和稳重。

    “杀了!”苏伊霜简简单单的说了两个字。

    “好,那我想一个周全的方法,争取将他们一网打尽!”

    “刘掌柜,你确定那三当家今天会来吗?要是敢骗我们定叫你知道厉害!”千木扬了扬手中的匕首。

    看着那寒光闪闪的匕首刘掌柜身子一哆嗦连忙道:“两位小爷,我真的没有骗你们,那三当家上次说还有货送来,这次一定会来的。”刘掌柜心中叫苦不迭,这个煞星又来了,这叫什么事啊。

    “我教你你的你都记住了吧,你要是露了马脚定叫你第一个去死!”

    “记住了,记住了。”刘掌柜连忙担保。

    千木看了看时辰猜那三当家也该来了,于是两人小心的藏了起来。果然,在二人藏起来不久后一道身影就鬼鬼祟祟的敲门进来了。

    “刘掌柜看我这次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三当家得意的将东西抛向对方,这可吓坏了刘掌柜,生怕摔坏了里面的东西。

    “这可真是好东西!这玉料都是上好的材质啊。”刘掌柜看的眼珠子都快镶在上面了。“那这价钱?”三当家说出了最关心的问题。

    “三当家放心,绝不会少了你的,你看看。”说着将装好银两的袋子放在桌上。三当家打开一看点了点头露出满意之色,“那就先告辞了。”三当家见银两到手也就不在停留,毕竟黑风寨都是在官府的通缉榜上如果被人发现还是免不了一番麻烦。

    千木两人见三当家动身离开了便小心翼翼的跟在他后面,这三当家也真是狡猾先是城里绕了几圈才出城。“难道是我多心了,总感觉有人在后面跟踪我?”三当家又仔细看了看身后确定没人跟踪后摇了摇头,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后面跟踪的两人松了口气,差点被发现了。

    “这些人还真是会选地方,确实隐蔽,要是没有人带路还是找不到。”千木看了看不远处的黑风寨眉头微皱,黑风寨足有百来人,站岗也挺严密,时不时有人换岗巡逻。“看来只能智取了,你在这等我信号,按我们说好的做,我进去给他们来个惊喜。”千木神秘的笑了笑。

    苏伊霜点了点头,继续观察山寨的情形。

    千木仔细观察了这山寨的地形,寨子坐落在两山之间的鞍部,两边是陡崖和高山想要从两边进十分不容易。千木思量会还是决定从陡崖那里着手。看着身后的陡崖千木擦了擦汗,从这陡崖上来还真费了千木好大力气。

    不远处坐落了一片房屋,那应该就是那黑风寨大本营了,即便离寨子还有一段距离就能听见那划拳喝酒的声音了,千木没有贸然前行而是在观察哪处房子在冒烟,好一会儿过后就大致知道了厨房的位置。

    “黑风寨吗,你们的报应来了。”千木握紧了拳头。

    小心的潜行到厨房里,看了看那些鸡鸭鱼肉不由咋舌,还帮土匪还真是会过日子,天天大鱼大肉的。

    千木趁那些人上菜之时快速的往那些汤里菜里酒里下了猛药,“嘿嘿嘿,这下有你们好受的了。”呵呵一笑,千木刚要转身之时见一十七八岁的瘦弱青年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千木暗道不好刚想将其打晕,不料那少年很快恢复了原样像是什么也没看到一般,继续准备着吃的。

    这反倒是让千木有点摸不着头脑了,不过他也是明白人见对方有意帮自己也就不在犹豫,向对方低声告谢后就离开了。

    此时的山寨内土匪们正聚在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而这其中便有一个少年正乐呵呵的给众土匪倒酒切肉,忙的不亦乐乎。这少年就是千木,不知道他从哪弄来一套衣服装扮成一个小厮的样子。

    千木之所以这样做是出于很多因素考虑的,首先他是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屁孩不容易引起怀疑,而且山寨里有不少掳来的孩童,土匪们也不认识谁是谁,其次是千木是想进一步了解山寨的实力,而后便打算擒贼先擒王。

    “差不多了,药效快发作了。”千木在千木估摸着。

    “嘿,那小子,扶大爷我去小解一下。”说话之人是黑风寨的二当家,二当家长的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

    “好的,二当家。”千木装作屁颠屁颠的样子小跑了了过去,千木正愁如何分开三人来呢,正好机会来了。

    千木扶着那壮实二当家显得颤颤巍巍的惹得众人大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对我越不提防越有利。”千木扶着半醉的二当家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见四处无人,趁着二当家狂吐的时候,千木走到二当家身前,“二当家您还好吧?”

    “我还能喝。。。。。。”只见二当家“喝”字还没完全说出口的时候他面露惊恐之色,想说什么嘴里却说不出来。因为这时候有一只手正死死的掐住二当家的脖子,让他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紧接着“咔嚓”一声,二当家的脖子就被千木扭断,脑袋耷胧着,眼镜睁得老大。

    “是你们该死,怨不了我!”千木在内心告诉自己,毕竟在这之前自己从未动手杀过人,压下心中的那份善良,这时候不需要仁慈。千木酝酿了下情绪,疯了一般跑向大堂内,“死人了,死人了,死人了!”千木边跑边大叫着,脸上一副惊恐的表情。

    “谁死了?”大当家起身一把抓住千木,“是、是、是二当家,二当家死了,被人杀了。”说完两眼无神的样子,“三弟让人过去看看,通知大家有人偷袭!”大当家看向三当家,而就在这时候异变突生,千木咧嘴一笑露出袖中的刀狠狠的刺向大当家的心窝,不过大当家也不是简单之人,感觉到有不对立马将手中的千木扔了出去。

    “你、你、你到底是谁!”大当家大声喝道。

    “我是要你命的人!哈哈”千木顺势滚向门口,从怀中掏出鸣镝朝空中一放,“是信号!他还有同伙兄弟们杀了他!”三当家要喝着。

    “杀我?嘿嘿嘿。”千木手持匕首冲向大堂内的匪群众,只听惨叫声不绝于耳,一个又一个的土匪捂着身子倒在了地上。看着浑身是血的千木,再看看地上躺着的二十来具尸体,这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吗,简直就是一尊杀神,众人顿时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勇气,一个个逃了出去。

    看着手底下的人逃的逃死的死,大当家目眦欲裂,恨不得将千木千刀万剐,而正当大当家二人要出手之时他们的身子不听使唤的倒了下去,不只是他们二人,活着的所有人只要是吃了那些下了药饭菜都躺在地上。

    “你、你、你做了什么?”大当家神色大变,隐隐猜到了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下了点软骨散而已。”千木一脸无害的样子。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黑风寨和你有什么仇?”一干匪徒惊恐道。

    “什么仇?几年前你们黑风寨参与了追杀易浮生几人,那事没忘吧。”

    “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你是来报仇的!”大当家一脸惨笑,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势力就这样毁了。

    “放心,我不会放了你的。不过在这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问你,作为回报我会让你们死的体面一点,怎么样?”千木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大当家二人相互看了看最终点了点头。 

    “第一,几年前你们追杀的还有哪些人,第二,你们所说的古遗迹具体位置在哪,把地点给我画出来。”千木说出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千木记下大当家二人交代的那些参与追杀的人的名字,以及背后的一些隐秘,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至于那古遗迹。”大当家二人仍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那古遗迹也是我们一弟兄不小心发现的,里面非常危险,而且我们也只是在外围而已就折了好些弟兄,诡异的很,至于深处我们就不清楚了。”

    “竟然有如此凶险诡异的地方么。”千木对此十分感兴趣。

    “我想知道你的武功到了什么境界?”大当家忽然开口问道,千木做了个手势。

    大当家的长叹了口气,“好了,我们知道的就这些了,给我们个痛快吧!”千木也不多说,扔给二人两把刀让他们自尽。

    二人看了看地上的刀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软骨散的药性他们是清楚的,除非有解药,否则中毒之人就是手足无力没有任何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