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再入险地

    更新时间:2018-02-01 12:59:29本章字数:3119字

    千木走出大堂看着迎面过来的苏伊霜,轻声道:“匪首已经死了,你没受伤吧?”

    “没,你的身上的血?”苏伊霜依旧淡然,如同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小青跟在了她身旁,牙齿上还残留着一丝鲜血,显然在刚刚的围杀中没少出力。

    “我没事。”千木咧嘴一笑,但是多了一些少年阳光之气,“走,我们去瞧瞧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通通给搬了。”这时候的他又显得极为小财迷样。

    千木两人在打开山寨库房后也是吸了口凉气,那地上堆着十来箱金银财宝还有一些古玩字画等,寻常百姓家哪里见过这么多钱财。

    “这莫多银两,这些土匪还真是富有。”摸着那些雪花银,千木两眼放光,拿了数百两黄金以及一些散碎银两,分了苏伊霜一半,剩下的那些财宝已经想到了处理方法。

    千木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黑风寨,唏嘘不已,昨天还是名盛一时的黑风寨如今却树倒猢狲散,活着的那些土匪也被村民们押着送往官府了。至于那些土匪得来的不义之财千木让厨房的那少年分于周围那些饱受匪患的村民了。当地的那些村民为了感激二人的行为甚至在村中建起了庙宇来供奉二人的雕像,若是有认识千木的人看到那雕像便会发现和千木二人还真有几分相像。

    此事在江湖上也引起了不小的波动,毕竟黑风寨三人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不过最令人好奇的还是究竟是何人灭了他们,而那些受助的村民对此也闭口不谈,事实上他们还真不清楚。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些受助的村民后来就地做起了小生意来而且越做做好,越做越大,甚至再后来一度成为武国最为富庶的村子,而其中生意做的最大的也就是和千木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当然这只是后话,就连当年无心之举的千木也大为诧异。

    客栈之中,千木把玩着一块玉佩和那枚戒指,两物品都透着一股古老的气息,让人捉摸不透。无奈之下千木只得把它们收好,“古遗迹吗?那令牌也是从古遗迹中找到的,这究竟是处什么样的地方。”

    “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吧,那地方不是一处善地。”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说话之人自然是苏伊霜,她得了一件钗子和一柄小剑。

    “我们做好准备吧,明天准备进山。”千木说道,此次之行千木感觉不会那么顺利。

    千障山深处,一古洞府之中,此时一石门外站着四五人,仔细看的话这几人两眼空洞无神,像是丧失了神智一般。

    “分完这几丝神识之后又得陷入沉睡了,多少年了,老夫终于快要重见天日了!”苍老的声音中透着兴奋之色,“希望我的族人能够找到这里来。”一丝叹息之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在那苍老的声音消失之后石门外站着的几人突然重新恢复了神智,只不过眼睛里多了一些莫名的色彩,在为首的那人身上还有一个精致的小瓶子,瓶子里放着一滴鲜血和一丝神识。

    “走吧,我们还要去完成主人吩咐事。”一个中年男子开口道,而其他几人听到主人二字都面露狂热之色。

    话说千木二人在桃源镇里做了充足的准备后就踏上了前往千障山的路上。手里拿着前往古遗迹的图千木皱眉,果真和黑风寨几人说的一样,充满了未知和风险,两人已经深入上百了,可还为走一半的路就已经遭到了好几波猛兽的攻击了,要不是两人准备充分怕是真要重伤在这里面了。

    “嘘”苏伊霜做出噤声的动作,千木二人连忙隐藏好,就连那小青也极为配合的很好。“咦,竟然是一只凶猿。”猿猴类灵长类动物一般是群居或者是成双成对的,而眼前这只身边不见它的伴侣,而且身上也带着伤。看着这样的情况,藏身暗处的千木二人更是疑惑,显然有人来过了,而且还杀了一只凶猿,凶猿的实力有八重武者水准,而要杀掉成双成对的凶猿显然是一群人,而且那些人实力不低。

    苏伊霜看向千木,千木做了个继续等的手势,不久后突然那只活着的凶猿发出凄厉的叫声,它看到了不久前杀了它伴侣的仇人。不过相比进去的时候人数少了许多,不到一半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凶猿想也不想就向它的仇人冲去。

    从深处走出来的几人就是之前洞府中的几人。这几人其实也挺悲哀的,乘兴而来,到最后反倒成了他人的傀儡。他们本是相约探寻估计的江湖人士,意外之下闯进了洞府之中,只是不幸他们遇到了那道苍老声音的主人。

    几人也早已发现那凶猿了,不慌不忙的拿出武器杀向凶猿,几人之中有两个是八重武者,剩下的几个是七重武者,如此阵容看的千木两人也是心惊。

    “哼,畜生就是畜生,在厉害又能咋样。”中年人一脸不屑的看向那凶猿,而那凶猿在失去伴侣的刺激下早已丧失理智了,两眼冒着凶光不要命的扑向几人,也不知这凶猿从哪里拣了根大棒子,对着几人就是一顿乱挥。

    还别说,发狠的凶猿确实出乎人意料,几人一不小心下也吃了个不小的亏,有两人被那大棒子抽中,当场抽飞,身受重伤。

    “孽畜,企能让你如愿!”两个八重武者也打出火来了,几个高手在这还奈何不了这发狂凶猿。几人收起了轻视之心开始认真对付这凶猿,隐藏在暗处的千木两人自然乐意凶猿和几个高手打起来。

    只见场中几人逼的那凶猿节节败退了,出力最大的还是那两个八重武者,千木二人可是有幸至极,能见到几个八重高手交手,这对于他突破八重武者有很大的好处,二人看的也十分仔细,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

    最厉害的还是那中年人,他手拿一把大刀,极为熟稔的使出自己的绝招,身子一动,旋身而起,一道白光亮起,长刀骤然砍下,一刀刀下去凶猿身上已经有多处伤口了,血流个不停。要是一个八重武者凶猿还好应对,可是在加几个人就不好应付了。

    没过多久那凶猿还是撑不住,被中年武者连同其他几人接连重伤,身子晃晃悠悠的,慢慢的倒地不起,死在了几人手中。

    “走!”为首中年男子招呼几人急忙向外走去。

    千木两人并没有立刻出来而是在等了会,观察最终没人折回后才走到那凶猿面前。看着那死去的凶猿千木一脸复杂之色,谁说猛兽不懂感情,而眼前的凶猿不就是重情才死的吗。

    “走,我们继续往里走!”千木飞快的向深处掠去。

    越往里走凶兽越多,等级也越高,同时武者也越少。一路往深处走,千木两人猎杀的猛兽已经不在少数,不过大多数都便宜了小青了。像小青这样的猛兽要想不断提升实力只能吞食珍稀草药或者是其他猛兽的血肉,而且是越厉害的猛兽越好。

    小青吃了那些猛兽的心头肉其他部位却是没有时间了,不宜久留,血腥味就会吸引更多的猛兽过来。

    呼呼,终于到了古遗迹的外围了,千木长呼了口气。两人站在外围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两人的视线被浓浓的雾气所遮挡,迷雾重重,变化无常,迷雾之广让人一眼看不到尽头,并且这迷雾之中还时不时地传来“沙沙”等怪异的声音,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不知为何,千木心里有种悸动,仿佛里面有自己不能抵挡的存在。两人一狼站在原地没有前行,面对那些未知危险,每个人会有退却的念头,千木也一样。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他看向旁边的苏伊霜,询问她的意见。

    “我相信你!”苏伊霜简简单单的说了几个字,千木身子一震,他终于做出了决定,“拿好这跟绳子,别走丢了,小青你在外面等我们。”千木边说着边从包袱里掏出绳子递给苏伊霜。

    两人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向里走去,越往里走越让人瘆的慌,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两人时不时的感觉到脚下踩着什么东西,嘎吱嘎吱的声音,听得人头皮发麻,脚下的这些东西不是石头更像是人的骨头,两人拣到手中了后定睛一看不禁脸色有些难看,那东西竟是块人的头颅,看此情形因探险而葬身此地的人肯定不在少数,一想到此千木不禁更加小心起来。

    而就在这时后千木突然心生警惕,突然觉得有危险临近, 只觉得手中的绳子一松,“什么!苏姑娘!”千木连忙抽回绳子,可是令人失望的是绳子被什么东西给弄断了,只剩半截绳子了。

    “苏姑娘!苏姑娘!”千木大声呼喊都没有听到一点回答,“这下糟了,要是苏姑娘出了事可让我怎么向师叔交代!”千木急得快要抓狂了。

    “冷静,冷静,冷静。”千木不断告诉自己冷静。

    连续呼喊了好多声后苏伊霜依旧没有回应,就在千木失神之际,一把生锈的长刀从千木前面的迷雾中刺了过来,千木眼睛一缩,身子猛地后退,同时抽出黑刀横在身前,避开这突兀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