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昏迷

    更新时间:2018-02-01 21:24:26本章字数:3090字

    “千木!千木!”苏伊霜大声的嘶喊着,眼角泛着晶莹的泪珠,这一刻她的心悸动了,不知何时开始自己开始挂念这个少年的安危了。

    任凭苏伊霜怎么呼喊,怀中的少年依旧没有反应,经过一番大战之后千木早已心身俱疲昏迷过去了。

    “苏姑娘,放心,千木小兄弟没什么大碍,好生休息就行。”那短发中年人替千木把了把脉,看着这昏睡的千木,夫妻二人也是一脸敬佩之色,以一人之力独抗九重武者的冲击,甚至逼得对方自爆,如此英勇姿态当世少有。

    “接下来,就是除掉那两只猛兽了 。”三人一兽一番合计就将剩余的二兽包围起来,小青留下来照顾千木。

    结果自然不言而喻,独眼的孙仁在千木与青年单打独斗的时候就已经远遁,剩下来的二兽自然不是几人的对手,见大势已去只得不甘地退去。苏伊霜虽然有伤,不过就是这样一个少女战的最为凶猛,她的伤势经过一番调息之后已经恢复了小半了。

    场中的战斗结束后,这夫妻二人也是江湖侠义之辈只取了两颗朱果便告辞了,剩余的全给了千木二人,看着手中的色泽圆润通红的朱果这位佳人有些出神。

    “就是因为你他才受的伤的。”

    “这是给你的,这是千木答应过给你的。”苏伊霜递了一颗给巨熊,然后她便背着昏迷不醒的千木朝着外围走去,一路踉踉跄跄的走着终于在之前二人在洞穴停下,刚放下千木的苏伊霜突然也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千障山的夜晚黑沉沉的,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不知何时开始,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给这本就黑压压的天空多了一丝寒意。

    洞中昏迷的二人由于天变冷的原因紧紧的靠在一起相互取暖,不过二人却是不知晓。旁边的小青百无聊赖的看着二人不知在想些什么,昏迷中的苏伊霜面色痛苦,时不时的说了几句厉害的胡话,看样子怕是生病了。

    深夜中,洞穴中传来一阵的咳嗽声,声音的主人便是千木。一手撑地,千木艰难的站了起来打量了洞穴,这不就是之前呆的洞穴吗。千木的手像是碰到什么东西,一低头发现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苏伊霜。

    “嗯?她像是生病了。”千木用手探了探苏伊霜的额头,“这么烫,怕是发烧了。”

    千木的身子还没有完全好透,背后的伤口也已经被包扎好了,身子有些踉跄,摇摇摆摆的走出了洞穴。好一会儿过去了,只见千木手提只硕大的野兔,怀里还揣了些野果,生病中的苏伊霜是需要补充体力的。

    “嘶啦”一声,千木从衣服上扯了一块下来,沾些水用来给苏伊霜退烧用。洞穴中的火光仿佛是这大山黑夜中的唯一一抹亮光,暖暖的,让苏伊霜憔悴的脸上多了一丝红润。

    看着火上散发着香味的野兔千木不禁食欲大开,高阶猛兽的肉里蕴含着大量的精气,而这些精气是能被武者吸收利用的,不过越高阶的猛兽越能难捕获。

    千木将野果弄碎轻轻的喂进苏伊霜的嘴中,看着这昏迷中的佳人因为寒意蜷缩着身子,看得千木微微失神,赶紧将自己的衣服给她披上,坚强的她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一会儿功夫小青就和千木将烤兔肉瓜分完毕,千木计算了一下他们出来已经近二十来天了,再过几天就该回书院了,“也不知道他们过得咋样了。”他们自然指的是王铁他们,想到他们千木不由露出一丝淡淡笑容。

    一夜无话,千木一边照料生病中的苏伊霜,一边守护着山洞的安危,这一晚的千障山格外的宁静。

    次日清晨,阳光格外明媚,阳光照进洞中唤醒了少年。千木升了升懒腰走向昏迷中的苏伊霜,昨晚千木不知为她换了多少次湿布总算将烧退了下去,现在她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不过已经比昨日好很多了。

    苏伊霜艰难的睁开了眼,她只觉得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有自己儿时的回忆,有和亲人分离的场景,美好和痛苦交织在一起,折磨着这个坚强的少女,梦醒了,她看到的是清晨里的第一抹阳光,不知为何,她觉得阳光正好。

    “你醒啦,现在好些了吗?”千木一脸关心的问道。

    “嗯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们什么时候回书院?”苏伊霜虚弱地回答道。

    “这几天吧,你身体好全了在回去也不迟,而且这我也打算在碰碰运气,看是否还有名贵的药材。”

    “如此也好。”接着苏伊霜将朱果取了出了,递给了千木,二人正好平分。

    有医书上记载,珍贵药材需要用特殊的方法保存,否则会流逝药性,而这其中又以玉盒为优,以玉盒装之在以蜡封之,如此可减缓药性流逝。

    拿着朱果千木有些举棋不定了,是现在就服用还是破境的时候用呢?如果保存不当那可就亏大了。千木一咬牙,往嘴里塞了一颗进去。

    朱果一入口,可不仅仅是汁多味美,带来的还是那磅礴的药力,药力就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往千木的各处经脉四散开来,这其中的痛苦犹如万蚁噬心般。

    千木这边的异常苏伊霜也注意到了,不过却帮不上什么忙,修行一路全在自己。苏伊霜也盘腿而坐调息恢复起来。

    此时的千木处在一个危险的边缘,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磅礴的药力涨破经脉,经脉一毁从此与习武无缘。千木双眼紧闭,不断的用内力在吸收炼化那股药力,这个过程痛苦而漫长,就这样千木打坐了大半天,这大半天苏伊霜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现在换她为千木护法了。

    “呼呼”千木吐了吐口中的浊气,自己这次还是鲁莽了,没想到这朱果竟有如此药力,虽然这次侥幸吸收了部分,不过还有大部分存于体内,只得日后慢慢吸收炼化了。有付出也有收获,这次又突破了一个小小的境界-八重中期了。

    千木笑了笑,对于这个结果自己已经很满意了,欲速则不达,速度过快容易走火入魔,接下来的日子就是需要稳固当前的境界了。

    一旁的苏伊霜美目流转,感受着千木身上八重中期的气息,她嘴角不禁微微上扬,由衷的为这个少年感到高兴。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苏伊霜问道。

    “走吧,再去这大山里闯一闯。”千木双手抱头,嘴里叼着一根小草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洞穴,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

    苏伊霜安静的跟在身后,你在便心安。

    千障山之大无从考究,从来没有人全部全部探寻过,现在千木等人所在的位置也只不过是中部区域而已。

    一路走来,大部分时候都是由苏伊霜出手,只有在遇到八重武者实力的兽类的时候才会出手,因为千木的出手以至于方圆数十里的猛兽都对千木一行人忌惮不已,再没有不开眼的猛兽出来挡路了。

    如此情形自然让千木郁闷,既然猛兽如此知趣自己又不好意思主动出手。就在几人往外围走的时候,远处传来一阵打斗声。

    “赵无延!说了我没有拿那些东西,你还想怎么样!”一男一女被一群衣着华贵的青年包围在一起,说话的是被包围的一个青年,此时的他满脸愤怒之色。

    “哼,没拿,你们兄妹第一个发现的,不是你们拿了还有谁拿了!识相的乖乖给我交出来,要不然,嘿嘿嘿。”青年身着华贵的青年一脸坏笑的看向那兄妹中的妹妹。

    “对啊,何兄,你这妹妹真是不错啊,哈哈。”又是一青年怪笑道。

    “你你你你们还有没有王法,那石头明明就是我们先发现的,凭什么要给你们!”那灵动可爱的少女气鼓鼓的看向包围他们的人。

    “哈哈,王法,今天来的可就是王法,你知道是谁看上了你这石头。”为首的青年耻笑道。

    “是谁?”何姓青年有些不甘心的问道,怀中的石头可是一块上好的材料,可以打造一把上好的兵器,兄妹二人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得到的,如今却要拱手让人怎能甘心。

    “自然是我们武国的小公主了。”

    一听“小公主”何姓青年脸色变得苍白起来,竟然是小公主看上了自己这块材料青年十分苦涩,即便自己心有不甘又如何能与他们抗衡。对方少说也有十来人,都有五六重武者水准,而且小公主还未出现。

    何姓青年虽有不甘还是将怀中的材料扔给了对方,“哥,我们为什要交出去,那是我们的。”少女还未说完青年就急忙拉着自己的妹妹去其他地方寻找机缘。

    “哼,算你们识相。”为首的青年掂量手中的材料也没有拦住对方,东西到手就行没必要将事情闹大。“此行没白来这块材料小公主一定会喜欢的。”青年自顾自的说着。

    “这就是皇权吗?”千木摇了摇头,对这些人仗势欺人的行为有些不齿,“总有一天会凌驾皇权之上的。”千木也不是好管闲事之人,并没有出手相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