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叼蛮公主

    更新时间:2018-02-01 21:25:06本章字数:3079字

    “小子,你这把刀我要了!”为首的青年贪婪的看着千木手中的刀,本来他也没有注意千木二人,不过他也是极好收藏兵器之人,自然识得千木手中的是把好刀,顿时起了收藏之心。

    “你是说这把刀吗?”千木莫名的笑了笑,“你喜欢就来拿啊。”

    那青年也没有注意千木戏谑的眼神,当真过来拿刀,千木手一松刀落入了青年手中,本以为就此到手的刀,没想到异变发生了,青年竟然两手不稳,刀重重的砸在青年脚上,只听一声惨叫之声响彻山林。

    “你们还楞着干吗,赶紧过来扶我!”青年哀嚎着,围观的人也马上回过神来,赶紧过去将刀给拿起来,即使是有所准备去拿的时也是十分的吃力,他们十分震惊,没想到这刀有如此之重。

    “你竟敢耍我,给我揍他!”青年看着一脸笑容的千木顿时醒悟过来,其他人也纷纷出手将千木围了起来。

    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地上的青年睁大了眼镜,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原来围住千木的几人瞬间就被千木打倒在地,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哀嚎。

    千木走到青年面前一脸温和的问道:“刀还要吗,不要我可走了。”

    看着这和煦的笑容青年仿佛见到了恶魔一般,脑子一片空白,说话也是结结巴巴的,“不要了。”

    千木将刀捡了起来,一脸轻松之色,这一幕看在众人眼中对千木更加惧怕了,众人也明白这次是踢到铁板上了,懊悔不已。

    往外围赶路的千木还不知道麻烦还没有结束。

    桃源镇一处客栈内,千木品着清茶一脸享受的模样,如此优雅闲适的生活只有在经历过艰难的厮杀后才能明白它的难能可贵之处。

    “竟然还有人敢揍我的人,说是谁揍的你们!”一少女双手叉腰,显得十分泼辣,在她面前站着一群鼻青脸肿的青年,而这群青年都十分惧怕眼前的少女。

    “老大,都是那小子啊,他那是垂涎我们的这块炼器材料,我们不给就跟我们动手。”一青年委屈道。

    要是千木在此肯定破口大骂,这群人竟如此颠倒黑白,他们丝毫不提自己眼红千木好刀的事以及强取那对兄妹材料的事。

    “很好,很好,你们报了我名号吗?”

    “回老大话,我们报了公主名号啊,可是那小子下手反而更重了,这显然是不将公主放在眼里啊,您可要为我们出这口恶气啊!”那为首的青年在旁边添油加醋,时不时的痛哭流涕一副受了天大委屈模样。

    “你们也是,一群人还打不过人家一个人。”小公主也是对这群人很是鄙夷,不过有句话话说的好,打狗也的看主人,既然千木揍了她的人就是相当于打她的脸,这场子肯定是得找回来的。

    小公主笑的极为狡猾,让在场的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不知道这小公主又想了什么折磨人的鬼点子,他们可是深受其害啊。不过同时也隐隐觉得兴奋,他们也想看到那小子出丑的模样。

    “公主,那小子肯定走不远,应该还在桃源镇,我们应该可以拦下他们的。”一青年建议道。

    “那还等什么,走!”说罢小公主率先上马,身后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就赶往桃源镇。

    “让开!让开!”一群人骑着马招摇过市,十分显眼,这些人便是从千障山赶来的小公主一行人。

    “你们几个去镇口守着,一有情况立刻通知我们。”小公主吩咐了几人去守住镇口防止千木偷溜,剩下来的人负责找千木。

    “有没有看到一个拿刀的少年,大概这么高。”一群人向路人、客栈掌柜不停的打听着,这时候一个猥琐的青年兴奋的小跑了过来低声跟小公主说了几句,小公主听完显得十分高兴。

    “哈哈,终于找到了那小子了,把他看住了,可不要溜了。”小公主一行人急忙赶往千木所在的地方。

    此时的主人公千木还不知情,刚刚从收购野兽皮毛的店铺出来,心情十分惬意,这次千障山之行显然收获匪浅,只是刚刚迈出店铺大门千木就被一群人给围了起来。

    千木抬头一看有些意外,取笑道:“你们还想要刀不成?”

    几人一听千木这话顿时羞愤不已,“小子,你别得意,我们老大来了看你还能嚣张多久!”一人畏首畏尾的看向千木,不过旁人一听就觉得这话底气不足。

    “这是来找场子啊。”千木也明白过来了,不过没什么可担心的,双手抱胸一副你来吧的样子。

    “让开让开”一个嚣张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小公主一行人也赶到了。

    “老大,就是这小子,就是他,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为首的那青年指了指千木。

    “小子,是你打了我的人吗?怎么着也得给我个说法吧。”小公主双手抱胸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向千木。

    “你是说这几人人吗,没错,是小小的教训了一番,怎么现在来找茬了吗?”千木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丝毫不惧小公主一行人。

    看着千木不知悔改的样子小公主顿时大怒,这人竟这么不知好歹,油盐不进,更是胆大包天,自己过来无非是让他道个歉给自己点面子而已,没想到这少年如此不知趣。

    “好好好!都给我上!”小公主见对方软的不行就来硬的,一帮人在小公主的号令之下将千木紧紧围住,不过没人出手,他们自己可明白自己不是这少年的对手。

    “你们上啊,干站着干啥!”小公主见他们都不动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一青年低声在公主耳边说道:“老大,我们不是他对手啊!”

    “你们!”小公主跺了跺脚准备自己动手,手下这帮人立马急了赶紧拉住公主,要是眼前这位公主出了什么岔子他们可就倒大霉了。

    “哼,你给我走着瞧。”公主虽然蛮横不过也不傻明白形式,这次可是微服私访堂堂公主跟一江湖人士过不去传出去也不好听,只得改日再来了。

    “哼,本小姐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去给我把那小子底细给弄清楚来。”小公主意味深长的看说着,“既然我们拿他没办法自然有能对付他的人。”

    “老大妙计啊,秒啊,不愧是我们老大。”众人还不忘拍马屁,不过这马屁还真拍对了,小公主有些得意。

    见公主一行人散去千木摇了摇头,真是一群纨绔子弟,千木没有将此时放在心上,毕竟现在能伤到他的人可不多了,一刀在手闯便天涯。

    千木跟苏伊霜合计了一番打算明日动身回书院,回到房间千木打开包裹,看着白花花的银两心里可是乐开了花。此行可是收获颇丰,那死去的宋家青年身上有千两银票,而自己也卖了不少猛兽的毛皮材料等,总的加起来有三千多两了,这还不包括之前从黑风寨中得来的黄金。

    “难怪有这么多人乐于当土匪,来钱这么快谁不乐意做呢。”千木笑了笑。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天武书院后山之中,一道身影正扛着一断粗壮的木头在山间奔跑着,若是千木在这的话定会大吃一惊,这道身影便是书生辗逊。

    “真是佩服这小子,如此辛苦习武,这般毅力可是远超我们啊!”其他路过的学子对辗逊非常佩服。

    一个月前辗逊苦苦恳求柳教习收自己为徒,柳教习既没有马上答应也没有马上拒绝,而是指了指院中的一节粗壮木头,“每天背上这节木头绕后山跑一圈,若能坚持二十天,那么我就收你为徒。”

    “好!”辗逊满是坚定之色,费力的将数百斤木头扛在肩上,吃力的向后山走去。

    开始的一两天书院很多人都不看好辗逊,都认为这书生坚持不了多久,可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原先那个瘦弱单薄的书生慢慢变得结实起来,这样的变化自然看在众人眼中,纷纷改变了之前的看法对辗逊十分佩服。

    不仅如此,书院其他书生看到了辗逊的明显变化也是羡慕异常,都主动和辗逊一起背木头跑后山,于是乎,每天书院后山就多了一群书生不懈努力的身影。

    校场上,一群学子正笔直的站着,听着一位威严的身影在训话,“小子们,都给我加把劲了,在过几天可就是你们的新生比武大赛了,新生大赛的奖励可是诱人的很啊。”

    “教习,那历届新生的实力又怎么样啊?”有学子好奇道。

    “实力吗,最低的也有三重,至于高的,嘿嘿嘿,也有和我一般实力的学生。”

    “什么!不会吧!新生里面还有这样的高手?”众人炸开锅,议论纷纷表示不信。

    “肯定大龄新生,或者是大家族子弟,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厉害。”有人这样认为。

    “肃静!到时候新生比武你们就知道了,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柳教习提醒众人,“给我继续练!”

    “两脚开步同肩宽,两膝微曲,两臂曲抱于胸前或腹前,这是站桩的基本要领,都给我记好了!”柳教习来回扫视众人,纠正错误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