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狂人

    更新时间:2018-02-02 10:00:00本章字数:3084字

    膳堂离学子房舍不远没一会路就到了,此时正是午饭时间,一路上陆陆续续碰到许多学子往膳堂赶去。

    不过此时膳堂虽然人多不过有一个角落透露出十分怪异的气息,一个少年单独坐张桌子吃饭,而其他学子都离的远远的不敢靠近,连带着少年旁边的一张空桌子也一直空着。

    赶来的千木几人四处打量一下直奔少年处的空桌子,其他区域早已坐满,只剩这个空位了。

    跟在千木后面的王铁几人脸色有些发苦,那个角落的少年可是名副其实的战斗狂人啊,入院以来便没少找人切磋,至今未拜。而四周的学子见千木一行人走向那狂人一下子都安静下来了,纷纷望向了此处,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四周其他人的表情千木自然看在眼里,不明白这是为何。几人落座,千木看向对面的少年。

    “兄台,这位置可以坐吗?”千木出声道。

    “当然可以,前提是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说罢凌厉的目光看向千木。

    二人四目相对,那少年率先动手,两人在桌面下展开了切磋,其他人看不到桌面下情况只当两人正以目光交锋,不过心思敏捷之辈自然发现二人已经交手了。

    二人出腿发力脆快而有力,力达足尖,快速而连贯,劲猛势雄。两人交手之后都暗自心惊,双方估计对方腿脚功夫不在自己之下。

    旁人只听桌底劲风呼啸,险象环生,两人的腿碰撞互相踢向对方,速度和力道都不是旁人能够匹敌的,二人用腿较量已经不下百招了,不过谁也没有占着便宜。千木也好久没碰上如此强劲的对手了,二人只将比试控制在桌底区域,要不然非得将这膳堂拆了不可。

    二人比试的投入,其他人看得也是入神,难得有和火炫不分上下之人。

    千木腿的力道可是非同小可,一踢之下有不下数百斤力道,不过即使如此腿也有些微微的颤抖,“好家伙,这少年真强!”千木由衷的赞叹道。

    二人的比试僵持不下,不分胜负。于是比划过腿功之后二人又将比试转移到桌面上。火炫又往空杯中到了一杯酒,手掌轻轻一推,酒杯划向千木,杯中滴酒未撒。

    又是这招,在场之人都见识火炫记的厉害,这杯酒可不好喝,弄不好得撒全身。千木自然明白对方的来意,见酒杯飞来,面色不变,手掌微微一收将杯中的力道化去,将酒杯握在手中,而且也没有洒落分毫。

    不过比试并没有结束,待千木欲饮酒之时,迎面飞来一记手刀,看得其他学子一阵惊呼。

    “在这等着你呢。”千木早有准备,一手握酒杯一手迎向飞来的拳头,两人简单的接触后又快速抽回,警惕的看向对方。

    “来而不往非礼也,还你一招!”千木一声低喝,一记黑虎掏心气势汹汹的抓向火炫,这一抓要是被抓到非得伤筋动骨不成。

    “哈哈,来的好!”火炫一脸兴奋,像是捡到了宝贝一样,来书院这么久了终于有个像样的对手了,火炫身子一偏避开千木这招。

    “好酒!”千木借这个空隙终于将酒一饮而尽。二人并没有什么生死大仇,短时间分不了胜负,于是双双罢手。

    “哈哈哈哈,痛快,真是痛快,来着这么久了头一次打的这么痛快!”那少年放声大笑,“我叫火炫,你可以坐这。”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火炫起身相迎,在他们看来这家伙向来是桀骜不驯、狂妄自大的,现在竟如此客气。

    “千木”千木点了点头,向对方报出自己的名字。火炫虽然狂妄却不自大,这点千木还是很欣赏对方的,至于桀骜不驯千木并不在意,有本事者怎么能没点脾气呢。

    其他人见二人能打成平手不由的对千木的实力好奇起来,火炫的实力他们看不透,更别说千木了。就连王铁几人也两眼冒星星的看着千木,一脸崇拜,他们想知道千木他如今的实力。

    千木摇头不语,他还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全部实力,而且他也不想变得万众瞩目。膳堂的饭菜倒是不错,荤素搭配合理,最重要的是价钱也合理,能满足大部分普通人家出身的学子的需求。

    吃饭之余千木也从旁边学子口中听来了不少关于新生比试的消息。新生比试是书院每年都会举办的,一来在鼓励诸位学子上进的,二来也是对外展示实力的,奖励也异常丰富,不仅有武功绝学,还有珍贵的药材等等。

    “你参不参加新生比武?”对面的火炫也听到了其他学子谈话,顿时又摩拳擦掌了,打算在新生比试上与千木在大战一场。

    “不了。”千木简单的回应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参加了,其他人实在没什么挑战力!”火炫一脸不屑的看向了在座的其他学子。

    在场的学子一听火炫的话自然大怒,不过却是敢怒不敢言,他们的实力普遍都在四五重之间,而火炫早已远超他们。如果眼神能杀死人火炫早已被在场的新生杀死百遍了。

    “这家伙”千木也是无语,火炫这性子还得改改,要不然真容易得罪人。

    “我住在地字院学舍,欢迎过来切磋。”火炫扬长而去,在快要出门的时候对千木说道。

    “会的,乐意至极!”千木自然高兴有实力强劲的对手,自己也是后来才听王铁几人讲起火炫“狂人”的称号的,火炫从不远千里的北辰州赶来求学的,一路过来横推沿路的天才,甚至是成名已久的老辈也不是他的对手,可谓威名远播,名声大噪。

    来到书院之后更是经常与人切磋比武,打斗之时更是以命相博,是名副其实的战斗狂人。

    季如岩几人见火炫离开才抽身过来,王铁憨憨的低声问道:“千木,老实说你现在到了什么境界?”

    王铁这个问题自然也是其他人想问的问题,千木没有开口,而是朝王铁招了招手示意他贴耳过来,待王铁侧身过来千木在王铁耳边轻轻的说了几个字,说罢哈哈大笑的的回房去了。

    只见王铁一脸凝重的样子,一手握拳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其他人更加好奇起来。

    “快说,到底什么境界。”几人催促,“那小子说,就是不告诉你!”

    “切,那你还装的跟真的一样!”于是乎膳堂传来一阵胖揍声。

    房间内,千木在思量着除了新生武的另一件重要的事——书院会武。书院会武是武国各大书院举行的比武交流大会,每四年一次,以切磋为主,不过也有暗自较劲之意。每年的书院会武自然是极为热闹的,不但可以结交各院天才,而且可以领略武国国都风采。

    以如今千木的实力还真没有必要参加书院会武,任由书院其他人去便是了,千木这般打算着,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至关重要的。

    “武国北部的禁地么,看来得去师叔那里走一趟了。”千木思忖着向外走去。

    “什么!你要去武国北部的禁地?”院长易无悔再次确认道。

    “是的师叔,我辈之人顺成人、逆成仙,晚辈倒是对外面的世界好奇不已。”千木很坚定地看向院长,自从他知道有修真者之说后便下定了决心走修真道路。

    院长身子一震,微微失神,嘴里重复着“顺成人、逆成仙”这句话,“要是当年我们也有这个决心兴许我们就走出了武国,或许秦风也就不会死。”一想到当年这件事易无悔情绪变得低落了起来。

    “师叔你们也闯过北部禁地吗?”千木十分惊讶,没想到师叔还有如此经历,看师叔模样显然这里面有故事。

    “我,你师父,秦风夫妇,苏池,还有其他一些有志之士,当年我们从古籍里找到一丝线索,在北部禁地尽头就有走出去的方法。”易无悔回忆着二三十多年前的那次经历,渐渐地神情变得悲怆起来。

    这一点倒是从未听师傅说过,于是千木便好奇的听着下文。

    “可是,北部禁地里尽是原始森林,充满了危机,虽然我们实力不错,不过越往里走遇到的猛兽也就越厉害,直到最后我们遇到了一个大家伙。”院长的神色非常痛苦和后怕,仿佛遇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一样。

    “师叔,那是什么东西?”千木一脸好奇。

    “是一棵非常可怕的树,或者可以说是树妖!”

    “什么!竟真的有妖怪一说吗,原以为只是民间传说,没想到是真的。”千木的脸色非常凝重,妖怪指草木、动物等变成的精灵,开灵识,可幻化成形,实力非凡。

    “没错,传说是真的,这世间真的有妖怪,就是遇到了树妖才让我们损失惨重的。”院长紧握了拳头,骨头都咯咯响了,可以看出来他是有多么愤怒。

    “当年我们一行人途径树妖领地在那里按营扎寨,没想到我们刚一放松噩梦就发生了,地面开裂,无数树根拔地而起,那树根仿佛有意识一样,冲向我们一行人。”

    “哎”院长叹了叹气,就算当年一事过去二三十年了,可依旧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