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黑马

    更新时间:2018-02-05 10:00:00本章字数:3078字

    新生比武仍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不同于往届的比武,这届新生的质量确实属于上乘,其中出现许多了年纪轻轻的高手,习武之人自然是年龄越小武道之路也就走的更远,通过这些场比武千木倒是大概估摸出天武书院新生一代的实力,确实很强悍。

    “嗯?”台上一位少年引起了千木的注意,这少年眼神深邃,让人看不出他的内心想法,表情漠然,不过浑身都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杀气,让人不敢靠近,“这一位不简单啊,看来杀过不少的人啊。”千木打量了对方,看出了大概的虚实。

    “小淫贼你猜的不错,那人名叫陈开确实杀过不少人,据说他本是庆州千障山附近一猎户人家,凭借父辈不俗的武功家里也算比较殷实,只不过后来家里遭了匪灾,一家人被土匪杀的只剩他一个了,要不是他躲了起来兴许全家就被灭门了,那时候他不过十岁。后来他消失了四年后再次归来,单枪匹马杀向土匪窝,手刃当年的仇人,而那些匪徒中有不少的高手,可是就算如此也无一逃脱。”

    “看来他来着书院是想除去那一身杀气了,杀气若是凝聚过多而无法用特殊的武功秘籍加以利用的话,心智不坚定之辈很容易走火入魔,丧失理智,最终成为行尸走肉。”千木将对方来书院的目的猜对了一半,而另一半则陈开是想通过书院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陈开也是一位七重武者,天地玄黄四个新生班中七重武者也就那么十来位七重武者,实力可见一般。与他比试的同样是一位七重武者,不过这位武者面对陈开时总觉得十分压抑,脑门冒汗,如此情形下也只能率先发动攻击。

    “与陈开对战的武者要输了。”千木看到对方那并不流畅的招式时就知道这武者被陈开影响了心智,乱了分寸。

    一开始旁边几人觉得千木言之过早了,可接下来当那武者渐渐不敌之时,旁边的人看向千木的眼光都不一样了,心道还真给这小子猜对了,很快陈开的对手便败下阵来。

    “那刀,很不寻常啊。”千木感兴趣的盯着陈开手中的刀,总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那把刀一般。突然,千木灵光一现知道在哪里见过这把刀了,“竟然是传说中的那把刀。”

    陈开手中的刀便是传说中龙雀刀,这刀长三尺,制作极巧,下为大环,以缠龙为之,其首鸟形,寻常兵器触之即断,锋利无比。

    千木之所以如此惊讶,还是以前闲来无事听师父易浮生讲起过,这刀的凶名声在江湖上名远播,几十年前一位名曰韩矩上人在江湖上凭空崛起,凭借此刀可是在武林中掀起出一番腥风血雨,后来还是在最多武林高手的围攻下身亡,而此刀也从此消失不见,没想到如今却是落到了陈开手中。

    本就实力不俗的陈开有了龙雀刀实力更加强了,若是其他学子没什么厉害的招式,恐怕还真奈何不了陈开。

    作为四大书院之一的天武书院实力就如此,那其他三院实力呢,如此一来千木倒是很期待不久将来各个书院间的大比了。

    与陈开比武之人都输得得干净利落,基本几招就解决掉了对方,而这期间这陈开都没有拔刀,如此实力在新生比武中可以说是一匹黑马了,由于之前的低调做人,以至于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实力。如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千木看着那陈开的方向,眼神闪烁,心道若是能拉他加入队伍的话肯定能多一份胜算,看来得去走一趟了。

    今天的比武天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前六十名当中有不少天班学子的身影,这倒是让柳教习开怀大笑,其他教习撇了嘴,继续看着场中的比武。

    由于陈开今天没了比武,比武结束后就离开了演武场朝后山走去。他去后山干什么,千木疑惑的跟了上去。于是,两人一前一后的往后山走去。

    也不知这陈开是否已经发现了千木,陈开极为熟悉走向了后山的一处崖边,在一处崖前停下。

    “不知阁下一直跟随我到此有何指教呢?”陈开没有回头,直直的看向远方。

    “指教谈不上,只是想邀请你去个凶险的地方罢了,不知你是否有意加入。”千木背靠大树,嘴里衔着一根青草,懒懒的样子。千木并没有对陈开抱多大信心,只是尝试一番,毕竟北部禁地凶名太盛。

    “什么地方?”陈开回头,打量了千木的武功境界,饶有兴趣的问道。

    “武国北部禁地。”

    “什么,你要去那里?去那做什么?”陈开古井无波的脸上多一丝诧异。

    “武国以外的世界,武道的更高境界。”千木走到了崖处,与陈开并肩而立。

    “武国以外的世界真的存在么,确实很有吸引力。”陈开有些动心,自己现在孤身一人,已了无牵挂,自然想追求更高的境界。看了看千木,在看了看手中的龙雀刀,顿时有些犹豫不决,江湖上图谋龙雀刀的人可不在少数,陈开可不知道千木是不是以去探险为名,而图谋自己的龙雀刀呢。

    千木一看陈开的神情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了,“外物虽然能够提升自己的实力,可终究还是外物,并不是自己的真正力量,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最后的依靠。”千木认真的说出了自己自习武以来的想法。

    陈开身子一震,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自从得到了龙雀刀以后就担心会被其他人夺走,从而变得敬小慎微,不与其他人多加接触,如此一来不但武功没有精进多少,身边也没有多少知心好友。原来不是自己掌控了刀,而是被龙雀刀左右了。

    “原来如此,多谢了,这北部禁地我去了,到时候你来通知我一番便是。”陈开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千木有些惊讶,没想到这陈开如此爽快的就答应了,不过这样也好,队伍中又多了一位强悍的队友。

    见到陈开听进了自己的话后偶,千木眼前一亮,心道这陈开还真是可造之材,如此之快便明白了千木话中之意。其实并不只是陈开的心智被器左右了,江湖上多少得人到宝物之后就跟中了魔障一样,整个人变得战战兢兢,这不是人在御器,而是器在御人。

    “不过,去之前我还想领教领教你的实力。”陈开看向千木,战意盎然。千木点了点头,二人选了一块空地。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千木独自一人返回演武场,二人比武的结果自然不言而喻,呆呆的看着千木离开的身影,陈开虽然知道对方实力很强,可没想到这么强,赤手空拳就轻易的击败了自己,而对方依旧显得游刃有余。经过这番短暂的交手,陈开心中有了主意。

    千木虽然习的是刀法,不过也曾在一本奇书上了解到,武国很久很久以前出出过一位剑道天才,在他认为,剑法境界可分四重,第一重是利剑,锋利无比,锐不可当;第二重是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恃之可横行天下,少有敌手;第三重是木剑,木剑是剑法的一个特殊境界,木剑在于内功精修,在于运劲之术,虽为木质,可以内力催之,威力之大比重剑有过之而不及;第四重是无剑,也是运剑之极致,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之所以说木剑是一个特殊的境界,是因为木剑和无剑是是相同的,都在于内劲的运用、内功的精修,由木剑渐进无剑的境界,使剑法逐渐摆脱任何形式剑的限制,达到以气御剑以气为剑的地步。

    刀法和剑法也是同样的道理,在于器为人用,人器合一,才能发挥出器的真正威力。之前与陈开的短暂交手之中千木便发现对方没有发挥出出龙雀的真正威力,刀法虽精湛,可与刀之间缺乏一种联系,使得在出招的时候有那么一丝晦涩和迟钝。高手间的对决,不仅在功力,更在于对局势和细节的把握。

    千木回到演武场,继续看着擂台上的比武,现在场上的是辗逊,文类学子参与比武亦是不多见,不过偶尔也会出现文武双全之辈,惊艳四座。辗逊的对手是一位三重武者,这一重之差让在场的学子并不看好辗逊。不过辗逊即便是面对三重武者之时依旧沉着冷静,没有慌乱之色,这或许是与之前的试炼有关吧。

    反观玄班的那位三重武者,显得十分高兴,仿佛已经胜利在望了。本来三重武者在新生比武中就基本属于垫底的存在,没想到这次运气极好,让自己遇到了一位二重武者,那这次比武自己是铁定赢了,这位三重武者如此想到。

    不过玄班的教习看着那轻敌的学子,脸色有些不好看,这小子本来必赢之局现在还难说了。

    辗逊将手中盘龙棍一转,持棍就攻向对方,对方也没想到这个二重武者会率先出手,不过即使如此也只当对方在做困兽之斗,没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