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小镇

    更新时间:2018-02-08 10:00:00本章字数:3033字

    “你这是?”千木疑惑的看向对方。

    “嘿嘿,当然是和你们去武阳府了,顺便去武子轩那家伙府上坐坐。”

    “那就一起动身吧。”千木淡笑,还真拿这些家伙没办法。

    于是乎一行人开始了前往武阳府的征程。 

    武阳府路途遥远,就算几人马不停蹄的赶路也需要半月左右,即便一行人是武林高手也经不住这高强度的赶路,再连续几天的赶路后,几人也觉得身心疲倦了。

    一月黑风高的夜晚,几人在发现远处有灵星灯火闪烁,仔细一看是一个小镇。

    “咦,前方有个小镇,正好可以在那里落脚,好好休整一番。”千木出声道。

    “哈哈,那太好了,连续几天的赶路都快要累死本姑娘了!”完颜如月嘟囔着小嘴,那灵动的眼睛里难以掩饰的带着一丝疲倦。

    “嗯嗯,出发!”一行人听说有小镇顿时来了精神,朝小镇飞奔而去。

    这小镇很是古朴,青砖石瓦,墙体上长着浓郁青苔,显得年代极为久远。小镇里有着星星灯火的闪耀,显然小镇的人口为数不多。

    这宽敞的街道上却是人烟稀少,几乎看不到小镇居民的身影,而且奇怪的是几乎家家大门紧闭,早早的就熄灯了,原本还有几家亮着的,一听到道路上的动静后也迅速的熄灭了灯火。

    如此情形自然让在场的几人觉得不对劲,走了好一段路后仍然不见路上的行人,而且在道路旁边的树木枝头,时不时的响起乌鸦的啼叫声,甚至偶然一阵阴风拂过,让人只觉得后背一凉,气氛诡异至极。

    还好就在众人在不远处看见一家亮着灯火的客栈,几人加快脚步前往这客栈落脚。一进客栈那种诡异的氛围就消失殆尽了。

    “几位客官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呢,小店这里有别具特色的美食小吃,以及上好的客房,包各位满意。”掌柜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本来昏昏欲睡的他见客人来了顿时打起了精神。

    “掌柜的,给我们来三间上房,再给我们上些好久好菜。”千木一行人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路赶路尽是风餐露宿,如今有客栈自然是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老板,你们这镇子上怎么感觉怪怪的,这天色也不晚啊,怎么大街上就这么早就没什么人呢?”完颜如月一边吃着一边道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其他几人也是竖耳倾听,想知道个究竟。

    “哎,一看你们就是外来的吧,这事还得从十来天之前说起。”于是乎掌柜的就跟千木几人坐在一起说起了小镇出现怪异现象的原因。

    原来在十多天前,小镇还是一派祥和,平安无事的,只是自从小镇的义庄上上放了一具盗墓者挖出来的尸体之后镇子上开始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家畜的失踪,狗不停的朝着义庄的方向叫唤等。

    往来的行商也不知从哪听说镇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纷纷不在小镇停留,一时间小镇小镇除了本地居民已经很少能够见到过往的路人了,小镇居民们也被这尸体闹得人心惶惶。

    也不知这些盗墓者从小镇附近哪个地方盗了一个墓,墓内陪葬品倒是不少只是值钱的都在这尸体之上,于是这些人将这尸体上值钱的东西扒了后就将这尸体扔在镇子附近,也没有将这尸体好好安葬就溜之夭夭了。

    谁知在这帮人走后,那具尸体徒然间睁开了双眼,开始吸收月光的精华,借助月光来恢复身体,这时候虽然身体依旧不能动弹,可是气色比之前在坟墓中要好的多。若是这时候有新鲜血液,想必这这变异的尸体要恢复的更快。

    后来进山打猎乡民们意外的发现了这具的尸体,毕竟将尸体暴尸荒野是对死者的不尊敬,于是乡民们就将其运了回来,交与义庄处理,然后在由义庄下土埋葬。原本就阴森恐怖的义庄再这具尸体去住之后变得更加恐怖起来,深夜时不时的从义庄传出野兽一般嘶吼之声,甚至有一次还有人听到义庄里面传来打斗之声。

    这还不算完,小镇子里的家畜开始莫名其妙的失踪,小镇居民也开始变得人心惶惶。因此,一到晚上小镇居民就早早的就熄灯了,足不出户。白天的时候,虽然镇子上也曾有人去义庄打探究竟,可进去之后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众人也只得作罢。

    “这样吗,那问题应该就是出在那具尸体上了,你们怎么不将那具尸体处理掉呢?”千木一语中的,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我们也去那义庄和老赵头商量过了,只是那守义庄的赵老头说了,那具尸体有些怪异,若是不谨慎处置恐怕会生出意外,大家也都知道这赵老头身具特殊的本事,大家也就相信赵老头的话了。”掌柜的叹了口气,面带忧虑之色。经此一事,客栈的生意也不好做了,过往的投宿的人也越来越少。

    “几位晚上还是少出门为好,明天抓紧时间赶路吧。”掌柜的善意的提醒道。

    一行人在大吃一顿之后,也觉得有些疲惫了,于是各自回房休息去了。为了安全起见,几人的房间是连在一起的,而且千木和火炫各自照顾王铁和季如风其中一人。

    当千木听掌柜的说起那义庄时总觉得那义庄有些不对劲,不过却又说不出什么来。看来只得晚上多加小心了,千木这般打算着。

    就在小镇里偏远的一个角落,一处阴气森森的房子里摆放着十来具棺材,也不知里面是否放着尸体。而其中一句棺材最引人注目,这副特别的棺材正摆放在一法坛正后方,看这情形显然是有人在开坛作法。

    而做法之人就是那守义庄的赵老头,桌子上摆有烛火、糯米、黑狗血、几枚铜钱、几柄桃木剑等等作法工具,此时的他身穿一破旧的道袍,一手持桃木剑,一手拿这一黄色的符纸,嘴里念念有词,两眼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那副棺木,头顶冒着汗,显得非常吃力。

    “畜孽,既然已经死去,又何必再来为祸人间呢,看我今天不收拾了你。”赵老头一声低喝,旁人若是在此定会惊骇,因为这义庄并没有其他人,有的只是那一具具尸体,难不成诈尸了不成。

    回应赵老头的只是几声有如野兽的低吼声,并且那棺木也伴随着震动,仿佛棺木里的尸体随时就要破馆而出了。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赵老头快要压制不住这棺材里的东西了。

    这棺材里的东西在不断发出低吼的声音的同时,义庄周围的狗都不停的叫着,小镇的狗定是听到了从义庄发出来的声音,而每每这个时候镇子里的人家都赶紧闭门窗熄灯休息。

    而在客栈的千木和火炫二人在听见这异常的犬吠声后也无法安心去睡了,于是商量一番后还是决定去那义庄打探一番。房间门打开后,两道人影没入这夜色之中,直奔义庄而去。两人越往义庄而去,沿途的狗叫的越是厉害,这也越发的说明这义庄不正常。

    看着眼前阴森的义庄,二人相视一眼,轻而易举的就跳上了义庄的围墙。紧接着两人顺着目光看向屋内,只见隐约一个人影在那做法。二人心道这义庄果然不对劲,于是二人悄悄的往里屋潜行而去。

    “不好,这东西怎么变得更加厉害了,连我也快压制不住他了。”赵老头脸色一变,看着那棺木时开时合的,要不是那棺木上的鸡血和墨水混合的墨斗线将这东西困在棺木里,恐怕就要破棺而出为祸小镇了。

    要知道,在白天,棺木紧闭,棺材紧闭,里面充斥着阴气,寻常的火焰根本难以点着棺木,只有等晚上僵尸出来活动之时棺木才会打开。

    门外的二人也发现了屋里的不对劲。只不过二人并没有立刻就冲进屋内,而是在门外观察情况。

    “嘎吱嘎吱嘎吱”这棺材动的越厉害了,这声音直让人瘆的慌,终于这画有墨斗线的棺木承受不住了,“嘭”的一声,炸开了,从里面跳出一物了。千木仔细一看,不由大惊,这不就是民间传说中的僵尸吗。

    只见这僵尸身着黑色丧服,两眼空洞无神,面色惨败的有些吓人,口中露着两颗獠牙,手上长着长长的黑色指甲,浑身上下略显僵硬。

    看着这破棺而出的僵尸,老赵头脸色大变,手中也没有闲着,而是抓起那碗黑狗血就撒向这僵尸。面对迎面而来的狗血这刚跳出来的僵尸躲避不及,被淋了大半,顿时听见“滋滋”作响,一阵青烟冒起,僵尸蹦跳着后退,显然这黑狗血对这僵尸还是有一定的克制作用的。

    被这狗血泼中的僵尸受了不小的伤,那僵硬的身体也被破坏了不少,僵尸见不敌这赵老头,正欲夺门而出。这赵老头心道不好,要是这僵尸出去害人那可不妙,赵老头正欲阻止之时。只听“嘭”的一声,一物飞进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