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诱饵

    更新时间:2018-02-13 09:00:00本章字数:3125字

    天竹客栈内,千木与苏伊霜相对而坐,二人皆是没有开口说话,最终还是千木打破了沉默。

    “我打算去拜访王天德,借机将令牌在我身上的消息透露给他。”

    原本苏伊霜古井无波的眼眸里多了一丝异样的神采,轻轻开口道:“你这是要以自己为诱饵吗,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而且我们也不确定他会不会上当。”

    “嘿嘿,不冒点险又怎么能让那只老狐狸上钩呢?”千木咧嘴一笑毫不担心自己有性命之忧。

    “而且,重要的是,宋家与王家之间最近矛盾加剧了不少,料他们二人也不会一起行动的,再说了,你觉得有好东西王天德会与他人分享吗,当然是选择独享了。”千木狡黠的笑了笑。

    苏伊霜见千木已经下定决心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自己只要配合千木的行动就是了。接下来二人就行动的细节商量了许久,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后二人就开始行动了。

    王府大门外,一个少年时不时的往府内瞧,面带紧张之色,显得十分稚嫩,而这少年就是千木了,此刻他只是一个初出江湖的毛头小子,此行只是为了拜访师父的旧友。

    在等了不后,从府内出来了几个下人将恭敬地将千木迎了进去。鉴于之前就遇到过王家的王灵儿,为了不横生意外千木特地的易了容,而且也隐藏了自己的武功水平,表面上看只是一个五重武者。

    这王家还真是大,在经过左拐右拐,又经过一些亭台楼阁后,下人终于将千木带到了一处凉亭,此时的凉亭上有一道身影背对着千木,这道身影虽然两鬓白了不少,可依旧隐隐散发着高手的气息。

    千木猜测这老者便是如今王家家主王天德了,此时千木表现的十分青涩稚嫩,实实在在的一个毛头小子。

    王天德转过身,微笑着看着千木,一脸慈祥的样子。

    “见过王世伯,小子林炎,师父在世时经常提起过你们呢。”千木挠了挠头,咧嘴一笑。

    “呵呵,原来是林炎啊,快让世伯看看,早就听易兄提起他有个好徒儿,如今一见果然不凡,我和你师父是挚交好友,来到这里就跟来到自家一样,别客气。”王天德十分热情,同一个慈爱的长辈无一般,千木在心中鄙夷道,若不是知道对方的为人还真可能被他迷惑了。

    接下来的时间,千木就跟王天德说起来易浮生的事,在不经意间将令牌的事透露给对方,在提起易浮生的死时王天德还一副痛惜,差点老泪纵横了。

    看着对方如此模样千木不禁冷笑,这王天德还真是不要脸,怕是痛惜没有得到师父身上那块令牌吧。千木这时候也潸然泪下,一老一小差点抱头痛哭了。

    一番促膝长谈之后千木终于起身告辞,临走前对方还嘱咐千木记得去拜访宋儒,千木在心中冷哼了一句,不就是想要确认自己有没有将令牌的消息透露给宋儒吗,不过这样也好正好在按照自己的计划发展。

    临走的时候王天德还给了千木不少银两拿了不少东西,千木在经过一处园子的时候眼睛一挑,竟然遇到“熟人”了。

    “见过小姐!”下人停住脚步向对方行礼,王素儿点了点头丝毫不关心千木这个人的身份,家族里时常会有江湖人士前来拜访,已经见多不怪了,于是便旁若无人的走了过去。

    不过在与千木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王素儿突然回过了头面带疑虑之色,望着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好熟悉的背影,自己好想在哪里见过这人,可又没有丝毫印象,摇了摇头,王素儿走了过去。

    “这妮子,还挺警觉的。”千木无奈的笑了笑,若不是自己易了容还真能被她给认出来。

    千木拿着手里的东西朝着悦来客栈的方向慢悠悠的走着,略带兴奋之色,仿佛这次顺利的拜访之旅让这个初出江湖的矛头小子兴奋不已。

    在千木身后不远处有一个身影从王开始就一直尾随其后。

    “跟踪吗,来吧来吧,王天德你可要亲自来啊。”自己这次可是将戏做足了,就在千木出门的那一刻王天德就命人偷偷的跟着千木,想要确认千木的住处所在,为了不让对方引起怀疑,千木一路假装沉浸在喜悦之中,只有这样才能麻痹王天德。

    这悦来客栈也是计划中的一部分,位置偏僻,附近人少,靠近城外,是个伏击的好地方。早在这之前千木便买通了客栈的掌柜的,只要有人打听自己的情况便会将准备好的说辞告知对方。

    千木在房间内悠闲的喝着茶,只等夜晚的来临了,这次行动千木并没有打算让书院的季如岩他们掺和进来了。虽然没有书院朋友们的帮忙,不过确实请来了另外一些助力。

    而那跟踪之人在确认千木确实是在悦来客栈落脚后立即掉头返回王府报告情况。

    “确定是在悦来客栈吗?”王天德还是极为小心谨慎的。

    “对的,而且已经在那住了有一两天了。”

    “如此甚好,你叫上几个心腹,不要声张,晚上行动,将那小子拿下。”此刻的王天德面露阴险之色,不在是一个慈祥的老者。

    夜色降临已久,几道身影从王府后门悄悄地离开直奔悦来客栈,一共六人,为首的便是王天德,其余五人中有二个七重武者,三个六重武者。几个武者队家主如此谨慎不以为意,拿下一个毛头小子哪用的上如此阵仗。

    一行人悄无声息地埋伏在悦来客栈周围,只等王天德的的命令。待到千木房间的灯火熄灭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王天德一声令下五人悄悄地潜进客栈准备活捉千木,与此同时王天德也紧随其后。

    几人很快便来到了千木的房门外,其中一人从怀中掏出一物,往房间里吹了一些迷烟,片刻之后房间内在传来熟睡之声,见此情形几人破门而入。

    房内一片漆黑之色,伸手不见五指,也不知怎的这几人极为熟悉房间里的布局,径直就扑向床上的千木。

    见千木被迷晕之后几人不由露出喜色,于是乎几人就在房间内一通乱翻,终于在一个包袱内找到了一个令牌。王天德把玩了手中的令牌确认无误之后吩咐杀人灭口。

    不过就在此时,房间内多了一声冷笑,“老贼,你果然还是来了,看来对那令牌还是不死心吗?”,千木双眼微眯,看来宋、王二人定是知晓些什么,否则怎会对这令牌如此执着。

    这几人汗毛乍起,原本被迷晕的千木蹭的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看着正欲下手的几人。

    这几个王家心腹你看我我看你的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候从背后传来王天德的命令,“哼!杀了这小子!”

    几人身子一动,提着兵器就杀向千木,不过令王天德大吃一惊的是几人并没有奈何得了千木,反而“嘭嘭”几声传来,几人被千木几脚踢飞。

    “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还隐藏的挺深啊!”王天德极怒反笑,至此才明白整个都是阴谋,这小子是故意引自己来此的。一想到此,王天德神情一变,暗道不好,连忙欲抽身撤出房间,往屋外奔去。

    令王天德失望的是,四处的去路早已有人把手,而且是四个八重武者。

    “你今天是走不的,当年的账也该算算了!”千木厉声道。

    “好小子,果然被你知道了,哼,要想留下我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当年你师父那个老鬼都栽在我手里了,难不成今天还能在阴沟里翻船?”说罢,王天德冲向千木,王家的破风拳在这家主手中使出来倒是威力非凡,拳拳都有破风而上的气势。

    “哼,比拳法吗?”千木冷哼一声,连忙抽身闪开了,避开了对方的招式。在闪躲的同时千木也不断寻找王天德的破绽。与此同时,其他几人早已将那五人给收拾了,既然是报仇自然不能留活口以免节外生枝。如此一来,一行六人只剩下与千木对战的王天德了。

    在与王天德不断的交手过程中千木更加佩服王家破风拳的精妙厉害之处了,这王天德也不愧是老一辈的八重武者,不仅实力强,经验也十分丰富,不过即便这样,千木依旧不惧。

    千木虎拳一出,拳式威猛,如猛虎下山,虎啸生威,气势如虹。一招饿虎扑食,虎爪抓向王天德的胸前,速度之快令那王天德躲避不及,只听“哗啦”一声,这一爪可令皮开肉绽,王天德疼的龇牙咧嘴。

    “好小子,把一套基本拳法练的如此如火纯情,看来易浮生教的不错啊!”言语中颇有酸溜溜的感觉,他王家若是出了如此人才定能成为武阳府第一武学世家。

    王天德受伤如此好时机千木怎能放过,千木步步紧逼,欲直取王天德性命。不过就在此时,千木却快速的抽身而退,竟是那王天德不知何时手中多了几根银光闪闪的银针,而且快速地掷向千木,“卑鄙!”千木暗骂了一句。

    若不是反应及时还真有可能被那银针刺中,那飞来的银针与千木贴身飞过,刺在了那门窗之上,好险,千木惊出了身冷汗,暗道自己还是小看了这老鬼的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