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风波渐起

    更新时间:2018-02-14 09:00:00本章字数:3029字

    经过王家的仔细调查之后只是发现了几个可疑之处,第一便是来访的“林炎”,自从王天德出事之后此人踪迹全无;第二便是昨晚王天德带人外出,目的未知;第三就是悦来客栈的。显然王家之人很快就能猜测到此事定与林炎脱不了干系,只是此时的林炎已经消失,无处可寻。

    王家虽然暂时封锁了王天德身亡的消息,可是依旧有有心之人发现了王家的异常,王家家主一脉人多数被换成其他几脉的人,而对此行为,王家家主也没有任何表示,这不禁让人匪夷所思。

    宋府,宋儒听着下人的讲述,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王府家方向,喃喃细语道:“易浮生的徒弟么,看来该来的终归还是会来。”宋儒叹了叹气,这一刻这位老人仿佛苍老了许多,他在等人,或许可以说是等报应的到来。

    “小二,给我来几十坛好酒,给我装上马车,等会我来取。”

    “掌柜的,给我来五桌好酒好菜,一同装盒带走!”千木跑了好几家酒楼,颇为大气地扔下银子就往其他酒楼走,留下一脸呆滞的掌柜。

    武阳府,黑甲卫、赤甲卫、银甲卫驻地,千木赶着马车一辆马车停在营地外,而后面浩浩荡荡地停着好几辆马车,马车之上自然装的是好酒好菜还有一车的牛羊肉等等。

    驻地外有几位银甲卫站岗,全身银色铠甲包裹,闪闪发亮,不论有人没人,这几个银甲位始终岿然不动,威风凛凛,气势如虹。

    千木微微一笑,亮了亮手中的令牌,几人脸色一变,“好熟悉身影,这少年好像哪里见过。”几人脑海里同时闪过如此想法,疑惑之余几人还是让开了路允许千木进入。

    “老十!”千木提了提嗓子,大叫一声,让巡逻的甲卫纷纷看向千木,打量眼前的少年,几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些一起训练的少年如今也也长大成人,样貌自然有些变化,因此没有立即认识出千木。

    “哈哈,好小子,我就说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啊,原来是你小子啊!”老十、司空夏几人问声而至,放声大笑。

    “哈哈,兄弟们,知道这小子是谁吗,这小子就是千木!”

    “千木?当年的小不点吗?”其他的甲卫一听是千木自然顿时醒悟,难怪如此面熟。熟人相见自当一番熊抱,不仅如此,老十几人坏笑着招呼众人围向千木。

    “这么久没见,大家说该怎么招呼这小子呢!”

    “扔、扔!”众人兴奋地叫道,听得千木脸色直发黑,看着这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千木不禁有些微微失神,仿佛回到了当年训练的时候。

    扔了一次又一次后,众人坏笑,将千木抛向空中后众人不约而同地散开了。

    “你们这些人啊,就知道没安好心。”千木苦笑,与此同时,被抛向空中的同时,千木在空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正面朝下,两脚稳稳地着地,好不潇洒。

    “好小子,功夫还是厉害啊!”众人纷纷惊叹不已。

    “对了,这些好酒好菜都是犒劳众兄弟的,等下不醉不归。”千木指了指身后的几辆马车。

    “哈哈,不错不错,你小子,够意思,大伙把这些酒菜拿去分了,起火,烤肉!”众人一听自然喜笑颜开,一拥而上。

    “张不凡那小子呢?”千木找了找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嘿嘿,去皇宫了,那小子可是我们的统领呢,和你一样现在是八重后期武者。”

    “哦?”千木一听这话顿时来了兴趣,摩拳擦掌有些迫不及待想和张不凡切磋一场了。

    “走,我们去好好喝一场!”老十几人拉上千木就往营帐里走。整个营地显得极为热闹,一改往日严肃的氛围。

    “嗯?”一十七八岁的少年见到整个营地热闹非凡张不凡自然是疑惑不已,而声音最响的就是老十的营帐。

    张不凡径直走向营帐,走进一看便有几道目光射来。

    “哈哈,老大,来来来,看谁来了!”

    千木看着进来的少年微微出神,随即一个箭步冲到其面前,给了对方一个重重的熊抱。

    “老张,久违了!”

    “臭小子,久违了!”

    二人互相放声大笑,仿佛回到了当年一起苦训的日子。

    “你小子,此次来不止是看我们的吧。”张不凡戏谑地看了千木一眼。

    “嘿嘿,此次前来确实还有其他事情。”一说到正事,千木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样子,“师父不久前旧伤复发去世了,而主谋就是王天德和宋儒二人!”

    “什么!”此言一出满座皆惊,显然他们都不清楚事情的原委,只有老十四人面色不变,在这之前千木就将情况告诉几人了,不过也是,当年知情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众人也曾一度以为师父只是受了轻伤,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挺过去。

    “说吧,需要我们怎么做。”张不凡虽然此刻颇为冷静地说道,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时是张不凡最为暴怒的时候。

    于是,千木将计划详细地说了一遍。

    “这样就行了吗,用不用直接把两家铲除了,敢对师父做出如此行径,他们死不足惜!”张不凡冷冷地说道。

    千木有些汗颜,这小子脾气还是这样火爆,千木倒是不想迁怒那些无关之人,只要找到正主就行。

    “对了,这些年你们有小师姐的消息吗”千木开口问道,这是一个记忆深处的人啊,即便是几年未见也依旧担心她的安危。

    “你也知道,在你们离开不就后小师妹没也离开了,在她离开后没多久,江湖上就传来那妮子的仇人贺方被杀的消息,只是从此小师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一点消息。”张不凡感叹道。

    “怎么会一点消息也没有呢?”千木微微失神,当年两人的关系最好了,一起习武,一起开小差,一起长大......这些年千木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打探小师姐的下落,可最后还是未曾有她的消息。

    “好了,小师妹会没事的,以那小丫头的心智和武功吃不了亏的。”司空夏等人安慰道。

    接下来一行人就是狂欢地时候了,整个营地都飘着一股酒肉香味,酒坛子到处都是,老十一行人也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极为狼狈。次日清晨,千木独自一人悄悄地离开了甲卫所在的营地,准备开始实施计划。

    “为何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呢?”宋府内,宋儒眉头紧锁,满脸愁容,在大厅里徘徊。

    “老太爷,老太爷,这里有人送来一封信,说是给您的”一位下人着急忙慌地小跑着过来禀报。

    “什么信如此大惊小怪,拿过来我看看。”宋儒颇为疑惑地看着下人,不过当他从下人手中接过信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颇为复杂。宋儒叹了叹气,吩咐下人下去。

    “该来的,终归是要来的!”宋儒将写有易浮生之徒-林炎的信放进灯笼里烧掉,看来宋儒是不打算让别人知晓此事了。信上很清楚的写着,今天午时,易浮生之徒-林炎将拜访贵府!这是来讨债的啊,宋儒轻叹了口气。

    临近午时时分,宋府外千木身后整整齐齐地站着二十来号武者,全部带着面具,而且全是清一色的的八重武者,如此阵容已经完全可以推平宋家了。

    千木看了看宋府,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至于那些护卫早已被如此阵容吓得连滚带爬地爬进了宋府,显得十分惊恐。

    而此时的宋家此时已经着急府里全部高手严阵以待了,宋连奎作为当代家主在议事厅中来回踱步,眉头紧锁。此时的宋云飞、宋灵慧等人都一齐紧张地盯着千木一行人,他们也是毫无头绪宋家什么时候惹上了如此大敌。

    “叫宋儒出来吧。”千木没有过多废话,直接点宋儒的大名。

    “都退下吧,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宋儒缓缓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脸上没有过多惊讶,显然料到易浮生的徒弟会前来的,只是当看到身后二十来八重武者时还是心里还是狠狠地抽搐一下,这小子从哪里找来这么多八重武者。

    “老太爷,这?”宋家之人颇为担心地看向宋儒,怕千木一行人突然发难。

    “退下吧,只是跟这位少年叙叙旧而已,不用担心。”

    虽然如此说道,宋家之人依然不放心看了看千木一行人,特别是宋灵慧更加担忧宋儒的安危。不过爷爷有命令,在场之人也只好退下。

    宋儒注视着千木,看着对方平静的眼眸,宋儒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其实,当年也是鬼迷心窍了,误听了王天德一言而加害了易浮生,宋儒早就想了却这段因果了,终于,等来了千木。

    看着对方盯着自己笑千木不由地愣了下,心道这是什么情况,“前辈应该知道我此次前来所谓何事了,出手吧!”随即千木身后的帮手散了来了,将四处的通道都把守了起来。

    而千木同样摆开了架势,随时准备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