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再次震撼

    更新时间:2018-02-24 08:00:00本章字数:3059字

    “吴老头,你家后辈也在其中,你怎么不担心呢?”看着无比淡定的吴江北在场的几位九重武者也是一脸疑惑。

    “静观其变即可,一切自会揭晓的。”吴江北神神叨叨地说道。

    其他人则是投来鄙夷的目光,只有云中崖脸色一变像是想到了些什么,表情极为复杂。

    “难不成你那后辈修成了你们吴家那门武功绝学?”云中崖试探道。

    “什么,那个女娃竟然习得了你们吴家那本号称镇族之物的秘籍?”这下子轮到萧战几个九重武者吃惊了,这本秘籍他们有所耳闻,吴家数代人都未曾掌握其中的奥秘。

    吴江北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后生可畏啊!后生可畏啊!”云中崖吸了口凉气,见吴老头如此模样想必也和自己猜测的八九不离十了。

    再看那萧天只身杀向那影虾精,那步伐和速度足以媲美那以速度著称的虾精了,只是已经作为妖兽一列的虾精,在境界上高了萧天一重,萧天依自然是有些不及对方。

    不仅如此,影虾精那对钳子如同两件上好的兵器,一收一缩,硬是抵住了一干八重武者的攻击,其他兵器在上面只是留下一道道划痕而已。

    看着场上追逐的两道身影众人已经眼花缭乱了,不过身在其中的萧天嘴角却扬起一丝微笑,自信而又迷人。

    “果然还是有规律可寻吗,哼,既然这样那便领教领教我的厉害吧!”萧天轻声喝道,而紧接着众人一片目呆口咂。

    只见萧天顺势轻轻一跃,整个人飞跃到离地一丈来高的半空中,反手拿刀的萧天飞跃的同时身体一动,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身,手中的刀狠狠地劈向四面八方,一道道凝练厚实的刀气飞出,由一道变为两道三道直到十几道时才停止分裂,这十来道刀气以萧天为中心快速向外散开,飞向四面八方。

    见势不对的其他武者早早地就闪人了,给萧天留下了足够发挥的空间。

    “多道刀气!无死角攻击!”众人已经惊得合不拢嘴,而这还不算完,每一道刀气都快如闪电,威力之大令人心悸。

    影虾精此时此刻呈现在众人眼前依旧是一道虚影,众人对它的攻击依旧不奏效。它也想立刻摆脱这群人类武者,因为湖底有惊世宝藏吸引着它,奈何突然杀出萧天这样一个难缠的角色。

    在完成这一系列的流畅动作后萧天缓缓着地,双眼紧盯着一处空地上。

    只听“噗嗤”一声,一道身影蓦地出现在众人视野里,众人定睛一看不正是那虾精吗,此刻的虾精那灰色的身体上被刀气伤的皮开肉绽,极为狼狈。

    更令虾精心悸的是那刀气破体而入后给身体内部亦是造成了不小的伤害。虾精无论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被对方发现的,而且它也想不明白为何又多了一位这般妖孽的人类武者。

    身法被破除后的虾精暴露在萧天面前,不知为何虾精心底徒然升起一股惧意,而这股惧意骤然蔓延至全身。因为此刻它看到了萧天那人畜无害的笑,那有些发冷的笑。

    “接招吧!”萧天再次动手,刚刚只是逼出虾精来,并没有给予致命一击,现在才是重中之重。不同于之前的攻击形态,现在萧天的目的在于致命一击,因而在发动招式的时候也是有所不同。

    萧天再一次逼向虾精,由于之前的受伤,此刻虾精的速度已经不及全盛时期,步步紧逼的同时右手早已经蓄势待发。

    “嗖”的一声传来,萧天身子徒然一侧,一刀再次劈向影虾精,刀气呈长长的弧形,凝练厚实程度甚至更胜于之前那一招,虾精惊恐的望着这一切,身子急速朝另一侧遁去,只是它没想到到的是,萧天早已预测到此妖将要逃窜的方向,于是弧形刀方向一变,快如闪电的刀气瞬间命中虾精。

    这一刻,虾精突然止住了身形,身体一动不动的在那站着,不可思议地看着胸前的伤口,淡蓝色的血液从那胸口汩汩地流淌而出,甚至看上去有些绚烂和凄美。

    俗话说“趁他病要他命”如此可以灭杀虾精的大好机会萧天自然不会错过,只见萧天一个箭步冲向虾精,一刀径直刺向对方胸口,虾精似乎也感觉到来自身前的危险,可是身子却不听指挥怎么也动不了。

    原来这时候四周的武者抛出了几根细长的铁链,将影虾精死死的困住了,另其动弹不得,为萧天争取了时机。

    “噗嗤”一声,虾精发出呜呜的叫声,这声音里有着七分的不甘和三分的仇恨,原来一把刀已经从其前胸贯穿到了后背。

    萧天狠狠地推了一把虾精的身体,将刀拔了出来,而虾精则是直直地倒了下去,再也没了气息。

    “这……这就死了么?”众人惊讶的嘴里都可以放下一个鸡蛋了,平日里难得一见高高在上的妖兽,现在被几个八重后期的少年给解决了,而且是两只,这怎么让他们淡定得了。这几天已经够让他们震撼了,现在再亲眼见证八重后期武者跨阶战胜妖兽,如此盛况已让在场的武者心潮澎湃了。

    “好!好!”在场的武者无不对千木萧天二人佩服万分,不过也有些人虽然表面上很激动,可是眼睛深处却透着一股冷意,千木几人太强大了,强大的令他们也感到心悸。

    这几人虽然掩饰的很好,可依旧逃不过千木敏锐的感知。

    “你们几个最好是不要招惹上我,否则……”千木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冷冷地看向三大帮派的方向。不知是三大帮派,在另外一处不显眼的战场之上还有几道人影正看向千木几人所在的方向,尤其是那神秘人,竟出现了微微失神,不过很快便被冷漠所取代,像是重新变了一个人一样。

    “萧天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看到萧天的表现,千木也是啧啧称奇,那一招若是自己对上怕也得费一番大功夫才能化解。

    更有甚者,现场有许多的女性武者的内心早已水波荡漾泛起仰慕之意了,有些则是偷偷的看向二人,频频暗送秋波,眉目传情,有些胆子大的就直接向二人表达爱意了,这可让二人苦笑不已。

    此刻随着又一只妖兽的被解决,场上的局面已经开始出现一边倒的现象了,时不时地就有七八重的猛兽被灭杀,地上的尸体堆了一具又一具,渐渐的人类武者三个阵营将剩下的一只妖兽团团围住了,只差动手杀过去了。只是并不是每一位八重后期武者都是如千木、萧天二人那般变态,这些武者还是心存顾虑没有贸然出手。

    “千木,本姑娘当初说了好好好与你切磋一番就绝对不会食言的,既然你解决一只妖兽,那么也让你看看本姑娘的厉害吧!”吴南珍的目光看向千木,战意昂然。

    “吴姑娘,千某在此随时奉陪!”千木很爽快的答应对方,对方既然誓言也要击败剩下的那只妖兽,那么定然有其非凡之处,而且千木也早想领教领教武国最为神秘的武林世家了。

    而且,千木认为吴南珍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虽然外表不出众,没有绝世的容颜,甚至给人极其普通的印象,可千木猜测,对方一定隐藏了些什么。

    吴南珍见千木应允了也不再多说,空手迎向那最后那位九重的水尸。天武书院的几位老生已经退开,他们想看看东泽书院这个新生是否能像千木二人一样创造奇迹。

    “这……”千木愣了愣,吴南珍空手就上阵了?这妖兽的防御千木可是亲身见识过了,一般的兵器都只能在它们身上留下一些痕迹罢了,若不是黑羽来历特殊恐怕自己还真得出其他底牌了。

    不仅是千木愣了,其他武者更是不解,接着吴南珍那修长而又白皙的玉手从衣袖中探出,手指快速地结着复杂而又玄妙的手印,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看不清一丝的轨迹。

    在结手印的同时,吴南珍身子忽进忽退,如飞燕如游鱼,潇洒自如,游弋于水尸周围,与之周旋。

    “好俊俏的身法!”众人在心中感慨道。

    在场的武者只有少数几人紧紧地盯着吴南珍那快速如飞的手法,而千木亦是如此。

    千木越看越是心惊,脸色变得愈发凝重,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吴南珍的每一个动作,即便眼睛发胀也没有作罢,不过千木越是想要记住却越难记住,每一个动作在脑海里没有停留多久就神秘的消失了,任凭千木如何回忆也想不起来。

    “好诡异!”千木直冒冷汗,这是什么招式,竟然还偷学不来。

    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水尸变得有些狂躁起来,作为九重武者却奈何不了一位八重后期武者,而且若是再不脱身可真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水尸的心底始终有种不安,这种不安随着眼前的人类女子的出现而越发强烈,它有感觉,眼前这少女会比之前的二人更加的难缠,它要找机会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