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炼器

    更新时间:2018-02-26 09:00:00本章字数:3073字

    一路走来,身边的好友都在不知不觉的快速提升,而这些都与眼前这少年有关,从复仇,到现在都是他在帮助着自己,可自己却帮不上他什么,一想到此,苏伊霜紧咬贝齿,复杂地看了千木一眼。 

    千木等人所在的小院那柴火一直没有停过,一直在熬炼那些妖兽肉,而季如岩二人也终于在吃了诸多妖兽肉后突破到六重武者,二人对千木自然是万分感激。

    几人之中只有完颜没有突破大境界,依旧是七重武者,那幽怨的小眼神看得千木几人直发毛。

    “欲速则不达!”千木告诫道,对方已经从七重初期突破到了中期,而且完颜也才突破到七重不久,若是突破速度过快容易造成根基不稳,内力虚浮。

    完颜撇了撇嘴,没有反驳,算是认同千木的话。

    “大比结束后你们先行回书院吧,我有事要去一趟南辰州。”千木开口道。

    “你不是打算去北胜州探查情况吗,怎么突然改道了,难道是因为这次清水镇之行的缘故吗?”苏伊霜问道。

    其他人闻言纷纷诧异地看向了千木,其中只有火炫大概明白其中的缘由,他没有开口,只是眼睛里多了一份忧虑。

    “没事,只是受人所托去办点事情而已,我已经和萧天他们商量好了,探查之事暂缓。”千木开口解释道,示意众人不用担心。

    “嗯嗯,注意安全。”几人关心道,他们也没有多想,以千木现在的实力在武国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这一晚,柴火不灭,几人或是畅聊,或是打坐炼化,或是酣睡,总之谁也没有离开。

    次日清晨,小院屋顶上,千木独自一人看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其他人仍在熟睡当中。

    “不打算告诉他们实情吗?”火炫轻轻一跃也上了屋顶,与千木并肩而立。

    “不用了,免得他们担心。”千木淡淡道。

    “我跟你一起去吧,那地方多一个人兴许就多一份保障。”火炫突然开口道。

    “多谢你的好意了,那地方我自己都不能保证能够全身而退,又怎么好再拉上你呢。”千木心里一暖,知晓火炫是为自己着想。

    “别说了,我可是要超越你的,怎么看你只身犯险,你要是意外身亡了我就少了一个强大的对手了。”火炫咧嘴笑道。

    千木听罢脑门直冒黑线,心道这小子真不会说话。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清水镇大战妖兽之事已经传便武国的大江南北了,其中千木、萧天、吴南珍三人的名字更是为世所熟知,登门拜访的人都快要将几人住的客栈门槛踏破了。不过令众人失望的是,三位正主早早地就不见了踪影。

    “千兄啊,你现在可是声名远扬了啊,哈哈哈哈。”一气宇轩昂的少年毫不留情的笑道。

    “哎,所以只好到太子府来避难了,啧啧啧,皇家就是不一样,我可得享受享受太子的待遇。”千木苦笑道。

    再接下来的日子里千木便于火炫二人在太子府“避难”,千木也时不时地往炼器坊跑,看看内甲和匕首的进度,千木也难得享受这般安逸闲适的时光。

    期间千木也时常去探望石九,对方幸好没有伤及根本,只要安心静养即可。而完颜他们也开始踏上回书院的路途了,这一届的书院大比也落下了帷幕,毫无疑问四大书院仍旧稳坐前列,占据着排名榜的多数。

    锻器坊内,一个碳火通红的火炉前面站着几道身影,几人都紧盯着火上的那只剩一块拳头大小的矿石,隐隐带有兴奋和期待的目光,坊中高温不止,在几人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了。

    原本这块矿石是块成人来高一人怀抱大小的天外陨石,为了找到这样一块陨石炼器坊的老头可是跑遍了整个武国,费尽了千辛万苦才得到的,异常珍贵,而如今老者打算将这些用来打造千木的内甲和匕首之用。

    对于锻造大师来说,为了锻造一件的上好的兵器,他们会不惜人力、物力、财力来寻找所需要的锻造材料,更有甚者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而为了熔炼这块陨石更是花费了不少时间,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在熔炼这块大陨石了,直到现在才剩下拳头大小。现如今老头正打算往将陨铁加入内甲当中去,来提升内甲的抵抗能力,这些自然是千木求之不得的。

    随着最后那块陨石的熔化,老头爷孙俩就开始进入了炼器的重要环节。老头从那通红的铁水当中取出一些倒入一些事先准备好的模具当中,等铁水冷却成型后才开始锻造。

    老头将一勺铁水放入一匕首状的模具里,小心地倒入其中,等铁水冷却成型。做完这些老头又将一些铁水倒入一碗口大小的凹槽里,再由凹槽通过一条极细的槽流出,远远望去犹如一条红绳一般而这细小的红绳便是用来缝合鳞片的。

    “老头,匕首已经冷却成型了,可以锻造了!”少年吆喝了一声将老头唤了过去。

    千木闻声望去,那匕首的雏形比平常的匕首大了一倍不止,都可以称之为刀了,仅管如此千木并没有道出心中的疑惑。

    “小子,好好学着,让你看看什么叫十五炼的兵器!”老头一声高喝,随即动手拿其一个大铁锤就开始锤炼匕首。

    “十五炼!江湖上最多也才九炼而已,老头这是要拿出看家本来来了。”少年喃喃道,眼神也变得炙热起来。

    “十五炼?”千木疑惑地看向少年,虚心地请教。

    “炼,即是烧的意思,十五炼就是连续烧锻十五次,最后再淬火。而兵烧锻次数越多,刀胚也就越发的精纯,兵器就愈加的坚韧和锋利,现在武国最多也就九炼而已,所以说老头这是拿出看家本领来了。”少年耐心解释道。

    “那堪称完美的兵器有多少炼呢?”千木感兴趣地问道。

    “兴许是三十炼、五十炼,甚至是百炼,直至斤两不减为止,只是这太难了,如今的武国江湖上从来没有百炼的锻造师出现,因为每一次炼器都会耗费巨大的内力,对锻造师的要求极高。”少年叹了叹气。

    火炉前,老者半披着衣服,露出了结实的肌肉,由于常年抡锤子的缘故,老者的右臂比左臂粗壮了许多。

    炼器坊内“当当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老者有条不紊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那匕首雏形里的杂质也随着落下的锤子而越来越少,陨铁的质地也越发精纯。

    千木也明白匕首的雏形为何要比平常的匕首大一倍不止了,老者技艺高超,能够锻造出十五炼的匕首,需要的材料也理所当然要多些。

    随着时间的推移,匕首越来越小,外观也越加明了,里面杂质也越来越少,而老头的衣服也不知在哪个角落去了,现在老者身上涂了特殊的药膏,可即便如此,来自火炉的高温依旧灼伤了老者的皮肤。

    前五炼老者都能够轻松应对,越到后面就连老者也不得不认真谨慎起来,全神贯注地投入在锻造匕首上。

    青鳞蛭的两颗毒牙以及它嘴里的毒液千木都很好的保存了下来,千木可是见识过了青鳞蛭的毒液的厉害,可以瞬间令八重后期的武者麻痹动弹不了,让武者成为待宰的羔羊。当初清水湖一战中就有不少的书院学子中招,修养了好一阵功夫才痊愈。

    当千木将一小瓶毒液拿给老者看时对方眼睛都要冒光了,啧啧称奇。老者建议将这毒液用于陨铁匕首的淬火上,如此一来匕首也有了麻痹的效果。

    在老者抡锤锻造的同时,少年也在旁边学习,打打下手。

    千木在一旁观察到,老者的每一锤的力道和频率都控制的恰到好处,而且每增加一炼都是对锻造者的体力、内力的考验,如此看来这位老者是位低调的锻造大师。千木不知道的是眼前这位老头可是武国响当当的锻造大师,只不过是后来低调归隐江湖了。

    匕首的锻造已经到了第十炼了,成败与否则在最后的五炼上面。此刻的老者已经略显疲惫之色了,十五炼的兵器需要持续不断的锻造,期间老者还需要补充能量,老者身上的汗巾也不知拧出多少水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了,看着那匕首外观越发明显雏形连带着千木的心也变得紧张起来,因为已经十四炼了,若不是可以趁着烧炼的期间恢复体力的话,恐怕老者也会支撑不住的。

    “当”地一声传来,随着最后一锤的落下,匕首已经煅烧次数已经达到了十五炼,是整个武国锻造大师的极限了。

    即便完成十五炼,老者也没有掉以轻心,因为最重要的也是最后一步的工序,淬火还没有完成。

    淬火工序看起来容易,但操作起来极难掌握得恰到好处,淬火的成功与否与烧热的火候、冷却的时间、水质的优劣,都有很大关系。

    如果淬火淬得不够,则刀锋不硬,容易卷刃;可若是淬火淬过头,刀身会变脆,易折断;淬火淬得合适,则会大大地提升兵器的韧性和硬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