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7章切磋

    更新时间:2018-02-27 06:00:00本章字数:3109字

    老者满意地看着火炉上的杰作,千木也投去目光,这一看就被那匕首深深的迷住了。

    老者有条不紊地将通红的匕首放入事先准备好的清水当中,一阵“呲”的声音过后老者又将匕首放入火炉当中。

    每一步老者都把握好了时机,既没有淬火过头也没有淬火不足,每一次淬火做到了恰到好处,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匕首才算基本完工。

    “哈哈,终于好了,可累死老头子我了!”老者一声畅快笑声传来,表明匕首已经基本完工了,最后只差开刃和雕饰了。

    千木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匕首拿在手里仔细打量,越看越是喜欢,匕首大约一尺二寸长,刀身狭长而又偷着摄人的寒光,刀身两边还镶嵌着青鳞蛭的一些细小鳞片,乍一看犹如龙鳞一般。

    “给它淬炼的水可不一般,可是小店独有的井水,当初选址与此就是因为此井的缘故,井水冷冽幽澈,而且在井水之中加入了我独有的材料。”老者高深莫测道,“给这把匕首取个名字吧,每一件兵器都是有生命的。”

    “就叫青鳞吧!”千木想了想认为还是这个名字最合适了,至于内甲的锻造还需要一两天的时间才能完成,将匕首交给老头做最后的处理,便返回武子轩的王府了。

    一路上千木埋头前行,在脑海里回味着之前的锻造兵器的场景,这些都深深地吸引着千木,就跟之前的符纸一般。

    由于一路上沉浸在兵器的锻造上,以至于千木都没有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武子轩的府邸。

    “见过公子!”大门口的侍卫恭声道。

    千木点了点头,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唉,小小年纪就达到了如此地步,还与太子交好,将来定然前途无限啊。”其中一个年轻侍卫羡慕道。

    “你小子,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以后过上殷实的生活不是问题的。”年长侍卫谆谆教诲道,年轻侍卫干笑了几句不在说话。

    “呆子?呆子?”府邸内一道靓丽的身影朝着千木招呼道。

    “看来得找时间好好学习学习锻造兵器了,日后说不定有用处呢。”千木边走边喃喃自语,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跟自己打招呼的小公主,这不禁让小公主气的直跺脚。

    “哼,千木你这个混蛋,越来越不把本公主放在眼中了!”

    回到房间之后的千木褪去了往日的那份成熟与冷静,躺在木桶之中,静静的享受这宁静的夜晚。

    次日清晨。

    太子府邸中,厅堂之中武子轩、火炫二人在那谈笑着,唯独少了千木的身影。

    “那小子不会真去找吴南珍切磋去了?”武子轩面带疑惑地看向火炫,当听到这消息时武子轩的第一反应就是哈哈大笑,其次才是疑惑。

    “什么,那小贼还真去找吴姐姐了,真是不知轻重,吴姐姐向来出手没轻没重的!”大厅外的小公主闻言顿时俏脸微微一变,眉宇间竟隐约挂着一丝担忧,思量了一番后,古灵精怪的小公主便悄悄的离开了太子府。

    在武阳府武林世家子弟中,谁人不知吴南珍的大名,自小习武,性子倔强不服输,打遍武阳府的年轻一代,出手狠辣,不留情面,打的诸多世家子弟没有了脾气,以至于后来世家子弟一见到吴南珍便老老实实的,生怕再被教训。

    “嗯,这小子好像是看上吴家的四灵印了,哈哈,你说千木要是真赢了那女人吴家真的愿意奉上镇族之物吗?”火炫坏笑道。

    “哈哈,这还真是不确定,”二人放声大笑,期待着看到吴家耍赖的场景。

    武阳府吴家大门外,千木抬头看了看门前的那块牌匾,“吴府”字苍劲有力而又浑厚,透露着习武之人的气息,可以确定吴南珍家应该就是这里了。

    “敢问吴南珍大小姐否是家?”千木上前礼貌地问道。

    “去去去,你是哪里来的小子,大小姐的名字也是你能够直呼的吗?”一侍卫傲然道。

    “看来就是这里了,还劳请通报一声,千木求见。”千木淡然一笑,没有在意对方的语气。

    “千木?没听过,去去去,大小姐是谁都能见的吗?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了!”侍卫做出动手状。

    “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一个身材偏瘦的侍卫自语道,突然间这名侍卫脸色大变,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声在那名欲驱赶千木的侍卫的耳边低语。

    “这这这……”被告知身份后这名侍卫脸色变了又变,额头的汗都吓出来了,连忙上前为自己的无理而道歉。

    “小的有眼无珠不知是公子来访,有失远迎,还请见谅,小的这就去通报大小姐,还请稍等。”侍卫一改之前傲慢的态度,一路跑着去通报。

    没过一会那侍卫便满头大汗地跑了出来,恭敬地为千木带路。这名侍卫心里的那个苦啊,大小姐交代了,若是眼前这位大爷有什么不满自己前途可就毁了。

    吴家历来低调,鲜有人知其来历,而其府内的装饰也十分简单朴素,没有其他世家的那股富丽堂皇之气。

    而且,千木发现府内有诸多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象的标志,千木推断这与吴家的镇族之物四灵印有关,越是往府内走千木越是觉得这吴家越发神秘,千木发觉府里的布局也隐约与某种阵法有关。

    好一会二人才来到吴家演武场所在之地,此刻的演武场上只有吴南珍一人,想必是知晓了千木的来意后将吴家子弟全部都退下了。

    “你终于来了,今天我们可以好好地大战一场了。”吴南珍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战意,挥了挥手让侍卫退下,不让任何人靠近演武场。

    “嘿嘿,要是我赢了你是不是就将四灵印教给我。”千木十分随意地笑道。

    “打赢了我便借你一观!”吴南珍咧嘴一笑,随手将镇族之物四灵印放在远处的石桌上。

    “哈哈,那就一言为定了!”千木长一笑一声,期待着与吴南珍的奋力一战,当然也渴望得到那一部高深的秘籍。

    就在侍卫通报之际整个吴家之人都知晓了千木的到来,纷纷前来一睹其风采,奈何吴南珍已吩咐下去所有人不得靠近,于是吴家众人只得在演武场外等待。

    “哈哈,痛快!”

    二人一开始就拼了刀法,你进我退,你攻我防,火星四溅。吴家的刀法不一般,虽然只是一把普通的刀却能够与千木大战如此之久而不折断。

    吴南珍仅凭一把铁刀就能够轻松发出刀气,而且刀法凌厉,稳准狠,多次与千木擦身而过,惊出千木一身冷汗来,不仅如此,吴南珍也练出了刀气,而且丝毫不亚于自己。

    不过千木的表现也令吴南珍着实意外,可以轻松自如的和自己酣战如此之多的招数,这也更加激起了她的战意。

    二人兵刃交接,兵器的碰撞之声不绝于耳。而演武阳里面的那些墙可就遭殃了,二人发出的刀气无一例外的都打在了墙上,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刀痕,有些甚至快要贯穿墙体了。

    “这小子,还真的上门了,看来那秘籍十有八九得借与他一观了,现在的吴家终究还是没落了。”吴家的那位九重武者脸色复杂,叹了叹气。

    “这、这、这,墙好像要塌了!”有眼尖的吴家子弟尖叫道,众人闻言望去,只见那墙体上出现了一道道的缝隙,并且以肉言可见的速度沿着缝隙在裂开。接着轰隆一声传来,这堵墙轰然倒下,露出演武场上激斗中的二人。

    “好厉害!”吴家年轻子弟吞了吞口水,看着演武场上的二人忍不住赞叹到。

    “吴家子弟全部退后十丈!”吴家九重武者喝道,因为他发现二人的战斗随时会波及在场之人。

    吴家子弟闻言连忙退开,正如吴老头所预料那般,就在众人原先站立之处多了几道深深地刀狠,吴家子弟顿时吸了口凉气,此等攻击绝对可以将人劈成两半。

    场上的二人喘着粗气,二人已经力拼数百招之多了仍不见胜负。

    “如何,你还是使出四灵印吧!”千木咧嘴一笑,嘴角的那份自信与执着不禁让人着迷。

    “我也正有此意!”吴南珍冷哼道,与此同时,吴南珍扔去手中的刀,空手迎了上去。

    “真的是四灵印吗?”吴家子弟失声道,四灵印在吴家无人不晓,可能够修习者少之又少,传闻吴南珍学会了,可家族中人从未见她用过此招,如今能一睹四灵印的风采如何不让吴家子弟激动。

    “小崽子们,都给我认真看着,看看我们吴家镇族之物四灵印的威力!”吴家九重武者喝道,看向吴南珍时眼中露出欣慰之色,百年过去了,家族中终于重新有人能够再次修炼四灵印了。

    看着不退反进的吴南珍,千木露出了得逞的笑容。虽然逼对方使出了四灵印可不代表自己胜券在握了,千木也不得不严阵以待,那可是能生生轰杀九重武者的招式。

    一如之前所见,吴南珍如游龙一般与千木周旋,同时双手结印,手法之快令人眼花缭乱,在其掌心之中有一股在不断增强的危险气息,令人心悸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