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0章南行

    更新时间:2018-02-27 09:00:00本章字数:3126字

    随着印章雏形的形成,此刻的它却只有大拇指那么大小,即便如此千木依旧喜出望外,不过这颗拇指大小的灵印并没有维持多久就消散一空了,千木并没有沮丧,第一次修炼四灵印能够有这样的结果自己已经很满意了。

    而接下来只要反复练习即可,四灵印也有它的弊端,那就是如果想要威力越大那么需要的时间也就越长,消耗的内力也就越多,而在这个过程中也不能被人打断,所以只有快速地凝结四灵印才能发挥它应有的威力。

    “之前一战内力已经消耗太多了,看来得好生调养一番了。”千木感应了一番身体内的情况,千木苦笑不已,身体内的情况不容乐观。

    于是千木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别院,在下人们不解的目光下直奔厨房而去。在一番狼吞虎咽之后千木终于觉得不在那么饥饿了,脸色也有些好转了。

    “这、这、这木公子到底是多久没有吃东西了?”后厨的下人们看着那一大桌子饭菜被千木吃的一干二净,不由得呆住了。

    “咳咳咳”千木干笑了几句,淡定的脸上难得的红了,在众人的笑声中飞也似的地离开了后厨。

    大堂之中,武子轩、火炫二人怪异地看着千木,看得千木直发毛。

    “要不是了解你的为人我们真的会以为你这是在美人堆里虚耗过度了,只是切磋而已,怎么还把你给榨干了,难不成吴家招你作女婿了,哈哈哈哈。”二人一本正经的问道后,终于还是憋不住大笑一通。

    千木白了不正经的二人一眼,没有做过多解释。

    “公子,门外有人找您,说是锻器坊的。”一位侍卫向千木禀告道。

    “我知道了,有劳了。”千木微微一笑,看来内甲和青鳞匕首都已经锻造好了,新的旅途也即将开始了。

    “难不成是你托人打造的内甲造好了?”武子轩顿时来了兴趣,跟着千木一同出去瞧瞧这妖兽鳞片制成的内甲。

    三人来到大门口,此时锻器坊的少年正好奇地往里面打量着,想必也是第一次到如此富丽堂皇的地方。

    “嗨,木公子,这里,一开始你说你住这里我还不太相信呢,没想到你真住这里啊。”少年颇为羡慕地看向千木。

    “小哥你来了,都打造好了是吗?”千木看了看少年身后的马车,内甲和匕首就应该放在其中了。

    “对,老头还特意让我早些送来。”少年摸了摸后脑勺,有些腼腆地笑道。说罢少年从马车中吃力地拿出一物,是一个精致的木质盒子,看少年吃力的样子这盒中之物必定不轻。

    千木接过木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千木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即少年又从车中抱出一个箱子,重重地放在了地上。

    看着气喘吁吁的少年,千木忽然开口道:“有劳小哥了,不如晚上就在府中吃过饭再走吧。”

    “嗯,好啊!”少年很干脆的就答应了,神色颇为激动,看来也是想见识见识太子府的富丽与堂皇。

    “来人,将这些东西先搬进去再说。”武子轩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试试匕首的威力了。

    看着比自己还心急的武子轩千木不禁哑然失笑,这家伙一向对这些东西挺感兴趣的。

    “啧啧,这真是把削铁如泥的好匕首啊!”武子轩眼线不已,爱不释手,一刀就轻易划断了一把寻常的长剑,武子轩虽然喜欢却不夺人所爱,这正是他的性格之一。

    “在看看那内甲的效果如何吧。”千木在一旁也很期待内甲的效果。

    武子轩手持宝刀狠狠地看向内甲,只见武子轩一刀看下去之后那内甲表面只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白色痕迹,而那宝刀刀刃却有些卷了。

    “嘶,果然是好东西,武阳府还有这等锻造大师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武子轩已经被这内甲深深地吸引住了。

    “嘿嘿,那是自然,老头子若是天下第二,那么绝对没人敢说第一!”少年在一旁自豪道。

    “莫非令师是武国锻造大师——公孙渊前辈!”武子轩眼中精光一闪,恍然大悟道。

    少年笑而不语,继续吃着太子府的美味糕点。

    “唉,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你二人各自挑一件吧,到时候北部一行用的上。”千木见二人喜欢的不得了干脆做个顺水人情,送二人一件,反正这内甲一共有六件。

    二人一听千木的话顿时大喜,于是毫不客气地挑了两件。

    夜幕降临,武府用膳厅中。

    “明天我们就启程了,这些时日多谢武兄的款待了,还有有劳武兄将剩下的内甲帮我送到灵州天武书院苏伊霜手中。”千木不想在拖下去了,已经决定早些动身了前往南部了。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为何这么着急呢,你的伤还没好呢。”武子轩面露担忧之色,南部陨仙岭那可是武国的禁地之一,危险程度甚至还在北部禁地之上。

    “放心,我自有分寸。”千木淡淡一笑。

    见千木如此坚定武子轩也不再挽留,于是命人备了一些上好的疗伤药以及一些补药给千木带上。

    “小哥,这些天的锻器老头子有所感悟,他的锻造水平恐怕要突破了,所以过两天我和老头要去出门远游了,我们后会有期!”少年抱拳道。

    “一路顺风,后会有期。”千木微微一惊,老者的锻造水平再度提升的话那会锻造出什么样的兵器呢。

    “这是前辈需要的青鳞蛭的牙齿,还有酬金。”千木递给了对方一个包裹,千木对老者十分感激,这些天的锻造兵器老者也是内力大损,还耗费了不少陨铁,这是公孙渊前辈应得的。

    少年离开后千木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练习四灵印,千木已经觉得时间十分紧迫了,他还需要变得更强。

    次日清晨,太子府后门,一辆马车早早地就在此等候,没过多久两位少年拿着行李从后门走了出来,这二人便是千木、火炫。

    千木打算低调出城,并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的行踪,也没有让武子轩送行,二人的南行之路就此开始。

    只是在武子轩府邸的不远处,一双眼睛注视着千木二人离去的背影,一阵功夫过后一只信鸽从房中飞向了天空。

    “很好,探子来报,目标已经动身了,可以通知下去可以开始布局了。”戴着面具的神秘人淡淡道,身后的几名八重武者应声退去

    “杀了那小子,也总算能了去一个心腹大患了,这具肉身资质倒是不错,可以培养成身外化身。”取下了面具后的神秘人竟然是个十几岁的少女,只是此刻少女身上的沧桑和神秘却是与她的年龄极为的不符,仿佛是一个活了上千年之久的老怪物一般。

    陨仙岭位于南辰州以南,距离武阳府足有数千里之远,二人马不停蹄的赶路也要大半个月之久。

    马车内,千木依旧沉浸在修习四灵印的状态中之中,每当千木掌心那印章出现时火炫都有些提心吊胆的,生怕这家伙控制不好把这马车给炸了。

    “你这家伙用不用这么拼命,一点时间都不放过,也不放过我!”火炫一脸忿忿不平,一路上都是自己驾车,这家伙却一直在习武。

    “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不惧任何威胁,不想让我活的人有很多,有些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千木在马车里淡淡道,语气中有些冷意。

    “也对,只有强大到令敌人畏惧他们才不敢动手!”火炫点了点头,于是二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不知不觉二人已经赶了一大半路程。

    二人下了马车,打算透透气,一路以来的马不停蹄的赶路也让二人有些疲倦了。不过接下来的接下来却发生了令二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在二人徒步前行时,突然从道路两旁蹿出十几个持兵器的壮汉,凶神恶煞地堵着二人前行的路。

    千木二人你看我我看你,表情极为怪异。

    “我们好像遇上打劫的了,怎么办?”

    “我们怎么打的过他们,要不我们把马和钱财留给他们?”

    “对、对、对,兴许拿了钱财就不会难为我们了。”

    听着二人慌张的样子,十几个土匪全部都乐开了花,对二人丝毫没有防备之心,因为千木二人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而且其中一个看起来病殃殃的。

    可是谁也没有注意到二人那慌张的表情下的那一份狡黠的笑意,没错二人就是在逗这些土匪,两位八重后期武者岂会被一群三四重武者打劫。

    这几个土匪正欲动手搜身时,一声娇喝传来。

    “给我住手,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抢劫,抢的还是两小书生,还要不要脸啊!”

    千木二人闻声望去,只见二位少女骑着马朝着赶来,大声喝道,双眼怒视着十几个土匪。

    “小火啊,我们好像被人救了。”千木一脸调侃道。

    “不过她俩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火炫无奈道。

    “哈哈,好像还是两位佳人。”

    “哎呀,是两位小美人啊,正好抢回去当压寨夫人!”

    “哈哈,没错没错,长的可真水灵啊!”众土匪早已忽略了千木二人的存在,全部色眯眯地盯着两位少女身上了,眼睛里都透着淫秽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