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面试的通知

    更新时间:2018-01-18 15:14:19本章字数:1987字

    五月的杭城,特别的闷热。

    作为一个新宇商场保安的曾文剑来说,不管什么天气也得在商场内转悠着,这就是他的工作,一个极度枯燥乏味的工作,假如不是为了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他早就甩手不干了。

    做为在部队呆了三年的他来说,现在才感到现实有多么的残酷,什么优秀土兵,什么共产党员,什么 特种兵,到了地方什么狗屁不是。假如没有那张退伍证,像他这种没有一点技术的大兵连个工作都难找。这是他人生的第一份工作,虽然他不太满意,但他却很珍惜。

    在这个商场同时当保安的还有尹鹏伟,阿龙,大炮,再加两个老头,一共六个人。阿龙是他的队长,两老头专上晚班,说白了警报器一开也就是来睡觉。白班当然就落在他们几个人的头上,早上七点开门开始,到晚上九点关门歇业为止,十几个小时都是他与尹鹏伟为主力。

    十几个小时的工作量,一个星期内休一天,工资450元一个月,几个月下来他与尹鹏伟早厌恶了这工作,为了更好的工作,他们都在不停的寻找着,只要比这里好一点他们就去。

    当然为了找一份更好更舒适的工作,钱让那些黑心的中介骗了不少,当然每次看了那招聘人满为患的现场,更让人感到找一份工作的艰辛。

    所以他们都不会茫然的放弃一份工作,在没有找到新的工作之前他们只能在新宇商场苦捱着。

    曾文剑只所以也想要离开这里,是因为他有一个作诗人与作家的梦想,在新宇商场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去创作。在商场里我们一般不会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尹鹏伟要是朝东,他肯定朝西。他要是朝北,尹鹏伟肯定朝南。为了消磨那漫长的时光,他们会这个柜台捱捱,那个柜台靠靠。然后找柜台内的售货聊聊,对于大胆开放点的异性他们甚至还会挑逗一番。当然这是商场严禁的,要是商场领导来了,他们就会灰溜溜的溜走。

    可能是天气炎热的问题,到晌午了,也不见几个客户光顾,闲着无聊的他正想找个人了搭讪,只见曾子泰满脸春风的朝他走来,边走边对着他说。“黑子,天池宾馆叫我们去面试,我先去。等会你们再来。”

    黑子是他给曾文剑起的绰号,为什么叫曾文剑为黑子,就是因为曾文剑长的黑,但是他却做着文人的梦,所以平时爱写写东西,写完还胡乱往杂志社投稿,所以曾子泰就给他取了一个这样的绰号。黑字后面带个子是希望曾文剑象古人孔子曾子老子他们一样成为一个大匠。

    当然曾文剑胡乱写些东西只是想攒几块稿费,让他后面的生活不要像现在那么狼狈,当然这也是一种爱好或者是一种梦想,正因为这个他们走的特别的近。因为曾子泰有一个做画家的梦,为了这个梦他每天在宿舍里不停的临幕各大名家画做,特别是徐悲鸿的马更是让他兢兢业业。

    对于他来说他们都是有理想的人,正是这种理想,他们没有让人少讽刺挖苦。对于别人的嘲讽曾子泰总是一笑了之,有的时候甚至装疯卖傻还卖萌,谁要是把他惹火了,他就会画春宫图送给她,他的疯癫直叫人哭笑不得,他在这里是有争议的人,他有时还逼着曾文剑与尹鹏伟叫他阿爸,在有人的时候还直接叫曾文剑与尹鹏伟为儿子,所以他们直接给他起了一个绰号叫曾疯子。

    天池宾馆一个他们投过简历的地方,离他们不远,大概走路也就十分钟八分钟的路程,现在的它们应该都是翠苑地区唯一的大商场与三星级宾馆。只是新宇商场已开业,而天池宾馆还在筹建当中。

    曾子泰是新宇商场的一个美工,算的上是一个技术活,所以他的工资比曾文剑与尹鹏伟他们高一大截,也是他们整个宿舍唯一有拷机的人,正因为他有拷机,所以第一个知道消息,当然在这个社会有个拷机也让人脸上增光不少,平时也没有让他在我们面前神气不少,当然曾文剑与尹鹏伟去面试投简历都会留他的联系方式。

    曾子泰走后尹鹏伟就找到了曾文剑。“阿爸说天池叫我们去面试。”

    “等会我去跟楼上的阿杰说,要去我们就一起去,人多到那里不会有人欺负我们。”

    阿杰是楼上歌舞厅的保安,虽然楼上楼下的,曾文剑却跟他不怎么熟,只有爱跳舞的尹鹏伟跟他熟,当然因为这层关系,让尹鹏伟少掏了许多门票钱。

    打心里曾文剑不太喜欢他们,像尹鹏伟为了一点私利整天与楼上几个保安混在一起,逮个谁就叫哥,让曾文剑听了感觉有奶就是娘一样。看着尹鹏伟那奴才似的样子,曾文剑打心底想踢他几脚,然后跟他说。“你真丢当兵人的脸。”但这是地方,谁会去管谁太多。就算在部队,像尹鹏伟这样的,也不会有什么出息,说不一定军事素质不过硬就塞到了后勤养猪、种菜去了。就算在基层连队说不一定就是给首长洗内裤、端茶倒水、搞卫生的勤务兵的。

    当然尹鹏伟也曾拉曾文剑上过楼去跳舞,指着他们教曾文剑叫他们叫哥,看着他们死相的样子个个板着个脸,曾文剑觉得特恶心。

    当然对阿杰曾文剑也没什么好印象,只是他在那里是个显得特别弱小的个体,一米八几的个头,一张清瘦的脸,看上去挺英俊根本不像做保安的料,特别那爱装深沉的脸,简直跟那几个保安一模一样,说真的阿杰当小白脸挺适合他的。

    当然对阿杰在舞厅的那点风流韵事我可没有少听,舞女与服务员之类他可没有少睡。

    曾文剑没有搭他的话,上班又不是去打仗要结伙搭伴的。然后他们各自转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