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绿林号角声1

    更新时间:2018-01-20 16:38:41本章字数:2871字

    洛阳城兵乱的同一天,北方的并州境内,从祁县到晋阳的官道上,正行进着一支臃肿的队伍,如一条肥胖的长蛇蜿蜒在山间。

    队伍里的人们都穿着深色的粗布衣服,佩着马刀,有的人还背着弓箭,个个面色沉郁,默默无声,保持略为疲倦但并不懒散的步调前进。他们的人数足有六七百人,前后簇拥着三十辆满载的马车,声势颇为浩荡,然而天色已阴沉,若夜幕落下,对黑暗的恐惧之心将使之虚弱。

    忽然,一骑人马迎着队伍朝向急急飞奔而来,倏地跳下跪拜在地,“禀报都尉,前方五里便到九龙驿,此间无异状。”

    都尉裹着一身紫色绸袍,胯下的高头大马托起他肥胖的身躯,以便他俯视跪倒之人,“好,今夜就在九龙驿驻扎!”

    他心中暗喜道:“这一批军粮送到,刺史必有重赏,正好在晋阳城中风流几天!”

    都尉正浮想联翩之际,忽然听闻道旁的山林中传来一阵刺耳的号角声,差点将他惊得跌下马来。匆忙张望过去,竟发现山林中影影绰绰出现了百十个人影!

    是山贼!都尉大惊,居然有这么多!

    “大胆贼子!竟连官军都敢劫,简直是要逆天!兄弟们给我上!”都尉大喊,命令士兵迎战。

    贼人们嚎叫着冲杀而来,同时林中还不停地射出嗖嗖冷箭,不少兵卒中箭倒下,情势一片大乱。

    “冯兑,高奎,守住粮车,全力防御!”都尉怕中箭,赶紧狼狈地跳下马,试图指挥军士们稳住阵脚。

    冯兑、高奎是都尉手下的两名军候,见贼人两面包围上来,顿时是肝胆俱裂,只顾缩在粮车后面张望,毫无勇气出击御敌。

    杀出来的贼人越来越多,这分明是一场早有预谋的伏击!

    “快跑啊,黑面狼来了!”刚开始还在抵抗的众军士忽然一阵骚动,纷纷丢下了手中戈矛,向来时的路疯狂逃窜。

    都尉一听到“黑面狼”的名字,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往那边一望,果然见到一个黝黑粗壮的猛汉子。此人披头散发,半袒着胸膛,手提一把大刀,硕大体型在贼群中亦是十分鲜明,可不正是传说中的绵山大盗黑面狼!

    晋中之地,群山耸立,一直有不少盗匪出没,然而都是些百十成群的股匪,不成什么气候。直到数年前黑面狼的出现,传闻此贼首单刀闯山,以一己之力,将绵山霍山一带的十七个山寨全部纳入他的名下,当真是一代枭雄!

    一见黑面狼,都尉瞬间六神无主,谁能想到黑面狼竟然从三百里之外的绵山奔袭至此?谁又能料到他竟然倾巢而出,就为劫自己押送的这批军粮?

    眼看情况不妙,都尉仓皇上马,欲趁乱溜走,却被一人掣住辔头,“都尉莫慌,只需在此坚守片刻,待我破敌而还!”

    都尉定睛一看,原来是他手下的一个卒长,“那你快去啊,秦毅!”

    “诺!”名叫秦毅之人拔出佩剑,迎着蜂拥而来的山贼冲去。

    只见他凌空一跃,挑落了一支飞箭,落地便是一剑横扫,立即将面前一名敌寇斩杀!众贼人见他竟敢孤身冲来,便仗着人多包围过来。那秦毅毫无惧色,只管掣剑劈砍刺挑,其势如疾风骤雨,剑光闪烁处,尽是血雨飞溅。随着声声惨叫,残肢断臂散落满地,秦毅的衣裳都被染成了红色。山贼们狂怒不已,前仆后继,更令秦毅战意升腾,其身法迅捷如豹,力道刚猛如虎。一阵挥洒,竟在百名山贼的包围圈中硬是杀出一条血路,宛若狂风卷过,只留下凋谢的残枝落叶。

    “都给老子退下!”忽然一声大吼,众山贼惶恐地退散开来,黑面狼站在了秦毅的面前。

    “终于舍不得你的杂鱼小弟了?”秦毅猩红的目光射在黑面狼脸上,嘴角抿出一丝微笑,“我就是要和你一决雌雄!”

    “小子,看老子不把你活剐了!”黑面狼狂啸一声,提起大刀,跳将起来,以雷霆之势劈向秦毅!

    让这小子知道,我黑面狼作为一方霸主,凭的是什么!

    而秦毅竟没有闪躲之意,那一刹那,他微微蹲下,按住剑柄,仿佛要从鞘中拔出一条巨龙!

    电光石火间,风雷齐鸣!

    一众山贼看得目瞪口呆,从未见过老大如此强劲的猛攻!

    黑面狼山崩之势的一刀劈下后,秦毅仍好端端的站着,只是撤开了几步。

    而那把刀,却已断成两截。

    只见一缕头发在空中飞散开来,黑面狼握着手中的断刀,呆呆伫立,不敢相信这结果。

    “你这剑好生厉害,既能断我刀,何不断我头?”黑面狼转过身来,看着秦毅,目光里全是敬畏和疑惑。

    “杀了你,你的小兄弟们还不跟我拼命吗?”秦毅淡然一笑,手中的宝剑寒光刺眼,“我只要保护这些军粮,保护大伙的性命,尔等虽是山贼,却非个个都作恶多端,多杀无益。”

    黑面狼一阵眩晕,世上岂有如此仁义之人?再看对方那坚毅豪迈的眼神,顿时失了底气,只颓丧地说道:“真义士也!”

    秦毅听了黑面狼的赞誉,心中颇为愉悦,却不形于颜色,只铿锵道:“我听说你黑面狼劫富不劫贫,劫恶不劫善,不是一般的恶贼,所以才想与你说几句。现在还请你率众马上退走,不然,我下一剑可就不会留情了!”

    “不行!”未料黑面狼断然拒绝,“我黑面狼乃是顶天立地的汉子,若是空手回去,岂不成了笑话?日后还怎么统领绵霍十七寨!”

    “哦?”秦毅感到有些棘手,“我知道你定不怕死,但你却欠了我一条命,难道不该有所回报?”

    “你虽然有义气,却还是官府的走狗,我黑面狼不劫平民,不远前来劫此军粮,岂能因你一句话就狼狈回山?何况,你胜在剑利,论武艺,未必是我对手!”黑面狼又瞪圆了铜铃大的眼睛,口气非常强硬。

    秦毅无奈地摊手,“那——好吧,你我不用兵器,以拳脚决胜负,如果我输了,这些粮食任你劫夺,如果你输了,就尽快离开,如何?”

    黑面狼道:“如此亦可,来吧!”

    话音一落,秦毅便丢下了手中宝剑,大吼一声“壁立千仞!”,发动了全身内劲,顷刻间身上各处肌肉隆起,体形猛然增大了三分,奋拳袭来!

    黑面狼也将断刀一扔,挥起斗大的拳头迎战!

    二人拳脚来往迅猛,使得方圆百步之内,震起遍地扬尘,将各自的身形湮没。众山贼只听得嘭嘭响起的刚硬撞击之声,心里发怵,连忙纷纷退避到山林中,不敢接近半步。

    这一战,转瞬间就愈演愈烈,终于变成熏天烈火与卷地狂风的对抗。风呼啸地吹,以图扑灭火势,然而火又借风势燃得更烈。仿佛能看到那火焰时而缩小,又时而膨胀,每一回合的较量之后,风势与火势就各增长一分,不断将灼热的旋风排山倒海般宣泄出来,压得围观的众山贼几乎要透不过来气!

    不知打了多少回合,一切方才平静,尘雾散开,众山贼看见二人皆是灰头土脸,鼻青脸肿,尤其是秦毅,鼻血都流了出来。

    “你输了。”黑面狼气喘吁吁,垂着双手,似乎已经耗尽了力气。

    “不,是你输了。”秦毅虽然脸上十分狼狈,却依旧傲然挺立,双手抱胸,微笑地看着黑面狼,“别硬扛了。”

    黑面狼这才“哇”地吐出一口血来,一头跪倒在地,“是,我……输了。”

    “该履行承诺了!”秦毅拍拍身上的尘土,挪步去拾起自己的宝剑,“黑面狼,推走吧。”

    黑面狼一脸呆滞,忽然又露出狠相,“我答应你离开此地,可是我的兄弟们不会让你离开这里!”

    秦毅没有发怒,却放声大笑道:“哈哈哈,看来闻名晋中的大盗黑面狼,竟然是输不起的懦夫!”

    “不,我不是输不起,我的兄弟们得不到粮食,是会饿死的!”黑面狼一拳狠狠地捶在地上,“我不能因我一人的义气让他们饿死。”

    “唉。”秦毅长叹一口气,把剑立起来,支撑着自己疲惫的身躯,“那这样吧,你们带走五车粮食,我看你们总共也就千把人,五车足以维持大半个月了。”

    “好,你真是个大侠。”黑面狼哭丧着脸,竟然流下了眼泪,“大侠在上,请受黑面狼一拜!”

    秦毅不再言语,扛起剑,向押运车队竖立的大纛走去,只留下一个夕阳下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