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女回家

    更新时间:2018-02-24 15:05:13本章字数:3422字

    这个天凤皇朝,就好似一个由多民族组成的皇朝。

    因为这里的人的眼珠不是都单种颜色的,还有他们自身的长相也是有点高鼻子、大眼眶。

    只不过在皮肤上与咱们说的白种人的皮肤颜色有些不同而已。

    天凤皇朝的臣民肤质都很白皙嫩滑、吹弹可破。甚至,可以说各个美貌如花,皮肤都像刚剥了鸡蛋壳一样嫩,你随便挑一个都是世间极品啊!

    因而,他们这地方的女子与男子才都比其它几国的人美,同时也更让人趋之若鹜,自然就比其它几国更为炙手可热。

    但是,也不是说整个大陆,就只有天凤皇朝实际领域内的人长得最漂亮。

    毕竟,话是不能乱讲哦,同样也不能随意地乱吹牛逼了!

    “咚咚咚”

    凤世女来到冷府的府门前,并用力的敲着冷王府的大门。

    随后,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管家模样的女人。

    冷忠看着,门外的少女一脸惊艳,自问自己也是见过不少达官贵人的人。可却还从没见过比眼前的少女长得更漂亮的女子。尤其是那一身贵气,更是显得无人能及。她一见凤世女,便不由得猜想她估计也是某户大家族中的小姐。

    “请问您找谁?”

    冷忠客气的问道。

    “这可是冷府?

    主人可叫冷檑?”

    凤世女含笑的询问,语调很是客气。

    “是,您是?”

    冷忠满是疑惑,不禁暗度:

    自己起码为冷府尽忠也近二十年了,为何就是没听说过冷王府内有这么个少年啊!

    “麻烦前去通报一声,就说凤世女前来拜会。”

    微微一笑后,便说出让对方感到吃惊的话来。

    冷忠一听,随即又有意的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自称为凤世女的人。

    当她看到她的手里带着大大小小很多包裹,便自以为觉得她可能真是来拜会冷大人的人。完全忘了她刚说的自称。

    于是,很快就稳定了心情,恢复原貌的对她说:

    “请稍等,我去通报。”

    因为现已临近午间,四周自然就显得十分的安静了。

    屋内冷檑夫妇听完管家的通报后,连忙快步地走了出来。

    他们从半个月前,就盼着女儿回来,之后就天天在家算着日子。

    原来,白尘师傅在凤世女下山前,便已经修书一封,来通知冷檑了。

    冷檑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女,一时间不敢相信这就是自己的女儿。

    她曾在心中勾勒过这个女儿的模样:

    也许是温文尔雅,也许是飒爽英姿,可她,没想到却是眼前的这般风华绝代。

    凤世女微笑地看着眼前的来人,并向她微微的行了个礼。

    “凤儿,你是凤儿。”

    溪莯皇子肯定的说道。

    纵然已十二三年未曾相见,但毕竟是父女连心,且她又是自己第一次生育的女儿,自个今儿怎会认不出来呢!

    冷檑一边安抚着激动的爱夫,一边认真的看着眼前虽然是带笑的模样眼神却透漏着一股冷然与疏离的神色的凤世女,心中不禁一痛。

    “哎呀,凤儿一定累了,我们还是先进大厅再说吧!”

    话完,便引着凤世女走入正厅。

    “凤儿不孝,十二三年未能随侍在父母身边。

    今儿刚才在路上买了点礼物,不知可否,还请你们笑纳!”

    说完,便要行大礼。

    冷檑连忙扶起凤世女,再度细细打量:

    白玉般的肌肤,眼睛狭长而媚,微微上挑的凤眼,黝黑的瞳孔,似笑非笑的红唇娇艳欲滴,英气的眉宇间充满霸气,再配上一身白衣,真是好一个翩翩风流之人。

    而身高,大概有一米六五,浑身散发着王者的气质。

    “来人,速去禀告女皇,就说凤世女回来了。

    明日,便前去拜见,也让公子尽快回府。”

    冷檑吩咐着。

    “檑,我总觉得凤儿好象对我们的态度很是冷淡,而且也显得生疏的很。”

    溪莯皇子担心的问着妻主。

    冷檑安慰着爱夫:

    “别担心,凤儿跟我们已分开十二三年了,有这副样子是难免的,估计以后就会好了。”

    凤世女这几日都在马上奔波,身体也着实累了,很快就倒在床铺睡着了。

    女皇这头听到消息后,立刻高兴的要出宫去冷府,却被太夫给劝了下来。

    “凤儿今天才回来,肯定是累了,若你一去,恐怕又会闹的人仰马翻,再说明日就能见到了,也没差这会儿了。”

    说是这么说,可太夫也是心急得想见到她。

    想起凤世女小时候那娇俏的模样,心中又是一番喜爱,也就更想看看现在的凤世女,已经是长成何等模样了。

    她这一觉一睡就到了第二天才醒,当她起身推开门时,看见屋外的侍者,先是愣了一下之后才想起自己已经身在冷府了。

    而门外的侍者,看见她后也是一愣,虽然将军早已通知府里说世女回来了。

    可眼前的世女却是个绝代美女,俊的让人不由得脸红心跳。

    “世女,将军已在大厅摆了宴席,让奴婢前来请世女过去。”

    秋兰行了个礼说道。

    之后,凤世女就跟随秋兰前去赴宴,而此时府中的其他人也陆续看到凤世女走过来。

    冷炎看着对面走来的白衣少女,不禁眼睛都看得直了,当他听见爹在唤她凤儿时,这才醒过神来,随即他就羞的满脸通红。

    而他自己也在路上幻想过姐姐的模样:

    也许会像爹,是个温柔似水的女子,又想起她出门拜师,因而也许有可能是个侠女打扮的爽朗女子。

    可眼前的这个姐姐的模样,也实在相差太多了吧!

    凤世女看着眼前这个嘴张大大的,并还一脸吃惊模样的少年,顿时笑开了颜,她的这一举动,倒是又让冷炎再度惊艳了一把。

    “凤儿,这是你的弟弟,小你一年。

    我们让他陪在三皇子的身边,做个伴读。”

    冷檑指着冷炎介绍道。

    冷炎笑嘻嘻的看着凤世女,一点也不客气地说道:

    “姐,你长的真好,看来京城第一美女的位置,那位大皇女肯定就要保不住了。”

    没等她回应,冷檑就先说了。

    冷檑对她说道:

    “凤儿,明日进宫一是去看看女皇跟太夫,二是女皇还准备宴请百官,以此来庆祝你回宫了”

    就这样,凤世女在府里又度过了一个晚上。

    这一天府里上下很是热闹,大家伙都在用各自的方式欢迎她回家。

    次日,冷将军和溪莯皇子就带着凤世女坐上了停在府门外的马车,并开始向皇宫的方向驶去。

    此时的皇宫这头,外廷中早已是热闹非凡。

    各级的官员们互相都在打着官腔,甭看平时他们在朝堂之上向来都是你来我往的不对盘。

    不过,若是在女皇面前,他们多少还是知道如何维护形象的。

    当女皇跟太夫在上位上冷眼看着台阶底下的官员时,心中自有一番计较,而面上却从不露出声色。

    “冷将军,溪莯皇子,凤世女到。”

    随着一声接一声的传唤,三人很快就信步来到了殿前。

    “臣冷檑,携犬女拜见女皇,女皇万岁万万岁。”

    冷檑一脸刚正的向皇上行礼,而其身旁的溪莯皇子呢,却已经被侍者引到了太夫的身边。

    虽然天凤皇朝的风气是很开放的,但因为溪莯皇子是女皇与太夫的宝贝,所以溪莯皇子虽然已经出嫁了,可众人依旧还是不敢抬头看他的。

    当他们听见传报后,便都纷纷的低下了头。

    要不是听到女皇亲自问及凤世女,他们仍不好随意抬头去看。

    毕竟,人家的身份更不一般。

    而这一看可了不得了,只见殿中央的那名少女一身红衣,额间一抹艳红色的藤花,又显得妖娆万状,微微上扬的凤眼流露着无限的风情,似情意似嘲讽,而腰间又挂着一把银扇,想必平时手拿银扇的样子,定也是会风流万分的。

    在那白玉般的脸上,最最引人遐想的就是那抹红唇,此刻众人的心中都在想,那红唇尝起来一定是格外的甜美,因而他们都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

    她听见这声音后,便扬起了一抹邪气的笑容:

    “凤世女,拜见女皇。”

    女皇看着眼前的她,连声大赞三个好:

    “好,好,好。

    哈哈,好一个凤世女,真不辜负姑姑我给你起的姓氏。”

    而太夫看到这漂亮的孩子时,心中就涌起了无限的骄傲:

    这是他的孙子啊!是他天凤皇朝的孩子。

    汗,估计这时的太夫早就忘记了她其实是冷家的孩子。要不是女皇亲赐姓氏,那她就会叫冷某某了。

    坐在下面的皇子们看到女皇和太夫那么疼爱凤世女,全都没有计较一分。

    当他们看到凤世女的模样后,心中小鹿直跳,都在那盼着凤世女能多看他们一眼。

    与之相对,皇女们的心里就不平衡了:

    啥叫喜欢笑模样的,她们平时看见太夫,又有哪个不是笑模样的?

    难道,就她一个人,才算笑的好看了?

    哼,长的一点都没有女儿家的气概,哪有她们的好?

    不过,她们倒是想想而已,面上却都不敢露出半分。

    谁让人家,比她们更受宠爱呢!

    此时,女皇向凤世女招手,是想让她走到她的面前来:

    “来,见见你的姐姐们。”

    “那一身红衣的是你大姐,你就叫她傲天姐吧!”

    “紫衣的是你二姐,她名叫傲风。”

    “绿衣的是你三姐,名叫傲雨。”

    “除此之外,下面坐着的就是你的哥哥和弟弟们,若是等会有时间,你们再互相认识下吧!”

    这次宴会在一片喜庆的氛围中,最终落下了帷幕。

    早晨大片的阳光,此刻正暖暖的照射进来,空气中还多多少少的弥漫着淡淡的芳香。

    白色纱纺的单衣,此时正松松垮垮的穿在她的身上,一头长发就这么随意的披散开来,而随着她的抬手,身上的衣服就轻轻地滑落了下来,并露出了雪白的香肩。

    呵,这是多么香艳的一幕啊。

    这几天真不错,不但天气好,而且遇到的事儿也都不错。

    唯一不知道的是,像这样的好日子究竟会不会长久一点呢!

    其实,她挺希望能好好享受下这段可以自由自在的时光。

    因为她还不想那么早的就涉及自个的隐私方面呀!

    她,多么希望好好的做个米虫,并能一直逍遥快活的乐无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