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女救人

    更新时间:2018-02-24 15:06:15本章字数:3493字

    凤世女倒是没因她回来后发生的一切变化,而在意什么。

    倒是她带回家的一位叫芜佘男子,这些天只要来这里,便紧跟在凤世女的身边,并随她走来走去的。

    可让他郁闷的是:除了一开始,她下令下人对他有如贵宾后,便再也没什么理睬过他,一直都对他不理不问的。

    即使在她身边跟着,也不大理睬他。

    最终,芜佘受不了了,在他的潜意识里凤世女就是他的妻主。

    两人手也拉了,抱也抱了。他的清白都已经给了凤世女,因此他早就是她的人了。

    今天,芜佘又过来看她了,他径直熟门熟路的走进她的房间,将在思考中的凤君抱着,让她坐在自己的膝盖上。

    真轻,一个女的怎么这么轻。

    不过,从她身上传出的一缕缕幽香,却正刺激着他。

    芜佘脸红红地将头埋在她的肩上,以掩饰自己的羞涩。抱着她的手紧了紧,又看了看认真思考的她,觉得此时她的侧脸在阳光的沐浴下显得娇媚无比。便想亲亲她的脸庞,又担心她不同意,于是就打算慢慢地靠过去。

    “凤儿,你对的起我吗?”

    这时一个身影闯了出来,见到这个情况后,便立马哭了起来,并边喊边迅速的朝她奔去。

    在到达她跟前时,随手将凤世女一把拉出且还往她的怀里钻去。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日盼夜盼,总算把你盼来了。

    可我在宫里,却左等右等等不到你,原来你和这狐狸精在一起。”

    越说越觉得委屈,同时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不忘全往她的衣服擦去。

    芜佘因为刚才那幕被人看到而羞红了脸,但当他一听到狐狸精三个字,脸很快就由红转黑。

    正打算发飙之际,只听凤世女说道:

    “清玉哥哥,你可总算来了。

    我还纳闷,你怎么没在我一回来的时候,便来我的府里看我呢!”

    实则心里在想你来就来呗,也不至于说成这样啊,还把什么都往我身上擦,我这是抹布啊!好好的一件衣服就这样被你毁了,这可是上好的丝绸啊!

    “小没良心,你是我的妻主,便这么跑来看你得让我多难为情啊!”

    凤清玉羞答答的躲在凤世女的怀里说。

    然而,他的眼睛却是直往芜佘那看去。

    而凤清玉的一声妻主,随即就让芜佘的脸彻底的黑了下来。

    此刻,两人的眼神,不仅在空中交汇,还因此产生出了火花!

    凤清玉更是得意的抱着凤世女,并向芜佘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芜佘也不甘落后,上前拉住凤世女的手:

    “妻主,你看我呆在府上这么久了,都还没出去逛过呢。

    现在你能陪我出去逛逛,行不?”

    说完,紧张地低下了头。

    凤清玉听了也很紧张,一直担心她会同意。若是那样,不就说明他们的关系匪浅么。

    本还打算在宫里等着她来找他,谁知两天都过了,依然还没下文。要不是皇姐对他说她带回了个男子,他还真打算在宫里等到她来为止。

    不过,十几年后的她变得更美了,自己也更喜欢她了,那模样,简直让人都喜欢到心坎里去了,再加上她的脾气又挺好。

    如今,凤清玉眼里的爱意可是藏都藏不住呢!

    “逛街?我也还没去逛过呢!

    走,我们这就准备出发吧。”

    凤世女兴奋地说。

    听到她的答复,芜佘就心满意足地牵起凤世女的手。而凤清玉也不示弱地把另一只手,很自然的给牵了起来。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便都拉着她一同上街去了。

    他们都不知道在身后不远的树上,此时正有一人将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且不止今天,凡是她走过的地方,都有他的影子存在。

    而这个紫衣男子之所以和她相识,其实还是有些意外的原因,她之前不是在外拜师学艺吗?

    除了跟着白尘师傅学艺和与动物亲近之外,她还有一段奇遇。

    以前有钱人或者贵族阶层,一般都是会搞些狩猎活动之类的。而场地也一般会选择在广袤的森林或是山林等地,因为那里往往都是人迹罕至之地,且动物种类丰富,又便于骑马打猎或者爬山涉水等活动的展开。

    由于空气清新,环境清幽,正好也是一个放松心情的度假之地,因此,即便是没事,也可以随意的来游玩一番。

    她当时正好处于这其中的一片山里,而她与紫衣男子的奇遇,也就在这里慢慢展开。

    那次紫衣男子原本并不是来此狩猎的,而是来此地进行游玩的。但由于不熟悉路况这才迷路了。

    正巧,那天她离开住地上山收集山料,在回来的路途中遇到还在那附近瞎转悠的紫衣男子。

    之前她上山时其实是有看到他的,只是对于这些情况已见怪不怪了,觉得过会他应该就会离开,因而也就不分心的去找山料了。

    没想到自己此行任务都完成了,那男子却还在附近瞎撞不知归处。

    一时好心就走过去,打算想要帮他一把。

    之前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看出男子身着紫衣,别的由于不知道紫衣男子会迷路,因此,也就没打算认真的打量他。

    此时由于想帮他离开这里,因而这才有心放心大胆的打量他。

    呈现在她面前的是一张极为年轻的脸庞:

    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岁,挺直的鼻梁,高高的鼻尖,鼻尖之下则是薄而完美的红唇,优美的下巴线条流畅,脸庞俊美中带着邪气,邪气中带着风流,风流中又带着淡淡的傲气……

    看着眼前似精雕玉琢般的俊美脸庞,在山里很久没看到第三人的她,也不由得为之动容。

    自然而然,她就挑起眉头笑开了颜,并忍不住想去伸手拍拍那张俊脸。

    结果,再仔细一瞧:

    发现这个男人……不只俊美,他身上的紫色衣衫看起来就不是凡品,紧致靠腰的设计,还有银线围边,贵气中又不奢华张扬……腰间的玉带,玉质温润,做工精致,上面还雕着飘渺的白云……

    这男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贵的,怎么就一个人只身在外,他的同伴呢?不会真就他一人吧!

    若是,那也真是个怪人,既然是来游玩的,怎么不呼朋引伴,好不热乎?!

    竟然一个人就敢随意乱闯山林,难道真不怕遇上飞禽走兽吗?

    他也真是够幸运的,能遇到我算他好运呀。

    若我今天没出门,那他说不定就遭殃了。

    于是,她就走到紫衣男子面前,直接开门见山的说:

    “呃,你是不是迷路了?”

    男子听了,便低下头看她,瞧了半天发现是一个小女孩,年龄不大不小,约莫十三四岁左右,看起来不会超过十六七岁。

    看了她的打扮,虽然她衣着朴素,也没什么装饰,但是那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和神态,分明都已透露出这女孩的不凡之处。

    起码可以肯定,此女绝非一般山间或是村落人家。

    当他心中下定判断之后,紫衣男子便回答道:

    “是的,你对这里路况很熟悉?”

    “那是,我在这里拜师学艺呢!”

    “哦,那好,请你帮我带路吧。

    等到了山下,我请你吃顿饭,算是对你的谢意。

    你看如何?”

    男子由于认为她实际身世不一般,才有意提出话题问她,其目的就是要看看她是否和他估计的差不多。

    一般若是没什么见过世面的山间或是村落人家,往往注重的就是吃喝拉撒,若能有一顿免费大餐,估计就要心里偷着乐了。

    她当然不屑如此了,即使在年幼时离开家里,那也不可能忘记曾经经历过的事。

    虽然那时她才两三岁,算是开始记事时期,而且还是印象不稳之时,因为实际上要到六七岁时,才是真正留下较深记忆的时候。

    但是凡事都会有例外,就像她这样的,两三岁的记忆和六七岁的记忆是两码事,不会冲突更不会重复,因此决不存在被覆盖的情况。

    她听到他这么提问,略加思考一会,便回答: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送你下山,我就要立即返回去,不然这一筐的山料,便又要重新采摘了。”

    说着扭头向后指了指,并示意他。

    男子顺着她的指向,看到了她背后筐里的那些各类山料,心里觉得她这话也不算说谎,因为要采集那么一筐山料,确实是要花费一番精力和时间的。

    总不能为了那一顿便饭,便耽误了送山料回去研磨的时间,那样她今天不就白忙活了。

    想到这,男子表示同意,但是还是打算给她留个纪念。

    只不过,这点现在还不能流露出来。

    因为有她的引路,下山就变得十分顺畅了。

    到了山下后,紫衣男子就从腰间取下一个翠绿的月牙形玉佩,那玉佩做工精致,玉质完美无暇,因而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随后,他就伸手把玉佩递过来,并放在她的手中,交代说:

    “今天若不是你送我离开,我说不定这会还在山里瞎蒙乱转呢。

    所以,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还请务必收下!”

    “好呀,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再拒之千里,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而我,估计就快要下山回家了。

    下次你若再来游玩,可能就不能像今天这么有运气了。

    我就权当是一个临别礼物,也是一份心意收下了哦!”

    男子听了,俊美邪气的脸宠上勾出一抹风流无比的笑意:

    “好的,只不过就是不知道恩人的名讳,不知可否告知在下?”

    “你呢?我应该也可以知道一下你的姓名吧。

    总不可能就以你此时衣服颜色来称呼吧!

    你不可能就只有这件衣服吧?”

    呵呵,这女孩这话说得真特别。有意思!

    如此直接,难道就不怕被歪曲事实了。

    因此,紫衣男子越来越肯定他之前的判断是没错的。

    “我是楚逸风,是南括国的皇子。

    来这里纯粹是游玩,没甭想准备不足困于山间,幸好遇到恩人,真是万分感谢!”

    紫衣男子这话说得基本不假,只是把太子改说成了皇子。

    她听他如此一说,便也心下了然:

    果然真是一位身份赫然的人!

    “我嘛,凤世女。”

    “啊,你就是凤世女,真的?”

    “怎么,我的名气有那么大!

    这么快,便传遍了这片大陆?”

    “呵呵,这个嘛,等你下山回家后恐怕就知道了。”

    说完,他就谢别而去。

    正是这次的不期而遇,使得他们就此结下了这么个善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