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长宁偶遇(上)

    更新时间:2018-01-25 09:44:14本章字数:2521字

    南城最数繁华的街道就是长宁街了,宽广平坦的大路两边有着各式各样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店铺,像鼎记茶铺、天香阁、庞氏钱庄、天布坊等等。当然,与之相辅相成的还有沿街叫卖小玩意的摊贩。这样集奢华与朴素为一体的街道,自然每日都会吸引许多百姓前来光顾。而它也成为霁颜首次古代之旅的最优选择。

    “天呐,糖葫芦,热馒头,香馄饨,捏泥人,”霁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咽了咽口水,对着身边的人说道,“盼盼,现在只有三个词能形容我的心情。”

    “什么?”

    “amazing,excellent,unbelievable!”霁颜声情并茂地喊道。

    盼盼挠了挠脑袋,“小姐,我没听懂。”

    “我和你说,我一直都很向往古时候。有一次我听说嘉科影视城在拍戏,就偷偷跑去那里,想要体会一下古时候的生活。不过很糟糕,那里被封场了,害得我只能逛逛那些城门啊什么的,可没意思了,还是这些活生生的人活生生的吃的有感觉。盼盼,你有想过有一天你会去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吗?”霁颜侧过头看着盼盼,她果然一副呆头木脑的样子。她冲她微微一笑,“将来如果你有机会穿越到未来,记得一定要来S市找我,我保证会罩着你。你是我在这儿的第一个朋友。我想和你说,这个世界很神奇,你以为不会发生的事情,说不定下一秒就会发生在你身上。如果有一天,你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就去找我——霁颜,记住这名字就好了。懂?”

    盼盼木讷地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接下来,干吗呢?”霁颜站在集市的中央,四处环顾着,眼神里满是欣喜和憧憬。

    盼盼向前一步,拉住霁颜,语气里有着一丝担忧,“我们回去吧,小姐。老爷夫人可能还不会发现。”

    “哦,对。”霁颜眼睛一亮,“我们买礼物吧。长辈回来,总该送点什么的,聊表孝心。到时候也可以用这个当理由。”

    “小姐,你好聪明。”

    霁颜惬意地向前走着,“她爸爸……额,我爹平时都喜欢什么呀?”

    “老爷的生意很忙,经常在外,呆在家的时间很少。若是他来雅居,一般都是在院子里养养花草,偶尔也会和二少爷下下棋的。”

    “原来她的爹也是这样的。”霁颜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颇有种与她同病相怜的感觉,可是下一秒,她就发现,那是她一厢情愿的错觉。

    “但是老爷待人宽厚,不仅对三位少爷和三位小姐疼爱有加,对我们下人照顾地也很周到,整个宅院的人都很尊重爱戴他。”

    “恩。”原来她还是幸运的。她的父亲,即使偶尔回家,也从未关心过自己。就算她再叛逆,再闯祸,他也听之任之。

    “小姐。”盼盼推了推若有所思的霁颜。

    霁颜恍过神,心中忽有答案,“我知道送什么了!”然后便拉着盼盼急冲冲地往回跑。

    “小姐,你慢点。”盼盼上气不接下气地停下脚步,“我跑不动,跑不动了。”

    “一看你就没经历过体育中考的摧残,温室里的花朵啊!”霁颜忍不住感慨,“这样吧,你在这里等我,我弄好了回来找你。”

    盼盼挺起弱小的身板,眼神坚定,“不行,我得保护小姐。”

    “盼盼,你这弱不禁风的,还保护我呢!”霁颜笑道,“到时候说不定还得我护着你呢。”

    “小姐。”

    “乖,你就在这。我很快回来。”霁颜把袋子全都堆到盼盼身上,比了一个OK的手势。手里的东西压得盼盼举步维艰,她只好无奈地看着霁颜离开的身影。

    霁颜沿着长宁街一直走,终于找到了刚刚无意间暼到的小摊。她快步走过去,迎面对上老伯的视线,他白发苍苍,单用一条藏蓝色粗布条束着。

    “小姑娘,想买泥人么?”

    “老伯,我想亲手做一个送人,价钱我可以付你双倍的,可以么?”霁颜双手合十做拜托状,可怜兮兮地望着老伯。

    “坐下吧。”老伯朝她摆摆手,和蔼地笑笑,“你想做什么?”

    霁颜眼睛一弯,坐到他身边,边回答道,“棋盘。”

    “棋盘?”老伯扫了她一眼,“做棋盘可费功夫了。”

    “你真的会啊?!”霁颜喜出望外,“没事,我有的是时间。”

    老伯笑笑,然后拿出一个大罐子,打开盖子,掏出一点黏土,分别加在摊位后面摆着的小罐子里,接着,又用手捏了捏罐子里的泥块,再把罐子一翻,里面的泥块掉在他长满茧子的大手上。

    “小姑娘,喜欢捏泥人?”老伯边问她,边把手里的泥块放在小桌子上,用旁边类似木砖的东西调整泥块的形状。

    “是啊,小时候我常玩,不过我们那边管它叫橡皮泥,应该是同一种东西吧。”霁颜饶有兴趣地看着老伯手上娴熟的动作。

    他乐呵呵地笑着,眼角的皱纹更加突出,“我的孙女也经常缠着我让我教她捏呢!”

    “嗯,研究表明,多玩玩有助于开发大脑的。老伯,你孙女长大后肯定很聪明。”

    “哈哈哈……你这丫头嘴真甜。”老伯的笑容愈加明显,又把大罐子拿出来,掏出一点黏土和在泥块里,然后将泥块分成两半,给了霁颜其中一块。

    “谢谢夸奖。”霁颜接过泥块,照着老伯的样子耐心地学着。差不多一个时辰,她做出了棋盘的大致,然后又学做了几颗棋子,最后就是上色了。

    棋盘完工后,霁颜把它包装好,告别老伯,便往与盼盼约定好的地点走去。突然,左侧闪过一道身影,接着又是一道疾风,霁颜身体轻微地晃动,为保持平衡她抬起右手,不料却撞到某样富有冲击的东西,手中的袋子掉落在地,她整个人也往前踉跄了几步。她没有多想,只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靠,什么鬼啊?”然后她弯腰捡起袋子,确认里面的棋盘毫无损伤后方转过身,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唯唯诺诺地弓着身子,他穿着深灰色的粗衣,头上戴着一顶矮帽。

    原来是撞到人了。霁颜揉了揉手背,见他态度诚恳也不打算深究,毕竟真正吓到她的是前面莫名其妙的两道身影。刚想开口,就听见对方说道,“大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哈?”叫她大小姐,难道是霁府的家丁?霁颜弯腰想要看清他的脸,又想起就算看清他的脸,自己也不认识啊!于是,她直起身子,插科打诨地应道,“没什么事,你……你……起来吧,街上那么多人呢!”

    “谢谢,谢谢大小姐。”那男人没有抬起头,还是躬身继续往前走着。霁颜看着他的背影,一头雾水,难不成家丁是不能直视小姐的容貌吗?不对啊,孙叔他们就是抬着头说话的啊!看他畏畏缩缩的模样,该不会是犯事心虚了吧?!这么想着,霁颜转过身,一声喝下,“站住!”

    与此同时,她听出后面传来一道严肃的声音,渐渐与她的声音重合。她侧过头,看见十步以外,傲然而立一个男人,他穿着青黑色衣袍,束着深棕色腰带,靠左的地方挂着一块铜制令牌,右边配着一把宝剑。他的头发高束在刻有如意纹的银冠中,横插一根银簪,气质非凡。霁颜杵在原地,一时如丢了魂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