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偶像来了

    更新时间:2018-02-07 09:35:31本章字数:2291字

    新店修葺了三天,总算是回到了正轨。虽然采取了送货上门的形式损失了很多客源,但是他们还是能维持盈利状态的,而且,也有一些常客喜欢这种形式。现在正值夏季,天气炎热,路上很少有人走动。趁霁超跑去送奶茶且店里没客人的空档,霁颜和霁芒围坐在桌边聊着天,而盼盼站在霁颜的身后。

    “为什么我很少在家里看见明叔啊?”

    “小姐,明叔在延中有一间府邸。”盼盼回答她道,“所以不常待在霁府。”

    “嗯。我听说明叔照顾大哥将近二十年了,明叔是大哥最亲近最相信的手下,那间府邸也是大哥为明叔买的。”

    “这样子。”霁颜饶有兴趣地点头思考道。

    霁芒轻饮了一口奶茶,望着霁颜,说道,“姐怎么对明叔那么感兴趣?”

    “我就是感觉,明叔身上有种不一样的气质。像陈伯,就很亲和,但明叔,他的眼神让我害怕。”

    “一开始我也这么觉得,但明叔其实是个很绅士的人。”

    霁颜微微一笑,“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诶,对了,今日高大哥怎么没来啊?!”霁芒开启了一个新话题,还假装四处张望。

    霁颜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嫌弃地说道,“他来还不是和我斗嘴,浪费口舌。”

    “可是那样我们就有好戏看了。”霁芒一笑,露出半排皓齿。

    “芒儿,你怎么也被带坏了!”霁颜愤愤道。

    “耳濡目染吧。”

    “以后别把他和我扯在一起,拉低我的档次。”

    霁芒托腮看着霁颜,眼神里有些少女的娇羞,“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啊?”

    “我啊,”霁颜转了转眼珠,煞有介事地说道,“我喜欢爱德华那种类型的。”那是她最喜欢的小说《暮光之城》里的男主角,是一只不会变老的吸血鬼。

    “爱德华?”霁芒模仿她的发音重复道,听上去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名字。

    “就是那种冷冷的,酷酷的,目空一切的男人。”霁颜站起来,挥舞着两只细长的手,模仿着吸血鬼的经典动作。

    “是他那种吗?”霁芒指了指徐徐朝她们走来的男人,对方灰色长袍加身,腰间别着一块长方形玉佩。他的头发半夹在一个小型镂空银冠中,正中央饰有一块六棱翡翠玉,其余头发则披在身后。挺拔的鼻子,立体的眉骨,以及眉骨之下略凹下去的深邃的眼睛。脸颊硬朗的线条更为他增添了一抹男人味。

    霁颜缓缓转过身,心跳一下子破表。他简直就是从小说里走出来的爱德华。她支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张口问道,“你……来……来……来买奶茶吗?”她竟然还紧张地口吃了。

    “是的。中杯。”男人语气清冷。

    “好。”霁颜整理了下发饰和衣服,走到柜台后面,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你是第一次来我们店里么?”

    “是的。”

    “喜欢喝甜的吗?”

    “微甜。”

    “噢……”霁颜故意拖缓速度,眼神时不时地瞄向他,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请问公子贵姓?”

    “姓田,名子启。”

    田子启?霁颜莫名觉得这名字耳熟,却又想不起来。“田公子啊,你是做什么的呢?”

    “我的医馆就在冷晴湾。”

    “冷晴湾……冷晴湾……”霁颜又在心里默念了几句,好美的地名,配得上她的男神。

    “好了么?”田子启挥了挥手,他看眼前的女人已经呆住好久了,脸上还挂着十分诡异的笑容。

    “阿?哦!好了!”她手忙脚乱地把奶茶递给田子启。

    田子启放下铜钱,然后带着打包好的奶茶离开“好味道”。霁颜看着他的背影久久出神,直到盼盼拍了下她的肩膀,“小姐,你怎么了?”

    “没。”她的身子抖了一下,下意识地摸摸脸,还好不烫。

    “可田大夫都走远了你还在看人家?”

    “田大夫?”霁颜疑惑地打量着盼盼,“你怎么知道他姓田,还是个大夫?”

    “他就是我向你说过的田子启田大夫啊!”

    “原来是你提过他,我就说听这名字很耳熟。”霁颜连忙拉住盼盼的胳膊撒娇道,“好盼盼,你快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小姐,我只知道他和高捕快是好兄弟。别的我……我就不清楚了。”

    “好吧。”霁颜也不扫兴,只是甜甜地笑着,“反正以后我可以慢慢了解。”

    田子启离开奶茶店后没有回去医馆,而是朝着衙门的方向走去。门口的侍卫见是他,也没有多加阻拦。他驾轻就熟地找到高奕的房间,然后直接推门进去。高奕正坐在桌前,认真地看着卷宗。田子启把奶茶放在桌上后,开口说道,“店我去过了,这是给你的。”

    高奕平视了一眼奶茶,又抬头觑了他一眼,笑道,“谢谢兄弟。”

    田子启坐到他对面,“晓潇明日就回来了。”

    “我自然知道。”高奕吸了一口奶茶,轻松地说道。

    “怕你忘了。”田子启望着他,眼里是深不可测的深渊。

    “你啊,就别瞎操心了,每日想那么多事情,你会不会提前衰老啊?!”

    田子启薄唇轻启,“我有药。”

    高奕轻哼一声,“佩服佩服。”

    “还有,明日我离不开医馆,你和晓潇说一声。”

    “恩。”高奕应道,“那明日我们去医馆找你。”

    “好。”

    沉默了一会儿,高奕瞄了一眼田子启,故作洒脱地问道,“今日你去店里有看到霁颜吗?”

    “她长什么样?”

    “就最大大咧咧的那一个,说话语气与一般小姐全然不同。”

    田子启眯起眼回忆,然后回答道,“没注意,也没印象。”

    “不愧是眼高于顶的田神医,”高奕扬起嘴角,心里暗暗窃喜,要是霁颜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会被气得不轻。他有点期待看到她吃瘪的样子。不自觉地,脸上浮现出一道灿烂的笑容。

    “笑什么?”田子启轻觑了他一眼。

    “没有。”高奕马上恢复原样,说道,“下回带你认识,说不定以后可以免费喝奶茶。”

    “不用了。我还是偏爱喝清淡的茶水。”说着,他提起红木圆桌中央的茶具,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

    “这是新进的焦坑茶。”高奕提醒了一句,又继续看着案宗。

    “华佗曰,苦茶久食,益意思。”田子启品了一口,半晌后摇了摇头,“这焦坑茶虽新,但水不活。”

    “你这刁钻的舌头,也就只有晓潇泡的茶能入得了你的口了。我说子启,你对晓潇真没意思吗?”高奕偏着头望着田子启,眼神里带着打探的意味。

    田子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他,“你有吗?”

    “当然没有,我一向把她当做妹妹。”高奕回答地干脆利落,“况且我答应过晓晟,在他回来之前,要好好照顾她。”

    “我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