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冷晴湾

    更新时间:2018-02-07 09:34:19本章字数:3144字

    早晨,盼盼端着一盆清水进来,要为霁颜洗漱打扮。不过,格外反常的,霁颜已经起床了,而且换上了一身轻盈的白色长裙,裙摆处有一两点淡青色的花朵散开。她坐在梳妆台前,比试着几支珠钗。听见推门的声音,她转过身,脸颊上有浅浅的绯红,嘴唇上也是。她朝盼盼招了招手,说道,“正好等你呢,我不会弄头发,你帮我梳一个吧,清爽一点的。”

    “小姐今日特意打扮过?”盼盼把水放在边上,走到她身后,看着镜子里的她。

    霁颜望着她,眨着眼睛道,“好看吗?”

    “小姐怎么都好看。”

    “你嘴也太甜了吧,我今天要去见田大哥。”她最终选中一支珠钗,交给盼盼,“噢,颜微在哪里啊?”

    盼盼梳着霁颜的长发,边说道,“小姐不是已经把它送给三小姐了吗?”

    “我知道,借用一下嘛,我去田大哥的医馆,总得事出有因吧。”

    “好,我去给你抱来。”盼盼放下手里的象牙梳,打算出去。

    霁颜叫住她,“不急,我下午才过去。你先给我梳头吧。”

    “嗯。”盼盼又走了回来,为霁颜梳好发髻,戴上珠钗,心中若有所思。霁颜把她的小心思全都看在眼底,开口问道,“你想说什么?”

    “小姐,你是不是有点主动啊?”盼盼小心翼翼地问道,她从来没听说过女人主动去找男人的。

    “哈哈。”霁颜笑出声,又一本正经地教育她道,“盼盼,我这个行为呢,俗称‘追星’,当然得主动啦。任何机会都是要靠自己争取的。以后你遇到喜欢的人可别忘了这条至理名言,不然就很有可能被别人抢走了。”

    “小姐当真喜欢田大夫?”在她的心里,还是更偏向小姐和高捕快。况且,她和田大夫只有一面之缘而已,未免过于草率和冲动。

    “喜欢?”霁颜低头玩弄着头发,她无法控制看到田子启时和想到他时心动的感觉,这是喜欢吗?如果是,这种喜欢又能维持多久呢?

    “顺其自然吧。”良久,霁颜抬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灿烂一笑,“盼盼,但我能清楚有一点。比起以后的人,我想我更喜欢现在的人。”

    好像心里有了期待,一天的时间过去地特别快。到了申正二刻,霁颜抱着颜微来到冷晴湾。这一片地方很偏僻,四处种满了竹子,她跟着几个老妇才找到一栋很像医馆的建筑物。医馆的院里种满了形形色色的花草,她站在门外打探了半天,里面好像没什么病人。于是,她又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房间靠左侧有一套黄杨木的桌椅,应该是平时诊脉的地方,再往右,有三把扶手椅和一张高几,除此就是装饰的盆栽。

    “这儿好素净啊!”霁颜暗自感叹道,又循着碧纱橱而去,上面安设了帘架,透过串串珠帘,她望见田子启正站在窗边眺望远方。太阳西下的逆光衬托出他邪魅帅气的侧脸,下颌的弧度与鼻梁的线条都宛若小说里的男主角模样。

    那个场景,简直是太和谐了。

    只是,怀里的颜微非常不合时宜地叫了一声。田子启转过身来,看到她,表情仍然冷峻,“是你啊!”

    “你还记得我啊!”霁颜掀开珠帘走进去,对着他灿烂一笑,“我是霁颜。”

    原来她就是霁颜。田子启点了点头,“有什么事吗?”

    “哦,有事,”她托起颜微,用心地说出提前准备好的台词,“我们家的狗儿最近可安静了,不像平时那么调皮好动,我觉得它一定是病了。田大夫,你能帮忙看一下吗?”

    “田大夫不是兽医。”身后的声音陡然响起,霁颜在心里暗自咒骂一声,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侧过头,果然是高奕。他穿着一身玄黑麋鹿金丝长袍,腰间束带,令牌依旧不离身。

    霁颜瞪着他,没好脸色地说道,“你来这儿干嘛,难不成生病了?”

    “好得很,辜负你的心意了。”高奕大步流星地走进来,后面竟还跟着一个女人,穿着他们衙门的捕快服,长发只用一顶环形银冠固着,内嵌一颗紫色玉珠,柔性美中带着一缕英气。再看她的脸庞,一双剑眉下眼眸漆黑有神,鼻梁高挺,嘴唇红润,不施脂粉却十分耐看。霁颜的怨气一下子消散了,八卦地看着两人,又瞅着高奕,问道,“你心上人啊?”

    “你月老啊!”高奕这才上下打量起霁颜,她明显刻意打扮过,和平时虽说没多大不同,但还是有点细微的不一样。

    比如……更有女人味了。

    “哼。”

    “哈。”

    “你很烦诶!”霁颜一脚踹过去,被高奕轻易拦下,他伏在她耳边提醒她,“你这样会破坏大家闺秀的形象的。”

    霁颜马上停下动作,举措不安地看着田子启。不过,田子启压根没看她,他的眼神一直落在那位跟在高奕后面的女人。

    “回来了。”他走到顾晓潇的面前,轻轻地抱了一下她。

    “田大夫,我的狗狗还……”霁颜冷不丁地开口,她的男神该不会已经名草有主了吧。

    “你就别打扰子启和晓潇叙旧了。”高奕拎起霁颜就往外走,颜微从她的怀里跳出来,留在房间里乱跑,一点儿也没有生病的样子。

    “玉泉寺还住的习惯吗?”

    “嗯。”顾晓潇回过神来,转过身冲着田子启轻轻一笑,“田大哥,我特意带了一些仙人掌茶回来给你品品。”

    “仙人掌茶?倒是闻所未闻。”

    “是,寺中僧人常采之煎泡。临走之际,我向他们要了五瓶,你可以慢慢喝。”

    “正好我还存着一坛井华水。”

    “田大哥,水土相宜,我给你带了一坛玉泉寺的活水。”

    田子启轻轻一笑,“还是你想的周到。”

    “诶诶诶。”医馆外,霁颜拖着身子不想再任由高奕拉着自己往前走,“那个叫做晓潇的女人是谁啊!”

    高奕简明扼要地回答,“我的朋友。”

    “那她和田子启呢?”

    “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我和他又不熟。”霁颜兀自往前走了几步,不满意他的回答。

    “也是朋友。”高奕追上她的脚步,两人并肩走着。

    “为什么我之前从没见过她?”

    “每年这段时间晓潇都会去寺中为师傅师娘吃斋念佛,诵经祈愿。”

    “噢……”霁颜努力套入盼盼所列的人物系谱图,侠士三剑客是高奕、田子启、顾晓晟,高奕和田子启的师傅是顾良荣——顾晓晟的爹——四年前和他的妻子乘马车回城之时坠崖而亡,他们还有一女,难不成就是这位晓潇?

    “丫头,”高奕叫了她一声,“想什么呢?”

    霁颜转过头看向他,沉吟片刻,然后眉眼弯弯地笑着,饶有兴趣地问道,“作为田大哥的资深朋友,你是不是知道他的很多事情啊?”

    “你打听来做什么?”

    “管我啊,你说就好了。”

    “哪方面的?”

    “比如他平时喜欢干什么啊?”

    高奕也没多想,一五一十地回答道,“他喜欢读医书,治病人,开处方,偶尔再品品茶。”

    “他肯定还喜欢种花吧?”霁颜猜测,毕竟他的院子里有那么多的花花草草。

    高奕明白她的意思,回答道,“那些都是他的药材。”

    “啊?我刚刚貌似踩坏了一株,要不要和他说一下啊?”霁颜一下子有些心虚,“我还是回去拿几杯奶茶来赔罪吧。”

    “站住。”高奕拉住她,“你干嘛那么怕他?”

    “我那不是怕。”霁颜想要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明明在盼盼面前承认自己喜欢田子启是件脱口而出的小事,到了高奕这儿,自己怎么就特别没底气呢!难不成是在她的潜意识里把他当作了向源?

    见她不打算继续说下去,高奕凑近了她点,嘴角一歪,“贿赂啊?”

    “你怎么不去死!”霁颜狠狠地捶了他一拳。

    “你不觉得我比他更值得恭维吗?”

    “我那不是恭维。”

    “那你张口一句田大夫,闭口一句田大哥的。”

    霁颜看了他一眼,又无奈地转开视线,这男人的情商真的是不想说了。她又继续往回走,“反正你不懂的。”

    “你说我不就懂了?”

    “不想理你了。再见。我要回家了。”霁颜大手一挥,大步离开冷晴湾。

    高奕在她身后,大声叫着,“你狗不要了?”

    霁颜头也没回地命令他道,“明天你给我送回来。”

    “不怕我炖了吃了?”

    “你敢。”

    高奕好笑地看着她的背影,她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好在他是一位没有特殊饮食癖好的正人君子,否则,她的狗狗就完蛋了。

    “她是谁?”屋内,顾晓潇和田子启站在窗边目睹了高奕和霁颜相处的整个过程。凭借晓潇和他青梅竹马的感情,她知道,他对这个女人不一般。

    “霁颜。”

    “之前那个想来衙门做捕快的霁家大小姐?她似乎和当时不太一样。”顾晓潇的眼神黯淡下来。

    田子启心疼地凝视着她,“或许,你应该早点告诉高奕你的想法。”

    “我不想拿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做赌注。田大哥,这是我不失去他最好的方法。”晓潇望着远处的高奕,像现在这样能够看着他,陪在他身边,已经很幸福了。她不能再多奢求他也回报自己以同样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