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将军回城

    更新时间:2018-02-08 10:52:17本章字数:3123字

    巳时初分,长宁街传来了敲锣打鼓的响声,还有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霁颜在乌巷的奶茶店就远远地看见百姓们成群结队地往那边小跑,她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热闹的赶集,于是,忙撇下手里的活,就跑了出去。盼盼见她一人独自离开,在身后连叫了她几声,不过霁颜满心只顾着长宁街,根本就没有听见。

    “怎么回事?”霁超刚从茶楼回来,见盼盼定在店门口,心焦地张望着远方。

    “三少爷。”盼盼行了一礼,又连忙解释道,“小姐不知怎么跑出去了?店里没人我又走不开……”

    “噢。”霁超瞥了一眼远方,轻轻一笑,宽慰她道,“姐估计就是去凑热闹了,没事,我去看看。”

    “好。”

    长宁街两边聚着许多围观百姓,大家都整齐划一地腾出中间的空,一条长长的游行队伍穿列其中。敲锣打鼓的乐队已经走远,后面跟着不少穿盔戴甲的士兵,提着样式统一的红棕木大箱子。紧接着是两支骑着骏马训练有素的士兵。再后面是两顶雍容华贵的八抬大轿,黝紫的那顶绣着四爪蟒形图案,淡紫的那顶绣着凤鸟花卉图案,轿边跟着一个女子,身袭红绸百褶裙,长相一般,倒也白净。最后收尾的仍旧是穿盔戴甲的士兵,他们的手里拿着鞭炮,脸上带着喜庆的笑容。

    “瞧瞧高将军这阵仗,还真是威武啊!”

    “是呀,可见圣上对将军的器重啊!”

    “可不是,高府世代都出将门之才,没有高家人,哪来圣祖爷这大好的河山?”

    霁颜听着百姓们的议论,心下了然,原来这么隆重的排场,都是为了迎接高将军回城。“糟糕,高将军回来了,我是不是得被逼相亲了……”

    “姐,你在呢喃着些什么啊?”正暗自抱怨时,旁边倏地多出了一人,霁颜侧头一看,原来是霁超。

    “大事不好了!”霁颜哭丧着脸,又挤着人群往外走,“我今晚想留在店里。”

    “为什么呀?”

    霁颜叹了口气,看着他一脸纯真的模样,煞有介事地说道,“你还太年轻啊!”

    “诶……姐……”霁超回过头看了一眼游行队伍,又一头雾水地望着霁颜远去的背影,最后只得快步追上去。

    将军府坐落在南城的西边,府前立着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门面气派。高奕一身紫曲木长袍,挺然立于大门口,他的身后站着正副两大管家,后面还跟着一群下人,卑躬屈膝。游行队伍风风火火地在他们面前停下,轿辇也相继落好,高奕快步迎上去,只见前面那顶轿子中走出来一个男人,肤色黝黑,穿着紫天蟒锦袍,腰上系着一条镶金边的腰带,眉目有神,自带强烈的磁场。

    高奕颔首行礼,然后喊道,“奕儿见过爹。”

    “都到自家门口了,哪里还这么讲究?”不远处传来一道温柔的声音,高夫人由身边的女子扶着缓缓走来,她头戴双鸾谢春金冠,身穿百花韵景长袍,贵气十足。

    “宝瑕见过少爷。”离高奕三步距离时,高夫人身边的女子屈膝行了一礼。

    高奕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走向高夫人,脸色顿时亲切不少,“娘。”

    “诶!”高夫人和蔼地望着高奕,眼中有些许心疼,“许久不见,怎么又瘦了,当初我让宝瑕留在家里伺候你,你不肯,到底还是女子贴心些。”

    “他哪里会吃什么苦?!”高沈飞轻觑了高奕一眼,又看向高夫人,“还不是给你惯坏的!”

    高夫人拉过高奕的胳膊,径直往前走着,边说道,“别理你爹,咱们进去吧。”

    高沈飞在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也随后跟上了。

    门口一直候着的管家以及下人们见四人进来,连忙弯腰行礼道,“见过高将军、高夫人。见过少爷。见过宝姑娘。”

    原来宝瑕本是高夫人特意为高奕挑选的丫鬟,只是如往常般,高奕使唤了她两日,便找了个借口把她遣回到高夫人房中。不料那一日高夫人头疾发作,专门负责打理高夫人起居的大丫鬟以为是宝瑕惹的祸,就想把她逐出高府。就在这时,宝瑕主动请缨,说会几招按摩之术,能缓和高夫人的痛楚。大丫鬟见大夫迟迟未到,就让她一试。没想到经她之手后,高夫人顿时舒服了许多。于是,宝瑕就渐渐成了高夫人的贴身侍婢。高夫人膝下无女,而且对待宝瑕比房里的其他四个大丫鬟还要疼惜,所以下人们平日也都唤她“宝姑娘”,以礼相待。

    “将军,今早我收到了不少访帖,各位大人老爷听说将军回来,都很挂念呢!”大管家随着高沈飞往里走,边禀告道。

    “都有些谁?”

    “府尹陈大人、范督查、天布坊江老爷、宝玉行霁老爷、兵部侍书之子、张少将……”

    “慢着。”高沈飞打断他的话,“刚刚中间可是提到了宝玉行霁老爷?”

    高奕听到宝玉行,便朝高沈飞那儿望了一眼,大管家翻着手中的访帖,然后点头确认道,“是,霁老爷欲携女拜访。”

    此言一出,高沈飞便心中有数,应道,“回帖,我明日便空闲。”

    “是。”接着大管家又开始禀告各种府中的事务,高沈飞一一应着。而高夫人则是转向高奕,柔声问道,“晓晟有消息了吗?”

    “没有。”

    “那晓潇呢,今日怎么没来?”

    “霁家结案,给了衙门不少赏金,于是我们买了些新的被褥,今日她和子启就去给贫民窟的百姓送去,过会儿应该会来的。”

    “嗯。”高夫人意味深长地拂过他的手,轻轻拍了拍,“正好我有些体己话想与她说。”

    果真,申末时刻,顾晓潇只身前来,宝瑕领着她来到高夫人房中,又为她沏上一壶好茶,最后退到房外静候。

    顾晓潇识体地坐下,望着高夫人,微笑地说道,“伯母,高大哥怎么没陪着你?”

    “他呀,跟我说不了几句话就不耐烦了,说是去看卷宗了。”高夫人带着笑指责道,语气温柔,“还是女儿家好啊!”

    “伯母不在的时候,高大哥总是念叨着你呢!”

    “他哟,身边就是缺人照顾。你也知道他的脾气,给他挑了多少个丫鬟,都不中意。”高夫人覆上顾晓潇的手,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现在呐,我就指望等他成了家,他的媳妇能替我照顾好他,偶尔空闲,还能陪我唠唠嗑。”

    “嗯。”顾晓潇听着,默默地点着头。

    “其实别人家的姑娘我都不了解,只有你,我从小看到大的,最是喜欢。”高夫人望着顾晓潇,眼里满是笑意,“今儿个没有别人,伯母就问你一句,你对奕儿是否有那方面的心思呢?”

    “伯母……”顾晓潇垂下头,两抹绯红浮上脸颊,欲言又止。

    高夫人满意地笑笑,“好,我懂了。”

    “可是高大哥他……”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高夫人宽慰晓潇道,“况且,奕儿与你青梅竹马,心里断然有你的位置。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顾晓潇凝视着高夫人良久,最后点了点头,应道,“嗯。”

    雅居的别院内,霁孟秋和霁新源对坐在石桌旁,饶有兴致地对弈下棋,霁颜和霁芒站在一边观战。

    “二哥,你那个角落里的白子都不要了啊?”霁颜指着棋盘右下角,着急地喊道,然后又见霁孟秋在中央落下一子,语气更加强烈,“爹,你怎么下那里啊?!错了错了,你应该下角落的……”

    “霁颜!”霁新源仰头盯着她,说道,“观棋不语。”

    “我才不是君子。”霁颜理都不理他,跑到霁孟秋身边,又叽里呱啦地说着她的战术。霁新源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霁芒拿起帕子掩嘴浅笑。

    “好啦,你是在帮我呢,还是在捣乱呢!”霁孟秋受不了她的呱噪,侧脸瞪了一眼。

    “爹,你这样子,我就站二哥那队了。”霁颜朝他吐舌,又小碎步跑到霁新源身侧,开始了新一波战术攻略。

    “我的好妹妹,算我求你了,饶过我吧。”霁新源双手抱拳,央求道。

    霁颜气愤地盯着他,刚想回嘴,就被霁芒一把拉着旁边,“姐,我们还是静静看着吧。”

    话音刚落,陈伯便稳步而来,手上拿着一封砖红色的帖子。他走到霁孟秋身边,双手呈上红帖,说道,“老爷,高将军派人来回帖了。约你明日一见。”

    霁颜一听就知道是那件事,果然躲得过晚膳,躲不过对弈啊!这么想着,她悄悄地往后退了一步,准备偷偷地溜走。察觉到身边的异动,霁芒回过身,只见霁颜弯着腰,蹑手蹑脚地倒着退,她心感疑惑,便叫道她,“姐,你去哪儿啊?”

    霁孟秋闻言看向霁颜,正声喊道,“站住。”

    “额……”霁颜直起身子,不好意思地笑笑,“爹,我在会扰了你们下棋的雅兴,所以,我还是回屋睡觉了。”

    “你都听见了,明日穿得体面些,我和你娘带你去拜访一下高将军。”

    “可是爹……”霁颜突然捂着肚子,准备找个理由搪塞。没想到霁孟秋又开口说道,“为商之道,诚信为本。”

    “好啦。”霁颜放下手,嘟起嘴应道,“我去就是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