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小米莲子百合粥

    更新时间:2018-02-12 10:11:22本章字数:3101字

    学堂去往张年桢家的路上,正巧经过乌巷,高奕以口干为由,特地在奶茶店门口叫住车夫。罗阳和顾晓潇望着他,一人一头雾水,一人心知肚明。

    “等我片刻。”他拉开车帘,撑着伞从马车上跳下来,然后整理了下着装,走进店里。

    “高大哥。”霁芒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霁芒。”高奕环顾了四周,发现只有她与她的丫鬟小兰两人,于是张口问道,“那丫头大雨天也爱跑出去啊?”

    霁芒面露忧色,“自从三姐昨日从学堂回来之后,就一直躺在床上,米粒未进,还睡得很不安稳。一夜下来,她的身子虚弱地很,二娘让她好好在家里休息,先别来店里了。”

    高奕闻言心一紧,继而问道,“她没看大夫吗?”

    “三姐不想惊动爹,也不爱吃药。”

    “她没事去学堂做什么?!”

    “不知道,那日我不在,应该是去看热闹吧。”霁芒摇摇头,又关心地询问道,“那个案子破了吗?”

    “还没有。”

    “掌柜,小杯奶茶,温的,不要加糖。”一位穿着青色衣袍的男子撑着油纸伞涉水而来,插入到两人的对话之中。

    “好的。”霁芒礼貌性地笑笑,“公子,稍等。”

    高奕想到自己还把顾晓潇和罗阳他们晾在一边,打算告辞离开之际,瞧见伞下那位男子的面容,长相端正清俊,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他放缓脚步,目不转睛地望着他。对方也才注意到高奕,眉毛轻挑了一下,又露出谦卑的笑容,“高捕快。”

    “阁下是……”

    “学堂夫子张鸽,曾与高捕快在贫民窟中有过一面之缘。”

    “噢。”高奕想起来,半年前施粥时遇见过他,当时他正在教贫民窟的孩子们三字经。只是后来他再想找他时,他已经不在了,孩子们只叫他‘张老师’,不知他的名字。

    “原来张夫子也爱喝奶茶?”他主动搭讪道。

    “偶感风寒,喝喝奶茶也可暖暖身子。”张鸽微笑地应答。

    “嗯。”高奕顿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我刚从学堂出来,听说赵夫子丢了一样心爱之物,不知张夫人有见过吗?”

    “昨日我都不曾去过学堂,应当没有见过。”张鸽回答完后又开口道,“不知是何物?”

    “没什么,”高奕云淡风轻地笑着说道,“只是一把刀。”

    “噢……噢……”张鸽的油纸伞低下来一点儿,挡住额头上细细的汗珠,应道,“我从未见过。”

    “不说这个了。我最近新得一张棋谱,不知张夫子可否赐教一二?”高奕拿出怀中的棋谱,展示给张鸽看。

    他看了良久,脸色平静地说道,“确实是妙局,只是在下无能。”

    “无碍。”高奕收回棋谱,看了一眼噤声等候的霁芒,说道,“耽误张夫子时间了,快点喝吧,一会儿就不暖了。”

    “高捕快客气了。”张鸽接过奶茶,向高奕告辞离开,同时松了一口气。

    高奕望着他的背影,又向霁芒挥手告别,转身走向马车。顾晓潇正掀开一侧的窗帘望着他,语气关心,“高大哥,刚刚那个男人仿佛有些眼熟。”

    “是张鸽。”他又继续说道,“你们先去张年桢家吧,我要去冷晴湾找一下子启。”

    “有线索了?”

    “不是。”高奕有些心虚地垂下头,“时候不早了,你们先去吧。”

    “嗯。”顾晓潇不作多问,失望地放下窗帘,靠在车背上,然后马车便渐渐起步了。罗阳望着她,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之后,高奕另租了一辆马车去往冷晴湾。马儿在田子启的医馆门口停下,他院前的药草都用大棚遮住,毫无受损。高奕让车夫侯在一边,自己撑着伞缓缓而入。田子启正站在书柜前翻着医书,高奕轻手轻脚地靠近,想要给他一个惊吓。结果,听到对方冷冷的声音响起,“你怎么来了?”

    “额。”高奕举起双手,“被你发现了。”

    “你的马声吓到我的药材了。”

    高奕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主动搭上他的肩膀,“子启,问你个事呗。”

    “说。”

    “最近,我老睡不好。”

    “我给你开几帖药。”

    “能不吃药吗?”高奕的眼神飘忽,音量也低了许多。田子启看了看他不自然的表情,淡淡地说道,“任何东西都是因人而异的,适合你的不一定适合别人。”

    “好了,什么事都瞒不过你,”高奕把手挪开,走到一旁,“是给那个臭丫头喝的。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觉得……”

    “小米莲子百合粥。”田子启把医书放回原处,转过身看着高奕,“我会把药膳准备好,你只需让人用小火熬两个时辰就好了。”停顿了一会儿,他又继续说道,“高奕,你对霁颜好像很不一样。”

    “哪有什么不一样,我一向对人很好。”

    “是吗?”

    “你什么时候那么婆妈了,不符合你的性格。”高奕推着他,“快去给我配药,我就在你这里熬吧,大雨天回家一趟太费时间了。”

    “你要自己熬?”

    “不然呢,谁让你连个佣人都不请,本少爷只好亲力亲为了。”高奕熟练地找出他的药锅和小火灶,在一边搭好。田子启看着他忙活的样子,沉默不语。过了片刻,他走到药房,为他抓好配药。

    “给你。”田子启把药包递给高奕,脸上的神情晦涩难辨。

    “嗯。”高奕把药材倒进锅中,加水熬制,然后弯腰坐在矮凳上扇着火,毫无察觉田子启的不对劲。

    半晌,田子启又开口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晓潇你和霁颜订亲之事?”

    高奕抬眸看他,佯装洒脱地回答道,“八字还没一撇呢!”

    “可你并不排斥。”

    “我怎么排斥还未发生之事呢?”高奕一挑眉,反问他道,“你怎么如此关心这件事情?”

    “没什么。”

    “难不成是害怕我比你先成家啊?”

    “嘁——”田子启不看他,转身翻找着医书。

    高奕嘴角一勾,笑着说道,“放心吧,我会等你的。”

    霁府雅居内,盼盼从厨房出来,端着下人做好的安神汤,走在去往霁颜房间的路上。半路突然冲出一个男子,吓得她洒了一半的汤出来。盼盼心有余悸地抬起头,发现对方是高奕才稍微宽心,但更多的还是惊讶,“高捕快,怎么是你?”

    “给你家小姐的。”高奕把食盒交给盼盼,“治睡眠不好的。”

    盼盼接过食盒,又问道,“高捕快怎么不自己送进去?”

    高奕自然地回答道,又带了几分嘲谑,“我送进去,她会以为我下毒。”

    “好吧。”盼盼信以为真地垂下头,欲言又止。

    高奕微微一笑,“我开玩笑的,衙门还有急事,你快给她送去吧。”

    “嗯。”盼盼点着头,然后提着食盒往霁颜的房间走去。高奕松了一口气,刚想离开,就被人叫住。他转过身,看见霁新源缓步走来,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这么大的雨还来找霁颜啊?”

    “送点东西。”

    “听说学堂里出事了?”

    “嗯。”高奕突然想到霁新源也略通棋艺,于是拿出棋谱,向他求教道,“新源,你看看这个,我想听听你的高见。”

    霁新源接过棋谱,不住地点头,“妙局,这局设地真妙。”

    “你可知有谁能设出这般妙局或是能解这般妙局?”

    “翰林棋社也许有能解此局之人。”

    “我今日去过了。”

    “那待我临摹一份,好好琢磨琢磨。”

    “多谢。”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谢什么?”霁新源语气调侃,“我爹娘可是对你赞不绝口啊!”

    高奕笑着随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没有反驳。

    而霁颜的房间内,她把头完全塞进被子里,心不甘情不愿地抱怨道,“盼盼,今晚又要喝安神汤啊,我实在受不了。”

    “小姐,今日换新的了。”盼盼笑着应道。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高捕快送来的啊!”盼盼打开食盒,端出一碗小米莲子百合粥,淡淡的香味让霁颜从被子里钻出来。她掀开纱帘,下了床,穿过屏风走到桌子边坐下。盼盼把碗推到她的跟前,继续说道,“小姐,虽然高捕快平时和你吵吵闹闹的,但是他对你是真的好。”

    “他就是想我欠他人情。”霁颜口是心非地说道,明明心里感动地不行,“他人呢?还在外面吗?”

    “说衙门有事,应该是回去了。”

    “不行,我得去衙门找他。”霁颜站起来,精神恢复了两分。

    盼盼忙拦住她,“小姐,你现在身子还虚,外面还下着大雨,明日再去吧。”

    “行吧。”霁颜妥协着回到位置上,看着碗里色相不错的粥说道,“让我先来尝尝他家厨子的手艺再说吧。”她舀了一口正想送进嘴里,勺子忽地停在半空中,“不对,他不会给我下泻药吧?”

    “哈哈。”盼盼掩嘴笑出声,“高捕快说的还真没错。”

    “说什么?”

    “没有。小姐,你就放心喝吧。”

    “嗯。”霁颜把勺子放在嘴边轻轻吹气,喝了一口,惬意地点点头,比起安神汤,简直好喝太多。喝完一碗粥后,她就躺到床上睡觉。这一晚,果然睡得很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