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花香苑(上)

    更新时间:2018-02-13 17:11:25本章字数:2127字

    再次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霁颜的气色好了许多,盼盼为她换上一套浅绯色的衣裙,又给了她梳了一个垂云髻,簪上一支金钗。

    “小姐,你今日要去奶茶店吗?”

    “我去衙门。”霁颜伸手取下金钗,放回到妆匣中,“这个太沉了,而且看上去还蛮贵的,我怕掉在路上心疼。这个好。”她又顺手拿起一支素净的木簪,插进发髻中。

    盼盼低头浅笑,小姐这点倒是没变化。

    “你在家中无聊的话就去奶茶店陪霁芒,随意点哈。”霁颜站起来,吩咐道盼盼。

    盼盼点了点头,“知道了,小姐路上小心。”

    “嗯。”

    霁颜沿路打听终于到了衙门,却被门口的侍卫一把拦住。还没等侍卫询问她的身份,霁颜就开门见山地问道,“高奕呢?”

    “老大去……他出去了。”侍卫吞吞吐吐地回答道。

    霁颜打量着他,又追问道,“去哪儿?”

    “花,花,花香,花香苑。”

    “靠,”霁颜的怒气蹭蹭蹭地往上涨。她听霁新源说起过花香苑,是南城生意最好的青楼,它与宝玉行也有生意往来。“大白天竟然去青楼!高奕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

    “老大是去查案的。”侍卫连忙解释道。这儿突然来了个沉鱼落雁的女人找老大,绝对和老大关系匪浅,万一他多嘴坏事了,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别给他找借口。”霁颜愤愤地看着他,“告诉我花香苑怎么走?”

    侍卫半晌没有说话,直到霁颜恶狠狠的眼神直盯着他,他才扭捏地说道,“可你是女人呀,进不了花香苑的。”

    “女人才好进去呀!”霁颜瞪了他一眼,双手叉腰,“别废话,你快说。”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遇到第二个转角,右转,再往前走,你就能看到了。”

    “记得那么清楚,看来也经常光顾嘛!”霁颜嘲讽他道,果然,男人都是物以类聚的。

    “没……没有。”侍卫心虚地垂下头。

    霁颜冷哼了一声,就转身朝着侍卫指的方向走去。半个时辰后,她便出现在花香苑的大门口,里面歌舞升平,热闹非凡。霁颜想要明目张胆地进去,却被守门的仆人拦住,几人纠缠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仆人终于抵抗不住,只好去请老鸨亲自出面。一会儿,老鸨就带着一群姑娘风姿绰约地迎了上来,她们各个体态丰盈,任由酥白的半胸暴露在外。

    “这就是闹事的姑娘。”仆人指着霁颜,小声说道。

    闻言,霁颜的视线从仆人挪到老鸨身上,她头戴三宝花髻,穿着大红短襦、紫金百凤裙,脚套一双彩蝶厚底靴。只是扫量一眼,便能看出她身上数物价值不菲,看来花香苑的生意确实不错。

    与此同时,老鸨眯起眼睛望着霁颜,模样标致,身材曼妙,倒是一块极好的料子。她的嘴角勾起一道诡异的弧度,语气是一贯的腔调,“小姐,这儿可是男人呆的地方,你来这是……”

    “妈妈,我就是来给你捧场的阿!”霁颜扬起笑脸,靠近了老鸨几步。

    “呵呵呵……”老鸨笑得花枝乱颤,“小姐可考虑清楚了?”

    霁颜从钱袋里拿出几个银锭子,交到老鸨的手里,向她使了个眼色,“我就想在这里玩一会儿,妈妈。”

    “小姐,我的花香苑可不是你玩玩的地方。”老鸨把银子退了回去,眼睛上下打量着她,这样的好货色她可不能让别的地方捷足先登,“你若是想留下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霁颜闻言往后一退,同时打量着她身后的那些庸脂俗粉们,眼睛一亮,“妈妈,我这儿也有一个好办法,你想不想听?”

    “哦?”老鸨捏着手帕笑道,愿闻其详。

    “这样,我来给你家的姑娘们化妆,保证提升她们十个档次,但你要答应让我在这儿找一个人。”

    “化妆?”老鸨不屑地笑笑,“我请的可都是最好的人。你瞧瞧我这儿的姑娘,哪一个不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啊!”

    “你试试也不损失什么啊!反正我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逃不了妈妈的手掌心啊,不是吗?”

    老鸨思索了下,瞥了一眼霁颜,然后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跟我来吧。”

    霁颜跟着老鸨上了楼,来到了一个杂乱的房间,里面摆着两排花梨木的梳妆台,还有各式樟木雕花屏风。老鸨回头向身边的人吩咐道,“小刘,快去把姑娘们带来。”然后又用手帕擦了擦脸,漫不经心地对着霁颜讲道,“东西都在那里了,你看着用吧。”

    霁颜上前挑了挑桌上的胭脂水粉,选了三样放在一边,然后坐在凳子上等着。不一会儿,小刘就带着十来个不施粉黛的姑娘走了进来。

    “我的姑娘们可是都带到了,若是小姐做不到的话,以后就别来我们花香苑玩了。”老鸨轻哼一声,满脸不相信。

    “你先来吧。”霁颜挥手招呼一个穿着艳红色衣裳的女人过来,她瞧了一眼老鸨,见她点头后才缓缓走到霁颜面前。

    “坐下来吧。”

    “嗯。”那个女人乖乖坐下,霁颜专心地替她化着妆,原来她的年少轻狂也不是完全无用武之地的。其实在青楼的女子年纪轻,底子也好,没有必要成天往脸上扑那么多粉,显得累赘多余。她只要简单地帮她们打个底,铺个阴影再涂个腮红就足够了。果真,那些姑娘经霁颜之手,全都变了一个样——如出水芙蓉般清新脱俗。老鸨兴奋地看着她的女儿们,蛾眉下的眼睛眯成两条缝,这下子可要发大财了。

    霁颜见老鸨满意,脸上也露出得意的表情,说道,“妈妈,现在我可以玩了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老鸨挥挥手里的手帕,心里的小算盘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里可是青楼,若是霁颜出了什么事情,也不干她老鸨的事,要是能够得到这样的美人儿,她的生意就更加蒸蒸日上了。

    “我的乖女儿们,走吧,妈妈带你们去换身好看的衣裳。”老鸨笑嘻嘻地领着姑娘们出门,绕到二楼西边的小房间里。小刘在房间里慢慢转圈,反复确认姑娘们有无遗漏值钱的珠宝首饰。

    “咳咳——”霁颜清了清嗓子,然后潇洒地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