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细微的改变

    更新时间:2018-02-14 08:03:40本章字数:3076字

    炽热的太阳直射茶楼顶层靠边的位置上,地面上还有刚刚下过雨的痕迹,最近的天气真的是阴晴不定。顾晓潇端坐在桌边,沉心静气地调着茶,而后,为对面的高奕斟上一杯。高奕慢慢举起茶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眼睛微眯着俯视楼下门庭若市的花香苑,开口道,“说吧。”

    “沈君文是学堂夫子中资历最深的一位。他待人陈恳,与各位夫子都交好,与吴锡生也不曾起过冲突。张年桢的父亲是乡下的农户,母亲是花户,他还有个哥哥,叫做张年富,几年前被天雷劈中丧命。他为人胆小,平日若是遇上打雷下雨,绝对是不敢出门的。”

    高奕点点头,继续问,“张鸽呢?”

    “他是去年年初才来的夫子。他曾考取功名,只是名落孙山,不过都城学堂季夫子格外赏识他的才华,便举荐他来了这里。他为人乐善好施,也颇受学生喜欢。但之前学堂阿吉透露过,他与吴锡生之间,仿佛有过几次大争吵。”

    “为了什么?”

    “仿佛还是为了花香苑的苗儿姑娘。罗阳去调查她了?”

    “嗯。继续说吧。”

    “赵喜正午离开后确实在家呆着,他对他夫人唯命是从,门后放刀的习俗也不假。想来,凶手用他的刀也是想栽赃嫁祸吧。”

    “我倒觉得不像,那应该是凶手的下下策,否则他也不会特意把刀埋起来。”

    “这么说,凶手只是和吴锡生一人有仇?”

    “是吧。”

    “嗯。”顾晓潇边想着,边为高奕斟上第二杯茶水。不一会儿,罗阳跑了上来,单膝跪地在高奕面前,说道,“老大,你猜的不错,那个苗儿真的从花香苑逃走了,而且正是吴锡生出事的当日。”

    “马上去查查她的下落。”高奕把杯子放在桌上,决绝地说道。

    “已经查过了,有人说在冯公岭一带曾经见过她。”

    “好,这事刻不容缓。罗阳,我们马上出发。”

    “高大哥,我也陪你一起吧。”

    “你留下,继续盯着吴家。”

    “吴家?”

    “那日吴夫人拂泪的手帕,和花香苑姑娘们用的是一模一样的款式。而且,你不是说,听到她身边的丫鬟私下都叫她‘姑娘’吗?”高奕解释道,“我猜想当日那个丫鬟不让几个妇人说闲话,更多的是不想让吴夫人听见那些有关青楼女子的恶毒言语。”

    顾晓潇深入一想,翠翠确实是在她们说青楼女子狐媚后才出来的。

    “好了,我不便多说,还是先找到苗儿,才能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嗯,你们路上保重。”

    “放心。”高奕微笑地看着顾晓潇,然后又拍了下罗阳的肩膀,“走吧。”

    “等等,老大。”罗阳欲言又止。

    高奕瞥了他一眼,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我刚刚来的路上遇见霁小姐了,我约了她一起去吃丰乐楼的笋辣面,所以我们得先去奶茶店一趟。”

    “嗯。”高奕踌躇了一会儿,又抿了抿嘴,开口说道,“这样吧,你留下来注意学堂的几位夫子。”

    “老大,这儿离奶茶店不远,我一盏茶便可回来。”

    “无妨。”高奕看着他,语气极不自然,“你留下来也能和晓潇相互照应。”

    “好吧。”罗阳尴尬地挠了挠头。

    顾晓潇看出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主动站出来化解道,“我突然想起衙门还有些事情。高大哥,要不我和罗阳先走一步吧?”

    “也好。”

    “老大他是生我的气了吗?”下楼梯的时候,罗阳轻轻问着顾晓潇,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顾晓潇眼眸一沉,她自然明白其中的缘由,但却不愿开口。所以,她只是敷衍地回答罗阳道,“没有,高大哥只是担心案件而已。”

    “噢,吓死我了,老大这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看来这次的案子真的不简单。”

    “嗯。”

    “罗阳!顾捕快!”刚到一楼大厅,身边便传来一道热情的招呼声。罗阳与顾晓潇一齐侧头投去视线,霁颜正站在柜台前,朝着他们招手。她今日的装扮与以往全然不同,上衫下裤,素净的竹青色帕巾折成条状,绕额一周,系结于前。

    “霁颜,你怎么在这儿?”罗阳热情地上前搭讪道。顾晓潇有片刻的诧异,现在罗阳竟能如此自若地和闺中女子交谈。

    “我来和孙老板谈点生意。”说完,她又偷偷地压低声音在他耳畔问道,“听说你约了芒儿出去吃饭?”

    “嗯。”罗阳腼腆地一笑。他觉得是时候挑战第三个人了,本来还准备吃完饭给高奕一个惊喜的,没想到却和查案撞上了日子。

    “我看好你哟!”霁颜挑了挑眉,又站直了身子,冲着罗阳甜甜地笑着。

    “那我们先走了,衙门还有事。”

    “嗯。”霁颜特意朝顾晓潇挥挥手,“顾捕快,走好。”

    顾晓潇客套地点了点头。原来,与罗阳有约的“霁小姐”另有其人,可是,能让高奕心烦意乱言不由衷的“霁小姐”就只有一位。自从霁颜出现后,高奕就不由自主地把与她相关的事情放在首位——他偷偷派人穿便服去奶茶店附近巡逻,他频繁让衙门的侍卫照顾奶茶店的生意,甚至他在破案的时候还念念不忘她。这些,都是以前的他不曾有过的举动。

    “罗阳,这位霁颜小姐很特别吧?”走出茶楼后,顾晓潇瞟了一眼罗阳,开口问道。

    “啊?”罗阳后知后觉地点点头,“是啊!你也这么觉得吧?”

    “嗯。”顾晓潇嘴角上扬,微笑后面却有丝丝苦涩。

    顾晓潇和罗阳离开后良久,高奕才从混乱的思绪中抽出来。他拿起剑,快步往楼下走去。脚步落在倒数第五阶楼梯上的时候,霁颜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她笑容姣好地和茶楼老板聊着天,柜台边靠着的油纸花伞还滴着水。

    看样子还要聊上好久。

    高奕往后退了几步,思忖着应该如何避开她,正巧此时小二端着茶水走上来,高奕灵机一动,把小二拉到一边,吩咐他了几句。听完高奕的话,小二憨憨地点了点头,立刻回到柜台前,低头在孙老板耳边轻语,孙老板点点头,然后抱歉地对霁颜笑笑,说道,“霁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孩子发烧了,他娘急着叫我回去呢!霁小姐,关于我们茶楼想要进购奶茶的事情,还请你好好考虑,价钱什么的,都好谈的。我很期待我们的合作。”

    “嗯嗯,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霁颜善解人意地说道,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她消失在茶楼门口,高奕才缓缓走下楼,他放了一锭银子在柜台,对小二和老板表示感谢。

    雨后的天气总是格外清新,人潮涌动,高奕准备去马棚牵马,眼前却突然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霁颜站在离他十米的地方,双手支着油纸伞。她微仰着头,阳光打在她的脸上,有种不一样的透亮。过了一会儿,她步履轻盈地靠近他,脸上的笑容愈加明显,“原来是你啊,故意支走我,想要做什么啊!”

    “你知道?”

    “孙老板的孩子发烧了,他还一副有条不紊的样子,甚至还有心思和我讲一堆生意上的话。而且我都出门了,他还没走出来。”霁颜头头是道地分析着。

    “可这只是你的猜测。万一孙老板是个性格温吞,行动迟缓的人呢?!”

    霁颜露出鄙夷的神色吐槽道,“最重要的是那个小二太不会说悄悄话了,我分明听到他喊到我的名字。”停顿一会儿,她又问道,“你还没说为什么要支走我呢!”

    “我要去办案子。”

    “真的啊?”霁颜拉住他的胳膊,“带上我呗。”

    高奕瞟了一眼她,就知道会这样。“你去准出事。”他严肃地拒绝她道,顿了三秒,又开口道,“而且,你今日不是已经和罗阳有约了吗?”

    “没有啊!”霁颜摇了摇头,“我欠罗阳的那顿早还了。”

    “真的?”高奕装作不在意地问道,还故意不看她。

    “他约的是霁芒啦!”

    高奕心中偷喜,但脸上依旧严肃,“那也不行。”

    “我保证听你的,不会闯祸的。”霁颜举起手发誓,又撒娇道,“你就让我体验一把闯荡江湖的感觉嘛!”

    “不然我就这样缠着你。”见他半天不说话,霁颜就紧紧地拉住他的胳膊不放。

    高奕无奈地笑笑,这次找苗儿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带上她也无妨,总比她死缠烂打的要省心。良久,他点头道,“走吧。”

    “yeah!”霁颜开心地原地起跳,高奕望着她,眸底满是笑意。

    茶楼二层的包间里,霁裕素面带微笑地送走客人,然后结账走出茶楼,坐上已经停在门口的马车。

    “刚刚高奕在茶楼做什么?”他问道身边坐着的明叔。

    “像是在查案。”明叔谨慎地回答道,“大小姐也来了,不过两人好像不是约好的。”

    “她也来了?”

    “是的。”

    闻言,霁裕素的眼神多了几分锐利,“派人去跟着他们。”

    “好。”明叔垂下头应道,嘴角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