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危机四伏

    更新时间:2018-02-15 09:00:00本章字数:3024字

    夕阳西下,两人驾马来到一片广阔的平原之上,落日的余晖洒在他们脸上,是和谐宁静的美好。高奕手拿着缰绳,慢慢地往前走,霁颜坐在他的后面,单手拉着他的衣服,满脸新奇地看着周围的这个世界。

    “原来南城那么大啊!”

    “穿过前面那片森林就是冯公岭了。”高奕嘴角带着惬意的弧度,他每次出去也都只是为了探案,没有好好欣赏过南城的美景。

    “我们要去冯公岭啊!”霁颜激动地看着高奕的侧脸喊道,“我听娘说那里的宝冠寺特别有名,很多人都慕名去那边祈福的。”

    高奕偏头,目光如炬,“是的。若是这次顺利的话,我便带你去看看。”

    “说话算话。”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太好了!我要给爹给娘给二哥给芒儿给霁超给盼盼给田大哥给罗阳他们每个人都祈福。”

    “那我呢?”

    “你就自求多福吧。”霁颜用力地戳了下他的背,然后“哈哈”大笑了两声。

    “我看是你要自求多福吧。”高奕勾起一道坏笑,然后双脚一拍马身,突然加快了速度,霁颜尖叫一声,下意识地用双手环住他的腰,平原上空回荡着哒哒的马蹄声和高奕爽朗的笑声。

    走进森林后,几只不知名的白鸟忽然从郁郁葱葱的树林里乱窜飞出,掠过天空,留下翅膀扑动的响声和连绵不绝的叫声。高奕谨慎地护住身后的女人,仔细观察起周围的场景,气氛有些诡异。就在这时,五支飞镖同时从不同方向朝着他们飞来,高奕拔出腰间的佩剑,刷刷几下挡下所有飞镖。

    刹时,又有一群黑衣人从林子里冲了出来,他们手上拿着刀,各个眼神狠厉,如狼似虎地盯着他们。霁颜紧紧地捉住高奕的衣服,脸上带着不知所措的害怕。

    那群黑衣人将他们团团围住,带头的一举把刀举过头顶,大声喝道:“受死吧!”

    高奕左手覆在霁颜的手背上,他掌心的温度莫名让她安心起来,她轻声地在他耳边说道,“我相信你。”

    高奕欣慰地一笑,随后从袖子里摸出几把飞刀,趁对方没有防备之际挥手放出。两三个黑衣人受伤倒了下去,其余见势立刻一拥而上。高奕一边驾马试图冲出重围,一边拿起剑防御,霁颜加重了抱住高奕的力度,额头上冒出丝丝汗液。

    黑衣人疾步从马上飞过,落在地上,卷起一阵风,马儿受惊提起前蹄,后面照应的黑衣人看准时机砍伤马儿的后腿,想让高奕和霁颜摔下马去。

    高奕牵住霁颜的手,右脚的脚尖轻轻地点在马背上,向上一腾,又以抛物线的弧度完美下降。那些黑衣人始终没有善罢甘休,他们预谋好似的一齐把刀刺向霁颜,这始料未及的方向让高奕一时失了方寸,他把霁颜推向一边,反手挡下两刀,后脚猛地抬起,一个旋风踢,踹倒身后的杀手。

    “小心上面!”霁颜大叫一声,不知从哪里飞来一个男人,一袭深灰色长袍,脸上戴着紫色的面罩,他头朝下对着高奕,手上的利剑闪出耀眼的白光。

    在高奕想防守反击的时候,剑气已经划破了他的衣服,那个男人用力地朝他胸前一踢,高奕重重地砸到地上。霁颜心一惊,立马冲过来扶住高奕。

    “你没事吧。”她的眼里盈满了泪水,关切地看着他。

    带头的黑衣男子趁机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将刀砍向霁颜。那刀锋在高奕的瞳孔里渐渐放大,他随即把霁颜圈进怀里,腰间瞬时被划破一道伤口,血不住地往外渗。霁颜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高奕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躲回去。”高奕一字一顿地命令道。

    “我不要。”霁颜的眼泪不住地漫出来,有种害怕直抵人心,“我不要。高奕,你答应我要好好的。你说过你不会骗我的。”

    “我答——答——应——”话没说完,高奕就晕倒在霁颜的身上。

    “高奕,高奕!”霁颜摸着他的脸,指尖忍不住打颤。

    黑衣男子再次举起刀砍向霁颜,却被那位武功高强的男子一剑捅死,他的眼里似乎燃烧着熊熊大火,其他所有的黑衣人也一一被他灭口。他看着倒在一旁的高奕和霁颜,吹哨召来一匹黑马,他把高奕扛到马上,喂他吃了一颗药丸,又把缰绳和一个火折交到霁颜手里,嘱咐她道,“前面有一个山洞。”

    六神无主的霁颜哆嗦地牵着黑马往前走,她根本就没有在意那个男子,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高奕的脸庞,心里默默给自己鼓气,越是这个时候,她越要坚强。

    男子飞到树上,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冷冷地开口说道,“高奕,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其他人,休想。”

    黑马把两人带到一处山洞,霁颜费力地把高奕扶下来,然后让他躺在草堆上。她细心地察看他腰间的伤口,好在血已经差不多止住了。她松开高奕身上的腰带,接着取下头上的发带,叠好平铺在他的伤口上,最后又用腰带束好。

    等她再回头时,黑马已经消失不见了。外面天色渐暗,霁颜站起身子,把山洞中的草堆移到中间,然后燃火取暖。

    “霁颜,躲好……霁颜……”高奕嘴里开始胡乱咕叽些什么,霁颜绻在一旁细心照看着他。夜风刮来,把焰火吹得乱颤,外面嘈杂的蒿草刷啦刷啦地响着。她的内心也被吹乱了。“高奕,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可不能欠你那么大一个人情,我还不了的。我根本就不是她,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而她,我已经改变她的人生太多了。我只愿她回来的时候能够不要恨我。我也愿爹、娘、二哥、芒儿、盼盼、霁超他们不要恨我。有时候我觉得或许我本不该招惹出那么多事端,好好的在房里呆着就好,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霁颜将心中的话倾吐而出,眼眸泪光闪闪。

    “小姐和盼盼还没回来吗?”二夫人坐在乐常亭内,担忧地问道阿良,“这孩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好在今日老爷和二少爷在宝玉行留宿。”阿良宽慰道,“等小姐回来后,阿良会找她好好谈谈的。”

    “夫人,夫人,盼盼回来了。”不远处,阿温带着盼盼疾步而来。二夫人站起来,眺望着游廊深处,只是不见霁颜的身影。等她们走近后,她着急地开口问道,“小姐呢?”

    “夫人,小姐是跟高捕快走的。高捕快还嘱咐茶楼小二留下口信,说他一定会平安带霁颜回府的,请老爷和夫人不要挂心。”盼盼一五一十地复述道。

    “颜儿和高奕在一起?”二夫人稍稍舒心,但还是非常紧张,“她还未出阁,怎么能和男子在外过夜呢!”

    “夫人,高捕快正义凛然,不会对小姐有越礼的行为的。如今知道小姐平安,你也可安心歇息了。”

    “我怎么……怎么能睡得着呢?”二夫人抿了抿嘴,“老爷要是知道颜儿……”

    “夫人,事情已成定局。其实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小姐若是能早日出嫁,也能了却夫人的一桩心愿了。依阿良所见,高捕快做事稳妥又周到,是个值得托付的好对象。难得小姐也愿意主动和他相处,今日一事,准是小姐苦缠着高捕快他才不得已而为之的。”

    二夫人闻言轻轻点头,她确实中意高奕那孩子。霁颜做事总是不计后果,她也不能时时照看着她,若是能把她交给高奕,她便会放心许多。

    “雅居的情况如何?”嘉木堂内,大夫人侧倚在躺椅上,身上披着一条散花绫薄毯。她把玩着手中的金玉如意,语气平平地问道。

    黄妈走到她的身后站着,回答道,“大小姐确实还没有回来,但二夫人已经回房休息了。”

    “嗯。”大夫人嘴角一撇,“她是越来越不知体统了,以前只是偷偷跑出去私会,如今竟然彻夜不归了。”

    “我本还以为大小姐变了。”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夫人抬眸凝视着黄妈,“就她这个样子,竟然还想进将军府的大门?真是痴心妄想!”

    “但听说大小姐与高捕快走的很近。”

    “将军府真正做主的是高将军和高夫人。据我所知,高夫人一向中意顾捕快,不然,高家为何迟迟不下聘礼?”

    “夫人说的是。”

    “香居那边呢?”

    “三小姐倒是按时回来了。手下的人汇报说她今日和罗捕快单独去过丰乐楼,两人足足呆了一个时辰才离开。”

    “果然不出我所料。”大夫人轻轻一笑,“我倒是得感谢霁颜啦!”

    “夫人,要不要我派人去襄庆街道的宝玉行给老爷传口信?”

    “不急。老爷最近一直忙着操心宝玉行的分店,我们就不要为他平添烦恼了。”大夫人抚着金玉如意,云淡风轻地说道,“等到滴水穿石,厚积薄发,那时才有好戏可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