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未解之谜

    更新时间:2018-02-23 11:00:00本章字数:2018字

    南城的城门口停着一辆普通的马车,苗儿穿着一身素裙,望了一眼身后的马车,让面前的女子止步,“霁颜,送到这儿就好了。”

    “你以后还会回来吗?”霁颜望着她,轻轻问道。

    “我原以为南城会是我终其一生守候的地方,但经历过种种后,我才发现它只是含抱我所有过去的伤心地。如今,离开也好。”

    “那我能去冯公岭找你吗?上次只顾喝莲华楼的酒了,还没细细尝过那里的菜呢!”

    苗儿笑笑,两个酒窝深陷,她握住霁颜的手,感恩地说道,“霁颜,我要好好谢谢你,若是没有你,我与晴丝的心结这辈子都解不了。还有高捕快,他是个好人,你们很相配。我祝福你们!”

    “我和他才不是一对呢!”霁颜连忙解释道,“你千万别误会了!”

    苗儿笑着微微点头,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串玉石坠子交给她,“这是吴锡生送给我的,请你转交给高奕,让它能随他入土而安。”

    “好。”霁颜收下坠子,肩胛突然隐隐发烫。她没有在意,而是冲着苗儿挥手,“一路顺风。”

    “嗯。”苗儿掀开帘子走进马车,晴丝靠着车背,冲着她温婉地一笑。

    苗儿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摸着她的手问道,“你怎么样?”

    “很好。”

    “不后悔吗?”

    “嗯,知道他好就够了。”晴丝释怀地回答道。她与张鸽之间隔着一条深深的沟,而这条沟,是他们二人难以逾越的。

    霁颜和随从侍卫刚回到衙门,就见霁芒站在几米外,略带担忧地走来走去。霁颜见势连忙小跑上前,热情地打招呼道,就如许久不见的老友,“霁芒!”

    “霁颜!”

    “你怎么来了啊?”

    “二哥让我来的,说晚膳前我们得一起回家,千万不能露馅。”

    “露馅?”霁颜突然想起一件天大的事情来,表情懊悔地说道,“我竟然忘记还有这茬事,爹和娘没生我气吧?!”

    “二娘一直瞒着爹呢!”

    “那就好。”霁颜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都忘了爹有多反对我和衙门扯上关系了!”

    “不过二娘以为你昨晚就回家了,她今早还要去奶茶店找你,还好被霁超劝下来了。”

    “怎么回事?”话音刚落,霁颜又急着开口问道,“等等,你闻下我身上有异味吗?”

    霁芒点了点头。

    “不行,我得先回去洗个澡,让娘知道我还喝酒,她肯定会被气死的。”

    “姐,你还喝酒了?”

    “一点点啦……”霁颜尴尬地笑着,又转身对着随从侍卫说道,“刚刚给你的坠子麻烦一会儿交给高捕快,就说是吴锡生的遗物,然后再转告他我和霁芒回家了。谢谢啊!”

    “是。”

    两人前脚刚走,顾晓潇和田子启后脚就回来了,侍卫把玉石坠子交给顾晓潇,又将霁颜的话转达。

    “知道了。”顾晓潇收好玉石坠子,然后走进衙门。

    “此案一了,你该好好想想高奕的事情了吧?”田子启认真地看着顾晓潇问道。

    顾晓潇侧身看了他一眼,应道,“我明白。”

    ***

    姐妹俩回到家,立刻叫盼盼备好热水。洗完澡后,霁颜穿着睡衣大喇喇地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哼着歌。霁芒在她床边坐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她,以防一会儿她和二夫人说话露出端倪。“高大哥托罗阳让到家里报平安……”

    “什么?”霁颜睁开眼,坐了起来,“他还帮我报平安了?”

    “是啊,说你一切都好。”

    “想不到他还挺贴心的嘛!”霁颜盘起腿,津津乐道地说道,“芒儿我和你说,虽然他这个人平时说话不着边际,吊儿郎当的,但是当他认真工作的时候还是很专注的,就是有点不近人情。这些天我经历的这些,也许这辈子就只有一次,我觉得很满足。真的。”

    “姐……”霁芒与她对视,浅浅一笑,“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上高大哥了?”

    “胡说什么呢!”霁颜瞪了她一眼,“我就把他当朋友。”

    “可是你每次提到高大哥都是精神奕奕的。”

    “我不是一直都是神采奕奕的吗!”

    霁芒笑着点点头,“总之你以后都不要让我们这么担心了,行么?”

    “好了啦,我以后一定乖乖的。”霁颜抱住她,感恩地说道,“有你们真好。”

    “姐,你肩膀上的东西是什么?”霁芒回抱她的同时发现她垮垮的睡衣露出一块香肩,肩上还有一点奇怪的东西。

    “什么?”霁颜转头往后看,但什么都没有看到。

    “好多个圆圈,奇怪的线条,额……好难形容。”霁芒一头雾水地说道。

    “估计是什么刺身吧。”霁颜并不在意,“反正也没人看见,不管它了。”

    “恩。”霁芒突然又想到什么,轻轻开口道,“下个月月初就是爹的寿辰了,你准备送什么礼物啊?”

    “寿辰啊……”霁颜眯起眼思考,“这是得好好想想。”

    ***

    天色渐暗,高奕坐在石桌前,还在不停把玩手里的棋子,眉头紧皱。顾晓潇拿着一件披风缓缓靠近,“高大哥,你还有伤在身,要好好注意身体。”

    “嗯。”高奕心不在焉地应着。

    顾晓潇把披风加在他的身上,又问道,“吴锡生的案子已经结束了,你还在想什么?”

    高奕抬头望着她,摇了摇头,“没什么,吴锡生的遗物送到吴家了吧?”

    “嗯。”顾晓潇沉默半晌,又开口道,“高大哥……”

    “什么?”

    “没有……”顾晓潇欲言又止,然后撇过头去,说道,“正好我明日要去冷晴湾,想问问伯母那里的药丸还够用吗?”

    “嗯,宝瑕定期会亲自去子启那里取的。”

    “好……那我先回房休息了。”

    “嗯。”

    顾晓潇走后,高奕再次陷入沉思,张年桢不知道张鸽会在他之后对吴锡生下手,自然没有理由毁掉毒蜂咬过的伤口,那么,又会是谁想替他掩饰呢?还有那个符号,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