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1-26 20:11:24本章字数:4699字

    晚饭时,黄洪顺拿着自己刚买来的一碗土豆炖白菜,一碗高粱米,向自己的铺头处走去。食堂的餐厅里,长长的用木杆架成的凳子和桌子早就挤满了人。大家劳累了一天,就晚饭时才有功夫凑在一起,喝上两杯酒,天南海北的闲聊一会。

    谷玉龙将从家里带来的、母亲为他做好的菜,从雪窝里刨出一袋,拿到机库的大铁炉子上热开了,来到食堂,却没有找到黄洪顺,便知道他肯定是回帐篷里去吃了。从食堂里买了一瓶酒,回到了帐篷中。果然,见他正扒在床边“呼噜、呼噜”的吃的正香。

    “来,今个咱哥俩喝两口。”谷玉龙将酒瓶子放在的面前,然后将自己带来的饭菜也摆在了上面,豪气的说道。

    黄洪顺抬眼见是他,不由咧嘴笑了笑,心里也知晓了他的来意,工棚子里就他俩举起了手,以后他们俩可就是要长期的在一起共事了,也算是将俩人的命运从此拴在了一起。谷玉龙拿过来两个酒杯,也不征求他的同意,“咕咚、咕咚”的将两个酒杯到满。全帐篷里的人都知道,黄洪顺是不会喝酒的。

    黄洪顺,看着杯里的酒,舔掉了嘴唇上的高粱米粒,不由的咽了口唾液。

    “怎么?不给面子,不想跟我喝一口是不?”谷玉龙端起酒杯,挑衅的口气说道。

    黄洪顺端起酒杯,先放到自己的鼻子下,小心翼翼的闻了闻,闭上眼睛,回味了一番。这番举动,哪像个不会喝酒的人啊!分明是已经一年没有喝到酒的老酒鬼一般了。

    谷玉龙倒是给震住了。

    “好酒啊!”黄洪顺从酒的味觉中回过神来,感慨的赞叹道。

    “哎!你不是不会喝酒吗?咋还知道这酒好呢?”谷玉龙不解的问道。

    “唉!”黄洪顺先是叹息一声,看了看四下无人,才压低了声音,“其实我那是装的,你也知道,我家里困难,四个孩子都等着我来养活呢!我那老婆还身子有病,每月挣的那点钱,养家还不够呢,哪来的买酒钱。”

    “你这装的可挺真呐,骗了我们好久。”

    “没办法,我是真不敢喝,你说我要是喝了别人的酒,过后就得买酒请人家,请不起,就只有装不会喝酒了。”

    “现在你喝了我的酒,就不怕过后我让你再请我了吗?”谷玉龙感到好笑,调侃的说道。

    “不一样!”黄洪顺摇着头,“一是你这人的脾气我已经了解了,我跟你说了我家里的情况,你就不好意思这样做了;二来咱俩都快走了,就没有必要再隐藏了,到了新的林业局,谁还能比咱俩亲呢!骗你也显得我太不厚道了。”

    “对了,我还想问你呢!你咋也举手了呢?在这里不是干的好好的嘛?”谷玉龙想起了自己此次的目的。

    “我看咱们还的先喝上几口吧!我都快忍不住了。”黄洪顺迫不及待的先端起了酒杯。

    谷玉龙笑了,这可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好喝酒的人啊!不过,有这般酒瘾的人,居然能在平时忍住,装得像个滴酒不沾的老好人,可真让人不得不佩服。

    “其实吧!我还想问你这个问题呢!不过,现在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干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理由。想想看,若是没有你也举手,我还喝不上这顿酒呢!在你没来的时候,我就想喝上两口。我之所有没有在食堂里吃,就是看着他们别人喝酒,馋的慌,所以才跑到工棚里吃饭。你这是雪中送炭啊!”一口就喝掉了半杯的黄洪顺,居然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着实让谷玉龙有些吃惊,这个平日里三棒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老实人,也居然在喝了口酒后,变得像是换了一个人。看来老辈人说的没错:人不可貌相。

    谷玉龙从家里带来的菜显然要比这里食堂的饭菜好吃不少,黄洪顺不再客气,大口的吃了起来。谷玉龙的母亲可是真心实意的向着他她这个宝贝儿子,将家里平日里舍不得吃的饭菜做熟了,一碗碗的冻上,都给他带到山里作业点上来了,弄得他父亲谷来福每日只好就着炒黄豆来喝酒。

    很快的,半瓶酒就没了,原本苍老脸容的黄洪顺,脸庞红彤、额头发亮,居然和以前苍老愁闷的模样有了很大的改变。

    谷玉龙再次向他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唉!还能为了啥!”黄洪顺苦笑,“你也知道,我还是知青身份,这辈子也没啥盼头了,都这么大岁数了,我只想着能尽快转正,变成工人。”

    “为了转正,你也不至于这么做吧!在这里不也能转正嘛!听说下一批的转正名额都已经下来了。”谷玉龙不解。

    黄洪顺摇摇头,说:“在这?以我这点能耐,再等十批名额都轮不到我的头上,你看这满帐篷里的人,哪个不都在削着脑尖等着转正呢!但去新建的松涛林业局就不一样了,咋么说,咱这也算积极分子,就凭着这一点,那儿的组织还能不考虑考虑!”

    谷玉龙明白了,心里也承认他说的有道理。自己虽说已经转正了,但内心完全理解他们这些知青们的心态,那种迫切的、想变成工人身份的热切心情。一旦转正了,不止意味着身份变了,而且每月的工资也会多出不少。就象黄洪顺,大家干着同样的活,别的拖拉机司机每月能挣二十五元钱,而他只能挣十八元钱。难怪他为了转正,积极的想要去新建的林业局啊!

    “我的理由也说完了,我还好奇呢!你已经是工人了,居然举手也要去松涛林业局,没道理啊!”黄洪顺一口喝干了杯中酒,纳闷的看着他。

    谷玉龙内心苦笑一声,他自己也没弄清楚自己的想法,是呀!自己究竟为了啥呢?能把自己心内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嘛!是为了一个看不上自己的姑娘?他沉闷一下,想到了一个理由,说:“每个人的想法不同,但心情可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一个目标。你说你去那儿是为了转正,我嘛!我是为了能入党。”

    黄洪顺眼睛都不眨的紧盯着他,似乎在探究他所说的话,究竟是真心话,还是客套话。

    “好!”黄洪顺猛地一拍床头上的木板,“好小子,有志气。就冲你这想法,你小子将来肯定有前途。平日里,我还真看走眼了,没有看出来你居然是一个深藏大志的有想法的人。来!为你的这份理想喝一口。”

    黄洪顺端起了酒杯,才发现杯内已经没有酒了。谷玉龙连忙拿起酒瓶,给他倒上。

    黄洪顺压低了声音,将头伸向他,说:“小子,这顿酒我不能白喝你的,我得给你出个道道,好让你尽快的实现你的理想。”

    “噢!你说。”谷玉龙无法,也只好将自己说要入党而临时编的理由继续编下去。

    “你去新建的林业局,别说你是伐木工,你就说你是拖拉机手,并且还是我的徒弟。新建的林业局,肯定缺失司机,你就能直接当上司机,接过一抬拖拉机。你要知道,伐木工和拖拉机司机,那可不是一个档次啊!这样就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入党,完成你的心愿。”

    “可我虽然会开拖拉机,但不熟练了,这么些年尽放树了。”谷玉龙有些担忧。

    “那有啥!那玩意,最简单,比骑自行车都容易。你没听人家都说嘛!那玩意在前面拴个大饼子,狗都会干嘛!”

    谷玉龙只好无奈的点点头。虽然内心里对此不置可否,但他的这个主意,谷玉龙却知道,是个好主意。在这山点上,拖拉机司机一向受到大家和领导的重视,而伐木工,明显和司机差了不少。能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变成拖拉机司机,也是一件大好事。想到此,谷玉龙内心里真是感谢黄洪顺,倒不是他提的这个主意对自己有多么好,而是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对家里父母说得出口的理由了。这个理由,可是他自从举手后,就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的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出的理由。

    这顿酒,可真是没有白喝啊!

    果然,元旦放假时,在谷玉龙回到家,见到父亲阴沉着脸,坐在炕上喝着酒,母亲明显掉过眼泪,眼圈红湿,而媳妇梁凤青居然回了娘家,完全没有了往日回到家时的,大家嘘寒问暖的景象时,他就知道,肯定是自己要去新建林业局的事,被他们已经从小道消息知道了。

    “你这胆子也忒大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跟家里说上一声,不跟家里商量一声,就私自自己做主意了!”父亲谷来福,拍着桌子,怒不可遏的训斥道。

    “这事是真的吗?”母亲小心翼翼的问道。

    谷玉龙只有点点头。

    “那还能有假,”谷来福气哼哼的喊道,“左邻右舍的谁不知道啊!早都知道了,都说咱家这么多年居然养了个傻子!”

    谷玉龙无言以对,虽然心里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引起父母的责难,但他没有想到引起的后果居然会这般激烈。

    “我就说这个兔崽子,还是没有忘了老林家的那个丫头,揣着心眼想往人家那跑。我跟你说这些,你还不信,这回,你信了吧!”谷来福对他的母亲吼道。

    “玉龙,你跟妈说实话,你爸说的是真的嘛?”母亲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妈,你别听我爸胡说,我都是结婚的人了,还能惦记着人家嘛!”谷玉龙辩解道。

    “就是、就是,我就说咱家这孩子不是那么不懂事理的人嘛!”母亲放心了,“那你明个去找你们的领导,跟人家好好说说,就说你不去那个什么松涛林业局了,我估摸着,领导会同意你的请求的。”

    “咋的!你当单位是你家开的呢?你说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谷来福气哼哼的,半天没有夹起一粒炒黄豆,心里更加的来气;白养这个兔崽子了,白给他吃这么多的好吃的了,弄得自己只好每天吃这胀气的玩意。

    “对了,”谷来福考虑了一下,“我感觉你妈说的也未必没有道理,既然你也发誓,不是为了老林家的那个丫头,明个你就去找领导,就说你不去了,领导要是不同意,我再去找,我就不信凭着我这张老脸,领导怎么着,也得给几分面子。”

    “不用了,我去那里的主意已经定下来了,你们就不用劝我了。”谷玉龙倔强的说道,他必须要让父亲断了这个不想让他去的念头。

    “哎呀!你这是长大了,娶了媳妇了,翅膀硬了是不是!告诉你,你那媳妇都让你给气跑了,人家跟不跟你过,还两个说法呢!”谷来福真想拿起地板擦子,揍这不听话的混小子一顿,怎么说,都油盐不进。

    “不过,就不过,谁还离了谁,就不能活了。”谷玉龙脖子一拧,倔强的说道。

    谷来福被气得几乎要晕过去,“去那里有什么好?你还没遭受过那罪咋地,告诉你,松涛林业局在北坡,那里比咱们这里还冷十倍呢!你就去吧,有你后悔的那一天。不听老人言,就等着吃亏、等着后悔吧!”

    母亲试探着问道:“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挽回了吗?想办法,总比在这里乱吼乱叫好啊!”

    “你懂个屁!”谷来福转过脸来,“不过,我倒真想问问,你究竟是咋想的,是什么鬼想法,让你做出这么糊涂的决定。”

    谷玉龙终于想起了那个理由,只是不知道这个理由能不能浇灭父亲心头的怒火。“我……,我实话说了吧!我在想,如果去新建的林业局,肯定能比这里,好容易些入党。”

    “什么?入党!”谷来福一下被这个理由震懵了,半天没有缓过神来。慢慢的,一条比较清晰的线路显现了,儿子做的对呀!当年自己不也是为了摆脱“盲流”的身份,从靠山屯搬来了这里。按理说,靠山屯那儿的气候多好啊!夏天都能种些粮啊、菜啊,不也是为了生计,来到这里的嘛!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原来儿子的想法跟自己当年的一样,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啊!居然深得自己的人生心得。

    “咣当”,谷来福拍了一下桌子,心里的心结瞬间就都打通了。儿子这么做,是有更加深远高大的人生理想,在向着党靠拢、向着毛主席靠拢呢!对呀,谁想一辈子都伐木,出一辈子的苦大力啊!

    谷来福有些惭愧,为自己没能领悟儿子的一番苦心,看来自己是真的老了,居然失去了上进心,摆脱了“盲流”的身份,就不思进取了,不应该啊!真的不应该。

    “老婆子,赶紧去把仓房里的那只兔子拿出来,炖上,给咱儿子好好吃一顿,我要和玉龙喝上两盅。”谷来福高兴的喊道,随后又假意生气的说道:“你这老婆子,你明知道今个玉龙回来,居然也不做点好吃的,你这心是咋想的?”

    玉龙母亲完全没有明白他父亲的转变,何以变得这般快,刚才还怒气冲天,两秒钟后就变得变了一个人,不可思议,真是不可思议。“不是你不让我做的嘛!这一会咋又赖我身上了。”

    谷来福“嘿嘿嘿”的笑了笑,用手摸着自己的脑门,“这老婆子,瞎说什么大实话啊!”

    “这么说,你是同意玉龙去新建的林业局了?”母亲不相信的问道。

    “那当然,我不但同意,我还举双手赞同呢!赶快的,别磨叽,取兔子去,赶紧炖上,都快把咱家的玉龙都给饿坏了。”谷来福信心满满笑眯眯的说道。

    “那……那凤青那怎么办?她可被气坏了。”母亲担忧的问道。

    “没事!她那,我去说,保管让你们都满意。”谷来福信心满满的说道。

    谷玉龙是从心底里感谢黄洪顺,感谢由于他而自己想出的这个理由。至于未来如何,就一步步的向前走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