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8-02-07 13:43:05本章字数:3793字

    十三

    连海平第一眼,就对谷玉龙产生了好感。

    身材魁梧,走路稳重,做起任何事情来,有板有眼,和谁说话,都是一副不亢不卑的样子,这样的脾气秉性,完全可堪大用啊!在新来的职工们修整了两天,忙活完了自己的各种琐事后,连海平将谷玉龙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说是叫办公室,其实就是在秋季时,用伐砍下来的木材搭成房子的架势,然后在四面涂上厚厚的一层黄泥。这种房屋,要比帐篷暖和许多,还保温,最重要的是,建筑简单、省事。在大兴安岭开发的初期,每个林业局里都建筑了打量的这种房屋,也正是这种简陋的房屋,给在冰天雪地里劳作的人们,有个温暖的栖身之地。

    当谷玉龙听明白了副主任连海平的意思后,连忙站起来,连连的摆着手。“不行!我是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哪能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我看你还是考虑考虑,找别的更好的、更适合的人选吧!”

    “既然你认为你不合适,不个资格,那好,你就给我个提示,你认为我应该找谁来担任生产队长?”连海平将了他一军。

    “这个嘛!”谷玉龙挠挠头,“你们局里原来的人里,就难道挑不出合适的人选吗?他们要比我们先来大半年呢,要比我们更加熟悉这里的环境和地形、地貌,你还是在这些人里找一个担任队长吧!”

    连海平摇摇头,思索了一下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也考虑过,我原来也是你这样的想法,但我这里目前很难找出一个不但要懂得机械、而且生产经验都很丰富的人选来,我看了你的档案,你伐过树,又当过集材司机,简直可以说是最好的人选,你也知道,我们局里今年的任务很紧张,若是在人员配置上有个失误,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谷玉龙一时感到语噎,想了想自己肚子里的那点能耐,若是担任生产队长,实在感到心虚。便继续推辞道:“要不这样,我给你介绍个人选,我觉得这个人完全能胜任你说的这个职务,也完全符合你所说的那些条件,就是我们一起来的那个黄师傅,你看怎么样?”

    “你说的就是那个叫黄洪顺的师傅吗?”

    “对、对、对,就是他,他年龄比我大,生产上也是一把老手,应该没问题吧!”谷玉龙高兴的介绍到。但当自己说完,却见连副主任仍旧摇着头。

    “这个人的确是个生产上的老手,这从他满手上的老茧都能看出来。但从我多年的经验判断上,这个黄师傅,生产上是把好手,但管理上一定不行,因为他的性格有些发蔫,无法有效的带动起大家的生产积极性。”

    谷玉龙不在言语,内心里不由由衷的感到佩服,这连副主任眼光果然很准确,他刚和这个黄师傅相识,就完全知晓了他的性格和秉性,看来领导这职务也真不是谁都能当的,人家确实有这份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呀!那个黄师傅,的确是这样的秉性,平日里蔫声蔫语的,很好说话,只有在喝下去半斤酒后,才会打开喉咙,而这时,是没有什么人能在阻挡住他的话头的。

    “我……其实就能干活啊,我真怕自己担任不了这差事。”囁嗫嚅嚅的谷玉龙有些被他说动了。

    连海平笑了,“工作你肯定得干,你这队长职务可是不脱产的,谁让咱们林业局眼下正是最缺人的时候呢!你不但要时刻参加工作,而且还要比别人更能干,这才能体现出一个生产队长的本分来。”

    一听自己完全不用脱产,也和大家一起干活,谷玉龙同意了。点了点头,说道:“那行,不就是干活嘛!我同意,只是我也没什么经验,若是出了什么篓子,你可得多担当啊!”

    见谷玉龙终于同意了,连海平露出了笑脸,凭他的经验,他看得出这个年轻人,身上有股能够担当的劲头,只要同意了谁的应承,就是头拱地,都会把事情办妥当的。这一点他确实没有看错,谷玉龙刚一应承下来,便以一个生产队长的身份和他谈起了生产任务眼下最紧迫的问题。

    两人正趴在摊在桌子上的本局地图上,研究着马上就要进行生产的木材场地究竟在哪里更适合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披着一件绿色崭新的军大衣的年轻女子走进了办公室。

    “呀!侬们都还在忙着呢!”进来的女子明显没有想到屋里还有别人,面容有些尴尬,连忙说道。

    看到进来的女子,谷玉龙从口音中就听出,这肯定是从上海分配来的知青,口音中是一口夹杂着东北话的南方语言。当他凝神看了眼这名女子的脸,心头不觉感到一颤,因为这名女子长得……长得……、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简单干脆的‘贼拉好看’了。即使在这寒风如刀割般的冬季里,脸上只是出现了一抹红晕,镶嵌在洁白如雪的脸容上,倒是更增添了一丝艳丽的妩媚。

    “靳红梅来了,有什么事吗?要不你先坐一会吧,我们这马上就要忙完了。”连海平连忙说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关于那篇演讲稿我写完了,不过心里没有底,想让你来给我把把关。”靳红梅大大方方的说道。

    “那你等一会吧!我们马上就完事了。”连海平有意无意的看了眼对面的谷玉龙。

    谷玉龙连忙说道:“连主任,这事也没啥可研究的了,等会我亲自去场地看一遍,心里就有数了。我先回去招呼大家把机械都检查一遍,然后再跟你汇报。”

    谷玉龙走出办公室后,冷风嗖嗖的吹着脸上,才想起出屋时太急了,忘记把帽子拿出来了,有心想要回去取,转念一想,还是算了,以后再去取吧。他将领子竖起来,想要借此挡挡风寒。边往回走,他边隐隐约约感到,这名叫靳红梅的女子似乎和连主任的关系很好,这一点从她进到主任的办公室,都没有敲门如同自家一般就可以看出来。但这种关于别人的闲事,他是没什么兴趣的。

    当天晚上,连海平在生产动员大会上,宣布了任命谷玉龙为本局木材生产第一任生产队长,这让原本是本局的一些职工感到不快,辛辛苦苦都大半个冬天了,咋还让一个新来的人担任了队长?而且还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但领导的决定也无法更改,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都有些疙瘩。这个决定却让新分配来的职工们感到了欣喜,欣喜之余,对也有些担心,担心年纪轻轻的谷玉龙,能否指挥得动很多要比他资格老、年纪也大的职工们。

    连海平看着大家对自己的这个决定,议论了一会,声音也渐渐平息了。心头上的另一件烦恼事也涌上了心头;这次跟随新来的职工们,一同分派来的还有很多机械,拖拉机、油锯、割灌机等,虽然这些机械上面都刷涂着油亮的新漆,但明眼人仔细一看,就会发现里面有将近一半的机械,都是旧的。别说老师傅了,就连连海平自己这个对机械外行的人,都可以一眼看出来。想想也是的,人家别的林业局,把人分配给你了,咋能再把新的机械一同给你。留下新的,换成旧的,这也蛮够意思了。只有从省里直接划拨来的机械才是崭新的。

    连海平感到头疼的,就是崭新的机械,将要分配给哪些人。从他的心底里,当然是想分配给技术好、经验多的老师傅,但新来的职工中,他也是刚认识不久,也不知道他们的技术究竟怎样,只能从随调来的档案中粗略的看一看,而真实的技术,从这里并不能够看出来。

    “划拨来的六台拖拉机中,有三台是新的,三台是旧的,这大家也都看到了。”连海平考虑了一番后,缓缓说道。“但新来的拖拉机师傅和本局原来的师傅加一起,就有十多个,眼下只有两个师傅用一台拖拉机,等到地区再划拨来拖拉机时,再逐一分派。为了公平起见,我只有提议用抓阄的方法,来决定哪位师傅使用新的拖拉机,大家认为这个方法怎么样?有没用不同的意见?”

    师傅们一想,也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僧多粥少,谁想用崭新的拖拉机,那就看谁的运气好了。

    “没意见!也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师傅们都同意了。

    谷玉龙想了想,看了眼身旁的黄洪顺师傅,黄洪顺也在看了他一眼。他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我和黄师傅就不用了,我俩一台拖拉机,我们就用旧的,拖拉机里哪辆最破,哪辆就归我们使用。”

    谷玉龙的话,在人群中引起了一阵骚动,大家不觉对他的行为感到敬佩。常驾驶拖拉机的师傅们都知道,拖拉机新的和旧的,那可是有着很大的区别,旧的最常见的毛病就是发动机耗油不说,还没劲;更让人挠头的是,拖拉机在常年的劳作负重下,底盘常常已经变形,而变形所导致的后果,就是很容易“掉链子”,而“掉链子”是拖拉机师傅们最感到挠头的事故,每掉一次“链子”,没有个一个多钟头,很难恢复上,而要是一天掉个三四回“链子”,这一天也就出不了多少“活”了,尽摆弄“链子”了。

    连海平的心里感到一阵欣慰,谷玉龙的表态让他感到一阵轻松,看来自己真是没有看错人啊!关键时刻能有这份担当,主动让出利益,这也让接下来的工作,容易了很多。谷玉龙的这份担当,收到了连他都没有想到的后果,这就是让那些原本对他有着偏见的师傅们,心底里对他有了新的认识;无怪他被领导选中担任队长,思想境界果然要比一些人高啊!

    谷玉龙用他的这份无私心怀,将一些人心底里的疙瘩,瞬间就给融化了。

    接下来的分配工作,果然如连海平所料,顺利了很多。大家谁都没有对抓到的阄有怨言,人家已经主动放弃了去抓阄,而且还主动要求使用最破的拖拉机,这时候,若是还有什么人感到自己运气不好,抓到的阄不理想,不服气,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不像个纯爷们。

    连海平心里很高兴,原本存在心底里的烦恼都随着工作上的顺利,一扫而空。而另一件高兴的事也适时的浮现了出来。正主任范魁之所以很少来到局址,一直在地区负责各项联络工作,而将这里的全盘任务都交给他,就是想让他借机锻炼一番,增加领导的各项能力。前几天,两人在电话里的一通谈话,范魁含蓄的向他透露了一些消息,说自己很可能就要调到地区革委会,而他的副职也很可能就要转成正的了。但前提是,在提拔前,一定不能出什么大的事故啊!

    只要冬季生产中按时完成地区提出的各种生产任务,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连海平想着。当然,若是能超额完成任务,岂不是更好。

    这也是连海平为什么不用那些年纪大,有经验的人来担任队长。而是选中了年轻气盛、精力旺盛的谷玉龙来担任队长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