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狗尾巴早

    更新时间:2018-01-29 20:30:03本章字数:3436字

    第六章狗尾巴草

    八戒走了有段时间了,悟空虽然闲卧在草地上,耳朵却时刻也没有闲着,他知道,若是八戒和这山中的妖怪打了起来,凭着八戒的粗大嗓门,即使隔了个五里八里,也必然能听到,对于这一点,他知道八戒的特点。   

    “沙师弟,”悟空仍旧望着这株蓝色花儿,问道,“你可知道这株花儿的名字吗?”   

    沙僧走过来,低下头,仔细的看了看,心内却想到:这大师兄果然是非同凡人,前方有妖怪拦路,但仍有闲心赏花,真乃是有大将风度,我老沙不及也!沙僧心内佩服,再次仔细看看花,无奈怎么看也不认识,只好说道:“大师兄,恕我见识短浅,我老沙对这花花草草确实没有什么见识,不认识。”   

    “我也是闲来问问!”悟空淡淡的笑了笑。在悟空的心里,这株花是有个名字的,但那是他自己给它起的名字。若是有一株花陪伴了你度过了五百年的岁月,艰辛的五百年,即使这株花儿在普通,在平凡,它也变得不一般了。  

    就在唐三藏再次等得有些不耐烦时,只见八戒从去时的路上出现了,倒拖着钉耙,哭丧着一张脸。   

    唐三藏吃了一惊,连忙喊道:“悟空、沙悟净,你们快看,八戒的脸色这般难看,前方挡路的妖怪肯定是武艺高强,非要吃了我不可哩!”   

    悟空看看走近来的八戒,见他衣褂整齐,脸无尘埃,完全不像经历过一番恶战的模样,只是脸上的表情不好看,仿佛刚刚被七八十人按在地上狠狠的捶了一顿。这模样,很是让悟空觉得诧异。   

    “八戒,这番前去,情况打探得怎么样?”还未等八戒走近,唐三藏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别提了!”八戒丧气的扔掉钉耙,说道:“依俺之见,这山根本就过不得,还是赶紧分了行李,各回各家吧!” 见八戒又提出了分行李的话,沙僧就知道前方的妖怪肯定是很难对付了,但有大师兄在,怕什么!想到此,说道:“二师兄,这山中的妖怪果然很厉害吗?不要怕,有大师兄在,你还担心什么哩!”   

    沙僧的这番鼓起无疑没有对八戒起什么作用。   

    “啥也别说了!这山的妖怪就是大师兄也摆不平,若是摆平了,他还得去那五指山下待个千八百年的,俺说的是大实话,赶紧散伙,还能剩下些东西,若是真的过了山,恐怕能剩下条内裤,还得说是妖怪开了恩哩,那妖怪既不是要吃师父,也不是要拦路抢劫,就是要过山的买路钱哩!”   

    唐三藏大惊,这哪是妖怪,分明是强盗嘛!   

    悟空走过来,盯着八戒,问道:“山是什么山?”   

    “老鹿山!”   

    “山中有多少妖怪?”   

    “三四十小妖,一个老妖!”   

    “老妖叫什么名字?”   

    “鹿力大仙。”   

    “用什么兵器?”   

    八戒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那小妖们只不过有些砍柴的斧头,拾草的耙子,都是些不成器的家伙。关键是那老妖,他……他……,他的嘴……。”   

    沙僧大惊,连忙说道:“糟了,难道我们又碰到嘴里会喷火,会冒有毒气体的妖怪了?这下可有麻烦了,我老沙最怕这种妖怪。”   

    “不是这样的,”八戒沮丧的继续说道,“这妖怪的嘴,太……太他妈的能说了,都能把死人说活了。”   

    八戒此话一出,把另外三人都给说笑了,是呀!这一路西行而来,经历了多少妖怪挡路,有武艺高强的,有没什么武艺,却又厉害法宝的,或者既没有武艺,也没有法宝,但却狡猾诡诈的;却从来没有听过一个妖怪凭着嘴会说,就能占据山头的。 这算什么本事?这也能算作本事吗?   

    “二师兄,”沙僧拍着巴掌笑道,“这妖怪的嘴厉害,你还怕他作甚!你只消用棉花将自己的耳朵捂住,管那妖怪舌灿莲花、口若悬河,你也听不见,只管抡起钉耙打上去,打他个满地找牙,看他还能不能滔滔不绝的一顿忽悠了。”   

    八戒再次仰头长长的叹息了一声,连连摇头说道:“打不得,打不得呀!你说的这招我老猪何尝没有想起过,只是这妖怪的来头太大,也不知有什么神通,这老鹿妖居然……居然……居然有营业执照哩,我看的真真切切,上面盖着天庭的章印,真实可靠,如假包换。”   

    “怎么!”唐三藏大惊,不可思议的说道,“拦路抢劫的还有营业执照?”   

    沙僧沉默了,这种事情可难办哩!人家有靠山。   

    悟空则陷入了沉思,望着八戒说道:“看来这妖怪所要的买路钱必不是一笔小数目,否则凭你裤腰中的私房钱就可以将他们打发了。”   

    八戒大惊,立即蹦了起来,嚷嚷道:“谁有私房钱?谁有私房钱?你可不要诽谤人家。”说完,气哼哼的走远了一些,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哪知还未等他坐稳,悟空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拎起八戒的衣领子将他拽了起来。   

    八戒大惊,紧紧的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裤腰,这猴子莫非疯了不成?   

    将八戒拽到一边后,悟空蹲了下来,见自己方才看到的那束蓝色花儿被八戒的这一屁股坐得早已折了根茎。悟空将花儿扶了起来,但将手儿一松,花儿又斜斜的倒了下去。悟空叹息了一声。   

    见大师兄不是来抢自己裤腰中的私房钱的,八戒放下了心。不服气的嘟囔着说道:“瞧你个大师兄,神经兮兮的,不就是一个狗尾巴花嘛!也值得费这样的劲,有什么了不起的。”   

    “什么?你是说这花儿真的叫狗尾巴花?”悟空站直了身子,惊奇的问道。   

    “那当然!这花儿不叫狗尾巴花儿,还能叫龙尾巴花儿啊?想当年俺在高老庄时,俺那狠心的老丈人每天天不亮就让俺下地干活,每天都要在大田里锄这种讨厌的花儿,这狗东西,今天刚刚锄完,明天还长出来,生命力强着哩!”八戒回忆起往事,感慨万分的说道。   

    悟空唯有苦笑,同样的一株花儿,在两人的世界里,却有着截然相反的感受。    看了眼眼前的鹿儿山,悟空说道;“走吧!我们去会会那个嘴厉害的妖怪去!”  

    四人收拾了一番后,向那山中开始行进了。听说这个妖怪只是要钱,而不要命,唐三藏的心里平静了不少,但隐隐约约中,却又有些失落,这妖怪的品味怎么这么……。在收拾行李的时候,他就嘱咐沙僧将那个紫金钵藏在行李的最下面,这可是取经途中必不可少的吃饭家伙。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现在唐三藏吃起饭来,若是没有用这个紫金钵来盛饭,吃什么都不觉得香,看来后半辈子是离不开这东西了。  

    四人刚走进这鹿儿山,便见这山中的道路豁然开朗,怎么说呢!就好似突然从荒山野岭中走进了一个地主老财家的后花园。 道路被修整得干净整洁,令人赏心悦目,路中铺设的青石板上纤尘不染,晶莹照人;更难得可贵的,是路两旁都种植上了叫不出名来的花花草草,花儿正怒放,怒放得五彩缤纷,蝶来蜂往;草儿修剪得错落有致,连绵迤逦。除了八戒外,三人都吃惊不小,这怎么看,这里也不像是个被妖怪所盘踞的山林,倒像哪个世外高人在此隐居修炼的场所。  

    看着这出人意外的场景,悟空问道:“八戒,你是说这妖怪有收买路钱的营业执照?”   

    “那当然,若是没有天庭所颁发的营业执照,俺老猪早就一耙子抡过去了,还用得着费那么多的话吗?”   

    路两旁到处可见“淙淙”流淌的山泉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倒映着两旁的葱葱树木。离路近的泉水旁,放置着可供人饮用泉水的石勺,洗漱用的石盆。   

    沙僧感慨的说道:“好住所!好住所!就是当年俺当卷帘大将时,所住的地方都不及这儿万分之一,住在这地方,不是神仙也能变成神仙了。”   

    “是呀!为师一路走来,还头一次看到这般美妙去所,真是令人精神一振哩!”   

    “哼!”八戒冷笑道,“待一会你们就不会这么说了,有你们哭的时候。”   

    “能住这般景地,必然不是那猥琐卑鄙之妖,八戒过虑了。悟空,待会要是那有品位的妖怪非要买路钱,就给他三钱、四钱的,想想人家也不容易哩!”唐三藏信心满满的说道。   

    四人说话间,转过了一片山林后,豁然见前方路中间矗立着一座高大的门楼,巍峨堂皇,富丽壮观。门楼两侧各镶嵌着一副对联。上联写道:此山是我开,千辛万苦,烦劳过往之客留下辛苦钱;下联写道:此路是我修,起早贪黑,恳请有心之人相送血汗费。横批赫然写着:劳动致富最光荣。   

    看罢对联,悟空笑了,这妖怪,还想附庸文雅哩!笑罢,说道:“这老妖想要弄钱,居然整出这么多的花样,真是贻笑大方!倒不如直接将来往之人打翻在地,抢光人家身上的钱财来得痛快、干脆。如此这般,让别处的妖怪情何以堪啊!” 悟空的话音刚落,只听那门楼后面的林子中传来了说话声,声音不紧不慢、抑扬适中,仿佛在斟字逐句,又好似腹有成书。 “非也!非也!这位客官如此之说就不对了,其做法明显有杀鸡取卵之嫌;作为一名生意人,不管他所为的是谋财图利,还是万世声名,最忌讳的就是目光短浅,思虑不周。方才说话之人,语气铿锵有力,中气十足,一看就不是泛泛之辈,想来说话之人是在拿我开玩笑了。”   

    伴随着这一番半真半假的说话声,一阵同样不紧不慢的脚步声也从林子里传了过来,一个身影向他们走了过来。    唐三藏和沙僧睁大了眼睛,悟空眯上了眼睛,这妖怪,还真象八戒所说,嘴皮子很会说话呀!先拿话堵住了你的嘴,却又让你没有感到不舒服。   

    八戒干脆扭过了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