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你咋不去抢哩

    更新时间:2018-01-30 19:23:46本章字数:4331字

    第七章你咋不去抢

    从林子后转出一个妖怪来。一身紫色的长袍,腰间束着条红得耀眼的腰带;三缕胡须上,是一张白净而诚恳的面容,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老妖头上的一对鹿角,一尺多长,却在上面挂了两条黄绸子,垂在脑后。若是没有看到这老妖的一双眼睛,这身打扮,肯定会让人以为这是以为隐居深山修行、品德高尚的有道之妖;只是这双眼睛始终在骨碌碌的转动,即使在望着别人的时候,也是如此。不免让人心生警惕。   

    八戒一见这老妖,高声喝道:“那个什么鹿力大仙,俺师父和大师兄来了,俺倒要看看,你这回还怎么忽悠?俺好骗,俺那大师兄可不好骗哩!”   

    悟空摆摆手,示意八戒不要再说下去,看着鹿力大仙,平静的说道:“身为妖之名,而不为妖之事,只是挣些辛苦钱来养家糊口,这样的妖,佩服!佩服!”   

    鹿力大仙疾步走上前来,什么话也不说,抱起拳来,先是对着四人深深的鞠了一躬,直起身后,才开口说道:“四位想必就是那天下皆知、四海闻名的、为了宇宙和平、人类幸福安康的、从东土大唐而来,去那西天取经的唐三藏、孙悟空、猪八戒和沙悟净吧!在下鹿力大仙,今日能见到诸位,亲眼目睹各位真人风采,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这一番话,鹿力大仙是连贯而下,犹如瀑布奔流直下,气也不喘一口,眼也不眨一下,八戒说的不错,嘴皮子果然有两下子。   

    鹿力大仙说完这一番话,看了看眼前的四人,却见四人都在看着他,完全没有搭腔回话的意思。只好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妖界流传一句话:骑白马的不是王子,就必是唐僧。这位长老面露慈祥,器宇轩昂,仪表非凡,相貌堂堂,一定就是闻名不如见面,不愧是如来座下首席大弟子。更加难得的是长老为求人间太平,发下取经宏愿,令天下神佛皆惊,自古皆无。 而这位眼光凌厉,阳气内敛,神色间不露分毫喜怒的,必是那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了。想当年以一已之力,打遍天宫无敌手,何等的威风,足令我辈难望其项背。更为难得的,是大圣居然能够行使霹雳手段,而行菩萨心肠,一心护佑唐僧西天取经,仅此一端,大圣前途不可限量,我先在这里恭贺大圣了。”   

    悟空淡淡的笑了笑,伸出手来,制止了这老鹿妖的滔滔话语,说道:“这以后的事情,就不须你来挂心了。”   

    却见那老妖并没有停下话语的意思,转头望向八戒,继续说道:“这位必是那猪八戒,猪悟能先生了,先前来此,也未报名号,很是怠慢,承认,承认。虽然已经来到人间,但当年的天蓬元帅风采却未减分毫,反倒更胜从前。正所谓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八戒今日能保唐僧取经,他日也必将荣登佛位,显赫三界,后福多多。……”   

    这番话语,令八戒忧郁的心结一扫而光,瞪大了眼睛,刚要开口说几句客套话,却见那妖怪又将目光转向了沙僧,根本没有给八戒说话的机会。   

    “昔日流沙河之妖,今日取经之人;正应了佛家之语: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虬髯之须,也难掩英气外露,倒很有当年如来修行时的几分风采,可见,他日必将也要荣登大宝,必成正果,不枉了当年卷帘大将的身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四人见这老鹿妖终于将四人都夸赞完了,这回应该说正事了吧!哪只这老妖很可能终日守在这深山老林中,平日里见不到什么人,想要说的话都攒到了一块,非要说个痛快不可。此刻又对着白龙马赞叹道:“好一个东海小龙王,居然有此机缘,能有幸驼载取经之圣僧,何其幸也!要知道即使作为取经队伍中的一根扁担,也是无上荣光,三生有幸!他日同列佛门一尊,小仙到时可要仰仗小龙王,多多荫庇。”   

    这番话说得白龙马连连点头,刨了两下蹄子。  

    四人长舒了一口气,这回这老妖终于说完了。八戒笑道:“想不到你这老妖,平日里的工作倒是做得很细,居然知道俺们所有人的来历,即使是那专业查户口的,也没你这般详细。但俺老猪就不明白了,既然知道俺们的底细,又知道俺们的本事,为什么还要管俺们要什么买路钱,就不能好吃好喝的招待俺们一顿,留下些人情,到时俺们在那如来面前多替你美言几句,岂不是天大的好事!”   

    这老鹿妖眼珠子转了转,从身后摸出一把也不知是什么鸟尾巴做成的蒲扇来,晃了两晃,说道:“非也!非也!天蓬元帅所说的完全是两码事,风马牛完全不相及也!其一,各位乃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岂能不打探明白,也好论身要钱。其二,各位前往西天取经,精神令在下钦佩不已,但取经成功之日,各位可就荣登大宝,列为上仙。到时可就是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够的绫罗绸缎,大好前程就此等候着各位。而我哩!不过是替天庭守山的一仆人而已。收不到钱,要挨责罚,收到钱了,最多也就是落个好而已。各位吃着大餐,总得给我留些汤喝吧!你们想想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唐三藏摸了摸光头,若有所悟的说道:“你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   

    八戒频频点头,说道:“做妖怪能做到讲道理的程度,倒令俺佩服!”   

    沙僧为难的说道:“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你可曾想过,我们都是出家人,天下为食,身无半分银两,又拿来的银子给你哩!这不是‘向尼姑借孩子——纯心难为人哩!”  

    老鹿妖将眼光转向了悟空,悟空抬起头来望了望天空,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然后才悠悠说道:“我只是好奇一件事,怎么也想不明白?”   

    “哦?”老鹿妖眯着眼,嘴角含笑问道,“请讲!”   

    “你不过是想要些买路钱而已,为什么要啰啰嗦嗦的说一大堆?难道你不觉得累吗?”悟空说道。   

    老鹿妖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样,挤出一脸的笑容来,说:“我方才之所有说这么多,无非是在和诸位讲道理,希望诸位能够理解我的苦衷!也理解我的工作。若是诸位一来,我就向诸位伸手要买路钱,你们还不得将我看做那拦路抢劫的了!若是这样,我岂不有愧天恩,给天庭抹黑!”

    说到这里,老鹿妖抱起拳来,冲着天空打了个揖,以示尊重天庭。   

    悟空叹道:“做妖能做到你这般能说,还这般有忍耐性,时刻替天庭着想,我倒也是头一次见到,他日,你也必将荣列天庭显赫之位,我也在这里先预先恭贺了!”    

    “大圣过奖了!”老鹿妖也不知听没听懂悟空话中的嘲讽之意,仍旧一脸真诚的说道。   

    “既如此,你和我们讲道理,那我们就都来讲讲道理。直说了吧!我们师徒四人要过你的山,你要多少买路钱?”悟空问道。   

    “好!痛快!不愧是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既然有此一问,我就算一算。要知道我们这里都是有严格的规章制度的。”老鹿妖说完,伸出巴掌拍了两下。掌声刚落,便从林子跑出一个头戴八角帽,身穿黄色皂袍的狐狸精来。   

    “我的好管家,你赶快给这四位算算应该拿多少买路钱?”老鹿妖一本正经的对跑到眼前的狐狸精吩咐道,随后有说道:“我还得吩咐你两句,这几位可都是我一心仰慕的人,特别是齐天大圣,我更是心仪已久。今日既然到了我这里,我也应该尽尽地主之谊!你切不可向他们多要钱,一定要少算。否则我可饶不了你!”   

    “遵命!”狐狸精随手从后腰中掏出一把已久被磨得发亮的算盘来,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取经团队的家什后,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噼里啪啦”的算了起来。   

    “哎呀!”老鹿妖突然叫道,一边用手直拍自己的脑门,连连说道:“怪我!怪我!恕我招待不周!说了这么多的话,还未给各位上茶来,真是不可原谅,失礼!失礼!”  

    说完,老鹿妖又拍了两下手掌,待从林中跑出个小鹿妖来后,呵斥道:“贵客来了这么久!怎么也不给上茶!我一时疏忽,你也忘了吗?扣你三天的薪水,你这惫懒的家伙!”   

    茶水很快就端了上来,待摆放在石桌上后,果然是好茶!一股清香马上四下里溢漫开来,闻之,不觉让人精神一振。八戒探头望去,更加觉得口渴难耐,有心想要前去喝上三五十杯的,却又不敢!谁知道这妖怪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万一在这茶水中下了蒙汗药,中了这老妖的诡计,岂不亏大发了,被人家蒸了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哩!   

    想来唐三藏和那沙僧也是这般想法,只在那里一个劲的咽唾液,却不敢端起茶来喝。  

    悟空径直走了过来,端起其中一杯,一饮而尽,连声赞道:“好茶!果然是好茶!倒也不愧了这般风景。”    见悟空都喝了茶水,其他三人这才放下心来,各自端起杯子,喝了起来。  

    悟空看着杯子,笑着问道:“如此香茶,人间难寻。你最少也得要它五两银子吧?”   

    “错!”老鹿妖拍着巴掌,笑道,“这茶乃是天庭贡品,最少也得二十两银子一杯哩!……”  

    唐三藏、八戒和沙僧大惊,二十两,你咋不去抢哩!八戒更是吃惊不小,捶着胸口,想要把喝下的茶水再吐出来。  悟空走上前去,自己又倒了一杯。   

    “不过,各位都是我心仪已久之人,来到我这里,又怎能向各位讨要茶水钱,岂不贻笑大方。”老鹿妖依旧笑眯眯的说道。  八戒这才停止了捶胸的动作;唐三藏和沙僧这才安下心来。什么妖嘛!也不把话先说明白了,吓人家好大一跳哩!  “一杯茶水就要二十两,”悟空喝了口茶,看着老鹿妖说道,“看来这买路钱也不会少了啊!也不知你这管家算出来没有?”   

    老鹿妖将目光转向了狐狸精,只见他聚精会神的算了一通后,说道:“大王!算出来了!买路钱正好是一万一千两! “什么?”八戒一声惊呼,手一哆嗦,茶杯掉在了石板上,“叮当”一声,碎成了八瓣。  

    狐狸精叹了口气,将算盘上的珠子又滑上了一个,喃喃说道:“这回是一万二千两了!”   

    八戒的心都被气歪了,再也忍耐不住,拿起钉耙,冲着老鹿妖喝道:“啥……啥玩意?讹人是不?想讹人是不?一个破杯子你想要一千两银子?你干嘛不去抢啊!方才你明明说是免费的,俺们可是都听着哩!”   

    老鹿妖苦笑着叹了口气,说道:“我是说茶水免费,也没说茶杯免费呀!这可是公家财产,必须要依价赔偿,我也没办法呀!”   

    八戒自知自己说不过这老鹿妖,哆嗦着手指呵斥道:“过个山,你居然要一万二千两,这可是要让俺们师徒集体去卖肾去呀!好个歹毒的妖怪,还不如吃了俺们来得痛快哩!”   

    老鹿妖皱了皱眉头,对他的账房先生说道:“怎么这么多的银子哩!是不是算错了?我不是嘱咐了让你对取经人们优惠些嘛!”   

    狐狸精指着算盘,一脸无奈的说道:“大王啊!我已经完全按照您的意思给他们打了最高的七五折啦!但他们一来是去取经,将来的收益是很高的,依照惯例,我们要抽取对方收益的百分之一;二来,那匹马有四条腿,只能按照两个人来收;三来他们超重,每个人的兵器都千八百斤重,将对我们的道路造成一定的损毁,要加收一定的道路维修费。实际上那匹马吃得膘肥体壮,完全顶得上三个人的分量,我是看在大王的面子上,才算两个人的,完全没有多要他们一厘钱哩!”   

    看着狐狸精的一脸真诚和无奈,老鹿妖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悟空做了个苦笑的表情,无可奈何的两只手一摊,说道:“这就没有办法了!我虽有心,但规章制度摆在那里,我也爱莫能助,诸位多多见谅!”   

    在进这座山的时候,唐三藏心里就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买路钱最多只能给八钱银子,还得让他们搭上顿饭。如今听说居然要这么多,别说没有啊!就是有也不能给他们了。望着狐狸精一脸负责任的表情,唐三藏真想让八戒照着他脑门来一耙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算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