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卡伦伯爵

    更新时间:2018-01-27 23:57:27本章字数:3052字

    吉恩·莱斯一行风尘仆仆,总算到达卡伦堡,经过丛林中残酷的厮杀,他们只剩九个人了。尽管不知道敌人是否还会有新的追兵,但他们还是简单地安葬了牺牲的战友,并做了简短的祷告。因此等他们远远看见夜色中卡伦堡朦胧的外围城墙时,夜晚已经过去大半。

    夜已深,但当他们渐渐接近城堡时,却发现城头上居然还有来回忙碌的身影。城头的灯笼把人们的脸照得红彤彤的,一部分人走上走下,往城墙上搬运物资,另一部分人沿着城墙四处查看,似乎在检查城墙的牢固程度。他们在做防守的准备,城主安东·卡伦,总是这样有备无患。

    年愈五旬,头发灰白的卡伦伯爵正在城头指挥工人们,此时他听见由远及近的马蹄声,于是往外眺望,却见一队武装骑手在一位二十七八岁骑士的带领下,迅速往城堡这边小跑过来,显然他们经过连续骑行,早就疲惫不堪。

    “天色已晚,何人还不进入梦乡,而在荒野驰骋?”他高声问道。

    “老头子!还好意思说我。你不也没有睡么。一把年纪还这般不安分。”吉恩认出了城楼上的灰白脑袋,大声回应。终于从险境脱离,重新看到熟悉的面孔,他不由觉得心头一阵舒畅。

    “哈哈哈哈哈!”城头的老人显然也认出了吉恩·莱斯,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人愈是上了年纪,就愈是害怕睡眠。何况,敌人什么时候会攻来还不知道呢!守卫,打开城门,让他们进来!”

    随着深沉的“砰”声,城门缓缓打开,九人驱马进入城堡。卡伦伯爵已经下了城,在旁边等着他们,他虽年事已高,但仍然精神矍铄、目光炯炯。

    “卡伦叔叔。”吉恩下了马,向卡伦伯爵行礼。卡伦是他父亲的老友,吉恩与他私交不错,一直以叔叔相称。

    “吉恩,你怎么上这儿来了?打败仗啦?”

    “嗯,惨败。”没啥不好意思的,输了就是输了。

    于是吉恩把白天大战的经过简略地交代了一遍。“多日来我军一直在寻找卡萨王国的主力部队,而对方也有意决战,于是我们今天下午在拉里亚村附近相遇了。敌军背靠一片树林布阵,他们估计有8000至10000人,步兵和弓箭手布置在中央,两翼是骑兵,而我军的兵力是12000,人数占有优势,而且我军骑兵比对方要多。若不是库鲁尔和特劳西战役的失败,我们本来还会有更多的骑兵。”

    “对方背靠森林,难不成又在森林里面藏有部队?”卡伦伯爵说道。

    吉恩知道卡伦伯爵指的是特劳西战役,在这场战役里,性如烈火弗兰军统帅克雷·烈焰看到对方的兵力比己方少,一上来就展开猛攻,5000人的重型骑兵正面突击对方的步兵团。卡萨步兵训练有素,单人作战不是弗兰重骑的对手,但是他们协同作战能力极强,经常能正面硬扛骑兵冲锋。但是烈焰公爵迅速投入了他的火凤骑士,强大的火凤骑士在公爵的鼓舞下奋力前冲,打败了中央的卡萨步兵团,渐渐取得上风。然而这时,侧翼丛林里突然开出新的卡萨部队,他们开始袭击弗兰军队的侧翼,一时间形势大变,胜利的天平也开始往卡萨军倾斜,弗兰王国吞下继库鲁尔大战后的第二场惨败。

    “不,这次不一样。烈焰公爵勇猛有余,却轻率冒进。艾尔思公爵却谨慎得多,他并没有马上发动进攻,而是让骑士下马,采取守势。这次是敌军先发起进攻。他们的弓箭手移动到阵前,朝我们射击。但是艾尔思公爵不为所动。下马骑士和步兵举盾防守,敌人的弓箭手造成的伤害微乎其微。”

    “随后敌人的步兵开始冲锋,但是我方的步兵团得到下马骑士的加强,因此他们没能打败我们。假如我们一直坚持这种打法,我们将取得胜利。”

    “但是意外发生了。敌军开始往后退去,这时我军的一个团竟然擅自冲锋,附近的一些部队见状也跟着冲锋了。”

    “哈!这样我方的队形就松散了,原本紧密的阵型变得有隙可寻。如果我是对手的统帅,会立马在侧翼组织一次有力的骑兵冲锋!”卡伦伯爵不愧为经验丰富的指挥官,评论一针见血。

    “事实正是这样。”吉恩说道。

    “是哪头蠢驴发动的冲锋!”卡伦伯爵骂了一句。

    “别的人不知道,但我知道!”吉恩说。

    “哦?”卡伦本来只是骂一句,其实根本没料到对方居然知道。毕竟战场上瞬息万变,这种小事很难被注意到。

    “那支部队就在我的部队前面!那是凯德伦男爵的部队。好大喜功的家伙!”

    “凯德伦·罗姆那个小兔崽子?哼!没学到他爹的多少本事,抢功倒是先学会了!”卡伦老伯爵当年和凯德伦的父亲,罗姆伯爵一同参加作战,卡伦伯爵杀进对方中军,直取对方统帅,他与对手大战了数十个回合,眼看就要拿下对手,立下大功。罗姆伯爵却从侧面杀出,手起剑裸,取下了对方统帅的首级。他为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就是他。”吉恩说道。“我当时察觉不妥,于是飞马去追,终于赶上了凯德伦那厮,我大声质问他为何不守部队纪律。他竟责骂我胆小如鼠。我当时很生气,说要把他的作为报告给上级。”

    “他怎么回答?”卡伦伯爵问道。

    “他说:‘你给我等着,待我取了首功,再回来控告你畏敌不前!’”

    “张狂的臭小子。他死了吗?”

    “这个倒是不清楚了。当时我没有办法,只好回到自己的部队,命令部队一同前进。但那时整支大军已经乱了,我也不知道他的军队去了哪里。后来敌人的部队包抄了过来,我的部队死伤大半,我奋力死战,最后才侥幸带着十来个人突围而出,于是就上这找你来啦。”

    “你带了十来人?但我刚才看你们似乎不满十人。”

    “来卡伦堡这里的路上遭到追击,又折了五六个弟兄。”

    “哦?卡萨军的统帅还是那个沃伦·黑申吗?”卡伦伯爵问道。

    “是他。”

    “这倒是少见了。沃伦那家伙治军严谨,从不允许追击过深。”卡伦伯爵沉吟道。所谓穷寇莫追,战役没有获胜时发动追击,则容易部队走散;战役获胜之时发动追击,有时非但无法擒杀对方的将领,反倒会造成无谓伤亡。因此理智的指挥官极少让部队追击。尤其对于沃伦这种级别的将领而言,几乎不会发动主动的追击,当然手下的军队有时候会拘束不严而私自发动追击,但对于治军及其铁腕的沃伦来说,这种情况也几乎不存在。

    “我也觉得奇怪。”吉恩说道。“我们撤离战场已经有相当距离了,但是追兵仍然穷追不舍。”

    “那不是卡萨的军队。”卡伦伯爵突然想到了什么。

    “那是谁?”

    “你在本国内有没有仇家?”

    “我想没有。”吉恩想了想,说道。他不善交友,久住领地,极少进宫,人际关系较为淡薄。眼前这位卡伦伯爵是故去父亲的好友,吉恩很小的时候就认得他,因此是少有的朋友之一。但缺乏好友却让他远离了王国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因此仇家倒是没有。

    “嘿!还说没有呢!你刚刚才说你与凯德伦那小子吵了一架呢!”

    “你的意思是?”吉恩有些惊讶,他从未往这个方向想过。

    “除了你还有人知道是他擅自冲锋的吗?”卡伦伯爵又问。

    “应该没有了。至少活着的知情者应该不多了。”

    “那小子定是怕你揭发他擅自冲锋的事实,如果那样的话,他就要被送上军事法庭!”

    “我想不会吧。他的部队发动了冲锋,想必已经深陷敌阵当中了吧,又如何想到害我呢?”

    “你不是说你不知道他的部队跑哪去了吗?我告诉你,罗姆家族的人一向善于顺境抢功、逆境就立马逃跑。他见势不妙,立马带人逃跑,那是有可能的。”

    “嗯……”当时情势混乱,吉恩也不得不承认确有这种可能性。

    “吉恩,你还年轻,有些事情可能还看不清楚。叔叔提醒你,不管怎么样,日后一定要小心凯德伦,结合你说的情况和我对罗姆家族的了解,我推断凯德伦不但活着,还派人追杀了你。你们这梁子算是结上了。”

    吉恩不由觉得不安又烦躁起来,与凯德伦这种人纠缠不休,是他最不愿意面对的。他暗呼倒霉,为何自己竟招惹了一个这样的角色。

    “好了,也不用过于担心。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敢有太大动作。你多加注意,便可无忧。”卡伦伯爵见吉恩皱眉不语,出语安慰道。“你奔波一天也累了,赶紧去休息吧。来人!给这九位客人准备房间,热水和食物也要马上准备好。”

    于是众人谢过伯爵,在佣人的带领下,到各自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