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叫我龙沉

    更新时间:2018-01-30 17:11:24本章字数:2947字

    见到少年如此一连串发问的惊异神情,男子把手中的水果咬了一半,扔给少年,微微一笑:“新南王自从几年前窥探凹洲岛负伤,就一直躺在病床上,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主持大局,而新南王大公子在且兰国死了。此时,豫王没有来,驸马没有来,说明内斗得厉害,生怕离开新南都城就被对方捷足先登。

    可豫王妃来了,白云郡主来了,无非都想亲自来验证一些事情。而大管家在此时此刻还愿意出来主持大公子的丧事,也定然别有用心。

    来到木屋后,我先是用犀利的言辞激将几人,简单观察了各自性格。大管家喜怒不形于色,深藏不露。可当我说没有办法救你时,他竟然也能随着两位女子当下流出泪来,必定是包藏祸心。三人虽然哭泣,声音里却没有哀伤之情。反而是那位青年男子,眼中强忍含泪,却无能为力。

    接着,我用‘只能一个人进屋照顾你’试探四人。青年男子原本抱着你,见到两女子来争抢后就立马放手,生怕伤害到你。可以看出他的身份相对低微,但最为关心你。而两女子看似争抢照顾,实却拉扯得毫无顾忌,可见根本就不在乎你。

    于是我就让青年男子进来照顾你。

    后来,你“智慧源”开启后。三人在你昏迷期间进入数次,看似关爱你,实际上只想看看你死了没有。因为三人都只是看一眼就出去了,根本没有摸摸你的头,感受是否有了好转。可以看出三人并不关心你的病情,却反复数次,用心可想而知了……

    嘿嘿,无非是想看看——你断气没有!!

    那么豫王妃与白云郡主此行是想把你就地解决。大管家不在乎你死活却来主持丧事,其目的定为你的智慧源而来。

    三位主子让你死。你脑海里的信息应该是“死局,无解”。

    ……

    可天有不测风云,我见柱石大润,就好意提醒了你一下,以待时机。

    随着雨越下越大且天色已晚。按理说应该休息一晚在走,你们却仍然返行。想来他们定是想在途中杀你,而雨夜正是天赐良机。

    我推测,如此死局智慧源会推送“绝命遗书、向死而生”的指令。

    于是就放了木棍在桥头,在桥下等你咯。他们想不到的是,若不是想在雨夜杀人,智慧源也无法在解开这样的死局。”

    少年听完,哑口无言。

    男子似乎有些享受别人这种叹为观止的神情:“所以要背书读书。智慧源指令无非是从书中来,从人的智慧中来,从自然规律中来。”

    少年不断点头,一时对于眼前之人盲目崇拜到极致。

    此时,少年脑海又出现一条信息

    ——智者绝不甘于在愚人手下做事。彻底收服智力超群的人,唯一的办法就是比他更聪明。

    这一长一少不是别人,二十多岁男子正是中药铺书生,少年正是新南王嫡孙。

    从此以后,少年很长一段时间对书生的话是言听计从。但实际上书生也并没有和他交流什么,只是让他背书,背完一本又一本。慢慢地要求一气呵成,不能有断念。背诵速度达到十六倍速以上才行。

    这套典籍也不知道是谁从百家之长中提炼的精华版,简咳言明,包含了心法五部、兵法三部、心术两部、权术三部、经商两部、为人处世故事集五部,合计二十部,每部万余言左右。

    不断重复地背书,原本少年觉得百般枯燥,还想偷懒。但书生一番话就断了他想偷懒的念头:“背到十六倍速可终生不忘。面临困境或危机时,潜意识会出来,也就可以不必接受智慧源指令,相当于不受它控制了。”

    随即,书生当着少年地面,不到半小时便用三十二倍速背诵完这二十部典籍。瞬间征服少年,继续这枯燥的背书历程。

    ……

    春去秋来,每天除了一百个长头,就是背书,翻来覆去背诵这二十部典籍,整整过了一年。

    “很好,提前三个月就能速背下来。但背书可不是为了获取知识,智慧源比你背诵的全面多了,将来遇事后你会明白。

    接下来,释义。可不是让你解释典籍,而是每一天记载十件事,或是故事、或是史籍、或是当下时事,一年下来就可以累积很多记事。每天把这些事件记下来,然后提出问题,分析他们的内因外果,看清他们的盛衰规律与存亡道理。既要了解治理乱象的途径,更要知晓功成身退的方法。

    你要分析到——

    谁是当条件不成熟时,甘心隐伏静守,一旦时机来临就能顺势而为,成就绝世之功;

    谁是因自身缺陷而失败,如骄奢淫逸、有勇无谋、优柔寡断等。

    谁是观察一人的细微举止,便知他的未来人生。

    谁是见到事物的萌芽苗头,已明它的盛衰存亡。

    ……

    十题中答对八题,就算得上明了安危的原因,体会成败的道理。

    若是全部答对,你就可以只需要提取智慧源提供的信息,完全靠自主意识把事情做对,也就可不必接受智慧源指令,相当于不受它控制了。”

    ……

    春去秋来,又过了一年。

    一长一少,还在破旧的泥巴屋内。少年又在手舞足蹈的回答青年:“项王嘛,勇敢而轻于赴死,可以激怒他;孔明嘛,仁慈而流于姑息,可騷扰疲惫他……”

    这样的学习方式,让少年非常自在轻松。每天分析人事、分析时机、分析盛衰存亡,再也不是前两年的枯燥无味。虽然每天仍然要饭前供奉父母磕一百个长头,仍然每天背诵一遍二十部典籍,但相对之前轻松许多。

    “既然这些你都能分析与应对了。接下来,你什么时候能把我问你的十题全部答对,就可以下山了。”书生终于说出了这句少年一直梦寐以求的话。

    少年闻言,顿时喜上眉梢,手语道:“此话当真?”

    “当真!”书生应道。

    可并没有少年想的那么简单,就算每次全部答对,都被书生轻描淡写的一一延迟。

    一个月过去了,十题都答对了但没能下山——“会咬人的狗从来不叫。你太想回答问题了。”

    两个月过去了,——“你对答对过的问题,表现得太过轻浮自信。”

    三个月过去了,——“你正在凭一股血气而傲视古人,不过逞匹夫之勇。”

    四个月过去了——“你现在表面气势汹汹,其实没有什么底气,遇到真危机就会逃避,动用‘智慧源’的力量。”

    五个月过去了——“骂你两句就暗自推脱,容易养成外表君子,内则小人的心理。”

    六个月过去了——“夸你一句就窃喜,定会被虚荣与傲慢所累。”

    七个月过去了——“你知道别人表面谦虚,内心高傲的存亡道理。但是你却又是如此表现出来。”

    八个月过去了——“你虽然表面上没有太大的波动,但是内心依然一听到题目就跃跃欲试,沉不住气。”

    九个月过去了——“你对我的问题出来,第一时间仍有反应,会随着我的问题立马应对,说明还有好斗的心理。”

    十个月过去了——“你还是不到火候,看样子虽不乱思绪了。但是还有些目光炯炯,气势未消。”

    十一个月过去了,十题都答对了,仍是没能下山——“差不多了,现在即使对你大吼大叫,诋毁赞美,冤枉挑拨,也没有反应了。但还需要沉淀些时间。”

    整整一年过去了,书生方才略显满意——“现在还行。看上去有些呆头呆脑、不动声色,说明精神已经全部收敛,进入完美的‘沉之境界’了。”

    此时的少年,目光凝聚、纹丝不动、貌似沉石。

    书生终于才实现之前答对十道题就下山的诺言:“好,现在可以下山了。老子得赶紧得回去看看我家老宅,是不是已经被人给拆了才行。不过,你得有个身份和名字才行。过去的名字肯定不能用了,姓氏自然也不能随意更改。读了这么多书,你还是自己取个名字吧。”

    少年想了想,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名来,想着之前书生对自己此时状态的点评,手语道:“老师既然说我貌似沉石,就叫我‘龙沉’吧。”

    书生嘴角一翘:“这名字还不错,沉心石性,讨女孩子喜欢。”

    少年也有些顽皮地手语道:“老师,可是您行为举止为什么总感觉轻飘飘的?”

    书生瞪了少年一眼:“白读这么多书。在这样一个乱世:最可怕的不是看不透一个人,而是看错一个人。这四年,不让你下山是怕你接触社会,自动接受指令而死。如今你算是稳定住了自主意识,但也只是学会读懂了自己。以后,你得学会读懂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