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真假擒贼

    更新时间:2018-01-30 17:48:25本章字数:3272字

    龙沉之所以对此人好奇——

    一是因为其他一些小兵的信息虽然不全,但凡参军备案过的,多少都会指名道姓,而此人的智慧源信息全是不详。只能暗自猜测也许是因为哑巴便没被录入吧。

    二是因为自己总是忍不住多看此人几眼。倒不是因为是韩光故人的子弟,重点在于这位同事自称——书童,长得是精致无比,小脸蛋儿白里透红,身形高挑而单薄,真是活生生的富家子弟书生状。特别是一脸傻萌表情时,更是俊美异常。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一对小黎窝,简直妖艳极了。

    年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一些,十五、六岁的样子。虽是哑巴,却精通兵法、胸怀天下大势,于斯文儒雅中又增添了几分英武之气。如此,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谜一样的魔力,总是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特别是到了晚上,即便寻常穿的便服,好比今天的这件棉布袍子,明明极为普通,只因为是穿在他身上,立时就好像变得不一般了。

    这身行头,龙沉知道书童又要出去了。书童有个习惯,睡前要研习兵法,总是到外面的稍火下读书,很晚才回来休息。只是每次回来后,硬要把龙沉叫起来演习一遍。龙沉也只能默默忍受了,谁叫是他先来,又是自己的头呢。

    ……

    不觉间,已过一周,恰逢本次招募的新兵动员大会。一是谈谈军营感受,二是谈谈有没有想调换的兵种或岗位。龙沉接到通知后,不禁暗称韩光确实高明,看来智慧源给的信息资料出入不大。

    本周招募的新兵尽数到了点兵场。韩光正在情真意切的动员着一干将士。忽然,从军库方向传来一声“不好,军库被盗了。”

    韩光忍着诧异,表现得云淡风轻,示意旁边的粮仓副将去处理之事,自己依然神采奕奕的在点兵台上宣讲。

    负责粮仓军库的副将立刻带着一队士兵朝军库急忙赶去。

    “不好,定然是书童出事了。”龙沉暗骂一声,下意识的摸了摸箭指,站起身来跟在粮仓副将一队士兵后面,行至转角处时,反而朝另外的方向追去……

    粮仓副将赶到后,先是到军库检查一下物品情况,发现并没有少什么重要物品,只是许多地方都被翻阅过,丢了几件衣物。随后又仔细观察一番周围痕迹。片刻后,从军库出来质问道:“怎么回事!守械官呢?”

    巡逻士兵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到这儿时就已经这样了。”

    兴许是听到了军库失窃的喊声,此时书童才从远处匆忙地赶回来。

    粮仓副将见到书童后,质问道:“怎么回事!刚才去了哪儿?”

    书童把头一低,什么说不出来。

    见他如此模样,想着又是哑巴,粮仓副将更为恼怒:“擅离职守,该当何罪?”

    书童还是什么都没有辩解。

    “你可有何解释?”粮仓副将已是怒意满满,而对方却是满不在乎,越看越怒:“军政期间,擅离职守,导致军库失窃。依律当斩!”

    粮仓副将的左右过去把书童捆绑了起来。

    巡逻士兵大惊:“万万不可。此人是韩将军的故人之后,一切还是待韩大将军来了再作定夺为妥。”

    此粮仓副将原先是主簿,在白洲主力被殷王调走救援登州后,临时提升上来的副将。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回好不容易可以借此机会立威露脸,却受到一巡逻小兵当着一队亲信面前以“韩大将军故人之后”压他,面子顿时挂不住。

    此刻也不能折了面子,怒容更甚:“国有国法,军有军规,就算韩将军故人,也不可逾越军法之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先杖责二十大板!待韩将军来后再做定夺。”

    巡逻士兵不敢再多言。在粮仓副将左右架着书童去执法场时,他立刻赶到点兵场,不顾众人目光,跑到韩光身旁耳语两句。

    “混账!”纵然韩光久经沙场,也不禁大爆粗口。也不顾点兵场的将士骚动,飞奔至执法场。

    此时,左右已架着书童押到执法场,将其按在凳子上,欲要行刑。

    “你可还有何话说?”粮仓副将见书童从一脸无所畏惧到紧咬嘴唇欲要忍受的模样,邪恶一笑,当下大喝一声“行刑!”

    左右深吸一口气,双手把军棍高高举过头顶,狠狠地砸了下去!

    不过才一大板子,书童便满脸挣红。只见他死死地咬住嘴唇,紧闭双嘴,愣是没有发出半点惨叫声,只是“嗯”地默默忍受着,紧闭的眼角不自觉的生生淌下泪来……如此单薄的身板若是真打二十大板子,恐怕会被生生的打死过去。

    粮仓副将此时方才得意,背负双手,傲然站立在一队亲信面前。

    就在下一大板子欲要砸下的电光火石之际,一个包裹朝执法台上扔了过来,执法者手下意识停下了手中军棍看向包裹,包裹是褐色的,上面有些油渍。话语虽长,但如此凶险的行刑过程,不过就眨眼之间。

    而另一端,韩光终于赶到执法场门口,看见眼前一幕,不禁愣在原地,双目之间生竟生出几丝血丝。但见执法者手中军棍被包裹打断停下后,深深地舒一口气才稳住心神,便没着急过去,想看看这救人之人该如何收场。

    刑场之人齐刷刷地顺着扔来包裹的方向望去,此人用手指了指炊事营帐方向,又指了指执法台上的包裹,接着手舞足蹈,夸张地比划着什么。

    书童也睁开双眼扭头望去,见到来人后,脸上露出了招牌的小黎窝。

    来人不是龙沉,又是何人?

    “大胆!胆敢妨碍执法!”粮仓副将见又是一哑巴,气焰嚣张。

    龙沉飞奔过来捡起包裹,用手指了指炊事营帐方向,比划道这是“被盗之物”的意思。

    “喔……拿过来!”接二连三被阻,粮仓副将语气更甚。

    “特密,唯韩将军,能查看。”龙沉急忙回道。

    “胡扯!赶紧拿来。”粮仓副将边说边示意左右前去夺取。

    龙沉仍然固执地说道“唯韩将军,能查看”,把包裹往怀里抱得更紧实了些。

    “谎报军情、妨碍执法,你可知是什么罪?”粮仓副将眉头一皱,邪恶一笑,戏谑的看着龙沉。

    龙沉抱着包裹往后退了退:“若不是,任军法”。

    “好,好!片刻之间你哪能如此轻易就抓住盗贼,我看你定是盗贼同伙。”粮仓副将怒极而笑,示意左右将其拿下。

    龙沉欲要后退周旋引来将士。

    “够了!”韩光此时大喝一声。

    粮仓副官看见韩光后,当下俯身抱拳:“禀报大将军,此人军政期间擅离职守,已致失窃。”

    韩光狠狠的瞪了粮草副官一眼:“此事查明后再做决断。”

    此时,龙沉赶紧把书童扶了起来,让其伏在自己身上。

    书童对他感激地笑了笑,神色似乎一下子就缓了许多,手语问他:“你真的抓了盗贼?找回特密的东西?”

    龙沉尴尬一笑,摇了摇头示意“没有!”

    “没有,你还敢如此!你可知道谎报军情,妨碍执法可是死罪?”书童大惊。

    “就你这小身板,总不能见你含冤而死吧。”龙沉傻傻一笑。

    书童心里一暖,眼中又有焦急之色:“那待会你怎么解释?”

    “还没想好。”龙沉摊了摊手。

    “你……”书童顿时一堵。眼珠一转,皎洁一笑:“行,一会见到韩大将军后,你看我的手语行事。”

    龙沉点了点头。

    ……

    几人被押进韩光军政大营门口。

    韩光指着龙沉与书童:“你二人先随我进来。其余人等在帐外听候。”

    两人进入营帐后,龙沉示意韩光给自己纸笔。韩光用眼神指引他到大帅案桌上自取。

    龙沉取下纸笔后,退回堂前,书写起来——

    素闻韩大将军军纪严明。这次失窃,确实是因为盗贼善于伪装、过于奸猾。既然被盗物品已然追不回来,也不能为了奸滑盗贼而错杀忠良。如今包裹内是我奉上的活猪心肝代替追回之物,同时已在活抓盗贼的地方,将其衣衫投入炊事营帐后面取水的井里,作出一副盗贼畏罪逃亡、投井自杀的样子。如此一来,足以安稳军心,让外面的风言风语平息,且还能警戒众将士。

    韩大将军足智多谋,以知人善任著称,言明盗贼以被抓获斩首,把活心肝高高悬挂在军库房外以示众人,加强戒备即可。

    望明察!

    韩光一边看着文中的询诱之言,一边不时抬头打量着眼前这个哑巴,脸上之色复杂万分。书童不时看向龙沉,想用手语告诫什么,但龙沉只顾跪爬在地上,不曾抬头看其一眼。

    一时场面极其的安静。

    片刻后,韩光站起身来,微闭双眼,背着手在主位上方来回踱步几次。沉声道:“这事我自有定论。不过你胆敢强劫法场,念你是其护卫同事,其心可嘉。功过相抵,先行下去吧。”

    龙沉不肯挪动,用目光指引韩光看向书童,意思是:那他呢?

    “不要得寸进尺。至于他,我自有处置。”韩光双目一凛。

    听韩光的声音里,没有重罪处罚书童的意思,龙沉稍微安心,站起身来,担心的看了一眼书童。见书童对他点了点头,一副毫无畏惧的模样,便独自离开了。

    ……

    “胡闹!”韩光的声音里透出的却是一丝严爱。

    “不就丢了一些衣物而已。”书童满不在乎的回道,竟然发出真的声音来,清脆悦耳、调皮至极,不过却是活生生的妙龄少女之音。说完,只见书童径直走到大帅座椅旁坐了下去,拿起案桌上的帅印,把玩起来。看来休整一下后,那一板子的劲道已经过去,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