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道好轮回?】

    更新时间:2018-02-02 14:26:35本章字数:10329字

    【如果你不知道未来去哪里(上)】

    01/

    “策策,晚上七点,可别忘记了。”电话那端传来妈妈的声音。

    “知道了知道了,不就相个亲吗?都说了多少遍了,烦不烦啊你。”周策一边开车一边不耐烦地挂掉电话,将电话那端的声音硬生生隔绝在外,挂掉电话前隐约听到妈妈在那端叹气道,“策策,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不懂事,我们……”

    “你都多大了还这么不懂事,我们也都是为你好。”无非是这样的话,即使是闭上眼睛,也能想象到电话那端妈妈说这句话的表情。从小到大,听爸妈重复最多的大概就是这句话。无论做什么,对方都要冠上“为你好”三个字。

    “呵,为我好?”周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随即烦躁地扯了扯领带。

    02/

    徐然然第一次见到周策的时候,对方尽管看似彬彬有礼的模样,但偶尔脸上露出的神情以及微皱的眉头,还是显露出对方有些不悦的模样。有时候徐然然想,自己大概是同纪冬至待得久了,连自己这般粗枝大叶又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现在都能够从别人的一些小细节察觉到一些东西。习惯这种东西,还真是会传染呢。想到纪冬至,徐然然忽然笑了笑,这一幕恰好被坐在对面的周策抬眸时看见,男生微微怔了怔,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喝了口饮料。

    “徐小姐现在是在当老师?”周策见对方杯子里饮料逐渐见底,秉着绅士礼仪,微微站起身给对方添加了饮料顺便问了一句。

    徐然然原本在想,冬至要是知道自己也走上相亲这条路会是什么反应呢?正想得出神的时候,对面男生突然说起话来,隐约听见对方好像是在问自己是不是当老师,徐然然笑着说道,“啊,是的,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事情。”

    周策原本今天心情就不太好,之所以会过来相亲一方面是因为妈妈前几天跟自己反复唠叨很多遍。另外一方面这次相亲的女生是一个阿姨介绍的,那个阿姨几乎是看着周策长大的,平时也待周策很好,周策实在不好意思拒绝阿姨,索性就答应过来相亲。原本周策想着不过是走走场面敷衍一下得了,结果没想到眼前的女生似乎比自己更敷衍更心不在焉。想到这里,周策几乎是有些气结,于周策而言,自己可以敷衍了事,却不喜欢别人待自己敷衍了事,真是奇怪的逻辑。看来今天真是事事不顺,有那么一瞬间周策简直想拂袖走人,可想到现在才不到八点,如果自己回家那么快,肯定晚上爸妈又要打电话来啰嗦。算了,与其听爸妈啰嗦,还不如在这里清静会儿呢。

    徐然然自然不知道周策此时心里一番想法,但自己刚才走神也实在是蛮没礼貌的,于是徐然然调整了一个笑容,说道,“听说周先生是在建筑公司上班,大概蛮有趣吧。”

    “还好,工作而已,没什么有趣不有趣的。”周策把玩着玻璃杯,口气淡淡然道。

    “是吗?我以前有个同学现在也在做建筑呢,不过她主要做是绘图之类的,不知道是不是和周先生一样呢。”徐然然装作没听到对方淡淡的口气一般,自顾自地说道。

    “差不多吧,徐小姐似乎对建筑很感兴趣?”周策微微抬眸看了对面的女生一眼,齐耳短发,有些婴儿肥的脸颊,一双眼睛倒是挺大,有些可爱的模样。六月初的天气,已经有了些微热的天气,对方倒是穿着随意,一件七分袖小衫,一条牛仔裤,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模样,怎么看都是一副大学生的模样。周策默默叹了口气,心想,对面这个女生大概这是自己目前所有相亲的女生中,最敷衍了事的女生了。想我周策长相不差,家庭背景也不错。虽然自己总是跟哥们儿说每次相亲自己也不过是走个过场或者敷衍了事,但其实大部分时候周策也还是蛮绅士的,不会真的表现得那么敷衍了事,至少不会表现得让别人看出他在敷衍了事。

    于周策而言,这才是最高境界。周策想,自己最近这两年也算是相亲很多次了,见过的女生也有很多了,自认为已经算是宠辱不惊了,没想到现在对面这个女生比自己还要敷衍,真是天道好轮回。想到这里,周策有些无奈地扶了扶额。

    “也不是啦,就是以前班级里的一个同学专业学的是建筑,后来从事的也是建筑相关的工作,每次听她说起工作都是神采奕奕的模样。我就在想,是不是做建筑是一件很开心的工作呢。”徐然然笑着说,眼睛里倒是一副向往的模样。

    周策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女生,谈不上多么漂亮的人,有点儿婴儿肥的脸颊,穿着普通,模样普通,怎么看似乎都是普普通通的模样。倒是笑起来的时候,脸颊有一对浅浅的梨涡,显得有些可爱。

    饶是如此,眼前的女生与自己之前的相亲对象相比,岂止是差了一截,简直是明显是差了一大截。也不知道阿姨为什么要把这样的女生介绍给自己,虽然说周策并非以貌取人的人,但见惯了形形色色的美女之后,突然见到一个丢到人群中三秒就能消失不见甚至再普通不过的女生。饶是一贯看似波澜不惊的周策,心理上也还是明显有些落差。

    “其实也还好,建筑嘛,怎么说呢,什么样的人就会建造出什么样的东西。别看那些高楼大厦不会说话,但某种程度上,一个建筑师所建筑出的东西,可不仅仅只是表面上看得那样,每栋建筑都有它自己独特的韵味,万物有言吧。”说完之后周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自己相亲这么多次,极少与人谈起这些,甚至连朋友都很少聊到建筑这些东西。今天怎么突然跟对面的女生说起这个?真是莫名其妙。

    大部分时候相亲于周策而言,不过是走个过场,大家相互说下姓甚名谁,家庭背景如何,工作如何,薪资待遇如何,是否有房有车,等等。至于兴趣爱好工作是否有趣职业生涯如何这些,大部分人都不会关心,大家关心的都是表面的东西,周策也乐得给人展示一些表面的东西。反正都是走个过场应付爸妈而已,喝个茶吃顿饭随便聊聊天,连送人回家周策都懒得浪费时间。周策的哥们儿曾开玩笑地说,“周策啊,不是我说你,你要是再这么吊儿郎当下去,小心注孤生啊。”对于哥们儿的话,周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道,“注孤生就注孤生吧,再说,说得好像你结婚就不注孤生似的。今天你老婆同意让你睡床上了吗?不会又睡客厅吧?”周策说完这句,毫无疑问被哥们儿一巴掌拍在头上。

    是啊,所有人都跟自己说再不结婚就怎样怎样,说得好像他们结婚了就多幸福似的。如果婚姻真有那么幸福,如果那个人真的是真爱,那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出轨呢?如果婚姻真的那么幸福,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离婚,还有那么多人不幸福?以前周策同哥们儿聊起过这个话题,对方嫌周策想太多,典型的恐婚族,还是先找个女朋友再说吧。周策笑笑没说话,心里却在想,自己其实不是恐婚,随便找个女朋友从来都不是问题,只要自己想的话,不能说分分钟能找到女朋友吧,但也确实不难。真正的问题是,目前自己都没想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自己都不明白这日复一日的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甚至不明白自己这样的人,明明毫无建树不过每天吊儿郎当的混日子而已。这样的人,究竟为什么会有人喜欢自己呢?是喜欢自己的相貌,不错的家世还是喜欢别的呢?究竟会不会有人只是单纯地喜欢自己这个人呢?周策不得而知。

    何况,周策想,如果自己都没办法对自己的人生负责,那么,究竟哪儿来的自信再去对另外一个人的人生负责呢?

    周策想不通,他不是对自己没自信,恰恰相反,周策一直对自己有自信。仪表堂堂,能力不错,家世背景在这座三线城市也算不错,有房有车,工作也不错。所以之前相亲那么多,大部分女生都对自己有好感,但每次周策都是不了了之。有些女生是相亲后自己就没再主动联系过,对方主动给自己发消息打电话时,周策也表现得很冷淡,爱答不理的模样,时间一久,大家也不傻,自然就不了了之。偶尔迫于爸妈的压力,周策也会和几个女生多吃几顿饭,勉强看几部电影。只不过电影都故意选一些男生喜欢看的,料想对方也会觉得无趣。

    饶是如此,也有一些女生对自己始终坚持不懈,每天微信早安晚安的问候,时不时给自己发一些好笑的笑话或者分享一些日常,要不然就是发朋友圈仅对自己可见的那种,无非是暗示希望自己主动约她出去吃饭之类的。每次周策对此都是视而不见,实在避免不了无法推辞对方吃饭的邀请时,周策就会随意选一家距离自己很近,距离对方却比较远的餐厅,心想,这样总该不会再来了吧。谁知道,对方竟也真的不辞辛苦特意赶过来,然后再笑语盈盈想方设法地和自己找话题聊,一副开心的模样。

    对于这样过于执着的女生,有时候连周策都有些不忍有些心酸,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不忍与心酸。

    其实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周策想。有次和朋友聊天,周策叹口气说道,“有些女生真是傻,何必为了我这样的人这般辛苦呢?她们为什么就是不懂,我要是喜欢她,自然不需要她来哄我开心。我要是喜欢她,自然不需要她来每天主动联系我。我要是喜欢她,自然也不需要她这般隐忍辛苦。我不主动联系,不主动靠近,不回复信息,不接电话,就是不喜欢。明明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为什么还有人不死心呢?我也不想伤害别人啊,可为什么总有人不懂呢?”朋友白了周策一眼,喝了一口酒说道,“你啊,就是作死,小心天道轮回,现在你这样折腾别人,早晚会有人来收拾你的。你小子等着吧,肯定能有人收拾你,到时候可别哭。”

    “是吗?有人来收拾我?呵,那我倒要看看,是谁能来收拾我。”周策摇了摇手上的酒杯,看似一副喝醉的模样,眼神倒是一片清明。

    03/

    “周先生,不好意思,临时有些事,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徐然然中途接了个电话,回来时便带着歉意和周策说。

    “没关系,那我送徐小姐回家吧。”周策回过神的时候客气地说道。

    “不用啦,我家距离这里也不是很远,搭公车回去就好。”徐然然笑着说道。

    周策也没再坚持,原本不过就是随意礼貌一下,并没有真的打算要送对方回家。再后来两个人礼貌道别,徐然然冲对方挥挥手便走向公车站,周策则走向地下车库将车开出来,车子路过公交站时,周策一眼便看到徐然然。也是,想不看到都难,公车站此时没几个人,其中有两个人似乎等公车等得久了,脸色已经明显有些不耐烦。倒是那个叫做徐然然的女生,脸上没有丝毫不耐烦,还站在那里蹦跶了几下,自娱自乐,有些像小孩子一样。周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原本淡漠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再想到之前对方说起建筑工作有趣时一副天真的模样,周策忽然就觉得有些难得。

    是啊,现在这种喧哗又浮躁的社会,这个女生倒是难得不吵不闹还童心未泯的天真模样,相亲过程中也没问些不该问的问题。之前周策相亲几次,可谓是什么女生都遇到过。有的女生第一次见面相亲便问自己交往过几个女朋友,每每遇到这种女生,周策心里就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才第一次见面,对方就表现得好像是自己女朋友似的,管的可真宽,自己交往多少女朋友关你什么事儿。饶是如此,男生脸上倒是依旧挂着笑容,微微手撑着脑袋,故作沉思状,然后掰着手指一个个数数,最后再吊儿郎当地说道,“不好意思,太多了,数不过来。”可想而知,自然是不欢而散。

    这样想的时候,徐然然这个女生倒是不惹人讨厌。周策想。

    彼时,徐然然自然是不知道周策这一番心理。于徐然然而言,自己之所以今天会来相亲,是因为介绍相亲的那个阿姨是妈妈的朋友。何况,虽然徐然然不是特别喜欢相亲,但偶尔相亲顺一顺爸妈的意,不让爸妈一直唠叨担心也未尝不可。记得很久之前自己和冬至吐槽别人相亲的事时,冬至就笑着说,“徐小妞啊,如果哪天你走上相亲的路也不要那么抓狂啦。可能你不是很喜欢相亲,但如果以后哪天实在避免不了相亲的话,倒不如试着接受啦。换个角度想呀,就当你每次相亲多认识个朋友,说不定相亲也能遇到喜欢的人呢。万一不小心遇到那些奇葩的人呢,就当吐槽的笑料啦,增加些人生乐趣也没什么不好嘛。反正既然不可避免,倒不如找点乐子啦。”

    徐然然后来想,也对,反正爸妈现在虽然没有明确说出希望自己尽快嫁出去,但行动上已经在这样表示了,自己又不想一直逆着爸妈的意思。既然不能避免,那就像冬至当初说得那样好了,当作相亲是给人生增加些趣味好了,刚好也顺便见见人世间究竟有多少奇葩物种。抱着这样的想法,徐然然今年也相亲过几次,结果自然是不了了之,有时候是别人看不上自己,有时候是自己看不上别人。

    但无论哪种,徐然然心里其实一直存着一丝侥幸,她甚至一直想要赌一把,想看看自己这一生究竟能不能遇到良人,想看看自己究竟能不能遇到爱情这种东西,想看看自己最后是否能嫁给爱情。

    最主要的是,徐然然曾经是和纪冬至尚思易陆希木那样不愿将就的人在一起过,如果这些人都能一直不愿意将就,自己也想赌一把。如果真的赌输了,那么徐然然也会愿赌服输,从此不再提及。

    这几年,徐然然其实没有遇到过喜欢的人,虽然也谈了两场不咸不淡的恋爱,但从始至终,并没有遇到特别喜欢的人,所以后来徐然然索性懒得再恋爱。也不是没听到别人背后是如何讨论自己的,无非是,“眼光太高过于挑剔”“自己长得也就一副普通模样还敢那么挑剔,也不怕嫁不出去的”等等,徐然然一开始还会因为这些言语生气。后来这几年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还是经历的事情多了,慢慢对很多事情都看淡许多,性格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咋咋呼呼,反倒是有点儿像冬至那般,眉目日益平静起来。

    徐然然其实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自己心里一直是很喜欢也很羡慕冬至的,羡慕冬至在初中小小年纪就显得沉着冷静,羡慕冬至总是宠辱不惊眉目温和的模样,羡慕冬至即使不像自己这般努力,学习成绩却永远很好的模样,甚至羡慕冬至即便是对待很多人都厌恶的相亲也总是能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是真的很羡慕那样的冬至,却也是真的一点儿也不妒忌,在自己心里,冬至一直都是很好很好的,好到自己根本不会舍得去妒忌,连妒忌的想法都不曾有过,冬至那样的人,受过太多苦太多委屈,自己只想好好守护这个女孩子。只是偶尔自己也会在幻想,如果一开始自己也是冬至那个模样,那么,当初那个少年,会多看自己一眼吗?

    徐然然想,为什么后来一直没遇到喜欢的人呢?也许是因为自己心里还住着一个人吧。那个人曾在自己不小心将班长大人宝贝的书本碰掉在地上时,蹲下身来替自己收拾书本,用眼神示意自己没关系不用害怕,又帮着自己跟班长大人说好话。那样一个眉目温和又善解人意的少年,自己想不喜欢都难吧。

    是啊,陆希木那般明亮的人,怎么可能不喜欢呢?但也只能放在心里默默喜欢而已。陆希木那样明亮的人,距离自己太遥远,遥远到,只能远远地望着就好,根本不敢奢求靠近。

    于自己而言,陆希木是是天上月,忘不得,爱不得,碰不得,靠近不得。能够当朋友,自己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这样想的时候,这个男生眉眼间倒是有些与陆希木相像呢。徐然然想突然想起晚上相亲的男生,那个叫做周策的男生。对方眉眼很好看,偶尔笑起来,眼睛里倒是有万千星辰一般,同陆希木一样的万千星辰。徐然然想,大概是因为自己曾见过尚思易陆希木那般的人,所以后来再见其他人,哪怕相貌出众气质出众,徐然然都能够做到云淡风轻的模样,再也不会像当初那般花痴似的挽着纪冬至的胳膊笑嘻嘻地说,“哎呀,冬至,快看,这个人好帅啊。”

    是啊,见过尚思易陆希木那般出众的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是极其出众的人,其他人与之相比,自然是相形见绌。

    平心而论,周策其实长相不错,气质也还好,这样的人大概也不缺女朋友吧,不知道为什么要来相亲。徐然然自然看得出来对方似乎并不是想来相亲,人的表情无论再怎么隐藏也总归是会泄露自己的情绪的。原本徐然然就没指望相亲会有什么好结果,反正大家都是走个过场,既然如此,那就随意好了。至于今天晚上相亲的这个男生,相信对方并不会看上自己,徐然然一向很有自知之明,倒也不是自卑。毕竟,徐然然实在太清楚,自己长相普通,身材普通,为人又无趣得很。虽然冬至总是说自己很可爱,性格也很好,是个活宝。但在其他人看来,尤其是相亲对象看来,估计自己简直是再普通平凡不过了吧,这样的自己,对方要是喜欢自己才奇怪呢。

    倒是那个周策,明明一开始表现得对建筑不感兴趣的模样,结果后来说起建筑的时候,明明眼睛在发光嘛,看来对方还是蛮喜欢建筑的嘛,真是奇怪的人。不过无所谓啦,反正以后这个人跟自己又没关系。想到这里,徐然然笑了笑。

    04/

    “呦,最近没去相亲?”接到贝瑶瑶的电话时,周策正被堵在路上,周五晚上下班的路似乎都格外拥堵。原本周策在考虑等下回家顺便在楼下买份外卖得了,结果中途接到贝瑶瑶的电话,问周策要不要去KTV聚一聚,都是以前的熟人。贝瑶瑶自从回国以来已经约了自己好几次,之前自己每次都找个理由推辞。今天原本想再推辞的,可那端贝瑶瑶似乎已经猜到自己的想法,只听那端女生说道,“周策,你是不是在故意躲着我?”周策一愣,随即想,是啊,怕什么,又不是什么仇人,有什么好躲的。于是周策便便应承下来。

    抵达KTV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坐在包厢里,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好不热闹的模样。周策几乎是本能反应地皱了皱眉,他一贯不太喜欢过分喧哗吵闹的地方。以前聚会什么的,他也都是走个过场待一会儿便离开。今天真是抽风,居然答应贝瑶瑶来这吵闹的KTV。周策一进门就后悔了,但又不想表现得太扫兴,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和大家笑着打了个招呼,随即硬着头皮坐下来,结果自己刚坐下来,便听到贝瑶瑶那句话。

    “哟,最近没去相亲?”周策抬眸看了对方一眼,几年不见,贝瑶瑶似乎没怎么变,至少面孔上看不出来岁月的模样。眼前的女生依旧画着精致的妆容,笑起来的时候也是优雅的模样,怎么看都是完美无缺的模样。某个瞬间,周策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徐然然那张不施粉黛笑起来露出两个浅浅梨涡的天真模样。周策想,自己真是疯了。不过看来这几年贝瑶瑶过得还不错,至少距离上次见面时好很多了。这样挺好。

    只是,偶尔抬眸看贝瑶瑶的时候,周策忽然觉得有些遥远,遥远到甚至有些想不起,自己当初真的是和这个人在一起过吗?周策笑了笑,随即漫不经心地说道,“有啊,一直在相亲,反正不是去相亲,就是在去相亲的路上。”

    对于贝瑶瑶知道自己相亲的事情,周策一点儿也不意外,毕竟贝瑶瑶是什么样的人,自己实在是太清楚了。贝瑶瑶想知道的事情,从来都会想方设法的知道。何况,两个人之间还有共同的朋友圈,自己那点儿事情,贝瑶瑶只要随便打听下就全都知道了。周策倒是无所谓,反正自己就那些破事儿,也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知道就知道呗,关自己什么事儿,反正自己又无所谓。

    是啊,无所谓,很多事情,早就无所谓了。

    “是吗?没遇到合适的?”贝瑶瑶脸上的笑意一凝,随即很快调整好笑容。

    “没有,你知道的,我这种渣男,大概适合注孤生吧,不适合耽误人家女生。”周策有些自嘲地说。

    “哟,一段时间不见,周大少爷倒是蛮有自知之明嘛。”贝瑶瑶微微抿了口酒看似有些调侃地说道,实际上心里却松了口气。于贝瑶瑶而言,只要周策还没有女朋友,那自己就还有机会。

    “一直很有自知之明吧。”周策也不计较对方说话的语气,拿起酒瓶替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酒后才觉得原本的躁动逐渐平静下来。

    贝瑶瑶是谁呢?贝瑶瑶是周策大学的女朋友,大学那会儿,追周策的人也不少,但那会儿周策心高气傲,年少轻狂,一般人根本看不上,主要是还嫌女生麻烦,根本不想碰感情,每天翘翘课玩玩游戏就已经是人间天堂了。但那时候贝瑶瑶每天对自己死缠烂打,到最后周围人似乎都默认贝瑶瑶是自己女朋友了。自己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和贝瑶瑶在一起了。期间周策也不是没想过分手,可每次一说分手,贝瑶瑶就哭得梨花带雨。

    那时候周策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小男生,看起来酷酷的模样,心里也不过是小孩子那般心性。虽然自己也许没那么喜欢贝瑶瑶,但贝瑶瑶待自己是真的好,自己也实在不忍心见对方哭成那样。于是每次提分手时对方一哭,自己一心软稍稍退让一步,每次都是不了了之。

    直至大四快毕业时,两个人愈发繁忙,周策原本便不是多么主动的人,贝瑶瑶又一直责怪自己不够关心不够喜欢她。于是某天晚上吃完饭送贝瑶瑶回宿舍的时候,当贝瑶瑶再次抱怨周策不够关心她不够喜欢她时,周策索性直接提了分手,贝瑶瑶自然是不同意,当时拽着周策在宿舍门口蹲下身就哭了起来。周策见女生哭得梨花带雨,竟一点感觉都没有,不知道该说是已经习惯对方如此,还是自己已经麻木了。

    无论哪种,周策那时候是真的决定分手了。所以那时候周策才会轻轻叹口气,随即蹲下身来,拿出纸巾替女生擦干眼泪,贝瑶瑶原本以为周策又会像以前那般让步,这样自然就不会分手,刚想破涕为笑。可下一秒听到男生说的话时,却全身冰冷。只听男生难得温柔地说道,“瑶瑶,别这样。我不值得你为我这样,这几年你也看见了,我这样的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已经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了,以后就不耽误你了。你值得更好的人,而不是我这样的人。你知道吧,我连自己未来要去哪里都不知道,根本没办法带你去。”

    贝瑶瑶一时间愣在那里,甚至忘记了哭,眼前的男生眉目俊朗,一贯冷淡的性格此时却格外温柔,连带说话声音都格外温柔,温柔得有些不像这个人似的。可也正是因为如此,贝瑶瑶才知道,周策是真的决心分手了,这次无论自己再怎么哭,再怎么闹,对方是真的不要自己了。想到这里,贝瑶瑶忽然就难受得厉害,自己是真的喜欢周策,否则也不会一直如此卑微,太喜欢这个人了,所以不得不放低自己的姿态。可饶是如此,也终究是没能留住这个人。

    周策与贝瑶瑶分手后,又断断续续交了几个女朋友。每次时间也不久,最长的大概也就三个月。周策说不清楚自己究竟怎么了,总觉得好像哪里出了问题,但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又不得而知。无论怎样,人生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偶尔有人陪伴走一程也不错,觉得不合适的时候就分道扬镳好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合适就在一起,不合适就好聚好散,没什么大不了。

    周策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嗯,贝瑶瑶说得对,自己是挺混蛋的。

    这端周策在灯红酒绿中暗自沉思,自然就没见到贝瑶瑶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

    05/

    徐然然再见到周策时是在超市里,傍晚的时候,徐然然路过超市想起妈妈让自己回家时顺便买瓶饺子醋,说是晚上包饺子吃。于是下班的时候徐然然便直接去超市晃了一圈,除了买饺子醋,还顺便买了些零食。路过酸奶专柜时,徐然然原本正在纠结是买草莓味儿的酸奶呢还是买原味儿的呢?结果下一秒耳边就传来有些陌生的男声,只听对方有些不确定地问道,“徐小姐?”

    徐然然抬眸的时候便恰好对上男生一双明亮的眼睛,“啊,你好,周先生也来买东西?”回过神的时候徐然然便笑着说道。

    “嗯,不知道晚上吃什么,就来超市看看了。”周策笑了笑。

    徐然然微微一怔,心想,周策笑起来还蛮好看,尤其是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而且这次的笑容明显是自然一些,不像之前相亲那时候敷衍又漫不经心似的。

    “徐小姐晚上是准备吃水饺吗?”周策见眼前的女生神游似的,以为对方还在为选择哪种口味儿的酸奶发愁,对方的手推车里有水饺醋和一堆零食,刚才自己在专柜旁边,正在想晚上究竟吃什么好呢?结果抬头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一个女生正歪着脑袋嘟囔着嘴巴在那里碎碎念,煞是可爱的模样。周策一时间觉得有些好笑,待走近时发现对方似乎有些面熟。可不是,这不是之前相亲的那位徐小姐吗?倘若是往常,遇到相亲对象这种事,周策都是装作没看到的样子直接走开。实在避免不了时再礼貌地打个招呼离开就好了。天知道今天周策是哪根筋搭错了,见到徐然然这个自己第一次见面就觉得对方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生时,鬼使神差的,自己居然没想着避开,还特意凑上前打招呼,真是见鬼了。

    “啊,是的,我妈晚上包了水饺,让我买点醋回家。”徐然然回过神的时候发现男生带着笑意的眼神,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里却在想,苍天啊,果然是跟冬至在一起待的时间久了,以前自己明明是很少神游的,现在居然动不动就神游。真是没救了,苍天啊,等下回家一定要跟冬至吐槽。

    眼看两个人就要相顾无言,逐渐沉默起来,徐然然索性拿起一包草莓味儿的酸奶丢进手推车里,然后说道,“那周先生慢慢挑,我先走一步。”说完就逃也似的离开,自然就没看见身后男生眼神里闪过促狭的笑意。

    彼时周策则在想,这个小女生还真有意思,别人每次见自己是恨不得将时间拖延得更久一些。她倒好,每次见自己都恨不得先走一步,这是有多不待见自己?自己是瘟神吗?貌似自己长相还不错,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见面就想逃吧?想到这里,周策眼里露出几分笑意,忽然觉得世界之大,还真是无奇不有。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也真是太大了。

    于是那天晚上周策在超市转了几圈之后,索性拿起一袋三鲜水饺外加徐然然刚才买的那种水饺醋去柜台结账。心里却在想,哪天再约这个徐小姐一起吃个饭好了,反正也挺有趣。想到对方那副天真无邪又坦荡荡的眼神,周策不自觉就扬了扬唇角。

    徐然然自然是不知道周策这人的心思,于徐然然而言,两次提前先走并不是特意避开周策,而是因为两次都是真的有事儿,只不过也都谈不上大事儿而已。第一次相亲时中途接到以前同学的电话,说是明天要来这座城市,让徐然然去接她,徐然然想着反正当时周策也是敷衍的模样,不如自己先走一步好了。至于第二次超市先走一步,完全是因为徐然然肚子饿了,再加上自己与周策没多少交集,为了避免陷入尴尬的沉默,倒不如自己先走好了。

    虽然那个叫做周策的男生长相还不错,但感觉对方太傲娇了,徐然然不太喜欢这种过分傲娇的人。就像以前徐然然跟纪冬至吐槽时说道,“冬至啊,我跟你说,以后我才不要找那种过分傲娇的男朋友呢。偶尔傲娇还可以接受,但如果一直傲娇,鬼才要呢。哼,我是女生哎,我找那么傲娇的男朋友,什么事情对方不哄哄我不跟我服个软也就算了,难道还要我哄着他事事跟他服软吗?多没意思啊,要是这样的话,还找什么男朋友啊,干脆认他做兄弟得了!”当时自己说完这句话,冬至在那边笑得简直快要撒手人寰,待冬至笑够了,就笑着说道,“徐小妞啊,你真是太有才了,放心,你一定会找到一个不傲娇的男朋友的。”

    其实徐然然也不是讨厌那种傲娇的人,怎么说呢,于徐然然而言,她不喜欢自己在意的人对自己傲娇而已。徐然然想,连尚思易那样傲娇的人,待人冷淡的人,在纪冬至面前都变得体贴又温柔,偶尔傲娇也是适可而止。徐然然说不清楚自己究竟喜欢什么样的人,但又一直觉得,如果那个人出现的话,自己一定能感觉到。

    无奈二十多年来,徐然然遇见那么多人,除了陆希木,就真的没有人能够让她有那种感觉,让她没来由地相信“就是这个人了”这种感觉。

    徐然然想,大概以后只会越来越难遇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