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幸福突然

    更新时间:2018-02-05 11:51:57本章字数:2378字

    乔林把手慢慢伸向儿子的屁股,在臀沟处揉搓几下,儿子马上就停止了挣扎。

    “宝宝乖……到妈妈这里来……”

    乔林柔声说完后,儿子就猪拱似的往她怀里摸索。

    我愣愣的看傻了,丝毫不再怀疑乔林就是妻子的灵魂附体,也不再怀疑人鬼殊途的恶意报复。

    就在我傻愣之际,她又抚摸着儿子的额头自言自语的说:“宝宝乖……宝宝发烧了……妈妈马上帮你降温。”

    话未落音,她已经跨出电梯。我马上紧张起来,顺手从后面扯住乔林的衣襟。

    她回头看着我骂道:“神经病,赶快过去开门呀!”

    开门!我犹豫了!儿子发高烧呢!不是应该去医院吗?

    “把儿子还我,我应该带他去医院。”

    “神经病!你刚才差点勒死他你知道吗?还去医院!马上打开房门,我自有办法。”乔林声嘶力竭的的吼道。

    说来也很奇怪,自从乔林抱起儿子后,他一惊一乍的举动就消失了。那胖嘟嘟的脸蛋紧贴乔林丰满的胸脯,睡的正香甜。

    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了房门,因为我相信,她要真是妻子的灵魂附体,一定有办法妥善处理。

    乔林把儿子放在客厅的沙发上,柔声细语的说:“宝宝乖,妈妈现在去取药,不准哭,不许闹。”

    乔林说罢就离开了,她是第一次来我家,怎么会熟悉房间的具体朝向。还不到一分钟,她就从卧室提出了妻子常当成宝贝的药箱。

    如果她不是妻子的灵魂附体,怎么可能会……

    我越想越怕,越是不敢想象。

    我看到乔林先是拿出酒精,无纺布等之类的清洁用品。消过毒后,又左七右八弄来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药品。她运作娴熟,动作轻快,看上去像个医护专业的行家。

    我还是不放心,带着疑虑问:“这样行么?”

    “那当然,”乔林自豪的说:“你没有照顾过孩子,你懂什么!”说罢,她还撅起小嘴,一副像邀功又像撒娇的可爱模样。

    她大概是忘了刚刚还被我关在门外的待遇吧。人一旦心情爽朗,是最容易忘记曾经伤痛的。

    儿子小脑袋上被乔林包满了纱布,她就一直蹲在沙发旁看着儿子,嘴里还自言自语的说:“应该半小时烧就会退了。”

    这期间,她额外的精神,还时不时用她那秀气的食指去按摩儿子的小鼻梁。

    刚刚我还精神百倍,因为精神放松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打着哈欠。后来想想,人在紧张时总是精神百倍的。一旦慵懒满足,精神放松后就会犯困。彷佛我身边蹲着的就是我的妻,因为有她,我才产生了这种放松的安全感。尽管儿子在发烧,但只要有妻子在,我如果再不放心,那就真成了庸人自扰之。

    我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也梦到我的妻。她告诉我说,她会用另一种方式跟我会和。她放心不下我和儿子,所以她要努力,要想办法回到我们身边。

    我是被闹钟吵醒的,依稀记得睡梦中我和妻子阴阳两隔,有谈不尽的幽声怨语。睁开眼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有泪水流出。我摘掉眼镜,用衬衫的衣角擦拭眼角残留的泪水。直到我把眼镜擦拭干净后,才又看到乔林。她坐在地板上,已经伏在沙发上睡着了。

    儿子的头贴着她的腋窝,身上还盖了一条毯子。我突然间心里一惊,想起儿子昨晚发烧的事情,便以最快的速度去摸儿子的额头。那冰凉的感觉让我感到舒心,像炎热的夏季喝了一听冰镇的扎啤。我不由自主的哼起歌儿,是儿子最喜欢听的“蓝精灵”。为确认儿子退烧的事确凿无疑,我又用自己的脑袋贴着儿子测试一番,我马上就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

    因为心情大好,本来小哼的歌儿变成了欢呼大叫。

    我拉开窗帘,天气也是格外的好。乔林揉揉睡眼惺忪的眼,努力适应了一会,还是用手挡着眼睛叫道:“完了,我还没有给你准备早餐。”

    她说罢,就急了起来,在原地跺脚转圈后,又急忙去摸儿子的小脑袋。反复几次触摸后,她满意的笑了。言语中压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她跳起来欢呼雀跃的说:“宝宝……宝宝退烧了。”

    我猜想,她此刻一定把早餐的事忘了。

    我笑着看她,并不打算提醒她。此刻,我感觉她很调皮,很可爱,很有妻子生前的感觉。看我一直盯着她,她难为情的回望我一眼,竟有点不知所措起来。她那难为情的样子带着挑逗,带着期盼,让我忍不住很想吻她。

    “你……你坏笑什么?”她支支吾吾半天,才冒出这样一句。

    一股难得的幸福感涌上心头,我没有应她,继续保持着坏笑,慢慢的向她靠近。

    “哎呀!早餐。”

    她终于大喊一声,折身快步朝卧室走去,片刻后,她拎出一套衣服和一条领带。

    “你先换衣服吧!别迟到了,我下楼去买早餐。”

    “不用了……”我说:“让我多看你一会吧!你比早餐更有营养。”

    “行啦!这会又学会贫嘴了。虽然买的早餐不健康,也总比不吃好。”

    她说完后,就转身出了客厅。

    我换了她挑选的衣服,吃了她买的早餐。她还主动要求帮我照看儿子,我相信她能做好。因为,我相信她就是妻子的灵魂附体。

    上班途中,我一边开车,一边回想着她的一举一动。破绽还是有的,但她离奇的举动我解释不了。如果说她真是妻子的灵魂附体,作为补偿,我想我应该对她表示点什么。我想起昨晚的梦,我背叛她到如此地步,她还是放心不下我。其实我今天心情很好,可是我哭了,哭的稀里哗啦的,我是被感动哭的。我的妻,她为我付出那么多。

    “周总,早上好。”

    “早上好”

    “早安”

    “早安”

    写字楼每个人都在议论我,但我无暇去顾及他们。因为心情好,我感觉他们的议论就是褒奖。

    在电梯里,偶遇一位年轻靓丽的女同事,她笑着打趣说:“周总,走桃花运了,满面红光的?”

    我笑着冲她点头,没承认,也没表示否认。

    经过综合办公楼时,我听到她们在议论乔林。原来她已经辞职了,全是因为我。人在心情好的时候,运气也会蹭蹭的往上升。我一进办公室,就开始翻当天的财经报纸,K线图让我为之一跃,大盘连续几天涨停。

    在此之前,可能是我人生的低谷。或许是我没有心情关注。就单单我持有的两支股票抛售后,就能把挪用公款的窟窿补上。

    也许是因为烦心事多,当我打开电脑的时候,才发现忘记了一些关键性的交易密码。我搜寻记忆,发现我经手的很多财务报表和档案密码都已经混乱遗忘。我马上慌了手脚,虽然我常用的密码就那几个,依稀也能记起个大概,但那些软件不容许我无休止的试验。

    机会只有三次,错过了再等三天。但我有信心,因为我还沉浸在乔林给我的喜悦中。